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許長生道:“大学姐難道不覺得太匪夷所思?要知道,那林嶽突破到魚龍境才幾個月的時間,怎麼會有如此巨大的蛻變?”

    火焰巨人淡淡的道:“許長生,我能够感受到,你心中有著强烈的恨意和嫉妒,這可不是一件好事。你要知,天下之大,無奇不有,任何人都可能得到非凡的奇遇,這有什麼可奇怪?”

    許長生再次拱手一拜,道:“多謝大学姐提醒,長生險些因為嫉恨,蒙蔽了心智。”

    火焰巨人又道:“我反倒認為,你更應該去查一查齊霏雨。根據你所描述,與我對她的瞭解,她的行為的確是太過反常。

    “好!我一定會去查她。”許長生道。

    “過不了多久,我應該就會出關,到時候,我會親自去見一見那個林嶽,看他是不是真的有問題。”火焰巨人道。

    許長生露出喜色,頗為激動的道:“莫非大学姐已經閉關結束,突破到了半聖境界?”

    “倒也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此次閉關,我主要是在修煉‘殺破雲天劍’,如今已然就要大成,也是時候出關。”火焰巨人道。

    許長生的心中暗暗驚歎,大師姐不愧是先天至陽體,果然是萬中無一的英傑,僅僅只是一年時間,就將鬼級上品的武技殺破雲天劍修煉成功。

    整個昆侖界,有幾人能够在魚龍境,修煉成一種鬼級上品的武技?

    火焰巨人轟然一聲崩塌,重新化為一縷縷火焰,如同赤紅色的潮水,湧回了地爐穀。

    隨後,許長生就離開山谷,準備著手開始調查齊霏雨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兩天,經過連番戰鬥,終於,魚龍第八變級別的劍道比武,决出十比特小組第一:秦宇凡、齊霏雨、道玄奇、蠶冬、尉遲紅、許長生、趙無延、莫信、楊琪、林嶽。

    最後一輪的挑戰賽,就是給其餘進入前一百比特的參賽者,一次挑戰的機會,只要挑戰成功,就能取代那人的位置,成為前十的一員。

    經歷前面幾輪的戰鬥,眾人對十比特小組第一的實力都有相當深的瞭解,全部都是不好惹的人物。

    囙此,很多人都只敢挑戰“莫信”和“楊琪”二人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也被挑戰了兩次,只不過,那兩次他都是十分乾脆俐落,只用一招就將對手擊敗。

    從此以後,就再也沒有人敢挑戰他。

    挑戰賽的時候,紫霞半聖特意去將元龍半聖請了過來,要他一起觀戰。

    紫霞半聖坐在元龍半聖的旁邊,面帶笑意,道:“元龍半聖,本座依稀記得,當初在太清宮,你曾經答應過林嶽,若是他進入前十,就要送給他一柄聖劍。本座應該沒有記錯吧?”

    元龍半聖的臉,黑得就像鍋底一樣,冷冷的盯著下方的林嶽:“林嶽突破到魚龍境,僅僅只有幾個月的時間,怎麼可能變得這麼强?”

    “再說,林嶽在武道四境,根本沒有修煉到無上極境。就算他擁有三靈寶體,也不可能以魚龍第五變的修為,擊敗魚龍第八變的頂尖高手。他又不是蓋天嬌,絕對不可能跨越如此多個境界,擊敗對手。”

    “本座提議,應該將他推入化生池,查探他的身份,看他是不是真正的林嶽?”

    紫霞半聖頓時眼神一沉,露出怒意,道:“元龍老兒,你想要賴帳就明說,何必要栽贓嫁禍?太一祖師親自驗證過林嶽的身份,並且吩咐本座要細心教導他。若是林嶽真的有問題,你覺得乙太一祖師的修為,會看不出來?”

    旁邊,淨瀾半聖也頗為不悅,道:“元龍,你說這話,未免太過分了一些。那化生池,的確可以化去不死血族的偽裝。可是,一個正常人,被推進化生池,經脈和武魂皆會受到嚴重的創傷,甚至永久無法痊癒。”

    “林嶽擁有劍聖之資,若是真的將他推進化生池,損傷了他的體質和武魂。這個責任,你付得起嗎?”

    先前,元龍半聖之所以那麼說,當然是有一部分原因,他的確是在懷疑林嶽的真實身份。

    還有另一個原因,他也確實想要賴帳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一柄聖劍,在半聖家族,足以做為鎮族之寶。

    雖然,元龍半聖擁有兩柄聖劍,可那卻是他最大的財富,拼得九死一生,才從一處中古遺跡中帶出。

    怎麼甘心就這麼將其中一柄聖劍送出去?

    當時,他之所以說出那話,也只是想要氣一氣紫霞半聖,卻沒有想到,隨口的一句話,卻要以付出一柄聖劍作為代價。

    元龍半聖的心痛得要命,似在滴血,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兩個大嘴巴。

    看到另外五位半聖,全部都齊刷刷的盯著他,做為半聖,自然是要有風度和氣量。

    元龍半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擠出一個笑容:“既然太一祖師親自驗證過林嶽的身份,如此說來,林嶽肯定是沒有問題。兩儀宗能够誕生出一個如林嶽這樣的劍道英才,本就應該大力培養。一柄聖劍而已,無論如何,本座也是一定要贈送給他。”

    挑戰賽結束,排名前十的修士,依舊是十比特小組第一,沒有任何變化。

    由此也能說明,他們十人的實力,的確是相當强大,遠勝別的魚龍第八變修士。

    按照比賽前的獎勵制度,每一位進入前十的修士,皆能得到一枚琉璃寶丹,做為獎勵。

    琉璃寶丹,乃是九品丹藥,價值連城,在外界就算想買也買不到。

    魚龍第八變的修士,只要服下琉璃寶丹,就能在極短的時間內,修煉成“琉璃寶體”,突破到魚龍第九變。

    十比特修士來到落霞宮的下方,同時躬身向上方的六比特半聖祖師行禮,齊聲道:“拜見半聖祖師。”

    即將就能得到“琉璃寶丹”,十比特修士的心中,自然還是相當期待。

    淨瀾半聖點了點頭,讚賞的道:“不錯,你們能够進入魚龍第八變級別的劍道比武的前十,就說明你們都有很大的機會,踏入半聖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總之一句話,努力修煉,爭取在不久的將來,你們中的所有人都能够與本座平起平坐。”

    隨後,淨瀾半聖開始賜丹,將十個拳頭大小的寒冰玉盒,分別發到十比特修士的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也對琉璃寶丹相當期待,於是,在第一時間將寒冰玉盒的蓋子打開。

    盒中,旋即湧出一片絢爛的琉璃光華,濃烈的藥香撲面而來,僅僅只是聞了一口,就讓張若塵全身骨骼爆響,發出啪啪的聲音。

    別的修士,也和張若塵是相同的情况。

    紫霞半聖乾咳了兩聲,目光向張若塵盯去,笑道:“林嶽,元龍前輩相當欣賞你的劍道天賦,囙此,特別給你準備了一件厚禮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嘴角一勾,立即明白,紫霞半聖所指的厚禮是什麼。

    當初,元龍半聖差一點將紫霞半聖氣得吐血。如今張若塵進入前十,紫霞半聖終於揚眉吐氣,豈能不報復回來?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不會客氣,立即走上前去,拱手向元龍半聖一拜:“多謝元龍前輩的厚愛。”

    元龍半聖努力讓自己的表情顯得十分輕鬆,將一柄白色的古劍取出來,相當不甘心,卻還是向張若塵抵了過去。

    他道:“這柄聖劍,是本座在一座中古遺跡中找到。為了它,本座差一點死在遺跡裡面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,本座將它送給你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有它的幫助,你的在劍道上的修行,能够走得更遠,成為兩儀宗的下一代劍聖。”

    元龍半聖的言詞懇切,語重心長,就像是真的對林嶽相當看重,對他寄予厚望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別的修士,自然是相當羡慕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可是一柄聖器級別的劍,其價值,比琉璃寶丹都要高出許多。為了一件聖器,很多半聖能够為之拼命,為之掙破頭。

    元龍半聖又道:“不過,這柄聖劍,畢竟是中古時期的遺物。劍中的劍靈,陷入深度沉睡,你只有將劍靈喚醒,這柄劍才能真正發揮出聖器級別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元龍半聖之所以會選擇將這柄劍送給張若塵,就是因為,他得到這柄劍後,無論使用什麼辦法,也無法將劍中的劍靈喚醒。

    無法喚醒劍靈的聖劍,就是一柄死劍。它的威力,也就最多只是比十二階真武寶器强大一些,根本無法和真正的聖劍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白色的聖劍拔出來,看了一眼,只見劍體上面鏽跡斑斑,劍中的聖氣也是相當稀薄。

    仔細看了看,張若塵頓時搖頭,這柄聖劍,最多只能算是聖劍中的殘次品。其品質,比金蛇聖劍都要不如。

    如此破爛的一柄聖劍,元龍半聖居然還當成寶貝一樣送給他,張若塵頓時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那好歹也是一柄聖劍,魚龍境的修士見到如此寶物,難道不該欣喜若狂?然後,跪地叩謝。

    可是,看到張若塵那副嫌弃的樣子,元龍半聖心中的怒火頓時就快衝破腦門,很想沖上去將聖劍收回。

    即便是聖劍中殘次品,張若塵也是不可能還給元龍半聖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白色聖劍,收回劍鞘,淡淡的道:“好一柄聖劍,再次謝過元龍前輩。”

    元龍半聖嘴裡的牙齒都要咬碎,最終卻是擠出一個僵硬的笑容,向張若塵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看到元龍半聖如此痛苦的模樣,紫霞半聖的心情,自然是無比舒坦。

    張若塵退了下去,淨瀾半聖才再次站了出來,宣佈道:“排位賽是在一個月後舉行,希望那個時候,你們的修為都已經達到魚龍第九變。到時候,你們的排位賽,將會與魚龍第九變級別的前十,一起舉行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