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如若張若塵聽到,中年道士對大漢的稱呼,必定會相當吃驚。

    天嬌?

    莫非……眼前這個身材魁梧、虎背熊腰的大漢,就是兩儀宗四大美人之首的蓋天嬌?

    哪裡看得出來,她是一個美人?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根本就看不出來,她是一個女人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的精神,完全沉浸在劍法之中,進入物我兩忘的意境,囙此根本不知道中年道士的到來。

    蓋天嬌向中年道士拱手行了一禮,隨即,目光再次盯向正在舞劍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她眼中露出欣賞的神色,道:“周師兄,此人名叫林嶽,乃是長生院的弟子,悟性和毅力皆是我平生僅見。”

    “論劍大會的前夕,宗門中,能够誕生出一個如此優秀的劍道奇才,實在是萬幸。”

    中年道士,叫做周平,乃是東域三大劍聖之一“葬月劍聖”的七弟子,當然也是蓋天嬌的師兄。

    因為,蓋天嬌也是葬月劍聖的親傳弟子,排在第九。

    周平仔細觀察張若塵施展出的劍法,深邃的雙眼,露出異樣的光彩,道:“的確是一個很不錯的劍修苗子,應該是已經達到劍心通明的高階境界。若是,他能够早出現三年該多好?”

    “出現得的確是有一些遲,距離論劍大會已經不足半年,就算傾盡全力培養,恐怕也最多只能讓他達到劍一的十層大圓滿。與太極道總壇、四象宗、八卦宗精心培養的劍豪比起來,還是有不小的差距。”

    蓋天嬌的眼中,有一絲憂色。

    周平輕歎了一聲,手指敲擊紫砂茶壺,眼中閃爍著銳光,道:“盡力就行,保得住劍閣,自然是最好不過。若是保不住,百年之後,我們再奪回來便是。”

    雖然,周平說得很淡然,可是蓋天嬌卻能聽出,他其實是相當不甘心。

    不僅是周平,整個兩儀宗的劍修,估計誰都不會甘心。

    劍閣,本是坐落在太極道的總壇,五百年前,兩儀宗的前輩英傑,在論劍大會上全力以赴的施展,才力壓總壇、四象宗、八卦宗,奪得劍閣的歸屬權。

    若是劍閣在他們這一輩遺失,那麼,他們如何對得起宗門歷代英傑?

    突然,周平的嘴裡,發出一聲輕咦,盯向張若塵的眼神多了幾分熱切,道:“這個小子身上的劍意,怎麼越來越强?就算有聖泉的輔助,劍意也不可能增長得如此之快。”

    蓋天嬌也有所察覺,心中生出一個大膽的猜測,道:“據說,在聖傳弟子的加冕儀式上,他一共得到三道祖師劍意。”

    “莫非,他正在借用祖師劍意和聖泉的力量,衝擊劍一的十層大圓滿境界?”

    “若真是如此,那麼……”

    周平和蓋天嬌對視了一眼,兩人的臉上,皆是露出狂喜的神情。

    若是,林嶽現在就能將劍一修煉到大圓滿境界,對於兩儀宗來說,的確將是一線曙光。

    張若塵已經服下八葫蘆聖泉,身上的劍意,快速增長,那增長的速度,已經超過正常速度的數倍,每一個刹那都如同是有劍意在他體內爆炸。

    張若塵服下第九葫蘆聖泉,旋即,他的身體,完全被七彩色的光芒,包裹起來。

    相反,他施展劍法的速度,變得更加緩慢。

    仔細看過去,就會發現,一個奇怪的現象。

    誰都能看清他的每一招劍法,卻怎麼都琢磨不透,他的下一招會如何變化。

    一個呼吸的時間,張若塵也僅僅只是揮出了一劍,緩慢得出奇,讓人懷疑如此的劍法,是不是真的具有攻擊性?

    有時候,他還會停下來,長久的站立,似乎是在發呆,卻又有一些茫然的樣子。

    整整一天一夜過去,張若塵施展劍法的速度,變得更加緩慢,甚至十個呼吸的時間,也難以將一招劍法完整的施展出來。

    周平的神情凝重,手指摸了摸鬍鬚,道:“他已經是在突破的邊緣,正卡在瓶頸的下麵,無法突破過去。天嬌,你去刺激他一下,或許會有不小的幫助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蓋天嬌伸出左手,在其手掌心,立即出現一個火焰圓圈。

    圓圈的中心,緩緩的,出現一柄赤金色的聖劍。

    赤金聖劍是由金烏玄鐵鑄煉出來,與蓋天嬌的左手手臂完全融為一體,使得她的手臂比聖器還要堅硬。

    赤金聖劍的形態,像是一根鞭,卻有鋒利的劍尖,還有竹笋形狀的劍體。

    “嘩!”

    赤金聖劍才剛剛暴露在空氣中,頓時就散發出熾熱的力量,使空氣中的溫度,攀升了數倍,發生細微的扭曲。

    蓋天嬌的速度快得驚人,持劍沖出去,快速一劍刺向張若塵的腹部。

    劍的速度,遠超音速,發出震耳欲聾的音爆聲。

    而且,蓋天嬌完全沒有留手,就像是真的想要一劍將張若塵釘死。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是感受到巨大的危險,全身汗毛在一瞬間完全立起來,體內的真氣運行速度,暴漲十倍。

    那股一直徘徊在瓶頸下方的劍意,受到來自死亡的刺激,立即直沖而上,穿過了最後的那一層境界,達到劍一的十層大圓滿境界。

    劍一,大成。

    張若塵渾身都是顫慄了一下,身上的氣勢為之一變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睜開眼睛,只是憑藉本能,緊握劍柄。他的身體與劍完全融合為一體,以勢如破竹的氣勢,化為一道劍光向蓋天嬌直沖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果然還是要刺激才行。”

    看見張若塵衝破境界,蓋天嬌的臉上,露出滿意的笑容,旋即就散去力量,將赤金聖劍收回左臂。

    別的修士,肯定難以做到如她這樣收放自如,就算立即收劍,也肯定會遭到力量的反噬。即便是現在的張若塵,對力量的控制,也比蓋天嬌差了不少。

    看見蓋天嬌收起了劍,可張若塵卻難以收回力量。

    穀水劍的劍尖,擊在蓋天嬌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十二階真武寶器級別的穀水劍,並沒有如想像中那樣,擊穿蓋天嬌的身體。反而,劍尖在與她的身體撞擊在一起之時,響起一聲金屬碰撞的聲音,濺射出一大片火花。

    一股強勁的陽剛之氣,比火焰還要炙熱,從蓋天嬌的體內倒湧了出來,將張若塵震得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穀水劍斷成了兩截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右臂鮮血淋漓,骨頭斷成了三節,根本無法抬起。

    反觀蓋天嬌,依舊站在原地,紋絲不動,顯得風輕雲淡的模樣,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盯著他:“你施展出來的劍一,還是不錯,居然能够擊穿我的護體聖罡。”

    就算擊穿護體聖罡,有什麼用?

    根本沒有傷到她一分一毫。

    張若塵忍住疼痛,看了看右臂,右看向地上的斷劍,回想起剛才那股强大的力量,心中頗為震驚,道:“你真的不是半聖?”

    要知道,張若塵已經將劍一修煉到大圓滿,全力施展出來,即便是魚龍第九變的聖體,恐怕也會相當忌憚。

    如此强大的一劍,擊在對面那個大漢的身上,卻完全傷不到他。

    反而,張若塵卻遭受不輕的傷勢,右臂的骨骼斷掉,完全抬不起來。

    蓋天嬌笑了笑,道:“你無須如此震驚,我的體質頗為特殊,最近十年來,已經將七件聖器煉入身體,與我的血液、骨骼融合為一體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攻擊,雖然很强,可是打在我的身上,卻會被聖器的力量反彈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張若塵略微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除了半聖,張若塵根本不信,有人能够只憑肉身力量,就破掉他施展出來的劍一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再多問,盤坐在聖泉的旁邊,服下療傷丹藥,開始調養傷勢。

    花費一個時辰的時間,張若塵的手臂,已經沒有大礙。

    表面的傷勢,完全癒合。

    當他再次站起身來,只見大漢還站在原地,可是先前的那個中年道士,卻已經離開。

    “剛才那位前輩呢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雖然,張若塵先前只是向中年道士瞥了一眼,卻能看出,對方修煉出聖魂,全身上下有驚人的氣勢散發出來,應該是一比特半聖祖師。

    蓋天嬌的手指,向遠處的那座白石聖崖一指,道:“那位前輩是劍閣的持劍人之一,在你療傷的時候,就已經回去。怎麼?你想不想去劍閣看一看?”

    第三重山的山頂,極其廣闊,在那遠處,立有一座三百丈高的白石聖崖,打磨得極其光滑,顯得晶瑩剔透,散發出盈盈的聖光。

    站在聖泉邊,就能感受到,白石聖崖竟是散發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波動,讓人生出敬畏之心。

    白石聖崖的頂部,立有一座高聳的古塔。

    古塔的周圍,雲霧繚繞。可以看見,有著數以萬計的劍,猶如光點一般,正圍繞古塔飛行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望向聖崖頂部的古塔,露出憧憬的神情,道:“那就是傳說中的劍修第一聖地劍閣?”

    蓋天嬌點了點頭,眼中也帶有崇敬的光芒,道: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只要是用劍的修士,誰人不想見一見劍閣?

    哪怕不能進入劍閣修煉,只是站在劍閣外面朝拜一番,也是一件極其滿足的事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