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林嶽,從今天開始,你就留在劍閣閉關修煉,爭取在九月初九的時候,能够將劍二修煉到‘陰陽混沌’的境界。若是有不懂的地方,可以隨時詢問九比特持劍人,也可以詢問本座。”葬月劍聖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站起身,躬身道:“劍聖,弟子可以答應代表兩儀宗,參加論劍大會,可是弟子也有一個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你講。”葬月劍聖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弟子不想在劍閣中修煉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蓋天嬌露出極其不解的神情,頓時,她的站起身,就要開口詢問。

    第一次,林嶽拒絕成為葬月劍聖的弟子,雖然讓人吃驚,卻還在可以理解的範圍之內。

    但是,他居然又第二次拒絕,而且還是不願在劍閣中修煉。難道他不知道,很多劍修掙破頭想要進入劍閣修煉一次,卻得不到那個機會?

    葬月劍聖立即伸手,示意蓋天嬌先坐下,隨後,才又向張若塵看了過去,眼中也是露出疑惑的神色,道:“為何?你要知道,在劍閣中有著各種劍譜,還有大量資源,更有九比特持劍人隨時指點你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一點,或許你是不知道,在劍閣的第一層修煉,時間是外面的兩倍。在劍閣的第二層修煉,時間是外界的三倍。以你現在的劍道境界,已經可以去劍閣的第二層修煉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在劍閣中修煉,你尚且有一絲機會,在九月初九,將劍二修煉到‘陰陽混沌’的境界。若是不在劍閣中修煉,你就一定不會有任何機會,達到那個境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,很是堅定,說出了一句讓葬月劍聖哭笑不得的話,道:“弟子的心,不在這裡。”

    “你莫非認為,讓你留在劍閣中修煉,是將你困死在了這裡?”葬月劍聖頓時大笑了一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一個劍修的心,若是被束縛,就算外界的資源再如何豐厚,修煉速度也會相當緩慢。劍聖,難道劍修最重要的不是自己的心境嗎?”

    葬月劍聖雖然覺得張若塵的理由,有些牽強,卻又讓他無言以對。

    因為,張若塵說得話,的確沒有錯。對劍修來說,最重要的,就是自身的心境。外界的資源,完全就是一種輔助。

    修為越高,就越是能够理解到這一點。

    只不過,這樣的話,從一個年輕人的嘴裡說出,才會讓人覺得沒有說服力。

    區區一個年輕劍修,也能達到這樣的境界?

    葬月劍聖見他竟有這樣的覺悟,倒也不好繼續強迫他留在劍閣,沉思了片刻,將一塊巴掌大小的權杖打了出去:“既然如此,你就先收下這一枚劍令。手持劍令,你可以自由出入古神山,隨時都能到劍閣修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接過權杖,拿在手中一看,只見權杖的表面有一個凸起的“劍”字。

    權杖的內部,有著一股強勁的聖力,就像是裝有一條江河。

    “手持劍令,就能自由出入古神山”,僅僅只是這一條,就能說明,劍令所代表的意義是多麼的不凡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劍令收了起來,躬身一拜,道:“多謝劍聖成全。”

    葬月劍聖笑了笑,道:“你有條件,老夫自然也有條件。從今天開始,每個月,你至少要在劍閣中修煉九天。這樣的要求,不算過分吧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不過分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林嶽,劍閣的第一層,有很多先賢修煉成劍二,留下的心得筆記,你可以借閱幾本拿去看一看,對你應該有一些幫助。”

    葬月劍聖交代完之後,便打發張若塵和蓋天嬌離開。

    走出清字第十八號房,蓋天嬌帶著張若塵前去取劍二的心得筆記,她數次向張若塵望過去,露出欲言又止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怎麼?有什麼話要說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蓋天嬌笑道:“成為劍聖傳人的機會,就如此被你放弃,難道你不後悔?”

    “等我成為劍聖,自然也就不會後悔。”張若塵背著雙手,與蓋天嬌擦肩而過,向前方的書架行去。

    蓋天嬌頗為詫異的盯了張若塵一眼,此人看似溫潤如玉的樣子,在他的內心,竟然是如此銳氣逼人。

    劍閣的第一層,放有很多劍修留下的劍道心得,記在書卷上面,乃是一本本厚厚的筆記。

    每一本筆記,都是相當珍貴,堪稱是無價之寶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書架下方,放眼望過去,只見書架上全是一本本書冊,書冊上印的皆是“劍二”兩個字。只不過,每本書落款的名字,卻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“名俗聖者。”

    “姚龍半聖。”

    “葬月劍聖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將那本由葬月劍聖編撰的書冊取下來,捧在手中,開始翻閱。

    根據葬月劍聖的詮釋,劍二,就是“陰陽”。

    一陰一陽,便是整個天地。

    葬月劍聖將劍二劃分為五層境界,分別叫做:

    陰陽交替。

    陰陽混沌。

    陰陽兩分。

    ********。

    陰陽無極。

    只有達到陰陽無極,才算是劍二的大成。

    葬月劍聖寫下的筆記,相當晦澀,張若塵整整看了兩個時辰,才將《劍二》過完一遍。而且,書冊上面的內容,張若塵也就只是看懂了十分之二。

    很顯然,劍二比劍一高深了數倍,即便是有劍聖的筆錄心得,也不是常人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書冊合上,夾在手腕處,又開始尋找別的劍修留下的心得筆記。

    “劍帝,雪紅塵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開始翻閱劍帝撰寫的心得筆記。

    劍帝對劍二的理解,與葬月劍聖的心得頗為相似。只是,在他看來,劍二代表的是“男女”。

    陰陽代表了天地的兩種内容,太不貼合實際,人類修煉起來,肯定會相當艱難。

    男和女,卻是陰陽的兩種體現,又是人類的兩種體現。男女合一,能够孕育出新的生命,使劍法充滿了生機,相對於陰陽來說,又是多了一重變數。

    劍帝也是將劍二,分為五層境界。

    按照劍帝的方法修煉,的確要快一些,但是,每提升一層境界,就必須要與一個女子陰陽.交.合。

    那女子,稱為“劍侍”。

    想要將劍二修煉到大成,至少也需要五位劍侍。

    而且,成為劍侍的五位女子,也能得到巨大的好處,會成為劍修中的絕頂强者。

    看著劍帝的筆記,張若塵搖頭一笑:“劍帝不愧是千古風流人物,修煉劍道,也是如此另類。”

    對於劍帝,張若塵還是頗為瞭解,雖然他極其風流,在昆侖界,留下了極多香豔的傳說。但是,他卻從來沒有強迫過任何一個女子,不是兩情相悅,就是那些女子主動向他投懷送抱。

    劍帝的修煉管道,張若塵還是有些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劍帝可以做到“萬花叢中過,片葉不沾身”,可是,張若塵卻做不到這一點。若是,他真的與某比特女子發生了關係,那麼他這一生恐怕也會多一份牽絆。

    不過,劍帝的心得筆記,還是有很多值得學習的地方,張若塵將其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千骨女帝編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一亮,將書架最頂端的一塊青色龜殼取下來,龜殼上面有著一個個細小的古文。每個古文,都像是具有劍一樣的穿透力,可以直接印入人的心靈。

    也不知,這些文字,是不是千骨女帝親手燒錄在龜殼上面?

    千骨女帝對劍二的闡述,更加晦澀難懂,張若塵整整看了三個時辰,也只是看懂其中的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千骨女帝對劍二的理解,又成了另一套體系,與葬月劍聖、劍帝的筆記有很多不同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認為,劍二,代表的是“晝夜”。

    白天的時候,觀望青天白雲,修煉晝劍。

    黑夜的時候,觀望明月星辰,修煉夜劍。

    修煉到晝夜相融,劍二也就大成,只需劍招一出,立即就能讓晝夜顛倒,天地變色。

    千骨女帝對劍二的理解,相當玄奇,也有不少可取之處,張若塵收了起來,準備帶回去慢慢參悟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又翻閱了一些書冊,發現葬月劍聖的那套體系,流傳得最廣,既不像劍帝體系那麼劍走偏鋒,又不像千骨女帝體系那麼晦澀玄奧,反而受到天下劍修的認同。

    選定了三本心得筆記,隨後,張若塵才離開劍閣,重新來到白石聖崖下方的廣場。

    正是夜晚時分,天空懸掛有一輪皎潔的明月,冥冥中像是有一股無形的力量,將雲層推移了出去,顯露出暗青色的天空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廣場中央的祭台看了一眼,眼中閃過一道異樣的光芒。

    那一座祭台,高達三十丈,是用玉石堆砌起來,每一塊玉石上都刻有玄奇的紋印,在月光的照射下,散發出淡淡的光芒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祭台走了過去,將一隻手,搭在其中一塊玉石上面,釋放出精神力,開始探查。

    在木精墟界,張若塵見過一座天地祭台。

    囙此,他對天地祭台,還是有一些瞭解。

    隨著精神力在祭台上流轉,張若塵將每一塊玉石上的銘紋全部都查探了一遍,心中暗道,“這座祭台與天地祭台,沒有任何相似之處,難道我猜錯了?不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察覺到相當不可思議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的精神力,在祭台表面流動,並沒有任何异常。

    可是,當他的精神力,向祭台底部湧去的時候,立即就失去聯繫,就如石沉大海一樣,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“難道……玉石祭台的下方,另有乾坤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十分震動,立即使用精神力繼續探查,很快就在玉石祭台的東北角,發現了一個入口。

    (飛天魚的微信公眾號:feitianyu5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