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青衣男子握住茶壺的把手,親自給齊霏雨倒滿了一杯,隨後,才又給自己滿上。

    他溫潤的一笑,道:“你在兩儀宗,怕是很難喝到沁龍茶,我從教中給你帶來了一些。先嘗一嘗,我有沒有將茶煮得太老?”

    青衣男子的聲音充滿磁性,恐怕任何女子,聽到他的聲音,也會全身酥麻,會不由自主的迷戀上他。

    齊霏雨端起了茶杯,輕輕的抿了一口,細細的品味,不鹹不淡的道:“不錯。”

    一隻巴掌大小的赤火翼龍,從青衣男子的衣袖裡面飛了出來,扇著一雙火焰翅膀,飛到齊霏雨的面前,做出十分親昵的模樣。

    赤火翼龍,雖然不是真龍,卻也是極其厲害的七階蠻獸,只要長大成年,它的戰力,甚至能够將聖者撕成兩半。

    居然有人能够飼養一條龍,自然是讓人相當吃驚。

    青衣男子的目光,從始至終都盯在齊霏雨的身上,微微一笑:“你看,火雲兒見到你是多麼的開心,就跟我的心情是一模一樣。”

    齊霏雨伸出一隻雪白的玉手,托著那只赤火翼龍,依舊是一副冰冷的模樣,道:“我們還是先談正事吧!兩儀宗那邊出現了一個變數,最近,突然冒出一個劍道奇才,他應該是登上了古神山的第三重山。”

    青衣男子道:“林嶽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齊霏雨點了點頭,又道:“既然你已經聽過他的名字,就應該清楚,他的進步速度實在太快,若是兩儀宗全力培養他,很有可能會影響神教和四象宗的計畫。”

    青衣男子淡淡的一笑,道:“距離九月初九,已經不足半年,就算他的天資再高,恐怕也難有多大的成就。憑藉四象宗那人的實力,要奪下劍閣,應該不是難事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劍閣被四象宗奪過去,我教自然就能將封印在劍閣中的那件至寶收回。到時候,我們再慢慢收拾四象宗,不怕四象宗不乖乖聽話。”

    齊霏雨道:“萬一出現意外呢?你應該明白,劍閣中的那件至寶,對神教的用處有多麼巨大,不能出半分差池。”

    青衣男子的神情變得嚴肅,道:“那個叫做林嶽的兩儀宗弟子,真的有那麼强?你會不會太高估了他?”

    齊霏雨道:“現在的林嶽,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林嶽。我懷疑,他還隱藏有實力,若是他真的代表兩儀宗出戰,很可能會讓我們數十年的佈置,變得一場空。”

    “你準備怎麼做?”青衣男子問道。

    齊霏雨道:“為了以防萬一,我决定不再隱藏實力,也參加論劍大會。若是林嶽的劍道境界真的十分高深,至少我還能壓制他。”

    青衣男子沉思了片刻,道:“你表現得越是優秀,也就越是危險,我不太希望你去冒險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青衣男子的耳朵,輕輕動了一眼,那雙溫潤柔和的眼睛,旋即露出一道鋒銳的寒光,向上方看去,道:“什麼人?出來吧!”

    齊霏雨的心中略微一驚,根本沒有想到,居然有人跟在她的後面,而且還一直追來無生道觀。

    若是她的身份暴露,不僅她要倒楣,就連齊家也會大禍臨頭。

    “嘩!”

    青衣男子一指向道觀頂部點了出去,指尖飛出一道黑色的光柱,頓時,將道觀打出一個直徑三米的窟窿。

    許長生趴伏在道觀頂部的竹瓦上面,立即將全身聖氣,注入隱身珠。

    隱身珠中湧出一道道銘紋,化為三十六根聖氣鎖鏈,纏繞在一起,形成一個全球,將他的身體包裹起來。

    黑色光柱瞬間就將三十六根聖氣鎖鏈擊碎,只聽見“啪”的一聲,許長生手中的隱身珠立即破碎,化為粉末。

    旋即,他的身體,從空氣中顯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許長生一直都在調查齊霏雨,今夜,察覺到她離開宗門,才使用隱身珠悄悄的跟在她的身後,想要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齊霏雨的身份,自然是讓許長生無比吃驚。

    她竟然是魔教的一比特聖女!

    更讓許長生吃驚的是,魔教和四象宗居然有合作,而且,他們還想奪取劍閣中的某件東西。無論如何,也必須將消息傳回宗門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許長生向道觀中的青衣男子盯了一眼,眼中露出恐懼的神色。

    要知道,隱身珠是兩儀宗的一比特聖者,賞賜給他,只要將它握在手中,激發出其中的隱身銘紋,足以瞞過半聖的五感。

    青衣男子肯定不是半聖,卻十分輕易就感知到他的位置,由此可見,此人的五感是何等敏銳。

    “齊家居然和魔教勾結,完全就是自取滅亡。我現在就趕回宗門,禀告宗主。”

    既然身份暴露,許長生自然是片刻都不敢停留,立即施展出一種鬼級下品的身法,身體就像是一根離弦的箭,化為一道流光,向天外沖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哪裡逃?”

    道觀外的蜈八和雀九,同時沖天而起,向許長生追擊而去。

    蜈八的身體,快速膨脹,化為一條兩百多米長的黑色蜈蚣,全身散發出滂湃的蠻獸氣息。隱隱間,可以看見,它的身上有電光在流動。

    雀九背上的雙翼,快速膨脹起來,化為兩片巨大的青雲,將方圓三百裏的風勁完全調動起來,形成青色的漩渦,將許長生的身體席捲進去。

    下一刻,許長生被强大的風勁,席捲了回去,重新落到無生道觀的外面。

    “還想走?你這是要去哪裡?”

    雀九呵呵一笑,一雙纖長的手臂,化為兩隻鋒銳的利爪,向許長生胸口直刺了過去。

    雙爪散發出熾熱的火焰,化為數百根火焰一樣的羽毛,快速旋轉,一起刺向了許長生的胸膛。

    許長生的手指在腰間一摸,將一柄金色的軟劍拔出來,手臂一抖,頓時滿天都是金色的劍氣。

    他立即施展出一種鬼級中品的劍法,破魔劍法。

    “嘩嘩!”

    劍法一出,頓時就將雀九打出的數百根火焰羽毛,全部擊碎,化為一縷縷火焰,向四面八方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金色軟劍與雀九的雙爪碰撞在一起,竟是將雀九逼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許長生不愧是兩儀宗的頂尖人傑,自身的實力,可謂是極其了得。而且,最近煉化了琉璃寶丹,他的修為,已經達到魚龍第九變,成為半聖之下最强大的那一批人。

    逼退雀九,許長生不敢停留,雙腿在地面上一蹬,宛如一發炮彈沖天而起,就向遠處逃遁。

    “回來。”

    青衣男子站在無生道觀的階梯頂部,伸出一隻大手,向虛空中一握。

    原本文雅的他,此刻卻散發出强大的氣勢,一雙眼睛,無比的深邃、冰冷、霸道,宛如一比特蓋世魔帝。

    隨著青衣男子的手掌擊出,天地間的靈氣,快速彙聚了起來,在許長生的頭頂上方,凝聚成一隻巨大的魔手,張開了五指,向他捏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青天魔手,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許長生像是猜到青衣男子的身份,臉上露出惶恐的神色。

    只可惜,還沒有說出青衣男子的身份,他的身體,就被巨大的魔手完全包裹。

    只聽見,魔手中,響起咯咯的聲音,流淌出鮮血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聲,許長生的屍體,從半空墜落下來,掉落在無生道觀的前方,已經變得血肉模糊,就連骨頭都碎成粉末。

    青衣男子收回了手掌,將門前的油紙傘重新撐開,依舊相當優雅,目光變得十分柔和,道:“霏雨,你先回去吧!接下來的事,就交給我。”

    齊霏雨向許長生的屍體看了一眼,隨後,接過了油紙傘,走到不遠處的懸崖邊,向前邁出一步,頓時,就向山下緩緩的飄落,消失在迷茫的雨霧之中。

    青衣男子目送她離開,英俊的臉上,始終掛著溫潤的笑容。

    在他的肩上,停著一隻巴掌大的翼龍,它也是瞪著一雙眼珠子,望著齊霏雨離開的方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張若塵穿著一身道袍,臉上戴著面具,施展出身法,快速穿行在密林之中,按照小黑的指引,先去追齊霏雨。

    就在半路,小黑從張若塵的懷中爬了出來,飛了出去,在地上嗅了嗅。

    張若塵背著雙手,疑惑來的盯了它一眼,道:“你到底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誰知道會下這麼大的雨?雨水將她的氣息,沖得極淡。”

    小黑不停搖著尾巴,圓溜溜的眼珠子不停打轉,也有些氣惱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算了!既然將人跟丟,就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準備回兩儀宗的時候,突然,他的精神力,感知到遠處的天地靈氣,正在快速的收縮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向上一沖,落到一棵松樹的頂部,脚踩松葉,將眉心的天眼釋放出來,化為一根光柱,向靈氣波動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只見,遠處的天空,竟然凝聚出一個巨大的風力漩渦,將地面的樹木和巨石,全部都卷到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有高手在戰鬥,過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身法,快速向風力漩渦的方向趕過去。

    片刻後,張若塵突然停了下來,發現那股強勁的靈氣波動,居然完全消失不見,恢復了平靜。

    “戰鬥這麼快就結束了?”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施展出天眼,開始尋覓,很快就在附近的一座山峰頂部,發現了一座道觀。

    天空漆黑一片,只有雷電在穿梭,山頂的道觀,卻散發出一縷淡淡的燈燭光芒,在這荒無人煙的山野間顯得極其詭異。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精神力,施展出奔雷術,飛到山峰的頂部,來到道觀的外面。

    空氣中,飄著一股血腥的氣味。

    只見,不遠處,一具血肉模糊的屍體,躺在地上,就連身上的道袍,也已經變成碎片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