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的神情嚴肅,道:“我更想知道,劍一的十層大圓滿是不是已經是她的全部實力?會不會,齊霏雨現在展現出來的實力,只是真實實力的冰山一角?”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和蓋天嬌相互探討的時候,身後的方向,傳來一個悅耳動聽的女子聲音:“大学姐,林嶽学弟,你們也要去劍閣?”

    張若塵和蓋天嬌同時停下脚步,對視了一眼,隨即,轉過身,向不遠處的齊霏雨盯過去。

    剛剛提到她,她就現身,真的是有些巧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“齊師姐,別來無恙?”

    齊霏雨的步法輕盈,從後方追了上來,在她的身上散發出一股淡淡的幽香,清麗的臉上露出淺淺一笑,道:“從今天開始,我就要進入劍閣閉關修煉,全力參悟劍二。九月初九的時候,或許,我會代表兩儀宗參加論劍大會。”

    齊霏雨本就是兩儀宗最初選中的種子之一,如今,她展現出劍一大圓滿的劍道實力,自然而然就會被重點培養。

    蓋天嬌絕口不提拜月魔教的事,面不改色的道:“既然如此,我們一起上路吧!”

    三人一起來到劍閣。

    這一次,張若塵見到的人卻不是葬月劍聖,而是劍閣的第六持劍人,齊宏。

    齊宏看上去是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人,穿著一件樸素的布衣,雖然是一比特地位尊貴的半聖,可是身上卻有一點半聖該有的威嚴,反而像是一個性格柔和的教書先生。

    齊宏的目光,落在張若塵和齊霏雨的身上,笑道:“不錯,實在是不錯。你們兩人都已經將劍一修煉到十層大圓滿,論劍大會的時候,註定會一舉成名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們兩人的身上,卻又肩負有捍衛劍閣的重大使命。囙此,僅僅只是劍一的十層大圓滿境界,還是遠遠不夠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任務,就是以最快的速度,幫助你們跨入劍二的門檻,達到劍二的第一層境界‘陰陽交替’。現在,我就來給你詮釋,什麼是陰陽交替?同時,也要告訴你們,該如何將這一種感悟融入劍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和齊霏雨就盤坐在下方,兩人的臉上都露出專心致志的神情。

    至於蓋天嬌,因為自身體質的原因,很難將劍二修煉成功,囙此,並沒有在這裡聽課。

    齊宏道:“陰陽交替可以理解為陰内容的力量和陽内容的力量在相互變化,比如,晝和夜的變化,每天的黃昏和清晨,就是陰陽交替的時刻……”

    齊宏整整講解了兩個時辰。

    他所講的內容,與葬月劍聖撰寫在劍二筆記上的內容,還是頗為相似,只是將部分內容又詳細解釋了一遍,變得更加淺顯易懂。

    根據齊宏的解釋,想要修煉到“陰陽交替”的境界,就必須先感到其中的真諦,再將這種感悟融入自己的劍道。

    感悟越深,劍道自然也就越强。

    “接下來的一個月,你們既可以在劍閣的第一層修煉,也可以前往劍閣的第二層。誰若是能够提前達到‘陰陽交替’的境界,本座就賞賜給他(她)一塊劍魂冰魄。”齊宏笑道。

    劍魂冰魄,乃是劍閣中才有的至寶,將其服下,可以提升劍修的劍道境界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也明白劍魂冰魄的珍貴,若是能够將它得到,就能更快將劍道境界提升到劍心通明的巔峰。同時,劍魂冰魄對劍二的修煉,也有極大的幫助。

    齊霏雨的眼眸中露出一道明亮的光芒,向張若塵看了一眼,淺淺的一笑:“林嶽学弟,從現在開始,我們就是競爭對手。一個月之內,我一定能够將劍二修煉到第一層境界。”

    其實,齊霏雨早就已經達到劍二的第一層境界“陰陽交替”,只是那個時候,她不想參加論劍大會,所以對外才只表現出劍一的第八層境界。

    如今,她已經决定要參加論劍大會,同時還要壓制林嶽,自然也就不再隱藏修為。

    等到一個月後,她直接展現出劍二的第一層境界,自然就能奪下劍魂冰魄。借助劍魂冰魄,她甚至還有機會,在論劍大會之前,修煉到劍二的第二層境界。

    正是因為齊霏雨已經達到劍二的第一層境界,囙此,她比誰都清楚修煉劍二的難度有多大。

    她絕不相信,林嶽只用一個月,就達到劍二的第一層境界。

    這一場比試,還沒有開始,她已經取得了勝利。

    “一個月的時間,應該是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向齊霏雨的那張毫無瑕疵的美麗容顏,也是撂下了一句狠話。

    齊宏是齊家的一比特老祖,當然也知道齊霏雨在劍道上的造詣。

    在齊宏看來,一個月的時間,即便林嶽有劍閣的大把資源輔助,也不可能在劍二上面有多高的成就,更別說達到劍二的第一層境界。

    畢竟,以他半聖的境界,加上數十年的苦修,現在也才將劍二修煉到第四層境界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將“劍魂冰魄”拿出來做獎勵,其實,也是變相的將它交給齊霏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聽完齊宏的講課,齊霏雨便前往劍閣的第二層。

    劍閣第二層的時間比例是外界的三倍,劍閣第一層的時間比例是外界的兩倍,當然,進入第二層修煉會更佔優勢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依舊留在劍閣的第一層,又借了兩本劍二筆記,來到玄字第十八號房。

    玄字第十八號房,又分為三十六個小房間。其中五個小房間的門都是關閉,顯然是有劍修在裡面閉關修煉。

    張若塵隨便挑了一個靠近角落位置的房間,走了進去,啟動房間中的陣法,將門關閉。

    小房間裡面是一個完全獨立的小空間,長寬都是十丈,大概是兩個籃球場的大小。小房間的門和牆壁都燒錄有陣法銘紋,即便是精神力,也穿透不過去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張若塵全力一拳打出去,擊在左側牆壁上面,頓時,激蕩出一圈圈能量漣漪。牆壁上的陣法,很快就將他的拳勁完全化解。

    “好强大的防禦力,恐怕就算是半聖,也無法將閉關屋中的陣法擊穿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完全放心下來,將兩本劍二筆記取出,盤坐在地,開始翻閱。

    這兩本筆記,分別是由璿璣劍聖和九幽劍聖編撰,與葬月劍聖的筆記有很多共通的地方,同時也有兩位劍聖自己的一些見解。

    看完這兩本筆記,張若塵又去借了六本由六比特天才半聖編撰的劍二筆記,繼續研究和分析。

    劍聖編撰的劍二筆記,自然是高深莫測。可是,由天才半聖編撰的劍二筆記,也肯定有很多可取之處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急著立即就開始修煉劍二,也不想依葫蘆畫瓢,隨便抓一本劍二筆記就依照上面的內容修煉。

    他是想要多看,多學習,最終,從各位前輩的筆記中,總結出屬於自己的劍道。

    一個月過去,張若塵終於將六本劍二筆記全部看完,隨後,就盤坐在閉關屋裡面,進入一種冥想的狀態,開始整理歸納。

    劍閣第一層的時間流速要緩慢一倍,即便是過去一個月,外界也才只是過去半個月。

    因為待在閉關屋裡面,倒也沒有人發現,張若塵變成了原來的面貌。

    齊霏雨站在張若塵的閉關屋外面,那一雙比星辰還美麗的眼眸中,露出疑惑不解的神情,道:“時間已經過去一半,他居然一直都待在閉關屋裡面,只是觀看別人撰寫的劍二筆記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一團聖氣,從旁邊凝聚出來,顯化成齊宏的身體。

    齊宏笑道:“劍二筆記看一本就已經足够,如此,思路才會清晰,才會有一個明確的方向。看得太多,反而會讓人感到雜亂無章,若是嚴重一些,那龐大的劍道知識,說不定會將人逼瘋。現在,林嶽估計就快要走火入魔了吧?”

    齊霏雨點了點頭,頗為贊同齊宏的觀點。

    《無字劍譜》本就是化繁為簡的劍道,將天下間的萬千劍法,融合為一招,劃分為劍一,劍二,劍三……

    林嶽就是聰明反被聰明誤,看到那些傳奇人物的筆記,就想翻閱,就想學習,反而是將簡單的東西,變得複雜。

    什麼都想學習,最終什麼也學不會。

    “看來我真的是太高估了他。”

    齊霏雨抿了抿紅唇,對林嶽頗為失望,本以為是一個不錯的對手,卻沒有想到他自己就自己給廢掉。

    齊宏道:“沒有他與你競爭,劍魂冰魄自然也就歸你。有這件寶物的輔助,在論劍大會之前,你還是有很大的機會修煉到劍二的第二層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嘩!”

    前方,閉關屋門上的陣法光芒,逐漸散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打開門,從裡面走了出來,看到站在外面的齊霏雨和齊宏,頓時露出一絲笑意,道:“齊宏前輩,齊師姐,你們也要閉關?”

    也不理會他們詫異的神色,張若塵抱著六本劍二筆記,將它們全部還回書架,就徑直走出了劍閣。

    齊霏雨分明看見,張若塵的精神十分飽滿,劍道境界似乎又有精進,根本就沒有一點走火入魔的迹象。

    她的兩條長長的黛眉,微微的一蹙,道:“他的劍道境界,又精進了很多,真是奇了!我跟上去看看,他到底要幹什麼?”

    齊霏雨化為一道殘影,追在張若塵的後面,沖出了劍閣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