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感受到劍魂冰魄的氣息,張若塵的劍意之心,猛烈的顫動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一件了不得的寶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壓制住劍意之心,將裝有劍魂冰魄的匣子合上,把它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劍魂冰魄的確是好東西,可是好鋼要用在刀刃上面,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價值。囙此,張若塵决定等到衝擊劍二的第三層境界,再服用劍魂冰魄。

    劍二的第三層境界,叫做“陰陽兩分”。

    這又是一道坎,難度相當巨大,不是一時半會就能突破得過去。

    年輕時候的葬月劍聖,也是一比特經天緯地的劍道奇才,在魚龍境的時候,卻還是被這個境界難住,花費六年時間,也沒能突破。

    囙此,張若塵並不著急現在就去衝擊劍二的第三層境界,而是準備衝擊魚龍第六變。同時,他也要花費部分時間,鞏固劍二的第二層境界。

    今天他和齊霏雨僅僅只是比試劍法,並沒有施展出真氣、聖氣,囙此,他才擊敗了齊霏雨。

    但是,論劍大會的時候,絕不只是比試劍法那麼簡單,而是真正實力的較量。

    就憑張若塵現在魚龍第五變的修為,即便是對上齊霏雨,也是敗多勝少。

    更何况,論劍大會的時候,還要面對昆侖界最頂尖的那些人傑,其中有幾人,甚至能够與蓋天嬌一較高下。若是,張若塵的境界提升不上去,如何能够與他們抗衡?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正在凝練真氣,為衝擊魚龍第六變做準備的時候,他與齊霏雨一戰的消息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傳遍整個兩儀宗。

    “林嶽”這個名字,終於傳入兩儀宗諸位半聖、聖者祖師的耳中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一座隱秘的洞府裡面,齊家的三比特半聖老祖和齊霏雨,聚集在一起,正在秘密的商談。

    齊宏露出惱怒的神情,眼中閃過一道殺氣,道:“林嶽的劍道天賦實在太可怕,若是讓他繼續成長下去,肯定會影響神教的計畫。還是由我出手,神不知鬼不覺的將他除掉,才最為安全。”

    齊霏雨搖了搖頭,道:“林嶽已經不是曾經的那個林嶽,很可能是別的勢力,安置在兩儀宗的一顆棋子,他未必就會代表兩儀宗參加論劍大會。”

    “霏雨的意思,那個林嶽其實是想利用劍閣的資源,提升自己的劍道修為,未必會真心替兩儀宗做事?”一比特紅臉的齊家半聖道。

    “這一點我不太確定。”

    齊霏雨輕輕的搖了搖頭,道:“我只是覺得,像他那樣的劍道天才,若是就這樣被殺死,實在是太過可惜。若是能够將他收服,將來必定是我們的一張王牌。”

    齊宏冷哼一聲,十分強勢的道:“霏雨,你還是太年輕,太優柔寡斷。只要是不能為我所用的人,天賦越高,就越是該死。這件事,你就不要再插手,交由我來全權負責。劍道大會前,林嶽必須得死。”

    雖然,齊霏雨是聖女的身份,擁有很大的權力,能够調動大量人力和財力,可是卻沒有資格調令半聖。

    除非聖女能够突破到半聖境界,才能調令教中的半聖。

    囙此,齊宏决定要殺林嶽的時候,齊霏雨雖然覺得有些不妥,卻並沒有提出反對意見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劍閣的第一層,整整閉關修煉兩個月,將魚龍第五變的修為,終於鞏固了下來。

    隨後,他又花費半個月時間,成功開闢出第三條聖脈“陰維聖脈”,修為一舉突破到魚龍第六變。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氣海中的真氣,運至左臂的經脈。

    頓時,經脈中的真氣,湧入陰維聖脈,轉化為聖氣,使他左臂的力量增强了數倍。

    以他現在的修為,已經跨入一流强者的行列,足以和魚龍第九變的聖體叫板。

    “以我現在的修為,應該可以去辦正事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兩儀宗,最大的目的,就是為了探查天地祭台的秘密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以前的時機並不成熟,張若塵不敢貿然行動。

    現在卻不同,不僅大批修士進入劍閣修煉,讓原本清淨的劍閣,變得有些魚龍混雜。

    而且,以葬月劍聖為代表的劍閣持劍人,將大部分注意力轉移到齊家的身上,對劍閣的監控,肯定會有所疏忽。

    現在,正是張若塵行動的最佳時刻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小黑從圖卷世界中放了出來,低聲吩咐:“劍閣外的那座祭台,有一處通往地底的入口。今晚,我們就去探查祭台的地底到底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?”

    穿上流星隱身衣,張若塵的身體,立即從原地消失,隨即,離開閉關屋,向廣場中心的那座祭台沖了過去。

    小黑的身體,快速縮小,變得只有螞蟻大小。

    它就像是一粒黑色的光點,快速跳躍,竟然比張若塵先一步飛到祭台上方。

    小黑在陣法上的造詣極高,根本不用張若塵吩咐,就開始研究祭台上的陣法銘紋。很快,它就發現了線索,道:“果然有問題,祭台上的銘紋,與在墟界戰場發現的天地祭台上的銘紋,有許多相似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本皇猜得沒錯,現在,我們看到的祭台,只是露在表面的一角。祭台的本體,很可能隱藏在地底。”

    “祭台的本體,隱藏在地底?”張若塵的目光,向祭台下方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空間領域釋放出來,覆蓋在祭台上,不斷查探。

    大概一刻鐘後,終於,在東北角位置,張若塵發現了一個通往地底的入口。

    入口的位置,相當隱秘,不僅用巨大的玉石封住,而且,還佈置有陣法,一般人根本無法將它發現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手掌,按在那塊玉石牆壁上面,運轉體內的聖氣,猛然向前一按。

    “嘩——”

    玉石牆壁的表面,湧出一層白色光芒,將張若塵的力量反震了回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直向後滑行十數丈的距離,才重新穩住脚步。

    “憑藉蠻力,怎麼可能破得開陣法?還是讓本皇來將它打開。”

    小黑飛落到玉石牆壁的下方,一雙爪子冒出黑色的光芒,在玉石上刻畫,竟然讓陣法銘紋發生了部分改動。

    小黑拍了拍雙爪,嘿嘿一笑,叫道:“開!”

    玉石牆壁緩緩的移動,向地底下沉,露出一個只能容許單人進出的入口。

    張若塵快速閃身,立即沖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玉石大門,重新關閉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小黑沿著一條通往地底的石階,小心翼翼的前行,將身上的氣息收斂到了極致。

    “一、二、三、四……”

    每走一步,張若塵都會刻意去計算,想要知道已經達到什麼位置?

    大概向下走了三萬梯,張若塵停下脚步,道:“我們一共向下走了九千米,現在的位置,應該已經是在第二重山山頂的位置,難道這一座祭台,一直連接到古神山的山脚下?”

    古神山的七重山,每一重都是九千米的高度,總共高達六萬三千米。

    若是這座祭台,真的是從古神山的山脚下,一直修建到第三重山的山頂,豈不是高達兩三萬米?

    僅僅只是一座祭台,居然修建到如此驚人的高度,只是想想就讓人感到心悸。

    越是往下走去,張若塵就越是心驚。

    兩儀宗為何要將古神山的前三重山完全掏空,建立起一座如此龐大的祭台?難道真的是池瑤下的命令,建造的是天地祭台,想要將整個昆侖界都煉化?

    通道的四周,全是用玉石堆砌起來,在其中一些重要位置,更是鑲嵌有靈晶。

    小黑不斷研究玉石上的銘紋,終於探查出結果,眼神變得相當凝重,道:“昆侖界估計真的要出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怎麼了?”張若塵肅然的問道。

    小****:“這一座祭台上面的銘紋,與墟界戰場上那些祭台的銘紋一模一樣,而且,更加複雜,數量更多,發揮出來的威力,自然也就更加恐怖。可以肯定,比如與第一中央帝國的朝廷有關。”

    “這一座祭台,還與兩儀宗地底的聖脈,連接在一起,可以隨時抽取聖脈中的聖氣,為祭台提供能量。”

    兩儀宗地底的聖脈,貫穿了整個東域。

    現在,兩儀宗建起的祭台,那麼,一旦開始祭祀,得發揮出多麼可怕的力量?

    整個東域,恐怕都會被席捲進去。

    更加讓人不安的是,這一座祭台,還與昆侖界外的墟界祭台連接在一起,形成了一個天地大陣。

    可以想像,在昆侖界,中域、北域、南域、西域,必定還有類似的天地祭台。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有所察覺,發現有人向他的方向走了過來,於是,立即將小黑捉住,將它抓進流星隱身衣。

    “噠噠!”

    腳步聲逐漸接近。

    一個頗為熟悉的聲音,從遠處的通道中傳來,由遠而近,道:“寧宗主,這一座天地祭台已經修建了五百年,會不會拖得太久了?”

    “女皇的命令,本宗怎麼敢怠慢?只不過,本宗一直不能理解,女皇大人為何要建這一座天地祭台?”一個頗為蒼老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“不該問的東西,最好不要問。你只需知道,女皇大人的一句話,可以讓兩儀宗,在五百年內,發展成為東域的萬宗之首。同樣,女皇大人要讓兩儀宗萬劫不復,也只是一句話的事。”

    那是聖書才女的聲音。

    如此近的距離,聖書才女會不會發現藏在流星隱身衣中的張若塵?

    即便是張若塵,也一點把握也沒有。

    此刻,就算想要逃,估計也逃不掉。

    那兩人越來越近,張若塵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,連忙控制心跳,屏住呼吸,將身上的氣息,收斂到極致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