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半聖之光是十分純粹的能量,吸收進經脈,自動就轉化為聖氣。

    隨著功法的運轉,張若塵的血液、骨骼、臟腑也都在吸收半聖之光,不斷凝練,不斷增強肉身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忽然,有著一股特殊的光芒,向張若塵的腦海湧去,化為龐大的記憶和知識,如同潮水一樣,似乎是要將張若塵的腦海完全吞沒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齊宏的記憶和知識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上,露出喜色。

    半聖若是死亡,聖魂中的記憶,其實會在極短的時間消散。

    齊宏的記憶和知識,之所以會出現在張若塵的腦海,那是,囙此齊宏剛剛死亡,張若塵就將半聖之光收走,記憶和知識才保留了下來。

    別的修士,就算煉化半聖之光,也不可能得到半聖的知識和記憶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不同,他修煉的是《九天明帝經》,開闢出來的三十六條經脈之中有一條氣脈,叫做“魂脈”。

    正是因為擁有魂脈,張若塵在煉化半聖之光的時候,齊宏的知識和記憶,才會通過魂脈,湧入他的腦海。

    能够開闢出魂脈的武者少之又少,即便是上一世的張若塵,也沒有做到。

    齊宏活了一百多年,他的記憶裡面,具有很多有價值的東西。他的知識,也是相當寶貴,其中,包括有對修煉的感悟,包括對聖道和劍道的理解。

    當然,那龐大的記憶,絕大多數都是沒有用處的糟粕。若是張若塵將其全部吸收,不僅沒有好處,還會有很大的壞處。

    囙此,張若塵利用强大的精神力,暫時將那團具有記憶和知識的光芒,封印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準備等到走出這座中古遺跡,再抽取時間,消化齊宏的知識,查探齊宏記憶中的有用資訊。

    接下來,一連七天時間,張若塵吸收了大半的半聖之光,終於將第四條聖脈“陽維聖脈”開闢出來,一舉衝擊到魚龍第七變。

    至此,通往四肢的四條聖脈,全部打通。

    他的修為,猛增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張若塵盤坐在地,可以清晰的感知到,四條聖脈彙聚在一起,直沖向眉心的氣海,就像是四根柱子將氣海撐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嘩——”

    四條聖脈同時運轉,形成一股强大的吸力。

    僅僅只用三個呼吸的時間,四條聖脈就將如意寶瓶中殘餘的半聖之光,全部吸收進體內。那股能量,在體內運轉了一個周天,很快就轉化為屬於自身的聖氣。

    “魚龍第七變果然是一個坎,一旦突破,體內的聖氣,將會比魚龍第六變多出十倍不止。”

    以張若塵體內的聖氣强度,將容貌變化維持半年時間,也不會聖氣枯竭。

    換句話說,他現在已經不用擔心聖氣不足,而導致身份暴露。並且,因為修為提升,聖氣充足,張若塵對無形無相三十六變的控制,變得更加精妙,更加完美。

    魚龍第七變,魚龍第八變,魚龍第九變,對聖道修士來說,每一變都是一道坎。

    魚龍第七變是讓聖脈將四肢貫通,聖氣貫穿雙腿和雙臂,從而使修士的速度大增,對聖氣的運用也變得更加輕鬆。

    而且,達到這個境界,修士體內的聖氣大增,完全可以調動聖氣,施展出聖器的全部威力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魚龍第六變修士體內的聖氣,就顯得頗為稀薄,不可能發揮出聖器的全部威力。

    魚龍第八變又是一道坎,修士開闢出最後一條聖脈“沖靈聖體”,到時候,全身的聖氣都會融匯在一起,連成一個整體。修士的實力,又會突飛猛進。

    魚龍第九變可以修煉成“琉璃寶體”,寶體一成,對於天資一般的修士來說,具有無窮的好處。僅僅只是壽元,就能新增五十年。

    當然,琉璃寶體對聖體和一些具有特殊體質的修士來說,卻並沒有太大的增幅作用。

    “以我現在的修為,若是全力出手,足以和一階半聖抗衡。”張若塵的臉上,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半聖的境界玄之又玄,充滿了無窮奧秘。

    即便只是一階半聖,其實也有强弱之分,而且差距還相當明顯。一些老資格的一階半聖,比剛剛突破的一階半聖,會强大很多。

    要知道,即便是聖體,達到半聖境界,也只能跨越一、兩個境界與別的半聖較量。由此可見,半聖境界的力量差距,其實是相當明顯,强弱等級將會變得更加分明。

    張若塵現在的修為,也就能够與弱一些的一階半聖叫板。若是,他遇到老資格的一階半聖,也只能立即逃命。

    煉化齊宏的半聖之光,不僅讓張若塵的修為,突破到魚龍第七變的中期。同時,也讓張若塵的精神力,提升了一大截,達到四十四階的巔峰。

    張若塵還來不及高興,屍河邊,一個震耳的聲音,化為了具有攻擊性的音波,傳入了他的耳中:“總算是找到了你,聖書才女,你還想繼續躲藏下去嗎?”

    齊雲站在河畔,將全身聖氣調動了起來,凝聚向指尖,向屍河中心,登天舟所在的位置一點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以他的手指為中心,散發出一道直徑百丈的聖氣漣漪。聖氣漣漪的中心,一根碗口粗的劍氣波沖了出去。

    齊雲施展的是十脈劍波。

    即便只是靈級上品的武技,由半聖發揮出來,也具有相當恐怖的威力。

    劍波飛過,形成一道氣柱,使下方屍河中的水,向左右兩側湧去。

    齊雲並不確定,聖書才女就已經藏身在屍河中心,只是感受到那個位置,有著聖氣的波動。

    囙此,他的這一擊,完全只是試探性的攻擊。

    張若塵很清楚,肯定是因為,他突破魚龍第七變造成的聖氣波動太大,逸散了出去,所以,才會被追跡的敵人發現。

    “中沖脈劍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左手,將全身聖氣彙聚向中指,隨即一指擊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兩道劍波碰撞在一起,形成一股強勁的對沖力量,將整個屍河中的水都掀了起來,卷起十多米高的巨浪。

    “也是十脈劍波。”

    齊雲的眉頭一皺,實在有些想不通,聖書才女的身邊,怎麼會有一比特如此厲害的高手?

    剛才那一招對決,就能看出,對方的修為不在他之下。

    莫非,朝廷派出來救援聖書才女的高手,已經趕到了?

    既然已經被發現,也就必要繼續隱藏。張若塵站起身,大手一揮,將流星隱身衣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頓時,青色的登天舟,出現在屍河的河面中心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從小舟中走了出來,站在船頭的位置,依舊是手捏摺扇,顯得頗為風輕雲淡,向岸邊的齊雲看了一眼,道:“齊雲,你居然敢對我出手,看來齊家真的是要造反。我若走出殞神墓林,必須將你們齊家抄家滅族。”

    齊雲冷冷一笑,道:“齊家乃是中古世家,家族子弟遍佈東域,即便是女皇也不會輕易動我們。就憑你一句話,也想滅我族。你的口氣,未免也太大?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淡淡的一笑:“在女皇陛下的眼中,齊家還沒有那麼重的分量,別太自以為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齊雲的眼中露出怒意,雙拳緊握在一起,旋即一根聖氣光柱,從他的頭頂沖了出來,凝聚成一片聖氣雲,將彌漫在周圍的陰煞之氣全部沖散。

    “想要與我動手嗎?恐怕,你還差得很遠。”聖書才女道。

    小黑嘿嘿一笑,向張若塵傳音,道:“這個聖書才女真是一條大尾巴狼,明明修為全失,卻還表現得這麼強勢。我看那個齊雲,已經有些被她嚇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也傳音道:“齊雲畢竟是一比特半聖,若是聖書才女能够將他嚇退,也是一件好事。要不然,待會恐怕會有一場惡戰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遠處,一個巨大的光球,快速的滾動而來。

    光球,一半是白色,一半是黑色,足有一座小山那麼巨大,散發出十分強橫的氣息。它滾過的位置,所有墓碑全部倒塌,形成一條巨大的溝壑。

    黑白雙色的光球中,響起一個蒼老而沙啞的聲音:“才女大人,齊雲的年紀還小,的確不配與你交手,不知老夫有沒有那個資格?”

    黑白雙色的光球,從中間的位置裂開,展開後,化為一個直徑十裏的太極印記,在地面緩緩的轉動。

    一個老者站在太極印記的中心,他的頭髮和身體,而是被切割開,呈現出一半黑色,一半白色。

    “齊乾坤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念出了那個老者的名字。

    見到齊乾坤趕到,齊雲的臉上露出喜色,終於略微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,卻變得相當凝重。

    齊乾坤的名字,在整個東域,也是如雷貫耳,乃是兩儀宗鎮魔院的院主,已經活了三百多歲,修為更是達到聖境。

    如此厲害的大人物趕到,若是聖書才女在全盛時期,倒是可以與他抗衡。可是,聖書才女現在修為全失。

    精神力聖者的身份,可以嚇退齊雲,卻絕對不可能嚇退齊乾坤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