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畢竟是在兩儀宗的地盤,書山的四周,遼闊的大地上,自然是聚集有很多兩儀宗的內門弟子和外門弟子。

    所有弟子,全部都被魔教的行為激怒。

    “真是太可惡,在墜神山嶺,魔教竟然也敢如此囂張,這是完全沒有將我們兩儀宗放在眼裡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今晚,兩儀宗的天才俊傑,真的被魔教壓制下去,無法登上書山,我們今後還如何能够抬起頭來做人?”

    “只恨我的修為不够强,不然,一定要和魔教的人戰個天翻地覆,你死我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兩儀宗的弟子,幾乎全部都開始暴動,成千上萬的弟子,如同潮水一般,向書山的方向湧了過去。

    但是,這些弟子的修為,相對較低,大多都是地極境和天極境,很快就被維持界子宴秩序的朝廷軍隊攔截下來,分隔在距離書山的三十裏之外。

    不僅僅只是兩儀宗的弟子十分氣憤,兩儀宗的諸位半聖老祖,也都義憤填膺。若不是聖書才女持有女皇的皇旨,代表了女皇的意志,恐怕他們早就已經將魔教的修士,全部驅逐出兩儀宗的領地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兩儀宗的一比特半聖老祖,坐在一張紫檀香木的聖座上面,手掌直接將扶手捏碎,冷聲道:“真是不能理解,女皇為何能够容許魔教和黑市的邪道中人,參加界子宴。”

    在場,別的半聖老祖,全部都捏緊了拳頭,每個人都十分惱怒。

    兩儀宗的宗主,寧玄道,卻是顯得頗為平靜,微微的笑道:“女皇的修為,天下無敵,堪稱中古時期之後的第一人,以她的心境,恐怕已經沒有什麼不可包容。”

    除了少數的幾比特聖者,還能保持從容鎮定,別的半聖祖師全部都在歎息。

    畢竟,秦宇凡已經是兩儀宗年輕一代排名前十的年輕才俊,卻被蛟四和鵬六聯手擊敗,打成了重傷。

    界子宴還怎麼打?

    難道只能眼睜睜的看著,魔教將兩儀宗的年輕一代全部廢掉?

    神台城中,,另一處莊園。

    神龍半人族的族長,敖易,背著雙手,望向書山的方向,皺了皺眉,道:“兩儀宗今晚恐怕會相當尷尬。”

    神龍半人族的一比特半聖,站在敖易的身後,道:“魔教的年輕高手,畢竟只是來了一半,未必壓得住兩儀宗的年輕一代。”

    敖易搖了搖頭,道:“兩儀宗的勢力,雖然十分龐大,堪稱東域的萬宗之首,可是與拜月魔教比起來,還是有巨大的差距。特別是這一代,魔教真的是人才輩出,將黑市和明堂都給壓了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兩儀宗的敵人,不僅僅只是魔教。”

    “今晚的界子宴,太極道、四象宗、八卦宗的年輕才俊,恐怕也會出手打壓兩儀宗,為下個月的論劍大會爭奪優勢。”

    神台城中,聚集有各大勢力的半聖和聖者,全部都盯著書山的方向,顯然都密切的關注今晚的界子宴。

    明眼人都能看出兩儀宗的窘境,明明是東道主,卻被外來的勢力狠狠的抽打,難堪得不能再難堪。

    這就是中立派的下場,兩儀宗不想和任何一個勢力為敵,也不想和任何一個勢力走得太近,固然是能够與世無爭,韜光養晦。

    但是,遇到今晚這樣的危機,也很難有盟友出來支援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在猜測,女皇之所以頒佈皇旨,下令在兩儀宗舉行界子宴,很可能早就預料到現在的局面,想要逼迫兩儀宗徹底投靠朝廷。

    兩儀宗的年輕一代,肯定是敵不過魔教。那麼,今晚兩儀宗到底是選擇忍氣吞聲,還是選擇向朝廷求援?

    書山下,張若塵讓兩位兩儀宗的弟子,將秦宇凡抬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向書山的頂部望去,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不禁捏緊了雙手。

    在無數雙眼睛的注視下,張若塵邁著穩健的脚步,踏上了通往山頂的階梯。

    階梯,由書卷堆積起來。

    “嘩!”

    他的左脚踏在第一層階梯上面,頓時,脚下的書卷,散發出淡淡的光輝,竟是有難以計數的文字飛了出來,圍繞張若塵轉動。

    每一個文字,都是一道陣法銘紋,將整個書山的空間鎮住。

    雖然,黃煙塵知道繼續跟著林嶽,肯定會成為魔教修士攻擊的對象,可是她還是義無反顧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她很想知道,林嶽與她到底有什麼淵源?

    一萬八千個人傑座,已經坐滿了一大半,他們的目光,盯在張若塵身上,其中有不少人都摩拳擦掌,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。

    但是,林嶽的名氣卻很大,沒有人敢對他出手。

    隨即,他們就向林嶽身後的黃煙塵盯了過去,發現她的修為,只有魚龍第七變。

    凡是能够坐穩人傑座的修士,巨大多數都是魚龍第九變的境界,當然不會容許黃烟塵繼續向上行去。

    一個魚龍第七變的女子,也想坐到他們的頭頂上方?

    “想要往上走,先過我這一關。”

    一比特魚龍第九變的黑衣女子,從其中一個人傑座的位置上站起身來,手持一柄血紅色的劍,向黃煙塵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濃烈的血腥味,從劍中湧了出來,化為一片血霧,向黃煙塵籠罩過去。

    這是一柄十二階真武寶器級別的嗜血劍,由血海宗煉製出來。

    只要能够吸收足够多的鮮血,嗜血劍的劍體內部,就能產生出血靈,從而達到聖器的級別。

    黑衣女子的嗜血劍,已經相當接近聖器,由此可見,她已經殺了很多人,手中沾滿了鮮血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眼一冷,豁然轉身,手臂一抬,行雲流水一般,將金蛇聖劍揮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道月牙形狀的劍氣,從金蛇聖劍中飛出去,擊在黑衣女子的身上。

    黑衣女子一連扔出十多件護身寶物,卻根本無法擋住劍氣,慘叫一聲,倒飛了出去,墜落下書山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很多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“早就聽說林嶽的實力很强大,卻沒有想到,他隨手一劍,就能將血海宗的蔡雲姬轟下書山。”

    兩儀宗的弟子,本來是十分憋屈,不過,當他們看到正在攀登書山的林嶽,頓時又激動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林嶽師兄終於出手,這下魔教的修士要倒楣了!”

    旁邊,傳來一個嗤笑的聲音:“林嶽的實力,雖然强大,可是畢竟只是一個人,魔教的高手眾多,一人一拳也能將他打趴下。”

    “兩儀宗的弟子,你們最好都清醒一些,希望越多,失望就越大。”

    雖然,兩儀宗的弟子對林嶽很有信心,但是更多的修士,卻依舊保持理智,根本不相信僅憑林嶽一人,能够撼動魔教的眾多高手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和黃煙塵已經向上攀登了數百米,來到秦宇凡先前到達的位置,站在這裡,能够看到不遠處的三千個天驕座。

    “林嶽,我已經等你很久。”

    龍三的嘴裡發出大吼的聲音,從上方沖了下來,距離張若塵十丈的位置,才停下脚步。他調動體內的龍氣,展現出半人半龍的形態,身軀高達十多丈,簡直就像是一座小山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,他是服用了什麼丹藥,那一隻斷掉的手臂,已經重新生長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隨即,又有一道道人影,沖了出來,立在了龍三的身後。

    全部都是魔教的高手,足有二十多人。

    每個人的身上,皆是散發出龐大的氣息,全部都是魚龍第九變的境界。

    而且,他們身上渾厚的氣息,不是一般的魚龍第九變修士可以擁有。每個人的實力,都直追魚龍第九變的聖體。

    魔教的高手,全部都是以一種仇視、殘忍、冰冷的眼神,盯著下方的林嶽,如同是要將他碎屍萬段一樣。

    他們身上的魔氣散發出來,形成了一片黑色的雲。

    這麼多的高手,聚在一起,即便是一階半聖,恐怕也只能逃遁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厚厚的魔雲下方,卻依舊顯得很平靜,沒有半分畏懼,譏諷的一笑:“界子宴的規定,每一位賓客,只能帶兩個侍衛。龍三,你怎麼帶了這麼多人?莫非是想要比誰的人多嗎?”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的目光,向山下的兩儀宗弟子看了過去,意思已經很明顯。

    若是魔教不遵守鬼級,想要比人多,那麼,兩儀宗的幾十萬弟子,隨時可以殺上書山。

    書山的山頂,傳來聖書才女的聲音:“拜月魔教的修士,若是不遵守規矩,本聖立即就會將你們趕出書山。”

    她的聲音格外縹緲,卻又有著一股不可冒犯的威嚴,傳遍整個書山。

    龍三顯然也是不想得罪聖書才女,於是,冷峭的一笑,“誰說我們會一起出手?蛟四,鵬六。”

    蛟四和鵬六立即走了出來,猶如兩個侍衛,站在了龍三的左右兩側。

    “這樣合規矩了吧?”龍三獰笑了一聲。

    其餘的魔教高手,全部都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龍三、蛟四、鵬六,同時離地飛起,站在半空。

    他們運轉體內的聖氣,隨即,全身骨骼和肌肉發出劈啪的聲音,不斷變得巨大,向外膨脹,最後,化為了神獸後裔的本體。

    (昨晚太累,寫了一半,頭太疼就沒能堅持下去,實在對不住。今天早上起來,總算寫完一章。下午還有一章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