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黃煙塵的眼中充滿好奇,深深的盯了林嶽一眼,很難想像,眼前這個年輕男子,竟然真的甘心做她的侍衛。

    就連魔教三大護宮獸將聯手也不是他的對手,以他的實力,絕對可以去爭一爭界子的位置。

    難道這世上,還有人不願意做高高在上的界子?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並不是完全不在乎界子的身份,只不過,他卻相當清楚,無論如何,也不能去做界子。

    九大界子,一旦被選出來,就將前往中央皇城,面見池瑤女皇,最終將會成為女皇的弟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就算將無形無相三十六變,修煉到再高的境界,估計也是很難瞞得過池瑤的眼睛。一旦被她認出來,恐怕就是死路一條。

    別人可以為了界子的位置,爭得頭破血流,張若塵卻沒有那個必要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倒不如借此機會,助黃煙塵一臂之力,幫一幫她,誰又能忍心看著自己的未婚妻遭到外人的排擠和羞辱?

    張若塵與黃煙塵一起,踩著階梯,繼續向書山的頂部行去。

    三比特護宮獸將的慘敗,自然將魔教的修士,全部激怒,所有人都相當憤慨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是在找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才剛剛向上走了三十多階,一道身形消瘦的白色人影,從其中一個天驕座上面飛了起來,化為一股陰風,沖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此人,乃是魔教九宮之一五刹宮的骨刹。

    陰風帶有异常冰寒的氣息,將白色人影身上的白袍吹飛,顯露出一具白骨骷髏。

    骷髏的雙手,同時伸了出來,向前一按,頓時形成一種天塌地陷的氣勁。

    “白骨羅天印。”

    明明只是打出兩隻白骨手掌,卻呈現出數十道手印。

    “嘩嘩。”

    數十道手印,散發出陰寒之氣,滿天飛竄,發出刺耳的破風聲。

    最中心的那一道手印,最是巨大,僅僅只是骨指就有三米長,已經印到了張若塵的身前。

    白骨羅天印,鬼級上品的武技,需要將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具白骨,煉化成陰骨死氣,與雙臂融合在一起,才能修煉成功。

    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具白骨,分別為九具魚龍第九變修士的白骨,九十具天極境大圓滿修士的白骨,九百具地極境大圓滿修士的白骨,九千具玄極境大圓滿修士的白骨,九萬具黃極境大圓滿修士的白骨。

    修士想要將白骨羅天印修煉成功,至少也要花費七、八年的時間。

    骨刹,在魚龍境,能够將一種鬼級上品的武技修煉成功,就肯定是五刹宮頂尖級別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就憑你,也想阻攔我?”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劍一,一劍刺了出去,頓時,發出“嘩嘩”的劍聲,呈現出八十一道劍形劍氣,將所有白骨印記全部擊碎。

    骨刹相當驚異,沒有想到,千辛萬苦修煉成的白骨羅天印,居然如此輕易就被人破掉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驀地,一陣疾風,向他湧了過去。

    骨刹暗叫一聲“不好”,連忙施展出身法,雙腳向後一蹬,重新遁入陰風裡面,想要退走。

    “遲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聲音,就在骨刹的耳邊響起,已經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精神力和掌力融合為一體,右手的手掌,完全被一團紫色電芒包裹,拍擊在骨刹的頭頂。

    只聽見,“哢嚓”的一聲,骨刹的頸骨被張若塵的掌力擊斷,碩大的骷髏頭,有一半沉入脖子裡面。

    因為修煉功法的特殊性,骨刹的生命力,極其頑強,只是受了重傷,並沒有死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脚踢飛出去,將骨刹踹下了書山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下方,人傑座上的天才俊傑,看著骨刹從數百米高的階梯上面,一直翻滾到山脚下,所有人都是心驚肉跳。

    一比特聖者門閥的傳人,坐在其中一個人傑座上面,長長的吐出一口氣,道:“第四個了!”

    “這個林嶽……真是變態,一連廢掉魔教四大高手,莫非是要一人一劍,殺上書山之頂?”

    “誰能擋得住他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片刻之後,書山上,又傳來一連串戰鬥的聲音。

    隨即,又有兩位魔教的高手,從山頂沿著階梯,滾落到山脚下。

    有人將兩個魔教高手的身份認出來,分別是萬獸宮蜈八和五刹宮的魔刹。

    林嶽的戰績相當驚人,即便魔教的高手接連出手,卻沒有人擋得住他的脚步,此刻,他已經向更上方的王者座行去。

    當然,也有人發現了一件怪事,林嶽怎麼會帶著東域聖王府的黃煙塵,登上那麼高的位置?

    最開始,黃煙塵與林嶽一起登書山,大家只以為,他們兩人是盟友的關係。或者,林嶽想要追求黃煙塵,所以才助她一臂之力。

    囙此,所有人都沒有覺得奇怪。

    黃煙塵是璿璣劍聖的弟子,又有玄武聖源,雖然只是魚龍第七變的修為,但是實力卻肯定相當強橫,只要不被人針對,要坐穩一個人傑座,應該不是難事。

    現在卻不同,林嶽帶著黃煙塵,竟然已經穿過一萬八千個人傑座和三千個天驕座,正向上方一百零八個王者座行去。

    這是什麼意思?

    林嶽的實力,坐穩一個王者座,自然是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同樣是魚龍第七變的黃煙塵,卻絕對不可能坐得穩一個王者座。

    “林嶽身邊的那個藍發美人是誰?區區魚龍第七變的修為,竟然敢登上那麼高的位置?”

    “那是東域聖王府的一比特繼承人,名叫黃烟塵,據說,林嶽最近與她走得很近,似乎是在追求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美眸,微微一眯,既是嫉妒,又是譏諷的道:“林嶽可以帶她登上書山,卻不能幫她坐穩位置。以她的實力,坐一個人傑座,就已經是相當榮耀的事,何必要去坐王者座。坐得穩嗎?”

    即便是以紅欲星使的實力,加上兩位黑市一品堂的高手的輔助,也只是坐穩了一個位次較低的天驕座。

    黃煙塵居然敢去坐王者座,紅欲星使自然是相當不屑。

    很顯然,紅欲星使也是誤會了黃煙塵,以為是黃煙塵想要坐到王者座的位置上面,卻不知,張若塵和黃煙塵都是受形勢所逼。

    既然,張若塵已經在東域聖王府的三比特繼承人面前,放出了狠話,當然是要帶著黃煙塵坐到更高的位置上面。要不然,豈不是在打自己的臉。

    “你們都錯了!你們以為,林嶽和煙塵表妹只是盟友的關係?你們以為,林嶽將煙塵表妹送到一個較高的位置上面,就會離開她?”陳嵐兒道。

    一比特穿著僧衣的和尚,站在陳嵐兒的不遠處,反問了一句,道:“女施主,難道不是嗎?”

    周圍很多人,將目光齊刷刷的盯向陳嵐兒,露出好奇的神情。

    受到萬眾矚目,陳嵐兒感覺到頗為自得,搖了搖頭,笑道:“難道你們不知道,林嶽只是我那煙塵表妹的一個侍衛?他是專程要護送煙塵表妹,坐穩一個王者座。”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陳嵐兒的話,頓時,造成巨大的轟動。

    眾人知道,以陳嵐兒的身份,肯定不會無的放矢故意貶低林嶽。

    她說的話,多半屬實。

    一比特兩儀宗的弟子,一直視林嶽為偶像,完全不能接受這個事實,道:“林嶽師兄如此强大的實力,即便是去爭奪界子座,也有一定的機會,怎麼會甘心做一個女子的侍衛?我不服。”

    東域聖院的一比特天之驕女,羡慕的道:“煙塵学姐也太幸福,以前有時空傳人張若塵守護她,現在又有實力強大的林嶽,甘心做他的侍衛,助她登上王座。我怎麼就沒有遇到這樣的一個男子?”

    很多人都無法理解林嶽的行為,畢竟,以他的天資,想要什麼樣的女子得不到?

    只要他一句話,肯定是有無數聖者門閥會上門提親,將門閥中最美麗、最優秀的天之驕女嫁給他。

    他為何要在一棵樹上吊死?

    當然,在場的女子,卻有一大半都在羡慕黃煙塵,對林嶽的行為,表示支持。

    又有哪一個女子,不希望有一個像林嶽這麼優秀的男子,放弃一切,只為守護她?

    “這個傢伙……居然甘心做黃煙塵的侍衛……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雙眸,全是嫉妒的神色,銀牙緊咬,身上散發出淡淡的殺氣,總覺得就是黃煙塵將她的大護法搶走。

    若不是在書山,她真的很想殺了黃煙塵,搶回林嶽這個大護法。

    書山的頂部,九個界子座,只剩下三個空位,其餘六個座位,已經被人佔據。

    其中一個界子座上,蓋天嬌大笑一聲,盯向對面的雪無夜,道:“雪無夜,你不是也在追求黃煙塵?就你那樣,也想追女人?你和林嶽学弟比起來,差了十萬八千裏,若我是黃煙塵,也會選擇可以為她付出一切的林嶽学弟,而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雪無夜穿著一身一塵不染的白衣,端正的坐在另一個界子座上面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,輕輕的摸著下巴,目光盯向半山腰的張若塵和黃煙塵,嘴角勾出一個弧度,笑道:“我才不信,林嶽會為了一個僅僅只認識一個月的女子,做出這麼大的犧牲。”

    蓋天嬌道:“你自己做不到,並不代表別人做不到。至少,林嶽学弟現在正在做,你認為他做不到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和你爭辯。”雪無夜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!無論你爭不爭辯,今後,你再靠近黃煙塵,肯定是會被人笑話。”蓋天嬌道。

    雪無夜像是聽不到蓋天嬌諷刺的聲音,依舊顯得風輕雲淡,一雙比星辰還要明亮的眼睛,緊緊的盯在張若塵身上,仔細觀察了很久,似乎是在尋找著什麼?

    片刻後,雪無夜的臉上,露出一個頗為古怪的笑容,低聲的自言自語:“我的對手,已經出現了嗎?”

    雪無夜的聲音很低,除了他自己,別的人都沒有聽清他的話。

    (大家對“黃煙塵”的女主身份,爭議很大,我也說一說吧!其實,我想要塑造的女主形象,並不是最美,性格也並不是沒有缺陷,這樣,反而要真實一些。

    木靈希、池瑤、聖書才女……這樣的女角,美貌絕倫,地位崇高,冰雪聰明,幾乎沒有缺點,但是,在現實中……幾乎不可能遇得到。

    當然,現在女主還沒有完全確定,畢竟,木靈希是有可能會成為女主。還有另外一個角色,也有可能成為女主,大家期待後面的劇情發展吧!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