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攜帶五行的力量,張若塵的手掌向上一按,轉瞬間,五種力量凝聚成的靈氣帶,圍繞他的手臂快速旋轉,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兩道手印碰撞在一起,爆發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波動。

    頓時,書卷世界中,響起一連串爆響。懸浮在空氣中的數百個文字,在第一時間,破碎而開,化為了一團團靈霧。

    隨著文字破碎,書卷形成的微型世界,變得頗為不穩定,開始搖晃了起來。

    林嶽已經被鎮壓了嗎?

    無數雙眼睛,望著書山上的那一座書卷微型世界,只看見,一片靈霧將林嶽的身體包裹,根本看不清戰鬥結果到底如何?

    魔教小聖女的天資,不在林嶽之下,修為又比林嶽高出一個境界,施展出“八荒印法”這樣的絕技,恐怕是能够將林嶽打成廢人。

    “嘩!”

    突然,五圈能量漣漪,從書卷中湧了出來,化為五層顏色不同的巨浪,向木靈希衝擊了上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五圈能量漣漪的中心,身形戰得筆直,宛如一座不倒的山嶽。

    八荒印法能够被稱為魔教十大絕技之一,自然是威力無窮,沒有那麼容易被擊潰。

    木靈希的手臂快速的一收,隨後,又以更快的速度拍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她的掌心,變得十分巨大,而且,充滿了寒冰之氣。

    八道獸紋印記,從掌心浮現了出來,散發出淡淡的寒光。隨著聖氣源源不斷的注入其中,八道獸紋竟是從掌心飛了出來,化為八只巨大的獸影,向張若塵鎮壓了下去。

    八道獸影,根本為寒冰蟒蛟、寒冰翼龍、寒冰天蛛、寒冰銀狼、寒冰玄龜、寒冰大鯤,寒冰雪虎、寒冰古鳳。

    八道獸影,乃是八道獸魂。

    每一道獸魂,都是半聖級別。

    別的魚龍境修士,想要將一道半聖級別的獸魂,煉入手掌,也是難如登天。

    也只有擁有冰凰古聖體的木靈希,還是憑藉冰凰的血脈,鎮壓八大蠻獸聖魂,將八荒印法發揮出大成級別的威力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再不用劍,就要敗了!”木靈希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很清楚,張若塵之所以一直只是用掌印與她交手,那是因為張若塵不忍心對她動劍。

    最近一個月,木靈希已經突破到魚龍第八變,又將八荒印法修煉到大成,實力大增。就算與張若塵比起來,恐怕也相差不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旦用劍,在關鍵時候,未必能够收得住招式。

    若是收不住劍,萬一出現意外……後果不堪設想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著鎮壓下來的八道獸影,依舊是處變不驚,只是微微的皺起眉頭,最終還是握緊了金蛇聖劍。

    手臂一揮,一道金色的劍氣湧出來,在地面,畫出一個巨大的圓圈。

    “劍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劍二的第一層境界,陰陽交替。

    這一層境界,發揮出來的劍法,更注重的是防守,而不是攻擊。

    隨著劍法施展出來,以張若塵為中心,方圓十裏,凝聚出一個巨大的圓盤。圓盤中,黑夜和白晝不斷交替,一道道劍氣,不斷向八道獸影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東域聖王府三大繼承人之一的陳天鵬,讚歎的道:“林嶽不愧是劍道奇才,居然已經將劍二都修煉到第一層境界。最近千年以來,也沒有多少人能够有這樣的劍道天資。”

    陳開搖了搖頭,道:“我卻聽說,林嶽已經將劍二修煉到第二層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魔教小聖女的八荒印法雖然厲害,可是,明眼人都能看出,林嶽的實力,卻在她之上。若是,林嶽施展出劍二的第二層境界,爆發出攻勢,還是很有機會擊敗她。”

    “的確有些奇怪,為何林嶽只是使用防守的招式,卻不主動攻擊呢?”

    “林嶽未必是不想主動攻擊,很有可能他體內的聖氣,已經開始不支,根本發揮不出劍二的第二層境界。畢竟,一路登山,他已經連戰了十多比特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對啊!就算是鐵打的人,也有被透支的時候。更何况,林嶽本來就只有魚龍第七變的修為,聖氣的數量,本就不如魚龍第八變、魚龍第九變的修士。”

    “先前的戰鬥,林嶽肯定消耗很大。這一戰,他面對魔教三大聖體級別的强者,恐怕是要敗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首鼠和蛇二站在一百零八個王者座的旁邊,俯看下方,正在關注張若塵和魔教三大高手的戰鬥。

    首鼠的眼中,露出淫邪的光芒,盯在木靈希的身上,笑道:“小聖女的修煉速度,真是驚人,竟然已經可以和林嶽一較高下。”

    蛇二的雙手抱在胸前,紅潤的小舌時而吐出嘴唇,道:“小聖女畢竟才剛剛突破到魚龍第八變,與林嶽還是有一些差距。不過,也不知是什麼原因,林嶽似乎並不想對她下狠手,處處都在讓著她。林嶽和小聖女,恐怕是故事。”

    “有沒有故事,並不要緊,只要小聖女能够將林嶽擊敗,便是保住了我教的威望。而且,小聖女也能憑藉這一戰,名震天下。”

    首鼠的目光,從戰場上移開,落到黃煙塵的身上,嘴裡發出“喈喈”笑聲:“林嶽就算再强,也只是一個侍衛。若是,我們能够將主客收拾掉,才真正是釜底抽薪。”

    隨即,首鼠的身形一閃,化為一道黑光,向下方的黃煙塵沖了過去。

    黃煙塵感受到上方出來的危險氣息,立即拔出了聖劍,閃電般的出手,向前方刺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唰唰!”

    旋即,數十道劍氣,從聖劍中湧出來,彙聚於一點,擊在那一道黑色身影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首鼠伸出一隻手掌,直接將聖劍抓住,近距離的盯著黃煙塵,露出一口黃牙,嘿嘿的一笑:“小美人,反應速度倒是挺快,只可惜修為太低,你的劍刺在鼠爺的身上,只能給鼠爺撓癢癢。”

    首鼠的天性十分好色,見到黃煙塵這個冰山美人,就更想調戲一下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首鼠的一隻手,向黃煙塵伸過去的時候。

    他的身後,響起了一個冰冷的聲音:“她的劍傷不了你,我的劍呢?”

    首鼠只感覺脖子變得十分僵硬,能够清晰的感覺到,一柄鐵劍,正放在他的頸部。劍上散發出來的寒氣,使得他上半身的血液,幾乎已經凝固。

    首鼠的手,立即停了下來,眼神頗為冰冷:“阿樂!你這是幹什麼?”

    阿樂站在首鼠的身後,鏽跡斑斑的鐵劍,就抵在首鼠的頸部,道:“放開你那只髒兮兮的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首鼠的臉變,得有些猙獰,無比氣怒。

    雖然,首鼠並不懼阿樂,可是卻也不想招惹他。

    要知道,魔教的內部,有著一個傳說,“沒有人能够殺死阿樂,被阿樂盯上的人,卻全部都已經死掉。”

    這樣的一個人,誰願意招惹?

    首鼠沉聲道:“要我放過她,總要給我一個理由吧?”

    “沒有理由。”阿樂道。

    “嘩!”

    鐵劍的劍鋒,相當鋒利,已經穿透首鼠的防禦,在他的頸部,留下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可以想像,只要阿樂的手抖動一下,首鼠的頭顱,就會飛出去。

    “首鼠,放了她。”歐陽桓親自下令。

    雖然,歐陽桓不知道阿樂為何要幫黃煙塵,可是他卻瞭解阿樂,知道阿樂做任何事,都有他自己的道理。

    首鼠雖然很不甘心,最終,卻還是鬆開了抓著聖劍的手。

    黃煙塵將聖劍收了回去,向阿樂看了一眼,眼眸中,露出十分疑惑的神色。

    最後,她還是雙手抱拳,道:“多謝。”

    阿樂收回了放在首鼠脖子上的劍,將劍尖刺在書頁上面,雙手壓在劍柄上面,雙眼迷離,冷冰冰的道:“不用謝我,我雖然不會傷害你,卻也不會讓你和林嶽繼續向上踏出一步。”

    隨後,他又道:“我也勸你一句,林嶽殺了神教的人,神教必定是要制裁他,你還是不要與她同行為好。若是,你想坐一個王者座,我可以做你的侍衛,幫你坐穩一個位置。”

    阿樂的話,不帶有任何情緒,但是卻給在場的所有人,造成了巨大的震動。

    “搞什麼?黃煙塵到底是什麼身份?”

    “林嶽心甘情願做她的侍衛,也就作罷,魔教的那一位奪命劍客,怎麼也甘心做她的侍衛?”

    “那位奪命劍客,據說是不聽命於任何人,即便是歐陽桓,也不會將他當成侍衛。”

    “黃煙塵到底有什麼魅力,竟然能够得到兩位劍道奇才的守護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別說是在場的眾人吃驚,就連黃煙塵也頗為驚訝,根本沒有料到,眼前這個實力強大的年輕劍客,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。

    “莫非,他也與我有淵源?”黃煙塵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就在眾人都還在議論紛紛的時候,又有一道年輕的人影,從書山下方,向上攀登,喊出了一句,讓所有人震驚得無以復加。

    “無須魔教獻殷勤,我可以做煙塵郡主的侍衛,助她坐穩一個王者座。”

    階梯上,步千凡穿著一具金色的鎧甲,手提一杆兩丈八尺長的畫戟,長髮披散在臉頰的兩側,氣勢如虹,脚步如飛,一路殺上書山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