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空氣中,有著一道道劍氣凝聚出來,疾速飛行,在他們兩人之間,發生劇烈的碰撞。

    眼看這一戰,就要爆發。

    可是,卻有意外發生……

    木靈希猶豫了很久,最終還是做出了决定。她的身形一閃,猶如鬼魅一般,出現在阿樂的身側,一掌打了出去,擊在阿樂的右肩。

    阿樂怎麼也不會料到,木靈希居然會對他出手,囙此,根本沒有防範她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聲骨碎聲響起,阿樂的右臂骨頭斷掉,手中的鐵劍,哐當一聲掉落在地上。與此同時,阿樂的身體側飛了出去,墜落到十數丈之外。

    木靈希的這一掌,既不重,也不輕,只是將阿樂擊傷,使他三天之內,無法正常與人交手。

    阿樂只感覺手臂疼痛欲裂,右邊身體完全變得麻木,而且,有一股强大的魔氣,侵入到他的經脈,使他的傷勢,根本不可能在短時間痊癒。

    他的眼中,盡是不解的神情,盯向木靈希。

    別說是阿樂不解,所有人全部都被木靈希的舉動,驚得目瞪口呆。誰都沒有料到,魔教的小聖女居然出手擊傷了魔教的奪命劍客。

    “什麼……情况?到底發生了什麼?魔教的人,怎麼自己先打起來?”

    無數人愕然,一時之間,竟然無法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書山頂部,蓋天嬌大笑了起來,道:“歐陽桓,你想利用魔教小聖女去對付林嶽学弟,沒有想到,卻被反噬了吧?”

    歐陽桓沒有理會蓋天嬌,臉色頗為陰沉,即便是以他的涵養,心中也是相當惱怒。

    木靈希的行為,已經危害了神教的聲譽,恐怕到了明天,天下所有修士都要嘲笑拜月神教出了一個吃裡扒外的聖女。

    歐陽桓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,站起身來,向書山的邊緣行了過去,站在階梯的頂部,向下看了一眼,平靜的道:“蛇二,你先將聖女殿下請下去,讓她先休息休息。接下來的一切,就交給我。”

    蛇二的眼神十分冷銳,雙腿一蹬,向下俯衝,出現在木靈希的身旁,冷笑了一聲:“聖女,走吧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一凝,手臂抬起,將劍抵在了蛇二的身後,道:“你要帶她去哪裡?”

    無論怎麼說,木靈希的確是不想他出現意外,才會不顧一切出手擊傷阿樂,封锁這一戰。

    蛇二絲毫不懼張若塵,反而露出媚俏的一笑,柔聲道:“怎麼,你心疼了?你殺了我啊!殺了我,她就可以留在你的身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冰冷,揮劍就向蛇二的頸部,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使勁的向張若塵搖頭,隨後,向張若塵說道:“你放心,他們奈何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停下了劍,逐漸恢復理智,緊緊的咬著牙齒,最終,還是將虛空劍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木靈希擊傷阿樂,的確是打亂了歐陽桓的計畫,給魔教造成了巨大的負面影響。

    可是,木靈希畢竟是聖女,在教中,也是有一些大人物在庇護她,就算要懲罰她,應該也不會太重。

    若是,張若塵殺了蛇二,將她留在身邊,固然是能够保住她。但卻會將事情進一步鬧大,到不可收拾的地步,到時候,木靈希的家人恐怕也會受到連累,遭到魔教的制裁。

    無論是從哪一方面考慮,張若塵也只能收手。

    很多時候,就是這麼無奈。

    蛇二回眸一笑,道:“放心,我會替你疼她。呵呵!”

    蛇二帶著木靈希,向著書山下行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著她們離開的背影,五指情不自禁的捏緊了劍柄,也只能期望,小黑能够發揮出一點作用,替他照顧好木靈希。

    “哈哈!精彩,真是太精彩,果然,這一次到兩儀宗,沒有讓本皇子失望,才剛剛到,就看到一場這麼精彩的戲。”

    天邊,黑暗的盡頭,一片血紅色的雲彩,猶如鮮血匯聚成的海洋,向著書山的方向滾滾而來。

    即便隔著百里,也能聞到一股血腥刺鼻的氣息,彌漫在空氣中,讓人感到十分厭惡。

    “嘩!”

    血紅色的雲彩,很快就來到書山的下方。

    血氣,不斷向內收縮,變得越來越濃密,化為了一團人形的血水。

    最後,就連血水也完全收斂,變成了一具血鎧。他,終於顯露出真身,竟是一個十分邪异的年輕男子。

    他的臉色十分蒼白,猶如敷了一層白麵,嘴唇卻相當鮮紅,鼻樑挺拔,眼睛深凹,身穿一件大紅色的繡龍長袍,長髮系在身後,用一根玉質的發帶固定,竟是一副女裝的打扮。

    明明是男子,卻穿著女裝,帶著女子的妝容,實在是有些詭異。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皺眉,喃喃自語,道:“好濃烈的血氣……難道是……不死血族?”

    那個男子的耳力,相當敏銳,竟然聽到了張若塵的話,聲音尖銳的笑了一聲,道:“小子,你還算有點見識,沒錯,本皇子就是不死血族的族人。”

    書山下,距離那個男子較近的修士,全部都嚇了一大跳,立即向後退,只想離血族皇子越遠越好。

    即便過去了八百年,不死血族的凶名,依舊讓昆侖界的修士聞風喪膽。

    最近一段時間,雖然,各大勢力都聽說不死血族已經破開封印,逃出了蠻磯島。

    可是,大家都以為,不死血族會隱藏在暗處,夾著尾巴做人,囙此並沒有急著對付他們,準備論劍大會的時候,才一起商量消滅不死血族的事宜。

    誰會料到,不死血族的皇子,竟然如此高調的現身界子宴?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底氣,為何會這麼硬?

    難道八百年過去,不死血族已經徹底恢復了元氣,又敢與天下修士叫板?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!”

    一道佛號聲響起,傳遍書山和神台城。

    緊接著,血族皇子的右側三丈之外,一個身穿血色袈裟的僧人,從泥土裡面,生長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個僧人,全身每一寸皮膚,皆是散發出燦爛的金光,一個個佛文,在他的身上快速流動,與金色光華融為了一體。

    血族皇子笑了笑,道:“迦羅古,你的速度太慢了!”

    穿著血色袈裟的僧人雙手合十,又是念出一聲佛號,道:“三皇子的速度,讓貧僧自愧不如。”

    很顯然,血族三皇子和血色袈裟的僧人,應該是一路人。

    兩人都是趕來參加界子宴。

    歐陽桓的目光,向書山下方的兩人掃視了一眼,最後,鎖定在那個穿著血色袈裟的僧人的身上,微微一震,沉道:“死禪教的人,不是一直在海外諸島傳教,竟然敢來東域?”

    歐陽桓點破了伽羅古的身份,又是引起巨大的震動。

    “什麼?那個和尚,居然是死禪教的人?好大的膽子,兩儀宗豈是他們可以來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你連死禪教都不知道?此教,乃是一比特佛道叛徒創立,曾經也在昆侖界的五大域傳教,卻因為教法太過邪异,扭曲人的價值觀,傳播邪道教義,囙此兵部派遣大軍前去圍剿,想要將此教滅掉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死禪教的勢力太過龐大,即便是兵部,也只是將他們重創,驅逐到了海外,沒能將他們徹底剿滅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說,圍剿死禪教的那一戰,乃是兵部唯一一次失手的戰役,沒能斬草除根,由此可見死禪教的勢力是何等恐怖。”

    血族三皇子和伽羅古的出現,就如同是兩顆震天雷,讓在場的諸位半聖老祖也都渾身震了震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和死禪教已經敢在昆侖界公然現身,他們到底是哪裡來這麼大的膽子?

    血族三皇子向書山頂部看了一眼,目光定格在聖書才女的身上,眼睛一眯,笑道:“聽說,女皇下令,天下英傑皆可爭奪界子的位置。本皇子去坐一個位置,大家應該沒有意見吧?哈哈!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