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大膽。”

    面對血族三皇子的挑釁,書山頂部,聖書才女將摺扇一收,豁然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刹那間,一股浩蕩的聖威,從她的身上爆發出來,沉喝了一聲:“當今天下,唯有女皇大人可以稱皇,你敢自稱皇子,便是對女皇大人最大的褻瀆。”

    很顯然,聖書才女不可能容忍不死血族的皇子,參加界子宴,自然是要找出一個理由來收拾他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也想成為九大界子之一,真是豈有此理。

    黑市和魔教雖然也是作惡多端,可是,終究還是有規則和道義,還在朝廷可以容忍的範圍之內。

    比如,黑市。

    黑市將天下絕大多數的邪惡勢力,收編在一起,製定出來的規則,本身就是對天下邪道修士的一種約束。

    若是沒有了黑市,昆侖界固然是少了一個龐大的邪道勢力。但是,千千萬萬的邪道修士,卻會徹底失去控制,使得昆侖界變得更加混亂。

    又比如魔教,其實,他們的內部,卻是自稱神教。

    因為,所有教眾都堅信,他們做的是正義、神聖、承天立命的事。

    魔教雖然霸道,做事十分極端,可是,終究是具有教義約束教眾。魔教所管轄的疆土,其實,也是十分繁榮,百姓眾多,男耕女織,雖然時常有殺戮發生,卻還是有機會將他們引入正道。

    當然並不是說黑市和魔教,並不邪惡,只是說,他們的存在,有著一定的意義。若是將他們消滅,很可能會讓局勢變得更壞。

    况且,黑市和魔教的存在,也是對武市錢莊、三道九流、天下所有聖者門閥的一種牽制。

    對於朝廷來說,需要這樣的一種平衡。

    若是黑市和魔教徹底被消滅,天下所有宗門和聖者門閥,恐怕就要生出叛亂之心,一起將矛頭指向朝廷。到時候,定然會烽烟四起,又回到八百年前,群雄割據,天下一片混亂的局面。

    正是因為這個原因,池瑤女皇才下令,天下英傑皆可爭奪界子的位置,自然也包括黑市和魔教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和死禪教卻不同,他們已經不是邪道和魔道,而是死亡之道。

    若是,任憑他們在昆侖界猖獗,將會把整個人族,引向滅絕的方向。這一點,任何勢力都不能容忍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毫不猶豫,伸出一根手指,向書山下方一指,頓時,滂湃的精神力湧了出來,凝聚成一個巨大的“滅”字,想要將血族三皇子和伽羅古鎮殺。

    此刻的聖書才女,猶如變了一個人,殺伐果斷,絕不給敵人絲毫機會。

    “怎麼?大名鼎鼎的聖書才女,連這麼一點容人之心也沒有?”

    一個蒼老的聲音,從天穹上方傳了出來,比雷鳴的聲音還要響亮,猶如是蒼天發出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嘩!”

    半空,一條血紅色的煙霧瀑布,從天穹垂落了下來,化為一隻血色大手,將那一個“滅”字擊碎。

    兩股龐大的力量,撞擊在一起,頓時形成一股毀滅性的餘波,向四周湧了出去。

    若是,任憑那股餘波湧出去,恐怕整個神台城,也會灰飛煙滅。不知有多少修士,將會死於非命。

    兩儀宗宗主寧玄道的眉頭一皺,抖動右臂,將衣袖揮了出去。

    隨即,三十六杆黃符道棋,從他的衣袖中飛出去,插在書山下,形成一個巨大的圓圈。

    “嘩——”

    每一杆黃符道棋,皆是湧出一道道陣法銘紋,相互連接在一起,組成了一座巨大的陣法,將龐大的餘波,鎮壓了下去,最後完全消散。

    書山頂部,聖書才女倒退了一步,嘴角流淌出一絲鮮血,有些驚駭的向天穹上方望去。

    剛才,聖書才女在最後時刻,已經調動了儒祖聖書和書山的力量,與對方較量,卻還是遭受了重創。

    對方的力量,簡直就像是一座浩瀚無邊的大海,無窮無盡,讓她也感覺到畏懼。

    “居然擊敗了聖書才女,也不知是何方神聖?”

    張若塵抬起頭,看向上方,只見整個天空都已經變成血紅色,一直延伸出去,直到大地的盡頭。

    大地蒙上一層血色,空氣中,彌漫著令人作嘔的腥味。

    天空,一片雲彩的上方,站著一個背上長著一對血色肉翼的老者,穿有一件白袍,全身長著肉瘤,更不像是一個人,反而像是一個怪物。

    剛才,就是他出手,將聖書才女擊傷。

    白衣老者身上的氣勢,簡直就是貫通天地,魚龍境的修士,站在他的面前,如一群螻蟻在仰望魔神。

    白衣老者的聲音,十分刺耳,道:“女皇大人的心胸,可以海納百川,容納昆侖界的一切種族,即便是邪道和魔道,也能去爭奪界子的位置。與女皇比起來,聖書才女的心胸太過狹隘,居然容不下我們不死血族,實在是讓老夫失望。”

    白衣老者的出現,讓所有人都產生出一股危機感。

    “果然,有不死血族的老怪,在保護那個什麼三皇子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老怪的修為相當強橫,本聖也看不穿他的修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神台城中,各大勢力的聖者老祖,同時將聖威釋放出來。一縷縷聖氣,流動在空氣中,將在場所有修士全部都包裹進去。

    從天空,向下看去,各位聖者老祖的力量彙聚在一起,猶如一張巨大的聖圖,在地面上呈現出來。

    一縷聖氣,就是聖圖上的一根線條。

    白衣老者卻顯得從容不迫,即便是面對諸聖,也是只是淡淡的一笑:“怎麼?想要動手嗎?只可惜,你們都太年輕,沒有資格與老夫交手。除非兩儀宗的太一老道還活著,倒是可以與老夫一戰。”

    “聽閣下的口氣,似乎認識太一祖師?”兩儀宗宗主道。

    白衣老者微微一笑:“八百年前,倒是見過一面。”

    在場,無數修士的心中,皆是劇烈的震動,很難想像,那位不死血族的白衣老者,竟然是一個活了如此悠久歲月的老怪。

    兩儀宗宗主的臉色,略微有些變化,問道:“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

    白衣老者道:“八百年前,血後座下,有著十比特血帥。老夫便是青天血帥座下的一比特小兵,說起來,只是一個無名之輩。至於名諱,不提也罷。”

    八百年前,昆侖界不僅有九帝,還有三後。

    血後,便是三後之中,實力最强的一比特。

    當年的那一戰,正是明帝將血後打落下無盡深淵,後來才帶領天下群雄,將不死血族擊退,封印到了蠻磯島。

    白衣老者又道:“老夫此次帶領三王子和死禪教的伽羅古,前來兩儀宗,只為順應女皇大人的號召,參加界子宴,爭奪界子的位置,並不想多生事端。若是聖書才女容不下‘皇子’二字,認為褻瀆了女皇,我們可以自降身份,改為‘王子’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如此,還不能參加界子宴,老夫就不得不懷疑,女皇的皇旨,在聖書才女的面前,到底有沒有作用?這個天下,到底是女皇說了算,還是聖書才女說了算?”

    池瑤女皇的皇旨,的確沒有明確表示,不能讓不死血族和死禪教的年輕修士參加界子宴。

    白衣老者的話,當真是相當誅心,反而將矛頭直指聖書才女。

    先是說聖書才女心胸狹隘,又說她不敬女皇。同時,主動將“皇子”改為“王子”,反而彰顯出不死血族對女皇的敬重。

    白衣老者的每一句話,都是在逼聖書才女,讓不死血族的三皇子和伽羅古,參加界子宴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三皇子冷笑了一聲:“本王子十分敬重女皇大人,剛才有所冒犯,請聖書才女原諒。”

    伽羅古雙手合十,寶相莊嚴的道:“阿彌陀佛!若是,朝廷不能公平對待死禪教,恐怕死禪教的教眾將會相當生氣,曾經對女皇的敬意,也會蕩然無存。將會引發的後果,貧僧也是無法想像。”

    至少,到目前為止,不死血族和死禪教依舊還盤踞在海外,數百年來,也沒有在昆侖界大陸做出天怒人怨的事。

    一旦讓他們找到了藉口,就能順理成章的到昆侖界傳教,蠱惑民心,從而讓人們覺得,他們才是弱勢的一方。

    若是聖書才女繼續拒絕,將來不死血族和死禪教做出生靈塗炭的事,恐怕,他們就會將所有過錯,全部算在聖書才女的身上。聲稱,乃是聖書才女的壓迫和敵視,才逼得不死血族和死禪教,不得不反抗。

    這個罪名,誰都背不起。

    “即便讓他們二人參加界子宴,又能如何?天下英傑盡數聚集在此地,我就不信他們能够坐得穩界子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讓他們二人參加界子宴,倒也能够彰顯出女皇大人的無上威德,我可出手,將他們擊敗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這時,書山上,人傑座和天驕座上面,一些年輕才俊,竟然開始支持不死血族三皇子和伽羅古參加界子宴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他們的話,竟是起到煽動的作用。

    書山下,那些不明真相的年輕修士,全部都開始呼喊。

    “讓他們參加界子宴,我們中域聖院的北宮学姐,足以以一敵二,將不死血族的狗屁王子和死禪教的禿驢打得滿地跪爬。”

    “區區兩個邪人而已,我教神子,只用一隻手,就能將他們鎮壓。”

    “才女大人,讓他們參加界子宴,不教訓他們,他們肯定還會更加狂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些年輕修士,並不瞭解不死血族和死禪教的真正實力,被人一挑唆,便是一時頭腦發熱,竟然敢支持他們參加界子宴。

    卻不知,不死血族三皇子和伽羅古,既然敢高調的現身界子宴,肯定是有備而來。豈會打沒有把握的仗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