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死禪教為了奪取一個界子的位置,當真是下了血本,難道就不怕萬寶袈裟遺失?”蓋天嬌冷聲道。

    雪無夜笑道:“萬寶袈裟是死禪老祖的佛衣,只是借給伽羅古穿一晚上,讓他爭奪界子而已。只要死禪老祖願意,瞬間就能將萬寶袈裟收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兩儀宗的太一祖師出手,要不然,誰能與死禪老祖鬥法?再說,乙太一祖師的身份,也不會因為一件萬寶袈裟,向一個小輩出手。收得了,當然是一件好事,使得兩儀宗多了一件至寶。若是收不了……太一祖師和兩儀宗豈不是要顏面掃地?”

    蓋天嬌的雙拳緊捏,雙眼湧出火焰,道:“果然是有備而來,早知道,最開始無論如何也不該讓他們參加論劍大會。”

    不借助外物的情况下,蓋天嬌有十足的自信,憑藉先天極陽體,橫掃半聖之下的一切對手。

    先天極陽體,便是代表同境界的一種極致,堪稱肉身力量無敵。

    可是,穿上萬寶袈裟的伽羅古,發揮出來的力量,已經不是魚龍境的級別,即便是蓋天嬌與他交手,也沒有任何勝算。

    蓋天嬌、歐陽桓、雪無夜、池萬歲……,雖然各自都有一些壓箱底的絕學,但是,總的來說,他們幾人的實力,只是半斤八兩,差距不大。

    蓋天嬌與伽羅古對上沒有勝算,另外幾人出手,也絕對沒有任何勝算。

    此刻,界子座上的幾人,也都保持沉默,開始思考待會要不要主動出手?

    不得不說,伽羅古身上的萬寶袈裟,的確是讓他們相當忌憚。

    書卷世界,伽羅古以摧枯拉朽之勢將九轉血蛟陣破去,一掌擊向風城雨。

    風城雨揮動聖杖,在一瞬間,再次佈置出三座陣法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面對伽羅古的掌印,三座陣法就像是三層紙一樣,瞬間就被擊穿。風城雨口吐鮮血,飛落下了書山。

    幸好,風城雨的身上,有著護身寶物,將伽羅古打出的大部分力量化解。要不然,他的身體,很可能已經變成一團血霧。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!”

    伽羅古雙手合十,向書山下的方向微微躬身,露出一個和善的笑容,隨後,繼續向書山頂部行去。

    “禿驢,鼠爺來與你一戰。”

    首鼠沖了出去,打出一隻魔爪,與伽羅古戰了起來。

    即便是首鼠,也只是擋住了伽羅古十七招,就被一掌印在身上,遭受重創。

    不過,首鼠的肉身相當強悍,立即逃下書山,躲過了一劫。若是再慢一步,很可能會被伽羅古廢掉。

    “逃得倒是挺快。”伽羅古不屑的一笑。

    步千凡看到這一幕,臉色也變得頗為凝重,道:“首鼠只能擋他十七招,我若是與他對上,即便將所有底牌用上,二十招之內,也肯定會敗。伽羅古自身的力量,未必就比我强大多少,可是穿上萬寶袈裟,便是半聖之下的無敵。”

    先前那些鼓吹,讓伽羅古和不死血族三皇子參加界子宴的年輕修士,此刻,已經全部傻眼,後悔莫及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一個伽羅古,就一連重創兩位有資格爭奪界子的頂尖高手,而且還贏得乾脆俐落,似乎並沒有使用出全力。

    若是,伽羅古使用出全力,誰能是他的對手?

    另一個方向,不死血族三皇子大笑一聲:“該結束了!”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他一連打出五掌,每一掌打出去,敖心顏的嘴裡,就會吐出一口鮮血。

    當他打出第五掌,敖心顏的嬌軀飛了起來,大腦一震,暈厥了過去,隨後,重重的墜落回第七十三王者座。

    “三王子,你太慢了!”伽羅古笑道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三皇子背著雙手,從書卷世界走了出來,微微一笑:“本王子對美人,不喜歡下狠手。畢竟,美人就得慢慢玩,才能玩出味道。哈哈!”

    不死血族三皇子的眼神一凝,感受到危險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驀地,一道青色的劍氣,猶如一道青虹,直沖不死血族三皇子的眉心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三皇子的身形一閃,快速向左側沖出去,可是,他的臉頰,卻還是被劍氣劃破了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三皇子伸出一根手指,摸了摸臉頰的血痕,放進嘴裡舔了一口,眼神十分冷沉,雙瞳變成血紅色,向上看去。

    北宮嵐從第二王子座上面站起身,走到階梯上方,手持一柄青色的古劍,顯得亭亭玉立,氣質出塵,道:“中域聖院,北宮嵐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第一個能够破開我的防禦,使我流血的人。”

    不死血族三皇子獰笑了一聲,向上一沖,伸出一隻手掌,擊向北宮嵐的頸部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五根手指完全被血氣包裹起來,長出五根一尺長的指甲。指甲上,流動著金屬光澤,宛如鑲嵌在手骨中的五把利刃。

    北宮嵐臨危不亂,顯得相當平靜,揮動青色古劍,施展出劍法,一連打出數十道劍氣,將不死血族三皇子反壓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不死血族三皇子的身上,再次出現三道血痕,分別是在脖子、手腕、胸口,全是鎧甲覆蓋不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北宮嵐收回了劍,嬌軀站得筆直,顯露出一條條完美的曲線,道:“你的實力,也不過如此,有什麼好狂?”

    看到北宮嵐,將不死血族三皇子再次擊退,所有修士,全部都沸騰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北宮学姐終於要出手,倒要看看不死血族和死禪教的邪人,還如何囂張?”中域聖院的一比特聖徒,相當激動的道。

    “北宮嵐乃是武尊的弟子,中域聖院的第一高手,修煉的秘笈,更是昆侖界六大奇書之一的《乾坤武秘》,已經册封為武市學宮的少尊。”

    “武尊的弟子,果然厲害,以她的實力,肯定能够坐穩一個界子比特,不愧是北宮世家的天之驕女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就坐在第一王者座,距離北宮嵐最近,囙此,也最是能够感受到北宮嵐身上的强大劍氣。

    她看似只是隨意刺出的一劍,卻蘊含一股讓人窒息的力量,能够顛倒乾坤,逆轉天地,打得不死血族三皇子只得退去。

    “這才是真正的天之驕女。”

    突然,黃煙塵的眉頭一挑,察覺到了什麼,目光向正在療傷的張若塵看過去,發現張若塵身上的氣息,有些不對勁,竟然……竟然變得越來越强。

    他不是受了重傷,怎麼會反而變得更強?

    張若塵的確傷得很重,可是,他卻發現,正是因為先前的重傷,居然因禍得福,衝開了第五條聖脈“沖靈聖脈”,突破到魚龍第八變。

    至此,全身上下五條聖脈已經完全開闢出來,達到融會貫通,全身聖氣運轉起來無比順暢,修為直接提升了一倍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邊療傷,一邊鞏固剛剛突破的境界,十分享受境界突破之後的愉悅,整個人都是處在興奮的狀態。

    所有人,此刻的目光,都是注視在北宮嵐和不死血族三皇子的身上,囙此,除了最關心張若塵的黃煙塵,其餘人根本沒有察覺到張若塵身上的變化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三皇子咧嘴一笑,雙目緊緊的盯在北宮嵐的身上,道:“半聖之下,居然還有你這種級別的高手,真是出乎本王子的意料。你的那一柄劍,應該是《百紋聖器譜》排名第七的青刎劍吧?”

    《千紋聖器譜》和《萬紋聖器譜》,乃是由朝廷編撰而成。

    至於《百紋聖器譜》,卻是書宗的人,編撰出來,並不是將天下所有百紋聖器都收錄了進去,僅僅只是收錄了一百六十八件。

    《百紋聖器譜》上的每一件百紋聖器,皆是威力强大的戰兵,足以發揮出千紋聖器級別的威力。

    排名越是靠前,威力就越是强大。

    北宮嵐的青刎劍,便是排在《百紋聖器譜》第七位,比一些千紋聖器的威力,都要强大。

    “那麼多廢話,有意思嗎?”北宮嵐道。

    “有個性,本王子很喜歡。既然你的實力如此强大,本王子也得拿出一點真本事才行。”

    不死血族三皇子的雙臂展開,頓時,他身上的那一具血甲裡面,湧出一縷縷緋紅的血氣,將他全身覆蓋。

    血氣中,呈現出無數道人影。

    每一道人影,皆是散發出無比强大的氣息,發出淒厲的叫聲,傳遍天地之間,將神聖的書山,變成了一座血紅色的修羅地獄。

    “糟了!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臉色一沉,認出了不死血族三皇子身上的血甲,感覺到相當不妙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三皇子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,越來越强,很快就達到了一個讓魚龍境修士只能仰望的高度,竟是比穿上萬佛袈裟的伽羅古還要强大一些。

    北宮嵐的瞳孔不斷放大,臉上露出驚色,立即運轉《乾坤武秘》,將全身的聖氣源源不斷的注入青刎劍。

    “劍二。”

    北宮嵐施展出劍二的第四層境界,纖細的嬌軀與青刎劍融為一體,主動出手,化為一道青色光梭,向那一團血氣沖了過去。

    血氣中,不死血族三皇子全身都被血甲包裹,長嘯一聲,一拳打了出去,以摧枯拉朽的力量,將北宮嵐打得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北宮嵐的身體,撞擊在書山的階梯上,使得書山猛烈的搖晃了一下。

    眾人心中顫抖了一下,看了過去,只見,北宮嵐的臉色蒼白如紙,身上的白色武袍,完全被鮮血染紅,嘴唇中,不停流淌出鮮血,竟是奄奄一息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