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所有人全部都怔住,只感覺心臟猶如停止了跳動,完全無法接受眼前的結果。

    先前,為北宮嵐搖旗呐喊的修士,也都如同石化了一樣,張大嘴巴,瞪大眼睛,臉上露出驚恐的神色。

    北宮嵐,竟然……敗了……

    在中域,北宮嵐與歐陽桓、池萬歲,乃是齊名的人物,執掌的青刎劍,也不知擊敗過多少名震天下的人物。

    可是,如此一比特修為强大的奇女子,竟然擋不住不死血族三皇子的一拳。

    “這一定不是真的,北宮学姐怎麼可能會敗?”

    中域聖院的聖徒,全部都無法接受,心中的神話,怎麼會被不死血族的三皇子打倒?

    神台城中,不知有多少半聖老祖在歎息。

    既然,北宮嵐已經戰敗,也就代表,已經沒有人,可以阻擋不死血族三皇子和伽羅古,登上界子比特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成為了界子,對昆侖界來說,必定是一場大禍。

    “我是罪人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十指,緊緊的扣住座椅的扶手,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壓抑。

    即便是修煉達到她這樣的高度,超凡入聖,有些時候,卻依舊不得不做出身不由己的事。

    其實,她早就料到,不死血族三皇子和伽羅古,肯定是有備而來。卻沒有想到,他們竟然會攜帶萬佛袈裟和百聖血鎧,兩件如此厲害的至寶,的確是將所有年輕才俊都打得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之所以,不死血族三皇子能够擊敗北宮嵐,正是因為,他的身上,穿著一件百聖血鎧。

    百聖血鎧,乃是由一百比特聖者的鮮血,加入了聖骨、聖源、聖石、聖玉,使用不死血族獨有的秘法,最終鑄煉成的一具鎧甲。

    鎧甲中,不僅蘊含有一百比特聖者的龐大聖力,甚至,還具有一百比特聖者的知識和意志。

    甚至,鎧甲還具有靈性。

    只要用聖氣催動,血鎧就能如同聖者一樣,演練出高深的武學招式,講述玄奧的聖道規則。

    擁有這一具鎧甲,便是如同,得到一百比特聖者級別的老師,隨時隨地給你灌輸聖道知識和武學精髓。

    若是能够將百聖血甲的威力,完全激發出來,就如同有一百比特聖者的力量,加持在身上。一拳打出,便是百聖之力,當真是遇神殺神,遇佛殺佛。

    當然,以不死血族三皇子現在的修為,僅僅只是能够發出百聖血甲的一些皮毛,與“百聖之力”相差了十萬八千裏。

    北宮嵐擋不住不死血族三皇子的一拳,並不是因為,她的實力不如對方,而是,百聖血甲太過逆天。

    百聖血甲並不是那麼容易煉製,整個不死血族,也沒有幾套。參加完界子宴,不死血族三皇子肯定還是要將百聖血甲脫下來,交還回族中。

    “難怪不死血族的那位老怪,即便是獨自面對神台中的諸聖,也是顯得風輕雲淡,竟是因為百聖血甲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雙眸,微微抬起,向著天穹上方看去,盯在不死血族的那個白髮老者身上,只見對方的臉上,居然露出得意的笑容,猶如是在嘲笑她的愚蠢。

    很難想像,若是讓這個活了八百年的老怪,穿上百聖血甲,將會發揮出多麼可怕的破壞力?

    很顯然,今晚的界子宴,相當失敗。

    既然已經成定局,聖書才女也感覺到無可奈何。等到界子宴結束,她也沒必要繼續參加論劍大會,直接就回中域,親自到女皇的面前請罪。

    北宮嵐倒在第一王者座的旁邊,與黃煙塵離得很近。

    看到她傷得極重,於是,黃煙塵立即站起身來,走到她的身旁,扶起她的腰,取出一枚療傷丹藥,給她服下。

    漸漸的,北宮嵐的臉上,恢復了一些血色,暫時度過了危險期。

    她向黃煙塵看了一眼,露出苦澀的笑容,道:“謝……謝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們都是聖院的聖徒,無需言謝。”黃煙塵道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個巨大的陰影,從下方而來,將黃煙塵和北宮嵐覆蓋,一股帶著濃烈血腥味的煞氣,也是隨之湧了過來。

    黃煙塵抬起頭,向前看去,只見,不死血族三皇子全身都被一具血紅色的鎧甲包裹,站在一團血霧之中,顯得格外猙獰。

    鎧甲的雙眼位置,散發出極其明亮的光芒,猶如兩盞鑲嵌在甲片上的血燈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三皇子冷笑一聲:“怎麼?第一王者也想與我一戰?”

    血鎧中,湧出的一縷縷血氣,就如一條條血河,鎮壓在黃煙塵的身上,使得她渾身無法動彈。

    黃煙塵對自己的修為,當然是十分清楚,別說不死血族三皇子穿上了百聖血鎧,就算他沒有穿上血鎧,也遠遠不是她可以的抗衡。

    囙此,黃煙塵只是出來救人,並沒有想過要去挑戰不死血族三皇子。

    穿上百聖血鎧的不死血族三皇子,卻變得异常嗜血,殘忍的一笑:“不管你是不是準備與本王子一戰,既然你站了出來,就要受到懲罰。”

    不死血族三皇子運轉身上的血氣,一掌向前打了出去,滂湃的掌力,源源不斷的湧出,擊向黃煙塵的胸口。

    以黃煙塵的修為,怎麼可能擋不住不死血族三皇子的一掌?

    很多修士,皆是暗暗歎息,覺得黃煙塵太多管閒事,既然已經坐在第一王者的位置,就該老老實實的待在那裡。

    你竟然敢救被不死血族三皇子打傷的人,豈不是在找死?

    潜移默化之中,書山上,很多天驕人傑,已經相當懼怕不死血族三皇子和伽羅古,在他們的面前,只能保持沉默,根本不敢做出任何違抗他們的事。

    神台城中,很多半聖老祖都在皺眉,感覺到相當不妙。

    若是,任由這種恐懼擴散出去,讓所有人都覺得不死血族和死禪教不可戰勝。將來不死血族和死禪教真的大規模出現在昆侖界,恐怕根本不需要戰鬥,就有無數修士,因為恐懼,直接跪地投降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必須要有人站出來,擊敗不死血族三皇子和伽羅古,才能打破這種恐懼。

    雪無夜能够做到嗎?

    池萬歲能够做到嗎?

    歐陽桓能够做到嗎?

    那些老一輩的人物,全部都是搖頭,畢竟,北宮嵐的慘敗,還歷歷在目,讓所有人的希望全部都破滅。

    眼看不死血族三皇子的掌印,就要擊在黃煙塵和北宮嵐的身上,很多人都閉上了眼睛。眾人知道,不死血族三皇子雖然不敢故意殺人,但是,卻可以廢掉兩位天之驕女的修為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一聲震耳發聵的巨響,從書山頂部傳來。

    所有修士,全部都驚住,將目光紛紛投向山頂的位置,很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

    怎麼會有如此強橫的兩股能量發生碰撞?

    只見,書山上,一股血氣和一股劍氣猛烈撞擊在一起,形成兩股對沖的半弧形,龐大的力量,不斷向左右兩個方向狂湧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又是一聲巨響,血氣和劍氣快速的分開。

    血氣,倒飛了出去,凝聚成不死血族三皇子的身形,落到四十多階臺階的下方,嘴裡發出驚異的咦聲,顯然是沒有料到,居然還有人能够將他擊退。

    劍氣,也如潮水一般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劍影,漸漸散去,顯露出張若塵的身影。

    張若塵就站在書山的頂部,身上的道袍,輕輕的飄動,一隻手捏著虛空劍,另一隻手卻是背在身後,顯得是泰然自若的模樣,道:“她即便是站了出來,攔在你的面前,你也懲罰不了她。你信嗎?”

    黃煙塵的額頭上,全是一粒粒汗珠,長長的吐出一口氣。

    隨後,她的雙眸向張若塵望去,露出了一個既是感激,又十分感動的眼神,道:“你已經受重傷,怎麼還是喜歡强出頭?”

    雖然,張若塵的臉色頗為蒼白,卻還是笑著搖了搖頭,淡然的說出兩個字,“無妨。”

    北宮嵐卻是深深的向張若塵盯了一眼,沒有人比她更加清楚,穿上百聖血鎧的不死血族三皇子有多麼强大。

    但是,眼前這個受了重傷的男子,卻能將他擊退,簡直太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先前倒是沒有看出來,他竟然强大到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“你們先退下去,接下來就交給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風輕雲淡,十分平靜的說道。

    黃煙塵和北宮嵐退了下去,分別回到第一王者座和第二王者座。

    林嶽將不死血族三皇子擊退,爆發出來的實力,不僅將書山下的年輕修士鎮住,也讓坐在人傑座、天驕座、王者座、界子座上的年輕天才們,全部都大吃一驚。

    誰能想到,不可一世的不死血族三皇子,也有被人擊退的時候?

    “林嶽的實力,竟然這麼强?”

    東域聖王府的三比特繼承人,完全變得呆滯。

    就在剛才,他們全部都以為黃煙塵會被不死血族三皇子廢掉,心中還在暗暗高興,終於少了一個競爭對手。

    頃刻間,原本是一邊倒的形勢,竟然出現了轉機。

    兩儀宗的弟子,卻是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“關鍵時刻,還是要靠林嶽師兄,才能擊退強敵。”

    “林嶽師兄,天下無敵。一人一劍,足以橫掃一切。”

    兩儀宗的那些小師妹,對林嶽師兄崇拜至極,將他當成了夢中的情郎,一雙雙美麗的星眸,全部都散發出明亮的光彩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