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今夜,顯得格外漫長,當一場鼎盛繁華的界子宴落幕,天邊也是出現魚肚白,空氣顯得格外冰涼,道旁的草葉上有著露珠在滾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黃煙塵一前一後,邁著不緩不急的脚步,向神台城的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兩人各有心事,皆是沉默不語。

    對於張若塵來說,騙一個人,特別是那個人還是他的未婚妻,內心其實是相當內疚,承受著一種不小的心理壓力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張若塵一直認為,隱瞞他還活著真相,完全就是為了黃煙塵著想,以免她陷入兩難的境地。

    况且,沒有解决他和池瑤的仇恨之前,張若塵是真的沒有信心去愛另一個女子,害怕會傷害到她,害怕自己給不了她未來。

    但是,此次界子宴,張若塵的內心,卻有很大的觸動,又有了一些不一樣的想法。

    或許以前,他都太自私了一些,將自己認為正確的東西,强行加到黃煙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這樣對她真的好嗎?

    比如,張若塵為她爭取的“東域聖王府繼承人”的身份,對黃煙塵來說,的確是好事。但是,她卻也要承受來自各方面的壓力,遭受陳家嫡系子弟的打壓和排斥。

    若不是,她足够的堅強,很可能已經崩潰。

    又比如“張若塵的死訊”,對黃煙塵來說,又何嘗不是一種心理上的摧殘?

    你不能期望她做到完美無瑕,做到鐵骨錚錚,做到堅強不倒。說到底,她只是一個女子,一個需要關懷和疼愛的女子。

    有些時候,或許應該站在她的角度,仔細的想一想,她到底需要的是什麼?

    因為,再堅強的人,也有被困境壓垮的時候。

    在那前方,寒雪施展出身法,脚步邁得極快,猶如離地飛行。

    “嘩——”

    她那嬌小的身體,化為一道白影,直接沖到張若塵的懷中,睜大一雙美麗的眼眸,欣喜的道:“師尊,你在書山上的表現,真的好厲害,劍法造詣簡直已經登峰造極,整個昆侖界的天才俊傑全部加起來,也比不過你的一隻手。”

    小丫頭顯得很激動,用著無比崇拜的眼神,直勾勾的盯著張若塵。一雙纖長的玉臂,緊緊的抱住張若塵的腰,恨不得立即告訴所有人,她是張若塵唯一的弟子。

    先前,寒雪待在書山下,一直在關注,張若塵與魔教諸位高手的爭鬥,早就已經被他不敗的英姿迷住。

    特別是張若塵與不死血族三皇子的那一戰,更是在寒雪的心中,留下不滅的印象。

    什麼九大界子,什麼一百零八年輕王者,與師尊比起來,他們都差得太遠。

    雖然寒雪長高了不少,有著一米三的身高,已經是一個容顏清麗的少女,可是黃烟塵還是將她認了出來。

    當黃煙塵聽到寒雪叫林嶽一聲“師尊”的時候,即便是有心理准備,卻還是如同被雷電擊了一下,整個人都是有些無法呼吸。

    寒雪察覺到了什麼,立即向張若塵的身後看去,一雙圓溜溜的眼眸,盯在黃煙塵的身上,頓時嚇了一跳,知道自己闖了大禍。

    她可是知道,師尊一直在隱瞞真相,不想讓煙塵姐姐知道他還活著。

    現在,她居然當著煙塵姐姐的面,喊出了“師尊”兩個字,豈不是暴露了師尊的身份?

    “師尊……我……剛才沒看見……”寒雪低下頭,有些自責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是沒有絲毫驚慌,沒有刻意去掩飾,也沒有責怪寒雪。

    該來的,終究會來,既然如此,只能坦然的面對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轉過身去看黃煙塵,英俊的臉上,露出微微笑容,牽著寒雪的一隻手,向神台城中行去,問道:“既然已經歷練回來,為何沒有去參加界子宴?你的修為,已經達到魚龍第三變,還是很有機會,坐穩一個人傑座。”

    寒雪的小腦袋,偷偷的向跟在後面的黃煙塵看了一眼,搖了搖頭,道:“我的年紀還那麼小,若是坐穩了人傑座,肯定會惹來很多人的關注。如此一來,必定會有人去查我的底細,萬一查到師尊的身上怎麼辦?”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有些詫異,道:“你的年紀才這麼一點大,就能想得如此深遠,真不像一個只有十歲的小女孩。今後,你的智慧和心計,真的是不可想像。如此看來,此次歷練,對你還是有一些作用。”

    聽到師尊的誇讚,寒雪當然還是有些高興。

    不過,她又悄悄向身後的方向看去,卻見煙塵姐姐一直跟在後面,依舊是那麼清冷美麗,但是,走路的樣子,卻如同行屍走肉,冰冷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,唯獨只有眼淚不斷從眼眶中湧出來。

    “看來我的闖禍了……”

    寒雪看著煙塵姐姐臉上的眼淚,咬了咬嘴唇,感覺到相當難受。

    魔猿與吞象兔是與寒雪一起回來,走在最後面的位置。

    它們兩個卻是沒心沒肺的樣子,根本沒有觀察到異樣的氣氛,反而,還在談論界子宴上的聖焰麒麟肉,說著說著,二獸的嘴角都是流淌出哈喇子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三人二獸,來到璿璣劍聖的府邸。

    張若塵背著雙手,吩咐道:“寒雪,你先帶著魔猿與吞象兔一旁去玩,待會師尊再來考一考你的修為和歷練的成果。”

    寒雪、魔猿、吞象兔離開之後,張若塵與黃煙塵便是向府邸中心的荷塘方向,步行了過去。

    此刻,正是黎明時分,荷塘的水面,有著一縷縷白色的水霧升騰起來,顯得烟波浩渺。

    張若塵停下脚步,望著水面,儘量讓自己的情緒,變得平穩一些,低聲的道:“你都知道了吧?正如你所猜想的一樣,張若塵的確沒有真正的死去。”

    府邸中,佈置有諸多陣法,囙此,張若塵可以不用擔心別的聖者在暗中窺視。

    黃煙塵站在荷塘邊,身材格外修長,藍色的長髮,一直垂至腰間,隨著清風微微的飄動,散發出淡淡的香味。

    她的雙眸,**的一片,一眼不眨的盯著,眼前這個既是陌生,卻又有些熟悉的年輕男子。

    伴隨一團聖氣,在張若塵的皮膚表面湧動,緊接著,他的身形、容貌、氣質,不斷發生出變化。

    最後,完全變得與張若塵一模一樣,溫潤的氣質,俊秀的臉。

    黃煙塵依舊筆直的站在原地,嬌軀卻是不停抽搐,雙眼中,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淌,劃過臉頰,滴答滴答的落下地上。

    “為……為什麼……”黃煙塵顫抖著的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當初,我被抓走,乃是師尊救了我,以假死的管道,助我金蠶脫殼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麼……到底……為什麼……”

    黃煙塵的情緒,越來越激動,心口十分疼痛,到最後,有著一種痛不欲生的感覺,蹲在了地上,自言自語的一般:“明明沒有……死……為何不告訴我?為何要騙我,為何要裝著……不認識我。你從來都沒有愛過我,對不對?”

    看到她如此痛苦,即便是以張若塵堅強的心,雙眼也是有些濕潤。

    可以想像,黃煙塵並不是此刻才這麼痛苦,只是這個時候,才將所有的情緒,宣洩了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黃煙塵攙扶了起來,隨後,將她緊緊的抱住,一隻手摟著纖細的玉腰,一隻手卻是放在她的背上,給她足够用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久久之後,黃煙塵的情緒,終於逐漸穩定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並非是有意想要騙你,只是,當初有著很多顧慮,使我不得不想清楚,到底該不該告訴你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抿了抿嘴唇,一雙幽藍色的美眸,直勾勾的盯著張若塵,道:“有什麼難嗎?我是你的未婚妻,我們差一點點就已經成婚,即便你有再大的苦衷,我都可以理解你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告訴我一聲,你還活著,我可以立即放弃現在擁有的一切,與你一起隱姓埋名,哪怕流亡天下。可是,你卻沒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閉上雙眼。

    黃煙塵的雙眸中,露出一絲痛苦的神情,掙扎了許久,還是問出來,道:“因為星靈對不對?她就是魔教的那位小聖女吧?”

    “她早就知道你沒死,也知道你就是林嶽,所以,在書山上,你為了不傷到她,寧可自己受傷。她為了你,也可以出手打傷魔教的奪命劍客。你們之間的感情,肯定十分深厚。至少……是比我更加深厚……”

    說出這話的時候,黃煙塵的十指緊緊的捏在一起,雙眼中露出茫然是神情。

    能够再次見到自己的未婚夫,明明是相當高興的事,不知為何,她卻相當酸楚,有一種已經被拋弃的感覺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女人真的很敏感。

    張若塵正想解釋,黃煙塵卻又道:“你的死訊,傳回東域聖城,緊接著,星靈就跟著失踪,再也沒有回過聖院。你是第一時間,就將消息告訴了她?”

    張若塵也知道該哭,還是該笑,道:“你莫非認為,我之所以沒有告訴你真相,就是想要與端木学姐長相廝守?如若真的是那樣,恐怕我現在並不是在兩儀宗,而是已經加入魔教,成為了木家的乘龍快婿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