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正是因為聖魂領域,即便是魚龍第九變巔峰的聖體,也無法與一階半聖抗衡。

    不僅是魚龍境和半聖交手,聖魂領域有絕對的壓制作用。半聖與半聖交手,也是如此,只要是高出一個境界,那麼聖魂領域就對低境界者,有著絕對的壓制力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就是承受了一千倍的重力壓制,不僅如此,聖魂領域的力量,對他的聽覺、視覺、精神力……,皆有一定程度的克制。

    他如同是在一瞬間,掉入了泥潭,雙手、雙臂很難自由的活動,就連呼吸都變得相當困難。

    軒龍半聖的身體,發出劈劈啪啪的聲音,快速膨脹,很快有恢復到原來的身高,冷聲道:“小輩,你居然能够逼得本座施展出聖魂領域,實力真是不簡單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卻是顯得相當淡然,道:“是嗎?現在,你相信我是憑藉自身的力量,擊敗了邵麟?”

    “哼!等你戰勝本座,再問這個問題也不遲。”軒龍半聖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將指間的髮絲,抖得筆直,道:“如此看來,今天,我只能將你擊敗,才能證明自己。”

    軒龍半聖哈哈大笑了一聲:“已經進入本座的聖魂領域,居然還妄想擊敗本座。一千倍的重力加持在身上,應該不好受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猶如看白癡一般的盯了軒龍半聖一眼,道:“難道你不知道,一些特殊的體質,施展出來的法相,完全可以與半聖的聖魂領域抗衡?”

    一般的聖體,施展出法相,與一階半聖交手,僅僅只是能够保命。

    但是,一些厲害的體質,施展出法相,卻是能够與聖魂領域一較高下。

    “五行法相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五行法相施展了出來,五種不同的力量,頓時向四面八方衝擊了出去,化為一片無彩色的祥雲。

    殘破的五行法相,比一階半聖的聖魂領域要强大很多,可是,與二階半聖的聖魂領域比起來,卻還是差了一些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身上的壓力,卻是减少了許多。

    “給我破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主動發起攻擊,將全身的劍意,完全融入指尖的髮絲,一股强大的劍氣,從髮絲中湧了出去。

    强大的劍氣,與軒龍半聖的聖魂領域碰撞在一起,撕裂出一道口子,一直延伸向軒龍半聖的心口。

    “來得好。”

    軒龍半聖再次提起青色聖劍,雙手捏住劍柄,舉過頭頂,拖出一道長長的劍氣,揮斬了下去。

    就是這個時候,即將决出勝負。

    眼看青色聖劍,就要劈在張若塵的頭頂,忽然,張若塵的身體快速向下一沉,並且蹬動右腿,向左側沖了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全身聖氣,全部灌注進髮絲,斬向軒龍半聖的後背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兩道劍聲,幾乎是同時響起。

    青色聖劍劈出的劍氣,其中有一道,落在張若塵的右腿,留下了一條兩寸深的血口。

    鮮血如泉水一般,從傷口中湧出。

    只差一點點,張若塵的右腿,就被徹底斬斷。

    另一頭,髮絲斬在軒龍半聖的背部,留下了一根血線,從前胸的位置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軒龍半聖直接倒在了地上,身體從胸口的位置斷開,變成了兩截。

    軒龍半聖倒地的聲音,讓在場很多人都鎮住。

    即便,林嶽使用虛空劍,將邵麟釘死的時候,也沒有現在這麼震撼。半聖,怎麼可能這麼弱?

    還是說,林嶽真的强得有些可怕?

    “一根髮絲,斬了一比特半聖……我一定是在做夢……”

    在場的年輕劍修,全部都在發愣,很難接受這個事實。

    看著倒在血泊中的軒龍半聖,四象宗的玄一聖者,氣得全身顫抖,指著張若塵,憤怒的道:“林嶽,軒龍半聖只是想要與你切磋而已,你怎麼能夠下這麼重的手,本聖看你就是一個嗜殺的小魔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懶得理會玄一聖者,忍住右腿傳來的劇痛,一雙眼睛,緊緊的盯著軒龍半聖的兩截屍體,露出凝重的神情。

    玄一聖者見張若塵從始至終都沒正眼看他,眼神變得十分沉冷,道:“你先是釘死邵麟,又斬殺了軒龍半聖,簡直就是在故意殺人。論劍大會的主旨是交流劍道,並不是培養殺人魔頭,兩儀宗必須要交出兇手。”

    兩儀宗的修士,全部都譏笑。

    “林嶽師兄只用一根頭髮,就能將四象宗的一比特二階半聖殺死,這也能怪林嶽師兄?只能怪軒龍半聖太弱不禁風。”

    “依我看,軒龍半聖完全就是死得其所。林嶽師兄乃是何等人物,豈是他可以隨意污蔑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卻是根本沒有理會,兩儀宗和四象宗年輕劍修之間的對罵,一雙眼睛,依舊盯著軒龍半聖的屍體,開始戒備了起來。

    地面上的鮮血,快速流回進兩截屍體。

    隨即,一團刺目的血光,不僅將軒龍半聖的屍體包裹,也是將邵麟的屍體席捲了進去,發出“吧唧吧唧”的聲音,就像是有什麼生物在吞飲鮮血。

    下一刻,血色的光芒中,飛出一隻長有雙翼的怪物。

    它的嘴裡長有獠牙,雙瞳呈血紅色。

    即便身形和容貌發生了巨大的改變,也能大致的看出,它的身上的氣息,與軒龍半聖頗為相似。

    眾人皆是被眼前這一幕驚住,包括四象宗的修士,也都瞪大了雙眼,感覺到相當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“軒龍半聖不是已經死去,怎麼又活了過來?而且,還變成了一個怪物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快看,邵麟的屍體,完全變成了乾屍。難道……軒龍半聖是不死血族,吸走了邵麟體內的血液?”

    果然,邵麟的屍體,完全變得十分乾癟,只剩一具骨架和一層褐色的皮,如同一具死去數百年的乾屍。

    “軒龍半聖一定是不死血族,要不然,不會被斬斷成兩截都不死。他吸收了邵麟的鮮血,所以恢復了傷勢。”

    軒龍半聖提著朱雀劍,已經沖到張若塵的前方,嘴裡發出沙啞的嘶吼聲:“去死。”

    隨即,揮動朱雀劍,向張若塵斬了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已經將虛空劍,捏在手中,正要出手迎敵。

    “妖孽,你敢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聲振聾發聵的爆喝聲響起。

    刹那間,葬月劍聖的身影,出現在張若塵的身前,也不見他出手,只是一股浩蕩的劍氣,從身上爆發了出去,就將軒龍半聖震得倒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一道道强大的劍氣,擊在軒龍半聖的身上,留下數十道血孔,身體直接變成了篩子。

    若不是,葬月劍聖想要留活口,軒龍半聖根本就沒有活命的機會。

    葬月劍聖走了過去,出現在軒龍半聖的身旁,强大的聖威散發出來,作用在他的身上,冷道:“說吧!你為何要殺林嶽?到底是誰派遣你到論劍大會搗亂?”

    軒龍半聖全身都是鮮血,嘴裡卻是發出一聲大笑:“哈哈!你們所有人都得死,都得死……”

    驀地,軒龍半聖的身上,出現一道道細密的血紋,身體快速膨脹了起來。每一道血紋,皆是散發出強橫的聖氣,宛如一個即將被撐破的皮球。

    葬月劍聖的眼睛一縮,自然是能够看出,軒龍半聖是想要自爆身體,與他同歸於盡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葬月劍聖立即將聖魂領域釋放出來,反而向軒龍半聖鎮壓了下去,先一步,將他的身體打碎成了一團血霧。

    地面上,只剩一團血色的氣雲,散發出濃烈的腥味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軒龍半聖就連骨頭,也沒留下一根。

    剛才發生的一切,真可謂是峰迴路轉,誰能料到,四象宗的軒龍半聖竟然是不是血族?

    不死血族,乃是人類的公敵,人人得而誅之。

    此刻,所有人的目光,全部都向四象宗的玄一聖者盯了過去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性格激進的劍修,更是已經喚出聖劍,準備收拾四象宗的修士。

    葬月劍聖的雙眼,無比銳利,冷聲道:“玄一,你竟然將一比特不死血族帶到兩儀宗,到底有何圖謀?你們四象宗是蓄意想要破壞論劍大會,還是另有目的?”

    八卦宗的一比特枯心聖者,冷笑了一聲,道:“說不定四象宗與不死血族已經有一些非同一般的關係,要不然,怎麼會無緣無故的冒出一比特不死血族的半聖?”

    玄一聖者冷哼一聲:“枯心聖者,你這是在血口噴人,我們四象宗清清白白,怎麼會與不死血族勾結?你們也不是不知道,不死血族可以控制體內的鮮血,改變身體的結構,最終變化得與人類一模一樣,即便是聖者,也很難察覺到他們的破綻。”

    “八百年前的那一戰,不死血族就是使用這種方法,潜伏到昆侖界的各大勢力,不知刺殺了多少聖者和半聖。八卦宗和兩儀宗被殺死的前輩聖者,應該也不少吧?”

    “本聖反倒是好奇,林嶽只是區區一個魚龍第八變的修士,如何能够看出軒龍半聖乃是不死血族?”

    不得不說,玄一聖者的話,的確都是事實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偽裝,的確相當高明。

    要知道,先前,在場的諸聖,也不會沒有人識破軒龍半聖的偽裝。既然如此,軒龍半聖要瞞過四象宗的聖者,也就不是一件難事。

    眾人的目光,再次向張若塵盯了過去,露出詢問的眼神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