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站在白石廣場的邊緣,目光盯向四師兄封寒離開的方向,其實也很疑惑,心中暗道:“真是奇怪,四師兄為何獨自一人將師尊的屍身帶走?大師兄、二師兄、三師兄,為何沒有與他一起?”

    先前,在璿璣劍聖的屍身旁邊,青霄聖者展開了聖魂領域,封閉了聲音,囙此,張若塵並沒有聽到他們的對話,也就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張若塵有所察覺,轉過身,正好看到走過來的黃煙塵,兩人四目相對。

    黃煙塵的雙眸頗為紅腫,臉頰上,依舊還掛著淚痕,很顯然,師尊的死,對她的打擊也很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穆吉吉和荀花柳看了一眼,“你們兩個還在這裡幹什麼?沒看見,我想要與煙塵郡主單獨談一談?”

    穆吉吉和荀花柳都是情場老手,立即露出一個“明白”的眼神,十分識趣的先一步離開。

    黃煙塵立即就要傳音,告訴張若塵關於封寒的事。

    但是,張若塵卻伸出了一隻手,做出一個禁聲的手勢,目光向劍閣外看了過去,果然發現有好幾雙眼睛,時不時的盯在他和黃煙塵的身上。其中,甚至還包括聖書才女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黃煙塵並不是聖者,無法施展出聖魂領域,即便是相互傳音,肯定會被一些修為高深的人,聽到了他們的對話。

    雖然,黃煙塵的心中十分急切,此刻卻也不敢開口,以免暴露了張若塵的身份。

    兩人保持沉默,離開了古神山。

    一直回到紫霞靈山,張若塵才將護體聖罡釋放出來,將他和黃煙塵包裹了進去,先一步開口,安慰道:“不要太傷心,師尊乃是劍修,能够在一場萬眾矚目的決戰中隕落,也是一場輝煌的落幕,即便是死亡,也不會有任何遺憾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依偎到了張若塵的懷中,抿著嘴唇,眼淚再次從眼眶中湧出,點了點頭,突然想起了先前的疑惑,於是問道:“張若塵,師尊生前最看重的人就是你,他有沒有與你說過,準備讓誰做他的衣缽傳人?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此事,師尊倒是單獨與我談過一次,他說,他最大的遺憾,就是沒能找到一個能够繼承衣缽的傳人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的神色一動,道:“四師兄也不行嗎?”

    “當時,我也問過師尊,他老人家卻只是搖了搖頭。最後,反倒是讓我做他的衣缽傳人,告訴我,若是決戰的時候,他不幸身亡,便是讓我帶著滔天劍和他的屍身,前往中域的冥王劍塚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苦澀,很顯然,師尊剛剛去世,他並不想在這個時候太多的談論衣缽傳人的事。

    黃煙塵聽到張若塵的話,卻是心中一震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四師兄的話,竟然如此相似,毫無疑問,他們兩人之間,必定有人在說謊。

    黃煙塵自然是毫無保留的相信張若塵,於是,立即將先前封寒說過的話,一字不漏的告訴了他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這樣?”張若塵的臉色一變。

    “師尊絕對不能同時挑選出兩位衣缽傳人,張若塵,我怎麼感覺,四師兄很有問題。”黃煙塵道。

    “肯定有問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神情變得十分凝重,道:“你先前說,師尊參加論劍大會之前,單獨見過四師兄?”

    黃煙塵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張若塵深吸了一口氣,雙目一縮,十根手指不禁捏緊了幾分,道:“師尊與九幽劍聖的交鋒,明明佔據了絕對的上風,為何會突然敗亡?我有一種預感,師尊的死,與四師兄脫不了關係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道:“可是為什麼呢?四師兄為何要加害師尊?”

    “先不要問那麼多,我現在就去追他,絕對不能讓他帶走師尊的遺體和滔天劍。”張若塵冷聲道。

    黃煙塵知道封寒的修為極其高深,囙此,很擔心張若塵的安危,道:“我隨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不,你去劍閣找大師兄,將此事單獨告訴他。必要的時候,可以告訴他,我還活著的真相。記住,只能告訴大師兄,千萬不要透露給別的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倒不是不信任別的師兄師姐,只是,幾比特師兄弟之中,只有大師兄最為穩重,能够守住秘密。

    別的人,還是儘量不要讓他們知道真相。

    封寒才剛剛離開,雖然,他將氣息隱藏得極好,沒有留下任何痕迹,可是,張若塵將精神力完全釋放出來,卻還是探查到一絲殘留在空氣中的氣息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穿上流星隱身衣,將身法速度施展到極致,消失在原地,向夜幕中,急速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若是師尊真的是被人謀害而死,無論此人是誰,張若塵也一定要將他手刃。

    黃煙塵的心中,也是萬分著急,立即向古神山的方向趕去。

    因為穿有流星隱身衣,張若塵的速度,快到了極點,一般的修士,根本看不清他的影子。很快,張若塵就追出兩儀宗,進入蒼莽的墜神山脈。

    空氣中,封寒殘留下的氣息,已經越來越明顯。

    很顯然,張若塵與他的距離,已經不遠。

    “封寒怎麼知道滔天劍的秘密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,一直有著這樣的一個疑問。

    師尊是絕對不可能告訴他,那麼,應該還有協力廠商勢力。

    想到此處,張若塵就變得更加小心謹慎,放緩了速度,激發出流星隱身衣的隱身力量,將身上的氣息,完全收斂進衣袍的內部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張若塵已經看到了封寒的身影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停了下來,落到地面,站在百丈之外,靜靜的觀望封寒的方向,很想知道,他到底要做什麼?

    封寒顯得十分小心謹慎,目光向四周觀察了一番,沒有發現有人跟上來,才將璿璣劍聖的遺體放在地上。

    隨即,他取出一隻黑色的塤,放在唇邊,吹出十分古怪的音波。

    “唰唰!”

    片刻後,叢林之中,一連飛出五只黑色的巨大蝙蝠,落到了他的身前,化為了人形。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確切的說,並不是蝙蝠,而是五個長著肉翼的人類。只是,他們的身體,完全被黑色的長袍包裹,所以飛行起來,才像是巨大的蝙蝠。

    “不死血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目一沉,心中已經能够肯定,師尊的死,必定與封寒有關。

    緩緩的,張若塵將沉淵古劍取了出來,捏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拜見六皇子。”

    五位不死血族的半聖,同時向封寒躬身行禮。

    其中,站在最前方的那個不死血族,乃是一個長著滿頭赤紅色頭髮的老者,名叫泰西半聖,擁有二米五的身高,身軀十分壯碩。

    而且,他的修為,也比另外四比特半聖强大很多,顯然是有極高的身份。

    泰西半聖笑道:“六皇子親自出手,果然是非同凡響,璿璣劍聖如此厲害的人物,還不是只有死路一條。”

    封寒道:“每個人都有弱點,璿璣劍聖也不例外。老傢伙最大的弱點,就是太相信自己的弟子,要不然,我也根本沒有機會,讓他喝下冥王血毒。”

    泰西半聖譏諷的一笑,道:“冥王血毒,乃是當年的冥王大人,用自身的血液,提煉出來的劇毒,無色無味,與一般的白水沒有任何區別。別說璿璣劍聖不可能察覺到其中的端倪,就算是那位女皇大人,估計也未必能够識別出來。”

    封寒瞥了泰西半聖一眼,將滔天劍取了出來,扔給了他,道:“你將滔天劍帶回去,親自交給父皇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,我們已經得到第二柄聖劍。只要能够奪到另外四柄聖劍,就能前往冥王劍塚,滅了鎮獄一族,打開血獄之門,到時候,冥王大人就會歸來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冥王大人再次降臨昆侖界,即便是那位池瑤女皇,恐怕也是死路一條。整個昆侖界,將會由我們不死血族統治。那些卑微的人類,只不過是我們的血食而已。”

    泰西半聖捧著滔天劍,聽到封寒的話,也是相當激動,道:“六皇子立下如此大的功勞,將別的皇子都比了下去,必定會得到皇主的豐厚賞賜。”

    封寒的神情嚴肅,又道:“還有另外一件事,你回去之後,告訴父皇,讓他派人調查《血族密卷》這一本書冊。這一本書,很可能會是我們不死血族的巨大威脅。”

    “屬下明白。”

    泰西半聖點了點頭,又道:“難道,六皇子不一起回去,面見皇主?”

    封寒搖了搖頭,目光看向地面上璿璣劍聖的遺體,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神情,道:“本皇子還要閉關修煉,暫時不會回去。璿璣劍聖的血液,可是珍貴的寶物。若是,將他的血液完全吸收,並且煉化,本皇子的修為,至少能够提升三個境界……”

    黑暗中,一個冰冷的聲音響起,充滿了怨恨,道:“就怕你無福消受。”

    封寒的面色一沉,第一時間將聖魂領域釋放了出來,小心翼翼的戒備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他的雙瞳變成了血紅色,施展出“天血瞳”,開始觀察四周,冷聲道:“什麼人?”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一道風聲響起。

    封寒驚異的發現,有人闖入了他的聖魂領域,出現在連他的身後。於是,封寒立即凝結出一道掌印,向身後的方向一掌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出掌的速度極快,卻還是一掌擊空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聲,强大的掌風,將不遠處的叢林推平,一根根水桶粗細的古木,全部都被震斷,變成了半截,樹葉和木屑四處飛散。就連地面的泥土,也被刮起了厚厚一層。

    不好。

    封寒察覺到不妙,立即看向地面,卻發現璿璣劍聖的遺體,已經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又是一道風聲響起。

    一道鬼魅一般的影子,出現在三十丈之外,所有影子重疊在一起,凝聚成一個年輕男子。他的手中,正抱著璿璣劍聖的遺體,身上有著冰冷的殺氣散發出來。

    (好吧!也來求一求推薦票,大家看完之後,記得隨手投給小魚。推薦票是免費送的哦!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