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隨著龍鷲骨刀劈斬了出去,淩厲的風刃,從空氣中誕生出來,也跟著刀身的軌跡,一起橫斬向張若塵的腰部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著劈斬過來的骨刀,依舊是面不改色,脚掌向地面一踩,頓時整個空間震盪了一下,大地宛如陷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空間領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,默念了一聲。

    空間領域釋放了出來,快速向外擴散,以摧枯拉朽之勢,將四大半聖的聖魂領域撐得破碎。

    頓時,壓制在張若塵身上的一千倍的重力,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空間領域的力量,反而鎮壓在四大半聖的身上。

    攻在最前面的辛風,哪會料到,竟然會出現這樣變故?

    辛風暗叫一聲“不好”,正要收回白骨戰刀,立即後退,可是,他明明踩在地面,卻一脚踩空,身體快速向下墜落,身體的重心自然也就失去了平衡。

    地面,依舊是原來的地面,只是空間結構,發現了變化。

    張若塵豈會放過如此好的機會,調動全身的聖氣,快速一劍刺了出去,擊穿辛風的肉身防禦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辛風半聖的胸口,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血窟窿,可以清晰看見,內部的骨骼和臟腑遭受了極其嚴重的創傷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生命力强大,雖然辛風身上的創傷極其嚴重,卻並不致命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

    辛雷和辛雲大吼了一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正準備打出第二招,徹底將辛風半聖鎮殺,卻發現辛雷半聖和辛雲半聖從另外兩個方向,急速的攻了過來。

    不得已,張若塵只得先放弃辛風半聖,收起沉淵古劍,向辛雷半聖和辛雲半聖迎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劍雷訣!”

    辛雷半聖施展出來的是一種鬼級上品的武技,他的兩隻手掌,完全被雷電包裹,舉過頭頂,彙聚在一起,猛然向下一擊。

    雙手中的雷電,快速湧了出去,化為一柄七米長的巨劍,從上而下,擊向張若塵的頭頂。

    半聖的全力一擊,爆發出來的威力,自然是不容小覷。

    “劍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卻是不閃不避,快速揮動沉淵古劍,畫出一個劍氣圓圈。隱隱間,能够看出,劍氣圓圈呈現出黑白雙色,疾速的運轉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七米長的雷電巨劍,擊在劍氣圓圈的中心,頓時爆發出一聲震天動地的巨響。

    整個大地,猛烈的晃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股狂暴的力量,快速的蔓延出去,將這一片叢林,完全碾壓成了平地,樹木化為碎屑,巨石變成齏粉,就連兩百多米高的山嶽也是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辛雷半聖的嘴裡,吐出一口鮮血,倒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辛雲半聖更是大驚失色,自己的兩位兄長,都是一階半聖巔峰的修為,居然頃刻之間就敗北。

    眼前這個年輕男子的戰力,得有多麼恐怖?

    此人,不是他可以抗衡。

    想到此處,辛雲半聖立即停下身法,急速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“空間挪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空間的力量,脚步向前一跨,猶如撞入一層水幕,消失在原地。空氣中,只剩下一圈圈細密的能量漣漪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張若塵出現在辛雲半聖的身後,三丈高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給我去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握劍,將沉淵古劍中的銘紋完全啟動,拖出一道長長的劍芒,劈向辛雲半聖的頭頂。

    辛雲半聖只感覺一股强大的力量,將他禁錮,想要移動一下脚步也是十分艱難。

    他的臉色,變得有些蒼白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,半聖的修為,還擋不住一個魚龍境修士的一劍。”

    辛雲半聖的雙腿分開,雙臂交叉,利用强大的聖魂,將天地靈氣源源不斷的調動過來,注入兩隻黑色護臂。

    雙臂向上一撐,左手的護臂沖出一道蛟影,右手的護臂沖出一道獅影。

    雙獸的虛影,呈現出一冰一火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,快速旋轉起來,化為一口塔形的防禦罩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直劈而下,將塔形的防禦罩破開,落在辛雲半聖的雙臂上面。辛雲半聖承受不住劍上的强大力量,雙腿的骨骼斷裂,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相當銳利,死死的壓制住辛雲半聖,竟是讓一比特半聖跪在地上,完全無法還手反擊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開始煉化兩隻黑色的護臂,很快,護臂融化為液體,融入了劍體。如此一來,辛雲半聖就徹底失去自保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劍鋒,毫不留情的落下,擊在辛雲半聖的頭頂,將他的身體劈成了兩半。

    碎裂的屍身,湧出一縷縷血氣,瘋狂的向璿璣劍聖的遺體湧了過去,想要鑽進璿璣劍聖的毛孔,吞噬他的血液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半聖,生命力相當强大,只要聖魂不滅,即便身體被斬斷成兩截,吸收足够多的鮮血,依舊能够重新凝聚身體,恢復傷勢。

    除非,肉身的傷勢極其嚴重,才會直接隕落。

    “你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是不會給辛雲半聖重新活過來的機會,取出如意寶瓶,托在手中,將空氣中的血氣,包括辛雲半聖的聖魂,收進了瓶中。

    地面上,只剩一具殘破的半聖屍骸。

    剛才發生的一切,實在太快,另外幾比特不死血族的半聖,根本來不及救援,辛雲半聖就已經被張若塵斬殺。

    周圍一片寂靜,剩下的幾比特不死血族的半聖,全部都臉色凝重,不敢再小看眼前這個男子。

    四比特半聖一起出手,居然還被他重傷了兩人,擊殺一人,如此輝煌的戰績,一旦傳出去,必定會造成巨大的轟動。

    “空間的力量,他能够操控空間的力量。”辛風半聖道。

    半聖的感知能力極强,自然是能够察覺到空間力量的波動。要不是空間的力量,四大半聖也不會敗得這麼快。

    封寒早就有所猜測,見到張若塵施展出空間領域,也就並不是那麼吃驚,反而笑了起來,道:“六学弟,你果然沒有死,看來九幽劍聖說的都是實話,他並沒有殺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否認自己的身份,道:“你也有資格叫我六学弟?”

    “為什麼沒有資格?”

    封寒反問了一句,隨後,又是笑道:“告訴你也無妨,璿璣劍聖在收我為徒的時候,就知道我是不死血族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師尊怎麼可能收一個不死血族為弟子?”張若塵冷聲道。

    “這本就是事實,你就算不相信,它也是事實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胡說八道。”

    封寒笑了笑,道:“璿璣劍聖能够收一隻蠻獸為弟子,為何就不能收一比特不死血族為弟子?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與老傢伙的境界還差得太遠,在老傢伙的眼中,並不是所有不死血族都代表邪惡,也並不是每個人類都是純良之輩。”

    誰都知道狼會吃人,可是,一些對自己自信的人,卻還是敢去養狼。

    若是沒有這一類人,世上哪來的狗?

    封寒嘲笑的道:“老傢伙覺得,不死血族的本性並不壞,只要不吸血,不作惡,其實,也是能够教化,能够收為弟子。說起來是博愛,實際上,卻是太過自以為是。”

    “不死血族正是看出了他的這一弱點,所以,才安排了一次機會,讓我成為了他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個時候,他並不知道蠻磯島的封印已經打開,也不知道我是不死血族的六皇子,只以為我是一個可憐的不死血族的後裔小孩。當時,我正被一群人類追殺,我的母親被殺死,父親也被殺死。”

    “老傢伙覺得自己是正義的化身,覺得自己是救苦救難的菩薩,居然真的救了我,並且還收我做了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人性總是有弱點,只要抓住了弱點,即便是聖者,也是不堪一擊。張若塵,你覺得,我說得對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們這是利用別人的同情心,從而達到卑鄙、險惡的目的。多謝你給我上了一課,今後,我若遇到不死血族,絕對不會有絲毫同情和憐憫。”

    “你覺得,你還有今後嗎?”封寒笑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針鋒相對的道:“我也想對你說這句話。”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施展出空間挪移,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封寒的臉色略微一變,立即道:“大家小心。”

    他的話音,還沒有落下,張若塵就已經出現在辛風半聖的身後,眼中盡是殺氣,以最快的速度,揮劍向他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辛風半聖受了極重的傷,反應速度本就慢了很多。

    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,身上已經被張若塵一連劈出三十六劍,化為一塊塊血肉,橫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此刻的張若塵,完全處於暴怒的狀態,只想將眼前的不死血族全部都殺乾淨。

    等到封寒沖到辛風半聖面前的時候,張若塵又已經施展出空間挪移,沖向辛雷半聖。

    “可惡。”

    封寒狠狠的一跺脚,又向辛雷半聖的方向沖去,大吼一聲:“張若塵,你可敢與我正面一戰?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你活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出現在辛雷半聖的頭頂上方,將空間力量完全調動了起來,撕裂出一道數十米長的空間裂縫。

    裂縫中,乃是漆黑、冰冷的虛空空間,散發出一股強勁的吞噬力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先前,辛雷半聖也已經被張若塵重創,修為大損,有心想要逃走,卻無法與空間裂縫抗衡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堅持了片刻,空間裂縫就將他吞噬了進去。

    站在空間裂縫的外面,也能清晰的看見,裂縫的內部,辛雷半聖的身體爆裂成了一團血霧。

    轉瞬之間,又有兩位半聖隕落。

    如此恐怖的殺伐手段,即便是四階半聖也很難做到,恐怕也只有詭異莫測的空間力量,才能讓張若塵做到來無影去無蹤,完全化為了一個半聖殺手。

    剩下的三比特不死血族的半聖,除了封寒還能保持鎮定,泰西半聖和辛雨半聖也都是膽顫心驚,將身上的所有防禦手段都施展出來,生怕一個不小心,就被張若塵斬殺。

    做為半聖,卻被一個魚龍境的修士,驚嚇到如此程度,也算得上是相當屈辱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