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重新落到璿璣劍聖的遺體旁邊,取出如意寶瓶,將辛風半聖的聖魂和血氣,收入進瓶中。

    半聖的聖魂和血氣,能够凝聚成“半聖之光”,堪稱是半聖的傳承,自然是了不得的寶物。

    能够收取,也就不能浪費。

    至於辛雷半聖,已經被空間裂縫吞噬,調入進虛無空間,神形俱滅,也就沒有留下聖魂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如意寶瓶重新收回,托在掌心,目光向封寒盯過去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的靈性十足,感受到張若塵身上的殺意,也是輕輕的顫抖,發出刺耳的“錚”鳴聲。

    泰西半聖和辛雨半聖立即彙聚到封寒的身後,三比特半聖之間的距離,保持在三丈內,互成掎角之勢。

    三大半聖散發出來的聖氣,也是交匯在一起,形成一種完美無瑕的防禦。張若塵想要攻擊任何一人,另外二人也能在第一時間出手還擊。

    泰西半聖露出擔憂的神色,肅然道:“六皇子,剛才的戰鬥,造成的動靜不小,很可能已經驚動兩儀宗的强者。老夫認為,我們的首要任務是將滔天劍帶回去,以免出現意外。”

    封寒仔細的推算了一番,以他的修為,要擊敗張若塵並不是難事。可是,想要將張若塵殺死,或者是生擒,卻是難如登天。

    若是被張若塵纏上,脫不了身,等到兩儀宗的强者趕到,對他將會相當不利。

    聽到泰西半聖的話,封寒略微思索了一番,便是點了點頭,道:“將滔天劍給我,我帶回去,親自交給父皇。”

    泰西半聖將滔天劍遞給封寒,向辛雨半聖盯了一眼,道:“辛雨半聖,你護送六皇子離開,老夫替你們攔住這個小子。”

    “小心一些,此子施展出來的空間力量,相當詭異。”辛雨半聖道。

    泰西半聖笑了一聲,道:“老夫的境界,已經達到二階半聖的初期,就算勝不了他,也能從容的退走。”

    一階半聖和二階半聖的差距,猶如魚龍第九變和一階半聖的差距一般,可謂是相當巨大。辛風、辛雷、辛雲、辛雨四大半聖聯手,施展出合擊陣法,才能與泰西半聖分庭抗禮。

    當然,半聖的實力,雖然差距很大,可是保命的手段卻很多,速度的差距也並不是太大。囙此,一比特半聖就算實力比不過另一比特半聖,只要沒有陷入對方的聖魂領域,大多都能逃走。

    想要殺死一比特半聖,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偏偏是一個半聖殺手,因為他能够調動時間和空間的力量,在一定的距離之內,就算半聖想要逃,也逃不掉。

    “封寒,你好歹也是一比特半聖,戰也不戰一場,就準備逃走?”

    張若塵見封寒和辛雨半聖攜帶滔天劍退走,立即就要追上去攔截。

    “封天鎖地陣。”

    泰西半聖站在封寒的後方,取出了一塊直徑一尺的赤紅色古玉盤。他的手掌一拍,將古玉盤打了出去,飛到張若塵的頭頂上空。

    古玉盤中,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陣法銘紋,快速向四方湧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嘩——”

    十八根碗口粗的火焰柱子,從古玉盤的內部飛出來,化為鎖鏈的形狀,連接著地面,分佈在張若塵的十八個方位,將他禁錮在了陣法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空間力量,施展出空間挪移,想要憑藉空間的力量,直接沖出陣法。

    但是,當他再次出現的時候,卻並沒有沖出陣法。反而,他出現在陣法的邊緣,眼看就要與一根火焰鎖鏈碰撞在一起,形勢相當危急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一股焦灼的熱氣浪,撲面而來。

    雖然出現意外,張若塵的反應速度卻是極快,立即橫劍一擋,使得劍身與火焰鎖鏈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倒飛了回去,重新落到陣法的中心。

    陣法的力量,相當恐怖,火焰鎖鏈爆發出來的高溫,將沉淵古劍也烤得發紅,落下一粒粒火星。

    可以想像,一旦與火焰鎖鏈發生碰撞,即便是半聖的肉身,也會遭受重創。

    泰西半聖站在陣法的週邊,大笑一聲:“張若塵,你就算能够調動空間的力量又如何?陣法的力量,能够讓空間發生一定程度的扭曲。”

    “封天鎖地陣,乃是六品陣法,極其精妙複雜,即便是三階半聖也需要一天一夜的時間,才能將陣法破開。你對空間力量的掌控,顯然還停留在相當淺薄的層次,如何破得了封天鎖地陣?”

    佈置一座六品陣法的難度,不下於建造一座城池,乃是浩大的工程。

    即便是六品陣法大師親自帶隊,與數十比特低等級的陣法師,一起操作,也是需要一個月的時間,才能將一座六品陣法佈置出來。

    想要將一座六品陣法,煉製進一件陣法聖器,難度會更大。

    不僅需要尋找珍貴的資料,煉製出承載陣法的聖器,而且,也要花費更多的時間,燒錄陣法銘紋。

    一比特六品陣法大師,估計也需要三五年的時間,才能將一件陣法聖器煉製成功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使用陣法聖器佈置的陣法,威力也是大打折扣,無法與六品護城大陣、六品護宗大陣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唯一的優勢,便是能够隨身攜帶,可以隨時將陣法佈置出來。

    一件六品的陣法聖器的價值,比一般的百紋聖器,還要珍貴數倍。

    張若塵面不改色,道:“封天鎖地陣的確威力無窮,但是,你想要困住我,恐怕不是那麼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老夫倒要看看,你如何破得了陣法?”泰西半聖的老臉,露出陰測測的笑容,顯得十分從容自得。

    若是,一個魚龍境的修士,也能破掉封天鎖地陣。

    封天鎖地陣還能稱為六品陣法?

    “從內部,想要封天鎖地陣,的確是十分艱難。但是,從外部破陣呢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泰西半聖道:“想法不錯,但是,你出得了陣法嗎?”

    “出了陣法,我還需要破陣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閉上雙目,手指捏出劍訣,一股强大的劍意,從身上爆發了出來,化為無形的氣勁,沖出封印鎖地陣,一直延伸到百里之外。

    封天鎖地陣能够困住陣法中的修士,卻困不住無形無質的劍意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張若塵已經達到“人劍合一”的境界,自身的劍意何等强大。

    得到劍意的加持,山林中,所有樹葉、草葉全部都蒙上了一層白色的光輝,抖動了起來,使得葉子的尖部,全部都如同劍一般,指向封天鎖地陣的方向。

    泰西半聖的雙眼掃視四方,臉色猛然一變,“劍意一出,萬物皆劍。人劍合一的境界,這……怎麼可能?那是,劍聖才有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若不是,泰西半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,那股劍意,乃是從張若塵的身上散發出來。恐怕就得懷疑,是不是有一比特劍聖藏身在附近?

    論劍大會的時候,張若塵使用一根頭髮,就能斬殺軒龍半聖。由此可見,他在劍道上的造詣,達到了何等高深的境界。

    泰西半聖的修為,比軒龍半聖還要弱一籌。

    即便,泰西半聖有封天鎖地陣的輔助,張若塵也根本不懼他。

    泰西半聖察覺到不妙,也就不再等待,開始控制陣法,主動發起攻擊,準備以最快的速度,滅殺張若塵。

    他的雙手,同時向前一推。

    手掌心,湧出兩根聖氣柱,將渾厚的聖氣,源源不斷的打入古玉盤。

    古玉盤快速旋轉起來,嘩的一聲,玉盤的中心,沖出一根火焰柱子,急速向下一擊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僅僅只是一擊,陣法的中心,就被打出深不見底的大坑。大坑的周圍,泥土和石塊完全融化,變成了一滴滴赤紅色的岩漿。

    幸好張若塵先一步躲開,要不然,以他的修為,肯定擋不住剛才那一擊。

    古玉盤再次旋轉起來,準備打出第二擊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一沉,嘴裡吐出一道音波,道:“禦劍。”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這一片山林,所有樹葉和草葉,全部飛了起來,沖向了天空,化為密密麻麻的黑點。所有黑點,彙聚在一起,化為一片巨大的黑雲,將天空的月亮都給遮擋。

    下一刻,空氣中,響起密集的破風聲。

    樹葉和草葉急速的飛下,不斷向泰西半聖和封天鎖地陣衝擊了過去。因為速度極快,又有劍意的加持,普通的樹葉和草葉,也都化為殺人利器。

    一片樹葉,擊在地面,可以刺入地底一丈深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泰西半聖的修為十分强大,封天鎖地陣的防禦力也是非同小可,樹葉還沒有靠近過去,就被一股强大的聖氣,震碎成木粉。

    “你的劍意,雖然强大,但是,只憑樹葉是殺不了一比特半聖。”泰西半聖怒吼了一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依舊將劍意源源不斷的釋放出去,道:“滴水穿石,繩鋸木斷。你未必有你想像中那麼强,一片樹葉的威力,也未必只有你想像中那麼弱。”

    隨著時間推移,泰西半聖承受的壓力,越來越大。密密麻麻的葉片,終於擊穿了他的防禦,落在他的身上,擊穿了皮膚,割開了血脈。

    半晌之後,封天鎖地陣發出一聲爆響,竟然被化為利劍的葉片,從外部破開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古玉盤的光輝收斂了回去,掉在了地上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