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收回沉淵古劍,向小黑盯過去,額頭上冒出一根根黑線,道:“你在做什麼?”

    小黑將日月水晶棺放在地上,顯得從容淡定,笑道:“當然是收取寶物,好不容易來一次陰間,總不能空手而回?”

    張若塵實在是有些無奈,陰間是如此的危險,小黑卻還敢生出貪婪之心,難道不知道稍有不慎,將會把所有人都害死?

    既然小黑已經將日月水晶棺偷了出來,總不能將它拱手又送出去。

    再說,就算張若塵將日月水晶棺送出去,恐怕三比特無常和死禪教的邪僧,也絕對不可能放過他們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日月水晶棺看了一眼,依稀可以看見,棺中似乎躺著一個人影。只不過,棺壁很厚,看不清人影的面容,只能辨別出,應該是一個女子。

    伽羅元的目光,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嘴裡發出沙啞的笑聲,道:“進入陰間這麼久,終於是見到了一個活人。年輕人,貧僧乃是死禪教的伽羅元半聖,將日月水晶棺交給貧僧,咋們也算是結下一個善緣。如何?”

    雖然,伽羅元的嘴裡,如此說著。他藏在袈裟中的手掌,卻正在快速凝結佛氣,隨時準備出手,擊斃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橫劍而立,顯得英姿勃發,淡淡的道:“對不起,我不需要與死禪教的邪僧結善緣。說吧!死禪教進入陰間,到底是什麼目的?”

    最開始,見到死禪教的邪僧,張若塵也只是認為,他們也是來尋找起死回生藥。

    可是,當心術佛師的出現,卻讓張若塵改變了這個想法。

    心術佛師這樣的人物,絕對不會貿然進入陰間,一旦進入陰間,必定是有非同一般的原因。

    伽羅元發出咯咯的笑聲,“既然,你如此不識抬舉,貧僧也就不必再對你客氣。”

    “千鬼般若。”

    伽羅元早就凝聚出力量,一隻枯瘦如柴的手掌,從衣袖中打出,猛然前一擊。

    隨即,一個巨大的黑色手掌印,攜帶一股冰冷的寒氣,出現在張若塵的身前。

    手掌印上,足有上千個鬼魂的印記,發出嗚嗚的聲音。

    千鬼般若,乃是一種鬼級上品的掌法,乃是由,萬佛道的龍象般若掌,演變而來。

    伽羅元也是進入陰間,將一千只陰煞,煉入手臂,才將千鬼般若掌修煉到大成。一掌打出,可以爆發出,一千只陰煞的力量。

    若是,他能够將三千只陰煞,煉入手臂,那麼,這一種掌法威力還會大增,足以稱為一種絕技。

    如今,伽羅元的右臂,已經煉化一千七百四十八只陰煞,隨著掌印打出去,整條手臂都變得漆黑。

    “這個邪僧的修為,應該已經達到二階半聖的巔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倒也是怡然不懼,畢竟,他的修為也已經突破到魚龍第九變,未必就不能擊敗伽羅元。

    “劍二,陰陽無極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沉淵古劍打了出去,龐大的劍氣爆發出來,形成一個巨大的劍氣圓圈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化為一道劍氣柱,擊在黑色的掌印上面,將其擊穿,銳氣十足的刺向伽羅元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哼!小小年紀,竟然進劍二都修煉到大圓滿,倒是有兩下子,難怪能够一路闖到這裡。”

    伽羅元的雙手合十,嘴裡念出梵音,隨即,數十具半聖傀儡的眉心,也是同時浮現出金色的梵文印記。

    一共三十四具半聖傀儡,在他們的眉心,湧出三十四道金色的光華,彙聚在伽羅元的身上。

    以伽羅元為中心,竟然形成一座詭異的陣法。

    每一具半聖傀儡,皆是陣法上的一個陣眼,將體內的聖氣和屍氣,注入到伽羅元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伽羅元身上的氣息,不斷攀升,散發出來的佛氣,也是越來越强大。金色的佛光,覆蓋方圓數十裏的地域。

    飛出去的沉淵古劍,距離伽羅元還有一丈的距離,就被强大的佛氣抵擋住,無法繼續向前刺出。

    伽羅元的嘴角,露出一道獰笑,隔空一掌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顫動了一下,劍尖一翻,倒飛回去。

    不僅僅只是沉淵古劍,張若塵也遭受了一定程度的創傷,一連向後倒退十七步,在地上,踩出十七個深深的凹印,才穩住脚步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邪惡佛法,居然可以抽取數十具半聖屍骸的力量,融入到他一個人身上。此刻的伽羅元,在二階半聖之中,估計也算是頂尖級別的人物。”張若塵的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此刻,他的體內,氣血翻滾,在一些經脈的交匯處,更是凝結出了淤血塊。

    他並不是第一次與二階半聖交手,四象宗的軒龍半聖,不死血族的泰西半聖,還有封寒,皆是二階半聖的修為。

    只不過,同樣是二階半聖,相互之間的實力,差距實在太大。

    剛才,伽羅元結合數十具半聖傀儡,爆發出來的力量,已經遠遠超過軒龍半聖和泰西半聖。即便與封寒比起來,也只是差了一籌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伽羅元交手的時候,三比特無常,也向小黑發起了攻擊,想要奪取日月水晶棺。

    木靈希和寒雪在第一時間沖了上去,她們二人只是魚龍境的修為,聯手之後,激發出虛空劍的力量,卻將三比特無常逼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虛空劍能够被稱為無上聖器,自然是威力無窮,哪怕只是激發出一道劍氣,也能斬殺半聖。

    如此逆天的戰劍,整個昆侖界,也找不出幾柄。

    “年輕人,貧僧剛才那一掌的力量,還可以吧?”伽羅元笑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很快就將體內的淤血驅散,重新恢復過來,笑了笑,道:“的確有點威力,不過,還奈何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哏哏!只可惜,這些半聖屍骸,僅僅只是傀儡,還沒有祭煉成戰屍。要不然,貧僧的實力,恐怕還要提升五六倍,只用一掌應該就能將你的身體打得四分五裂。”伽羅元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平靜的道:“如此說來,真的是相當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年輕人,你的膽色不錯,只可惜,實力卻差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拼修為,拼力量,我的確與前輩有很大的差距。可是,真正的生死戰鬥,並不是誰的修為更高,就一定會笑到最後。”

    伽羅元哈哈大笑了一聲,將聖魂領域釋放了出來,與三十四具半聖傀儡結合為一體,爆發出前所未有的疾速,雙掌同時拍擊了下去。

    兩片金色的五指光雲,懸在張若塵的頭頂上空,快速向下拍落。

    若是被兩道手印擊中,張若塵就算不死,估計也會掉一層皮。

    就在最危急的時刻,張若塵捕捉到天地之間的一道規則,身形一閃,踩出一種玄妙無比的步法,竟然穿透兩道掌印的封鎖,逃脫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兩道掌印擊在地面,留下兩個接近百米長的手印大坑,使得大地猛烈的顫動,四周的墓碑全部都被震飛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毫髮無傷的站在兩個掌印大坑的旁邊,就連他自己,也感覺到相當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“剛才……似乎是領悟到一道速度規則。”

    速度之道,只是十萬小道之一。

    更多的時候,速度之道只是一種輔助,絕大多數半聖,皆會刻意去參悟。因為,參悟到速度規則,能够讓戰鬥力提升一大截。

    不過,在魚龍境,能够領悟到一道速度規則的修士,卻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在速度之道上面,還有飛天之道和流光之道。

    飛天之道,乃是大道。

    流光之光,乃是至尊聖道。

    若是再往上,就是時間之道。

    說到底,天下間的七十二至尊聖道、三千大道、十萬小道,全部都是從九大恒古之道演變而成。

    比如,速度之道,其實就是由時間之道演變出來。

    沒有時間,也就沒有速度。

    反過來講,張若塵領悟到一道速度規則,其實,在很大程度上,可以幫助他逆推出時間規則。囙此,這是一個巨大的收穫。

    伽羅元也是略微詫異了一下,笑道:“你的悟性,果然很高,剛才那一掌,不僅沒能將你殺死,反而讓你領悟出速度規則。不過,也只是小道而已,並不是飛天規則和流光規則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已經領悟出速度規則,飛天規則和流光規則,還會遠嗎?”張若塵反笑了一聲。

    伽羅元不再多言,再次調動三十四具半聖傀儡的力量,施展出一種疾速,出現在了張若塵的面前,一指擊向張若塵的眉心。

    他的那一張老臉,距離張若塵只有咫尺的距離,十分猙獰的樣子。尖銳的金色手指,眼看就要擊穿張若塵的頭顱。

    “終於還是氣急敗壞,也好,現在就送你上路。”

    從始至終,張若塵都在刻意激怒伽羅元,等的就是這一刻。

    若是,伽羅元不靠近過來,張若塵又如何殺得了他?

    “刹那無痕。”

    只見,張若塵的手臂一動,沉淵古劍化為一道無形無影的光,將伽羅元的脖子斬斷,頭顱飛起三丈高,猶如血紅色的西瓜一般,嘭的一聲,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伽羅元臨死的一擊,也擊在張若塵的眉心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並不知道,張若塵防禦力最强大的位置,就是眉心。就在伽羅元一指落下的時候,諸神印記從眉心飛出來,反將伽羅元的屍身,震飛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到伽羅元的身旁,在他的袈裟中蒐索,想要查找一些線索,從而推斷出死禪教的諸位强者進入陰間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查找了半晌,張若塵也沒有發現有價值的線索,反而卻有意外的收穫,竟然在伽羅元的身上,找到了一滴神血。

    真是奇怪,死禪教的半聖,怎麼會將神血攜帶在身上?

    (大家看完章節,請幫忙將推薦票投給小魚,十分感謝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