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隨即,伽羅藍的身形,在血湖的水面,呈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伽羅藍,也是死禪教的一比特半聖老祖,與死在張若塵手中的伽羅古、伽羅元屬於同輩。

    此人,看上去五十來歲,身材微胖,金色的袈裟左右散開,袒露出一個渾圓的肚子,倒是有一些佛爺的模樣。

    伽羅藍的身旁,顯露出另一個人影,也是一個佛者。

    此人,名叫伽羅空,看起來略顯年輕一些,身材矮瘦,皮膚較為暗黑,給人一種陰寒邪惡的感覺。

    兩位死禪教的邪僧,皆是具有高深莫測的修為,即便是張若塵,也看不透他們的境界。

    既然,張若塵能够感受到他們闖入進空間領域,以他們的修為,自然也能感受到空間力量的波動。

    囙此,他們要猜出張若塵的身份,也就並不是難事。

    伽羅空的一雙狹長的眼睛,向血月鬼王看了一眼,露出了一道淫邪的光華,咯咯的笑道:“真沒想到,時空傳人如此傑出的年輕才俊,也有這樣的癖好。在這無人的小島,享用一比特美豔的鬼王,的確是一件相當刺激的事。哈哈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一寒,道:“禿驢,千萬別胡說八道,不要以為每個人都跟死禪教的邪僧一模一樣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貧僧是在胡說八道,既然如此,張施主,你能不能做一個順水人情,將血月鬼王交給貧僧享用。若是,貧僧能够吸幹她身上的鬼氣,必定能够突破到更高境界。”

    伽羅空舔了舔嘴唇,臉上掛著陰測測的笑意,絲毫都不掩飾心中的邪念。

    伽羅空修煉的功法,十分邪异,名叫《陰陽歡喜佛訣》,只有不斷與亡靈交.合,吸收對方體內的陰氣和屍氣,煉入自身的血肉,修為才能不斷提升。

    對於正常人來說,這是一件相當噁心的事,伽羅空卻樂此不疲。

    很多時候,找不到合適的女屍,伽羅空就會將活生生的女子殺死,以此來滿足修煉的需要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的修為極高,鬼體中,蘊含的陰煞之氣自然是相當濃郁,只要將她吸幹,伽羅空的修為,必定會突飛猛進。

    况且,血月鬼王本就極其貌美,別的女屍都只是冷冰冰的死物,而她卻是活生生的存在,自然就更加讓伽羅空垂涎不已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聽不懂伽羅空的意思,卻也明白,對方竟然是想要吸幹她的力量。從來只有她吞噬別的亡靈和生靈,居然還有人敢吞噬她?

    血月鬼王的目光,向張若塵盯了過去,很想知道,這個人類小子到底會做出什麼樣的决定。

    真的要將她送出去,變成一個邪僧的食物?

    在她看來,張若塵的修為太弱,遠遠比不上那兩個邪僧,肯定會選擇妥協。

    若是若此,她也只能使用出最後的力量,與眼前的三個人類,一起同歸於盡。

    要死,一起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,輕輕的彈了彈衣角,笑道:“順水人情?我連你們兩位的名字都不知道,為何要將順水人情送給你們?再說,我正在審問血月鬼王,你們居然暗中潜伏過來,若不是我擁有空間領域,提前發現了你們,恐怕我現在已經死於非命了嗎?現在,你們跟我提順水人情,真當我是三歲的小孩子,有那麼好糊弄?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露出一道詫異的神色,顯然是沒有料到,面對兩位比他强大的敵人,他居然還能做到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如此看來,人類修士裡面,也不全是膽小怕事之徒。

    不過,審問是什麼意思?

    一個人類小子,也敢自稱在審問她,實在是讓血雲鬼王的自尊心受到了極大的侮辱。她對張若塵的恨意,變得更加深沉。

    伽羅空的臉上,露出惱怒的神色,就要發作,準備收拾掉張若塵,再奪取血月鬼王。

    站在一片的伽羅藍,卻將他阻攔下來。

    伽羅藍的臉上,依舊掛著笑意,絲毫都不生氣的樣子,道:“張施主,貧僧雖然不知道,你為何沒有死在九幽劍聖的劍下。不過,卻也知道,你乃是朝廷的逃犯,更是女皇親自下旨要緝拿的罪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陰間,朝廷的高手,或許沒辦法對付你,可是,你卻註定是一個見不得光的人。一旦回到昆侖界,肯定會有接連不斷的强者,想要擒拿你,殺死你,將你的頭顱,帶去交給女皇,領取賞賜。”

    “死禪教並不懼怕朝廷,反而十分憎恨朝廷。若是貧僧是你,肯定會與死禪教合作,而不是與死禪教做敵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一個頂尖天才,只要加入死禪教,必定會得到重用。即便朝廷想要對付你,死禪教也會替你擋下來。若是可以,我們還能推翻朝廷。到時候,你就更加不用東躲西藏,可以光明正大的做你想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伽羅藍說出這一席話,意思已經很明顯,想要拉攏張若塵,加入死禪教。

    當然,也有可能,只是想要欺騙張若塵,等到一個合適的機會,他們就會毫不留情的出手,將張若塵殺死。

    聽到這一席話,張若塵只是淡淡的一笑,思索了片刻,反問道:“你們只是第一次察覺到空間的力量,竟然就確定我的身份。在此之前,死禪教肯定收集了不少關於我的情報吧?”

    伽羅藍的雙眼一眯,道:“死禪教的敵人,乃是池瑤女皇。那麼,池瑤女皇的敵人,也就是我們的朋友。最近百年,你是唯一一個,由池瑤女皇親自下令擒拿的罪犯。我教怎麼可能不重點關注?甚至,就連老祖,也曾親自提過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這一次,張若塵倒是有些詫異,道:“死禪老祖提過我的名字?”

    伽羅藍點了點頭,道:“老祖曾經說過,當今天下,只有時空傳人成長起來,才能與池瑤女皇一戰。”

    正是因為這句話,伽羅藍才動了拉攏張若塵的心思。若是,能够將活生生的時空傳人,送到老祖的面前,必定將是大功一件。

    張若塵失聲一笑:“死禪老祖倒是看得起我。”

    “張施主,你是一個聰明人,應該懂得如何選擇。”

    伽羅藍的臉上,依舊掛著笑容,可是語氣之中,卻多了幾分威脅的意味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死禪教的兩位邪僧瞥了一眼,自然也清楚,一旦拒絕他們的邀請,恐怕就要遭到他們的滅殺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卻絕不會做違背心中原則的事,道:“道不同,不相為謀。”

    伽羅空的雙手一捏,十根手指同時發出啪啪的聲音,厲聲一笑:“好一句‘道不同,不相為謀’,既然如此,也沒必要與你廢話。師兄,先將他擒住,帶回去交給老祖,以老祖的神通,說不定能够奪舍他的時空掌控能力。”

    死禪教的兩位僧人,同時收起了笑容,兩股强大的殺氣,從他們的身上湧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嘩!”

    他們的脚下,湖水開始快速的旋轉,形成兩個直徑十丈的巨大漩渦。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鎮定自若,目光掃視向四周。除了兩位邪僧,竟然還有一百多具半聖傀儡,站在遠處,形成一座陣法,將小島完全籠罩了起來。

    很顯然,兩位邪僧也是頗為擔心,張若塵會使用聖旨或者空間力量逃走,所以,才會佈置出陣法,封住張若塵的所有退路。

    伽羅藍將一根手臂粗的金剛杵取出,使用聖氣將它包裹。緩緩的,金剛杵飛到了半空,爆發出一股無比强大的聖威。

    金剛杵的內部,一共燒錄六百七十五道銘紋,乃是一件十分厲害的百紋聖器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伽羅藍將金剛杵發揮到了最强狀態,一個個古老的佛文,飛了出來,懸浮在半空,散發出來的光輝,將整個天地都映照成金色。

    金剛杵還沒有落下,張若塵就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壓力,頭皮都像是要裂開一般。除了流星隱身衣,身上的衣袍,在一瞬間就化為了齏粉。

    三階半聖的修為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判斷出對方的境界,與他最開始的猜測,相差無幾。

    “八方破。”伽羅藍大吼一聲。

    金剛杵化為一道金色的流光,從天空,快速的飛了下去,勢如破竹一般的擊向小島上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避退,將强大的劍意,完全調動起來,默念一聲:“劍一。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中的銘紋,也都快速的浮現出來,爆發出最强大的力量,化為一道劍氣柱,向金剛杵迎擊過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”一聲,兩件强大的聖器,對撞了一下,形成一股强大的能量波,四散而開。

    緊接著,湖中的小島,響起一聲巨響,一大片煙霧、塵土升騰了起來。

    伽羅藍站在湖面,向遠處望去,湖中的小島,已經裂成了兩半。小島的四周,更是掀起了滔天的水浪。

    頓時,那一張猙獰的臉,露出譏誚的笑容。

    剛才那一擊的力量,殺死一百個魚龍境第九變的修士,也是搓搓有餘。

    所謂的時空傳人,應該已經變成了灰燼。

    伽羅藍頗為惋惜的歎了一聲:“若是使用空間力量逃遁,或許,他還有一線生機。只可惜,區區一個魚龍境的修士,竟敢不自量力的想要與我硬碰硬,與以卵擊石有什麼區別?只可惜,沒能將他帶回去,交給老祖。”

    伽羅空也感覺到頗為遺憾,將時空傳人交給老祖,必定是一件大功。

    可是,下一刻,伽羅藍和伽羅空卻震驚得眼珠子都要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只見,小島上的煙塵散開之後,張若塵依舊站在原來的位置,身體筆直,顯得頗為挺拔,如同是從始至終都沒有挪動脚步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