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遠處的伽羅藍盯了過去,道:“這就是三階半聖的力量?”

    伽羅藍的修為,雖然只是三階半聖的初期,卻也不是魚龍境的修士可以想像。兩位邪僧實在是想不通,張若塵到底是如何將這一擊擋下來?

    伽羅藍冷冷的一笑,“難怪能够擊敗一比特受了重傷的鬼王,不得不說,你的本事的確不小。不過,你若是妄想,能够與貧僧分庭抗禮,就是大錯特錯。”

    “嘩!”

    金剛杵從水面沖了出來,卷起一大片水浪,拖著一道金色的尾巴,重新懸浮在半空。

    伽羅藍的雙手合十,嘴裡念出一段經文,發出“咪咪嘛嘛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緊接著,他的身上,浮現出一個個金色的佛文,離開皮膚,飛向天空,與金剛杵中湧出的佛文,連接在一起。

    伽羅空並沒有出手,而是,靜靜的站在一旁觀戰。

    首先,他對伽羅藍,有著絕對的信心。

    一比特三階半聖,難道還收拾不了一個魚龍境的修士?

    其次,無論張若塵的修為多低,終究是唯一的一比特時空傳人,肯定精通一些時間和空間的攻擊手段。

    對於這兩股力量,無論是他,還是伽羅空,皆是十分陌生。囙此,必須要小心謹慎的對待,以免被張若塵偷襲,從而陰溝裡翻船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一旦半聖有了防備,張若塵還想出其不意的將其殺死,幾乎是不太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就像現在,伽羅藍與張若塵交手,根本就不是靠近他,而是站在遠處,使用聖器發起攻擊。

    即便,張若塵能够超控時間和空間力量,也很難對他造成威脅。

    通過剛才那一擊的交鋒,張若塵對三階半聖的實力,也有大致的瞭解,總的來說,還是比他預估的力量,更加强大不少。

    表面上,剛才那一擊,似乎是勢均力敵。

    實力上,張若塵還是受了一些輕傷,只是沒有表露出來而已。

    “我必須靠近過去,近距離戰鬥,才有取勝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想到此處,張若塵不再猶豫,激發出流星隱身衣的力量,化為一道流光,疾速的沖出去,率先攻擊向伽羅空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速度。”

    伽羅空暗暗一驚,怎麼也沒有想到,一個魚龍境修士的速度,竟然可以達到如此驚人的程度。

    即便是伽羅空全力施展身法,也比張若塵要慢一大截。

    “劍一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體,與沉淵古劍幾乎完全融為一體,化為一道光梭,拖出數十米長的尾巴,擊向伽羅空的眉心。

    伽羅空的手掌,向前一按。

    金剛杵從半空快速的沉下來,散發出奪目的光芒,擋在伽羅空的面前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的劍尖,與金剛杵的尖部,碰撞在一起,兩股勢均力敵的强大力量,相互對沖,使得大量劍氣和佛文,向四面八方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劍氣和佛文,撞擊在血湖週邊的陣法上面,打出一圈一圈的漣漪,發出“嘭嘭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這個小子的力量……竟然能够與我,拼得不相上下。”

    伽羅空的雙掌,同時向前推出,將佛氣源源不斷的打入金剛杵。一個魚龍境的修士,能够爆發出如此可怕的力量,已經完全超出他的認知,只有全力以赴,才能將對方擋住。

    他卻不知,張若塵不僅僅只是使用五條聖脈搬運聖氣,更是將三十六條經脈也利用起來。可以說,每一個刹那,張若塵搬運聖氣的數額,乃是伽羅空的一倍,足以彌補境界上的不足。

    還有一個更大的原因:

    此地,乃是陰間。

    半聖的最大優勢,在於他們已經修煉出聖魂,能够調動方圓數百裏,甚至方圓千里的天地靈氣,轉身為自身的力量。

    換一句話說,他們可以調動天地的力量,用來鎮壓魚龍境的修士。

    可是在陰間,卻沒有天地靈氣,無論是魚龍境修士,還是半聖,只能靠自身的力量戰鬥。

    對張若塵而言,無疑是最大的優勢。

    若是在昆侖界,張若塵與伽羅空交手,或許還有很大的可能會敗。在陰間,張若塵卻絕對不會敗。

    突然,伽羅空驚恐的發現了一件事,金剛杵竟然在緩緩的融化,化為金色的液滴,向張若塵的那柄黑色的巨劍湧了過去。

    黑色巨劍將金色液滴,吸收進劍體,轉化為一道道銘紋。

    “他的劍,在煉化我的聖器。”

    伽羅空的雙眼瞪圓,露出既是驚訝,又是憤怒的神情。

    金剛杵雖然不是《百紋聖器譜》上面的神兵利器,卻也是相當厲害的戰寶,在百紋聖器之中,絕對屬於頂尖級別。

    失去金剛杵,伽羅空的戰力,至少要降低一半。今後,遇到同等實力的半聖,他只能逃跑。

    伽羅空陷入兩難的境地,因為,張若塵的那柄黑色巨劍上面的力量十分恐怖,距離他也相當近。

    一旦收回金剛杵,他根本無法退避,肯定會被黑色巨劍擊穿身體。

    若是繼續僵持下去,等到黑色巨劍將金剛杵徹底煉化,伽羅空就更加難逃一死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伽羅空終於意識到,這位時空傳人,竟然是如此難惹,先前真的是太過輕敵。

    伽羅藍顯然也是看出伽羅空的狀態很不對勁,怎麼都覺得,不像是他將時空傳人壓制,反而像是時空傳人將他壓制住。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!”

    不再等待,伽羅藍念出一句佛號,隨即,全身皮膚化為金色,打出一道手印,從後方,向張若塵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見到伽羅藍出手,伽羅空頓時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是眉頭一皺,若是陷入兩位邪僧的圍攻,即便他將所有手段全部施展出來,也是必敗無疑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……只能拼盡全力,先斬一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掌擊在沉淵古劍的劍柄上面,將全身的劍意,完全調動起來,與劍體融為一體。

    “給我破。”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聲,金剛杵的表面,浮現出一道道裂紋,隨即,爆裂而開,化為數十塊金色的碎片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去勢不减,穿過金色碎片,繼續擊向伽羅空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佛法無邊。”

    伽羅空大吼一聲,左手凝聚出一股陰寒的屍氣,右手凝聚出一團明亮的佛光,向中心的位置一合,竟然徒手將沉淵古劍擋了下來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三階半聖的實力,相當強橫,張若塵已經占盡優勢,卻還是無法將他殺死。

    就在這刹那間,伽羅藍打出的手印,已經到達張若塵的背後,即便沒有轉身,也能感受到後背傳來一股灼傷皮膚的熱浪。

    張若塵以强大的精神力,一心二用,一邊使用劍意,控制沉淵古劍,繼續壓制伽羅空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他猛然向後轉身,調動空間的力量,手指向後一揮。

    “空間裂縫。”

    無聲無息之間,空間破碎而開,化為一道長達數十米的黑色裂縫。

    伽羅藍的臉色一變,立即收回掌印,施展出最快的速度,向右側橫移出去,險之又險的躲過空間裂縫。

    等到伽羅藍再次站穩脚步的時候,依舊驚魂未定,額頭上,竟是冒出一滴滴汗水。

    那就是空間的力量?

    實在太兇險,只差一點點,他就墜落進虛無空間。

    不遠處,一聲慘叫,傳入伽羅藍的耳中。

    就在剛才,張若塵施展出空間裂縫,將伽羅藍逼退之後,又施展出空間挪移的身法,出現在伽羅空的身後,一掌打在伽羅空的背心。

    伽羅空的背部骨骼斷裂,口吐鮮血,拋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還沒有落到水面,一道劍氣,攔腰斬下去,將他的半聖之體,斬斷成兩截,鮮血揮灑在了湖中。

    一連串的攻擊手段,全部都是在電光火石之間完成,每一個動作都像是演練過千百遍,根本不給伽羅空任何活命的機會。

    又一比特死禪教的半聖老祖,死在張若塵的劍下。

    斬殺伽羅空後,張若塵立即將他的屍骸,收進空間戒指,封存了起來。

    就在伽羅空死的那一刻,血湖的週邊,有著一大片半聖傀儡,失去佛力的控制,向後一倒,重新變成了死屍,漂浮在水面上。

    伽羅空和伽羅藍聯手佈置出來的陣法,自然也是轟然破碎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張若塵徹底化解了危機,即便無法戰勝伽羅藍,也能輕而易舉的退走。

    小島上,血月鬼王緩緩的站起身,一雙明亮的眼眸,盯在張若塵的身上:“時空傳人?不僅能够撕裂空間,還能瞬間移動,果然小看了他,此人很不簡單。”

    即便是血月鬼王,在此之前,也從未見過有人能够操控空間。

    囙此,她的心中,才會感覺到頗為震撼。

    若是她也能控制空間和時間的力量,到時候,別的鬼王,估計都要忌她三分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盯向張若塵的目光,變得深邃起來,暗暗的思考,如何擒住張若塵,從他的嘴裡,逼問出控制時間和空間的秘法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並不打算驚動湖面上的兩個人類,先讓他們鬥,而她,卻是悄悄的吸收月光的力量,恢復傷勢,凝聚鬼氣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