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伽羅藍的臉上,笑意全無,只剩下冷沉和怒火,道:“真是不簡單,竟然殺死了伽羅空。老祖說得沒錯,若是,讓你成長起來,的確能够與池瑤女皇抗衡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張若塵提著沉淵古劍,向伽羅藍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既然,你要和死禪教作對,也就絕對不能讓你成長起來,今天,就是你的死期。”伽羅藍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修為,並不比伽羅空强大多少,恐怕殺了我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伽羅藍道:“你能殺死伽羅空,並不是因為你的實力,已經可以與三階半聖相抗衡。而是因為,陰間沒有天地靈氣,伽羅空的力量受到了限制。再加上,你使用了詭異莫測的空間力量,所以,才能取勝。”

    “對你來說,不一樣嗎?”張若塵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伽羅藍搖了搖頭,道:“既然,伽羅空已經用死亡,總結出來了一個慘痛的教訓,你認為,我還會犯與他相同的錯誤?”

    “嘩!”

    伽羅藍雙手一合,嘴裡念出一篇經文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後,五十七具半聖傀儡的眉心,同時浮現出一個金色的梵文。隨即,五十七道金色的光梭,從半聖傀儡的眉心飛了出去,彙聚在伽羅藍的身上。

    原本,伽羅藍的修為,僅僅只是三階半聖的初期。結合五十七具半聖傀儡的力量,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力量波動,已經十分接近三階半聖後期的人物。

    從三階半聖初期,至三階半聖後期,絕對是數倍的跨距。

    “又是這一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倒也沒有露出懼色,心中在盤算,要不要將木靈希、寒雪、神魔鼠、小黑,全部叫出來,一起圍毆伽羅藍。

    想了想,張若塵還是否决了這個想法,畢竟伽羅藍的實力,遠超一般的半聖,實在是一個極度危險的人物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……

    “小黑,交給你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從乾坤神木圖中,將小黑喚了出來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小黑還帶出來三十四具半聖傀儡,排列成一道圓弧形,站在它的身後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伽羅藍的眼皮跳了一下,怎麼張若塵也掌控著數十具半聖傀儡,道:“你也修煉了死禪佛法?”

    不對。

    掌控半聖傀儡的人,並不是張若塵。

    而是,張若塵身邊的那一隻……長得頗為肥胖的黑猫。

    一隻貓,也能學會死禪佛法?

    小黑翻了伽羅藍一個白眼,圓溜溜的臉上,兩排鬍鬚動了動,道:“本皇只是略微的研究了一下,不得不說,死禪教的那一位老祖,的確是一個了不起的天才,竟然將佛法、陣法、趕屍秘術,融合在了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一隻蠻獸,豈能參悟透死禪佛法的真諦?”伽羅藍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一隻貓能够看得懂死禪佛法?

    “愚蠢的人類,竟敢小看本皇,本皇定要教訓你一頓。”

    小黑露出十分兇狠的模樣,隨即,竟然也施展出死禪佛法,調動三十四具半聖傀儡的力量,彙聚到它的身上。

    確切的說,站在小黑身後的三十四具半聖屍骸,並不是傀儡,而是戰屍。

    在圖卷世界,小黑已經根據死禪佛法上面的記載,將三十四具半聖屍骸祭煉過一次,使得每一具戰屍的力量,皆是堪比一階半聖。

    可以說,三十四具半聖戰屍的力量,遠遠超過伽羅藍的五十七具半聖傀儡。

    三十四具半聖戰屍的眼睛,全部都睜開,散發出黑色的幽光。一縷縷陰寒的力量波動,從它們的體內湧了出來,化為三十四團屍霧。

    即便是張若塵,也是眼睛一凝,能够清晰的感受到,三十四具半聖戰屍的體內,蘊含的龐大力量。

    它們雖然是已經死去多年的屍體,可是,體內散發出來的氣息,與真正的一階半聖相比,也差距不大。

    三十四比特一階半聖,只是想一想,也讓人感覺到恐怖。

    即便,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,同時遇到三十四比特一階半聖,也只能立即避退。

    當然,三十四具戰屍,還是遠遠比不上三十四比特一階半聖,畢竟,它們只是沒有意識的死物,根本沒有智慧。

    “小黑這個傢伙,到底是怎麼將它們煉製成了戰屍?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不僅僅只是張若塵,就連伽羅藍也被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一具半聖戰屍的誕生,需要花費各種資料,耗費大量的資源,才能够煉製出來。突然之間,冒出三十四具半聖戰屍,怎麼能夠不讓他吃驚?

    只不過,伽羅藍還沒有來得及細細的思索,小黑帶領三十四具戰屍,已經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三十四具戰屍對上五十七具半聖傀儡,自然是所向披靡,片刻之間,就將其擊潰。隨後,以小黑為首,三十四具戰屍,將伽羅藍圍在中心,將各種力量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小黑,記得留活口,我還要詢問他一些事。”張若塵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加入進戰圈,而是站在一旁,控制空間領域,籠罩那一片區域,以防伽羅藍逃走。

    有道是風水輪流轉。

    現在的局面,完全轉換了過來。

    伽羅藍的修為,的確十分高深,卻也扛不住三十四具半聖戰屍的圍攻。很快,他的身上,出現十多道創傷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養的戰獸,實在太逆天,繼續鬥下去,恐怕今天會將性命交代在這裡。”

    伽羅藍做事十分果斷,立即將一卷聖旨取出來。

    聖旨中,湧出一團金色的佛氣,將他的身體包裹。

    “今天這一筆賬,貧僧已經記下,改日必定加倍奉還。”

    伽羅藍的眼中,盡是怨憤的神情,借助聖旨的力量,化為一道金色的流光,向天穹上方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只要激發出聖旨的力量,即便是遭遇一般的聖者,也有很大的機會逃走。

    只可惜,張若塵一直都在戒備,伽羅藍才剛剛沖飛起來,就被一道空間裂縫逼得退了回去,根本沒能逃走。

    “嘿嘿!禿驢,你還想逃。”

    小黑大笑一聲,帶領三十四具半聖戰屍沖了上去,將伽羅藍淹沒,經過一陣圍毆,將伽羅藍打得奄奄一息,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片刻後,小黑施展出一種名叫“鎮神指”秘術,使用爪子,在伽羅藍身上一連擊了一百零八次,打得伽羅藍慘叫不止。

    等到一套鎮神指施展完畢,伽羅藍身上的聖脈和經脈全部都被封禁,再也沒有出手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欺人太甚,有本事你親自與貧僧一戰。”

    伽羅藍相當不甘,大吼了一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見小黑,正將一根十二階真武寶器級別的鐵索,綁在伽羅藍的身上,隨即,便是走了過去,淡淡的道:“你連一隻貓都敵不過,憑什麼還想與我交手?老實說,死禪教的修士,真的讓我挺失望,沒有一個真正像樣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想要從伽羅藍的嘴裡,逼問出他想要知道的事,自然就要先打擊伽羅藍的信心,擊潰他的精神。

    要不然,一比特半聖,即便是被擒住,也絕對不會向一個魚龍境的修士屈服。

    “張施主,是不是太小看了死禪教?”

    一道虛無縹緲的聲音,從黑暗傳了過來。

    刹那間,張若塵只感覺一股無比危險的氣息,將他籠罩。這種感覺,就像是一個凡人,被死神盯上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哈哈!心術佛師即將趕到,張若塵,你的死期就要到了!”伽羅藍大笑了一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前所未有的凝重,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一眼,道:“對方應該還在數千里之外,只是使用了某種聖術,使得聲音先一步傳了過來。”

    面對心術佛師那樣的人物,即便逃進乾坤神木圖也沒有用。反而,若是讓心術佛師,得到乾坤神木圖,以他的修為,還有可能會將圖卷煉化。

    到時候,所有人都要死在圖卷世界裡面。

    囙此,在第一時間,張若塵將一卷聖旨取出來,準備催動聖旨的力量逃離此地。

    他才剛剛將聖旨捏在手中,抬起頭,向上望去,卻發現黑暗的天穹,突然,出現了密密麻麻的星辰,散發出耀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更加讓人吃驚的是,滿天的星辰,正在疾速向下墜落。

    “怎麼回事?陰間怎麼會出現滿天的星辰?”

    小黑抓了抓頭皮,感覺到相當不解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,十分難看,道:“不是星辰,那是萬寶袈裟上的上萬件佛器散發出來的光芒。為了防止我們逃走,心術佛師已經打出萬寶袈裟,將整個天地都包裹了起來。即便使用聖旨,也不可能逃得出去。”

    面對如此絕境,很多人肯定已經陷入絕望,張若塵卻依舊還保持著鎮定。

    伽羅藍再次發出陰沉的笑聲,道:“心術佛師出手,你們還想逃走?張若塵,先前貧僧勸你加入死禪教,你卻偏要與死禪教為敵。現在,後悔莫及了吧?”

    危險的氣息,越來越近,眼看著從天而降的萬寶袈裟,就要將所有人,全部收進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敏銳的發現,原本站在小島上的血月鬼王,沖進湖中,沉入了水底。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一道喜色,道:“此地乃是血月鬼王的老巢,肯定佈置了很多逃生的手段,追上她,說不定能够逃過一劫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抓住伽羅藍,立即向湖底沖了下去,追在血月鬼王的身後。

    小黑的眼睛滴溜溜的一轉,將湖面上的半聖傀儡,全部收進一隻空間戒指,隨即,也向湖底沖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又是星期一,小魚來求推薦票了!謝謝!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