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剛剛闖入進圖卷世界,血月鬼王就意識到不妙,因為,她發現進入了另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,已經不是在陰間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快速向後一退,想要退出這一座未知的世界。

    只可惜,那一扇空間之門,已經先一步關上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停在半空,一雙眼眸,變得警惕,觀察四周,沒有察覺到危險,才又再次向張若塵追上去。

    以她鬼王級別的修為,即便那個魚龍境的人類小子,真的有陰謀,又怎麼奈何得了她?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是,來到這一座陌生的世界,張若塵沒有繼續逃,反而停下脚步,轉過身,向血月鬼王盯過去。

    “怎麼?不逃了嗎?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從半空飛落下來,站在張若塵的對面,身上的鬼氣釋放出來,形成一股强大的腐蝕力,使得周圍的草木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快速枯萎。

    就連泥土,也變得黑色,蒙上一層厚厚的冰霜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只是眼神一瞪,地面上的冰霜,便是分出兩股,冒出一根根尖銳的冰刺,向張若塵和寒雪,蔓延過去。

    只不過,那兩排寒冰刺,還沒有靠近到張若塵和寒雪的十丈之內,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擋住,垮塌了下去,化為了冰粒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不用再逃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意思?”血月鬼王道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對自身的實力,當然是相當自信,即便,張若塵跟她耍手段,也有十足的信心將他鎮壓。

    只不過,當她看到,張若塵脚下的碎冰,卻還是有些動容,產生出戒備之心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上,浮現出一個溫潤的笑容,道:“難道,你就不想知道,這裡是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“無須知道。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的目光,盯在寒雪的身上,頗為不耐煩的道:“交出虛空劍,本王可以留你們一條活路。”

    “進入乾坤神木圖,你竟然還敢說出如此大言不慚的話,真是要笑死本皇。哈哈!”

    小黑笑得前仰後翻,捂著肚子,在地上打滾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早就看張若塵的那只貓很不順眼,聽到這話,自然就更加惱怒,伸出一根細長的手指,向虛空一點。

    指尖飛出的鬼氣,凝聚成固態,化為一根手臂粗的鎖鏈。

    鎖鏈,發出嘩嘩的聲音,猶如龍蛇一般,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小黑冷哼一聲,伸出一隻鋒利的爪子,向前一擊。

    爪子上,冒出一團黑色的火焰,隨著火焰不斷膨脹,竟是化為一片灼熱的火雲,將鎖鏈打得斷裂,煉化成一縷縷鬼霧。

    甚至,血月鬼王也被一股强大的力量,震得向後倒飛出去,完全無法與小黑抗衡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看了看自己的右臂,只見,手掌、手腕、手臂裂出密密麻麻的紋路,只差一點點,她的鬼體,恐怕就會碎裂。

    在陰間的時候,那只貓的力量,最多也就只是能够與三階半聖抗衡。來到這裡,怎麼會變的如此强大?

    難道,它先前隱藏了實力?

    這個念頭,血月鬼王只是略微一想,就立即否决。若是那只貓,真的是蓋世强者,又怎麼會臣服於一個魚龍境的人類?

    張若塵站了出來,平和的道:“血月鬼王,你的强大修為,在乾坤神木圖中,根本沒有任何優勢。若不是你還有一些價值,剛才那一擊,小黑就能讓你魂飛魄散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血月鬼王冷冷的道。

    很顯然,她並不服氣。

    “怎麼?不服?也好,本皇專治各種不服。”

    小黑露出陰沉的笑容,搓了搓爪子,將圖卷世界中的靈氣,調動起來,彙聚在它的身上。

    轉瞬間,一股强大的氣勢,爆發了出來,在它的身後,顯現出一隻山嶽那麼巨大的獸影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那股氣勢,就將血月鬼王震懾得不斷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她能清晰的感受到,身上的鬼氣,正在不斷被對方抽走,想要反擊,卻連還手的力量也施展不出來。

    “該死,怎麼會這樣?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的鬼體,變得越來越脆弱,自身的力量,也下降到極低點,甚至還不如一比特一階半聖。

    最終,小黑還是停了下來,將一枚鬼珠,遞給張若塵,“這是從她的身上抽離出來的鬼氣,凝聚出來的珠子。”

    那一枚鬼珠,只有鴿蛋大小,卻十分沉重,散發出冰寒刺骨的力量。

    張若塵接過鬼珠,向血月鬼王盯了過去,道:“我想,現在我們可以坐下來好好的談了吧?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顯得頗為失落,神情低迷,將手上殘餘的鬼氣,緩緩的散開,抬起頭,自嘲的一笑:“成者王,敗者寇。還有什麼好談?”

    張若塵把玩著鬼珠,道:“我先前就已經說過,只要你老實回答我的問題,可以饒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血月鬼王道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寒雪取出一件白色的裙袍,向血月鬼王走了過去,遞給了她:“鬼姐姐,給你。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的目光,盯在寒雪的臉上,眼睛微微的一縮。

    猶豫了許久,最終,她還是接過裙袍,披在身上,將完美無瑕的嬌軀,掩蓋在裙袍的下方。只有半截雪白的小腿,還有一雙小巧的玉足,露在衣袍的外面。

    “寒雪,你先過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示意寒雪立即回去,以防血月鬼王在絕境中反撲。

    隨即,他又道:“殺了你,對我沒用任何好處。可是,我想要從你嘴裡知道的東西,卻相當重要,所以你無須懷疑我的話。當然,你若是真的想死,我也可以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的一雙纖柔的手,捏在衣襟的位置,身姿站得筆直,向張若塵斜瞥了一眼,道:“問吧!若是,我真的知道,倒是可以告訴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喜色,只要她願意開口,就是一件好事,道:“告訴我,你到底知不知道千骨女帝在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沉思了片刻,才徐徐的道:“其實,關於千骨女帝,本王知道的也並不多。”

    小黑很想知道關於千骨女帝的消息,於是,立即催促,道:“快說。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向小黑盯了一眼,露出不悅的神情,道:“陰間的確是流傳著千骨女帝的傳說,即便是諸位鬼王,也是將她敬如神明。據說,在那十分遙遠的年代,千骨女帝曾經鎮殺過一比特神,神的屍體,便是墜落在鬼神穀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過,她殺死神後,就離開陰間的週邊區域,跨過第二條屍河,消失在陰間的深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一縮,道:“第二條屍河是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“只要一直向陰間的深處行去,一直走到天地的盡頭,就會遇到第二條屍河。我們現在所處的區域,其實是第一條屍河和第二條屍河之間的區域,也被稱為陰間的週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陰間到底有多少條屍河?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搖了搖頭,道:“不清楚。我曾經跨過第二條屍河,只不過,沒過多久又退了回來。那一片天地,實在太危險,盤踞著很多古老的鬼王,還有一些十分可怕的未知生靈。若是繼續向前,我很可能會死在那裡。”

    要知道,血月鬼王的修為,已經相當强大,堪比一比特聖者。

    可是,陰間的深處,卻讓她感到如此恐懼,實在是難以相信,那裡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?

    張若塵的神情一動,道:“未知的生靈?你是說,穿過第二條屍河,能够遇到生靈?”

    亡靈和生靈,自然是有本質的區別。

    比如:人類和蠻獸,皆是屬於生靈。

    雖然,在陰間的週邊,也有一些生靈。但是這些生靈,大多都是從昆侖界,闖入進來,並不是土生土長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陷入了回憶,久久之後,才道:“的確是生靈,而是還相當强大。只不過,那些生靈,與陽間……也就是你所說的昆侖界的生靈,有著很大的不同。或者說,它們應該是介於亡靈和生靈之間,一種十分古怪的生物。”

    “能够在陰間活下來的生靈,肯定不可能是單純的活物那麼簡單。”張若塵的眉頭緊皺,心中生出一股强烈的危機感。

    他能够看出,血月鬼王並沒有說謊,由此可見,陰間的深處,恐怕真的是一處非同一般的地方。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問道:“此次,陽界之門打開,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搖了搖頭,道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連你也不知道?”張若塵實在很難相信她的話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向張若塵盯了一眼,又道:“或許與虛空劍有關吧!在陰間的週邊區域,流傳著一個傳說。千骨女帝殺死神之後,就用虛空劍和神屍,鎮住了陰間和陽間的通道。正是因為這個原因,無盡歲月以來,誰都無法踏出陰間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大概在一年前,也不知是誰,傳出了一道消息,聲稱虛空劍已經不在陰間,陰間和陽間的通道,即將會被打開。”

    “這樣的消息,太過匪夷所思,囙此,我當時並沒有當真。直到不久之前,神初鬼王頒佈了一道法令,號令陰間的鬼王,帶領陰兵、鬼將討伐陽間。這個時候,我才知道,原來陰間和陽間的通道,真的已經打開。”

    聽完,張若塵陷入了沉默,開始思索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