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早就已經體會過死亡邪氣的恐怖,一旦侵入身體,即便是半聖也很難化解。若是死亡之氣足够濃厚,甚至能够威脅到聖者的生命。

    在第一時間,張若塵調動龍珠中的聖龍之氣,湧入雙腿的陽蹻聖脈和陰蹻聖脈,轉化為數百條金色的虯龍,將包裹雙腿的血蟲,全部震飛出去。

    血蟲的身軀,十分柔韌,居然沒有被震死。

    落地地面,它們立即發出簌簌的聲音,鑽進地底,很快就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吞象兔的速度極快,張開嘴就是向下一咬,竟是咬住一隻血蟲的尾巴,從泥土中拖出來。

    血蟲,大概有一尺長,蜈蚣的形態,長滿細密的鱗片,身下一共有數十只足,長著倒鉤,顯得無比鋒利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血蟲怪叫了一聲,身軀猶如蛇一般,蜿蜒了一圈,張開小嘴,露出四顆鋒利的牙齒,向吞象兔的眼睛咬過去。

    電光火石之間,張若塵伸出兩根手指,鉗住血蟲的頭顱。

    只聽見哢嚓一聲,血蟲的頭顱破碎,冒出一粒粒血珠。

    吞象兔的雙眼放光,立即沖上去,將血蟲吞進嘴裡,甚至,張若塵都還沒有來不及封锁,血蟲已經進入它的腹中。

    “怎麼什麼都吃?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它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塵……塵爺……”

    吐象兔怪叫了一聲,捂著肚子,在地上打滾。

    當它再次爬起來的時候,嘴裡發出嗷嗷的聲音,變得十分狂躁,眼中冒出密密麻麻的血絲,充滿了殺戮、欲.望、邪惡的光芒,不停磨牙齒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拍出一掌,擊在吞象兔的頭頂,將它體內的死亡邪氣打散開,從嘴裡吐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太可怕了,太可怕,我必須要靜一靜。”

    吞象兔趴在地上,大口喘氣,隨後,又從空間手鐲中摸出一根碗口大的銀參,不停的啃了起來。

    等到將銀參吃完,吞象兔才長長吐出一口氣,徹底恢復過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提醒,道:“小心一些,那些血蟲的體內,蘊含有死亡邪氣,一旦進入體內,憑藉聖氣是很難化解。”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吞象兔突然瞪大了雙眼,頭頂上,兩隻耳朵立了起來,道:“塵爺,我發現使用《吞天訣》,可以將血蟲煉化,使得修為也提升了不少。要不……我再吃一條試一試?”

    吞象兔露出兩個雪白的牙齒,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張若塵,徵求他的同意。

    “試一試吧!若是,使用血蟲,真的能够讓你快速提升修為,對你來說,的確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他在一旁護法,倒也不怕出意外。

    吞象兔的修為,達到半聖境界,自然也是有一些厲害的手段,很快就從泥土裡面,抓出一隻血蟲。

    它的牙齒,比血蟲更加鋒利。

    將血蟲咬死,吞進腹中,隨後,運轉《吞天訣》。

    《吞天訣》乃是吞天魔龍一族的無上功法,自然是非同小可,很快就將血蟲完全煉化。這一次,吞象兔顯得小心了許多,煉化血蟲的同時,也將一縷死亡邪氣吐了出來,並沒有受到影響。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暗道:“死亡邪氣雖然厲害,但是,一條血蟲中的死亡邪氣,卻還是太過稀薄,只要小心一些,半聖級別的存在足以將它化解。”

    接下來的三天,張若塵一直都在尋找石林的出口,吞象兔卻是在不斷尋找血蟲,已經一連吃下一百多條,如同永遠也吃不飽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在暗暗的觀察吞象兔的變化,僅僅只是三天時間,吞象兔的修為,提升了大概一倍,差不多相當於一階半聖巔峰的人類修士。

    “小黑將《吞天訣》傳給它,倒是十分明智的决定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最近三天,也有一些半聖級別的人類,或者是六階蠻獸,從石林的上空飛過。只不過,無一例外,全部都被一柄血紅色的巨斧劈殺,化為了死屍。

    屍體墜落到地面,立即就會被血蟲吞噬得乾乾淨淨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張若塵才不敢飛行,只能收斂氣息,小心翼翼的前行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吞象兔也遭到一些血蟲的圍攻,不過,那些血蟲的戰力,卻並不高,很快就被擊退。

    石林中,全是密密麻麻的石柱,怎麼都無法走出去。到最後,張若塵甚至有些懷疑,是不是已經迷失了方向?

    一直到第五天,在石林中,張若塵終於遇到別的人類修士。

    此人,乃是不死血族陣營中的一比特半聖,張若塵在封寒的身後,看到過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正在與一條三丈長的血蟲戰鬥,頭髮散亂,全身上下足有二十多道傷口,也不知已經戰了多久,眼中露出疲憊的神態。

    戰鬥的邊緣,數百條血蟲都是揚起頭顱,嘴裡發出哧哧的聲音,只等那位不死血族的半聖戰死,它們就一擁而上,將他分食。

    如此巨大的血蟲,張若塵還是第一次見到,自然是感覺到相當吃驚。

    吞象兔卻是瞪大了雙眼,嘴角不停流口水,“好肥,好多肉,一定很好吃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對不死血族沒有任何好感,囙此,並沒有要出手相助的意思。而且,那條血蟲,散發出來的氣息,也是相當恐怖,堪比一比特三階半聖。

    加上,它的軀體內,散發出來的强大死亡邪氣和驚人的速度,即便是張若塵也不願去招惹。

    “塵爺,你快看,那是什麼?”

    吞象兔伸出一隻爪子,向血蟲後方的位置指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了過去,只見,那個方向的石林,微微向上聳起,形成一個數十米高的小山丘。山丘的頂部,長著一株黑色的枯樹,光禿禿的,沒有一片綠色的葉子,唯獨只有一枚黑色的果子,結在上面,散發出十分濃烈的异香。

    “鬼神穀中,居然長著一棵樹,還結了一枚果子。難道,那條巨大的血蟲,就是在守護它?”

    趁著血蟲正在與不死血族的那位半聖戰鬥,張若塵施展出最快的速度,化為一道流光,向山丘的頂部,飛速的沖上去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另一個方向,也是沖出一道極快的人影。

    他們兩人,幾乎是同時到達山丘頂部,同時出手,前去採摘黑色的果子,想要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先到一步,正要將果子採摘下來。

    對方卻打出一道印法,化為寶瓶的形狀,擊向張若塵的腹部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去勢不减,探手抓住黑色果子,將它採摘下來。與此同時,沉淵古劍自動離鞘飛出去,拖出一道長長的劍氣,與對方的印法硬拼一擊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兩人同時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黑色枯樹,發出哢的一聲,在一瞬間,化為一粒粒木粉,燃燒成灰燼。就連兩人脚下的山丘,也都四分五裂,夷為平地。

    “這枚神頑果,乃是我先發現,閣下最好交還過來,免得給自己招來災禍。”

    站在張若塵對面的男子,全身裹著白色的布袋,就連頭、臉也被包裹,只露出一雙青色的眼睛,猶如是一具活著的木乃伊。

    木乃伊男子的腰上,掛著三個赤金色的鈴鐺,相互碰撞,發出叮叮噹當的聲音。

    對方,能够擋住張若塵的全力一劍,拼得不相上下,顯然也是十分厲害的强者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緩不急的將黑色果子收起來,放入空間戒子,道:“閣下這麼說,會不會太過霸道?誰也說不清,到底是誰先看到這枚果子。但,卻是我先將它採摘下來,那麼它的歸屬權,自然也就屬於我。”

    木乃伊男子盯著張若塵手指上的空間戒子,青色的眼睛中,露出一道异色,冷笑一聲:“既然如此,我便來會一會你,倒要看看,你有什麼本事,守得住神頑果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遠處,傳來簌簌的聲音。

    那條長達三丈的血蟲,已經吞噬了不死血族的半聖,身軀又伸長了半丈,達到三丈半的程度。

    它身上爆發出來的氣息,也是猛然攀登,達到三階半聖巔峰的程度。

    此刻,巨大的血蟲,帶著數百條細小的血蟲,攜帶著一大片死亡邪氣,向張若塵和木乃伊男子的方向沖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木乃伊男子皆是臉色一變,沒有繼續交鋒,向著兩個不同的方向,立即逃走。

    “塵爺。”

    吞象兔的兩隻爪子,各自抓著一隻血蟲,一邊吃著,一邊拼命的邁動兩條短腿,向張若塵狂追過去。

    吞象兔一族的速度,的確是相當逆天,即便張若塵穿著流星隱身衣,也只是比它略快一點。

    “跟我走,我已經找到逃出石林的方向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剛才在山丘上面,張若塵使用神印之眼,看穿了厚密的鬼霧,發現石林的邊界。

    只不過,那條巨大的血蟲,也是擁有極快的速度,緊追在張若塵和吞象兔的後面,發出低吼的聲音。

    每吼一聲,地底就會鑽出一群血蟲,從各個方向圍過來。

    “塵爺,那只大傢伙追著我們幹什麼?”

    吞象兔夾著尾巴,跑的飛快。

    肯定是與那枚黑色果子有關,應該是張若塵采走了它的寶物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