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?“嘩——”

    下墜的速度,越來越快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牙齒一咬,立即激發出龍珠的力量,背上展開一對金色的龍翼,借助雙翼,減緩下墜的速度。

    越是向下,張若塵身上承受的力量,也有越大。

    到後來,即便擁有龍翼,起到的作用,也是相當有限。

    而且,懸崖下的空間,更加脆弱,每隔數十米就會出現一兩道巨大的空間裂縫,橫在半空,一旦掉入進去,任何人也是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有好幾次,張若塵也差一點就墜入進虛無空間。

    “哈哈!張若塵,咋們同歸於盡吧!”

    封寒落在張若塵的下方,滿臉皆是鮮血,猙獰的狂笑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死,你也必須比我先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,露出冷凝的神色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施展出龍象般若掌,體內響起龍吟、象吼的聲音,龍影與象影從雙臂湧了出來,凝聚出掌印,不斷向下拍擊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一連打出十七道掌印,源源不斷的擊在封寒的身上。

    即便,封寒擁有百獸真鼎的抵擋,嘴裡卻還是不停流淌出鮮血,胸口的位置,裂出十多道血紋,幾乎就要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準備打出第十八掌的時候,卻看見封寒的下方,黑色的地面,呈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已經到達懸崖的底部。

    “哈哈!師尊,你的得意弟子,還不是一樣夭折,根本無法繼承你的衣缽,更加沒有機會成為劍聖。”

    封寒笑得更加大聲,就算他即將死在這裡,張若塵也要給他陪葬。

    但是,張若塵卻在封寒詫異的眼神之下,將乾坤神木圖取了出來,打開空間之門,跳入進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空間之門剛剛關閉,乾坤神木圖便墜落在地面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封寒大吼一聲,先一步落地,將堅硬的石頭,砸得粉碎。

    當然,他强大的半聖之體,也變成一團血泥,只剩一具銀色的骨骼,也鑲嵌進石頭裡面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懸崖,即便再高,也摔不死半聖。

    但是,那股向下的强大力量,加上修士自身的重力,兩者疊加在一起,一瞬間接觸地面的時候,簡直就如聖者的全力一擊打在身上,即便有護身寶物,也抵擋不住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張若塵從圖卷世界中走出來,落地地面,將陷入地底的乾坤神木圖取出,捏在手中,擦拭上面的灰塵。

    圖卷,完好無損。

    “只可惜,我還沒用參悟到空間規則,要不然,也不用借用乾坤神木圖保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乾坤神木圖,重新收進氣海,心中頗為感慨。

    無論怎麼說,能够保住了性命,就是最大的幸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抬起頭,向懸崖的上方望去,可以看見,頭頂上面分佈有一道道空間裂縫。那些空間裂縫,時而閉合,又時而裂開,顯得相當不穩定。

    以他的修為,縱身向上一躍,也只能跳起九丈高,落到地上後,雙腿直接陷入地底,全身的骨骼都像是要散架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端木学姐有沒有回到崖壁上方?”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估算,即便不出現任何意外,想要從崖底,爬到崖頂,至少也需要數個月的時間。

    崖壁上,充滿了危險,不出現意外的概率,實在太低。

    換句話說,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,幾乎不可能,還能回到崖頂。對於很多人而言,這是讓人相當絕望的事。

    然而,他卻看得很開,只是輕輕的搖了搖頭,就向地面看去。

    地面上,有著數十個大坑,每一個坑的底部,都有一具白骨。人類的骨頭占多數,也有幾具蠻獸的骨骼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大坑的邊緣,張若塵還找到斷掉的銀絲繩和鐵鍊。

    很顯然,他們都是為了尋找起死回生藥和神屍,想要來到懸崖下方,卻發生了意外,摔落下來,死於非命。

    他們到底遭遇了什麼可怕的事?

    崖壁上,到底有什麼樣的危險?

    從此處摔落下來,還能有完整的骨骼,至少也是修煉出了琉璃寶體的魚龍第九變修士。甚至,很可能全部都是半聖,在昆侖界,必定都是威震一方的霸主。

    “一個起死回生藥的謠言,害死了這麼多人,也不是那個幕後的黑手,到底是誰?不對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突然發現了什麼,雙眼再次向坑中看去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全部都是白骨,他們身上的血肉呢?難道在這懸崖的底部,也生存著某種生物?”

    張若塵小心的戒備,將空間領域和精神力完全釋放出來,以防遭遇不測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張若塵感受到黑暗中像是有一雙眼睛,正在盯著他。

    “什麼人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點出,指尖飛出一道火柱般的劍波,向著感應到的那個方向,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只不過,劍波的力量,才剛剛爆發出來,就將脆弱的空間震碎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得不立即收起力量,急速向後一退,隨後,又以更快的速度追出去,消失在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懸崖的上方,鬼霧震盪了一下。

    隨後,一道巨大的鳳凰影子,飛落下來,在離地百丈的位置,化為一個絕色麗人的影子,凝聚成木靈希的嬌小身體。

    一對美麗的鳳凰羽翼,變成一粒粒光點,飛進了背部。

    木靈希先是向四周觀察了一遍,走到一座大坑的邊緣,看到坑中全是鮮血,只剩下肉泥。

    那血液,還沒有幹,散發出淡淡的熱氣。

    她的雙腿,顫抖了一下,跪倒在了地上,只感覺心口的位置十分疼痛,猶如是有刀片在攪動。

    “為什……麼……為什麼要我經歷兩次這樣的……痛苦……嗚嗚……”

    木靈希的雙手按在地面,十指嵌進石頭,那一張晶瑩雪白的臉蛋,掛著淚痕,也是緊貼泥土,一股無比悲戚的情緒湧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種感受,實在是讓人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早知道,她就不該跳下懸崖,為什麼要做那麼愚蠢的事。張若塵若不是為了救她,也不會與封寒同歸於盡。

    “都是我的錯……是我……是我害死了你……對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木靈希披頭散髮的趴在地上,眼淚不停的流淌出來,嘴裡發出急促的呼吸聲,眼神變得無比絕然,道:“既然,你已經死去,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?”

    她的雙手,在地面一按,豁然坐了起來,取出沉淵古劍,就要向自己的心臟刺下去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她抬起頭來的時候,卻看見大坑的對面,竟然站著一個年輕俊逸人影。對方,正用好奇的眼神,盯著她。

    不是張若塵是誰?

    木靈希整個人都像是石化了一般,舉起的劍,也是硬生生的停在半空。

    張若塵抿了抿嘴唇,問道:“端木学姐,你在做什麼?”

    木靈希的那雙絕然的眼睛,再次湧出大滴大滴的淚珠,直接將沉淵古劍扔飛出去,向前一沖,撲進張若塵的懷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了看沉淵古劍,又看了看地面上的血泥,大概猜出發生了什麼事,心中生出了一股複雜難明的情緒。

    張若塵閉上雙眼,略微低下頭,在木靈希的耳後髮絲之間輕輕的一嗅,隨後,伸出一雙手臂,緊緊的將她抱住。

    驀地,木靈希抬起頭來,兩片柔軟香潤的嘴唇,與張若塵的嘴唇印在一起。

    久久的一吻,分開之後,木靈希略微有些喘息,捏緊了粉拳,在張若塵的胸口垂了一下,眼淚婆娑的問道:“你剛才去哪裡了?我還以為……”

    “剛才遇到一隻詭異的東西,所以,我趕過去追它。不過它的速度太快,沒能追上。”張若塵的手掌,撫摸著木靈希的臉頰,輕輕的一歎:“今後,不許再做傻事,若是我稍微遲一點回來,後果不堪設想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的兩排睫毛輕輕眨動,嘻嘻的一笑:“只要你活著,我絕對不會做任何傻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咦了一聲,盯著木靈希的眉心。

    只見,她的眉心,有著一股血紅色的鳳凰印記,只有朱砂大小,卻是無比的鮮豔,湧出十分神聖的力量波動。

    明明只是一個印記,卻像是隨時都能活過來。

    木靈希顯然也是察覺到了什麼,手指輕輕的摸了摸眉心,回想起,先前她突然之間,變化為一隻鳳凰……

    於是,她立即將精神力,收進體內,開始查探。

    氣海中,居然出現了一團鳳凰形狀的聖氣,猶如具有生命一樣,輕輕的扇著羽翼,發出低吟聲。

    “難道是激發出了體內的鳳凰血脈?”

    木靈希也對她身上發生的事,有些一知半解,所幸,按照《八荒**功》的經脈圖,控制聖氣流轉。

    “嘩——”

    一對巨大的寒冰羽翼,從背部沖出來,足有十多米長,羽毛鮮豔,散發出五彩的光芒,甚至,還有風之規則、速度規則、寒冰規則……,一百多種聖道規則,流動在雙翼之間。

    木靈希的氣質,變得無比神聖,肌膚晶瑩如玉,每一根髮絲也是散發出淡淡的聖光,猶如是鳳凰天女下凡一般,隨時都會飛天而去,消失在人間。

    她的一對鳳凰羽翼,乃是實質存在,並不是聖氣幻化而成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,道:“你們木家,莫非是鳳凰半人族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