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接下來的兩章,交代的東西比較多,乃是對前面幾十章的所有伏筆,做出的一個匯總,大家可以看慢一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是十天過去,張若塵卻依舊沒有醒過來。

    反而,因為鮮血大量流失,他的臉色變得十分蒼白,全身的皮膚,皆是蒙上一層死灰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體內,生命力正在快速流失,隨時都會死去。

    十天以來,老僧再也沒有出現。

    唯獨只有木靈希,一直守在他的身旁,緊握著他的雙手,將體內的聖氣,源源不斷的注入他的體內。

    此刻,木靈希也因為聖氣大量流失,趴在了地上,俏麗的臉,比張若塵還要蒼白,顯得相當虛弱。

    可是,木靈希卻沒有鬆手,一旦鬆手,她害怕張若塵就會徹底死去,再也醒不過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火山的另一個方向。

    老僧盤坐在地,原本樸素的佛衣外面,披上一件金光璀璨的萬寶袈裟,全身有著金色的佛氣在流轉,雙手舉過頭頂,手心朝上。

    上空,一條條血蟲爆裂而開,化為血霧,凝聚成兩根血柱,從雲中穿透下來,與他的雙掌連接在一起。

    隨著他不斷將血氣,吸收進體內,乾枯的身體,撐了起來,最後完全恢復到飽滿的狀態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天空上方,一條條血蟲掉落下來,堆成一大片,全部變成乾枯的屍體。

    心術佛師穿著一塵不染的白色佛衣,站在老僧的身前,雙手合十,躬身的一拜:“師尊的修為恢復了嗎?”

    老僧看了看自己寬大的手掌,點了點頭,站起身來,笑道:“那些血蟲,少說也吸收了百位半聖的鮮血。如今,他們的鮮血,全部彙聚到為師的身上,已經讓為師恢復到鼎盛的狀態。”

    “接下來,可以開始全力收取神屍,只要將神屍,煉製成戰屍,即便是池瑤女皇又有何懼?”

    心術佛師的目光,向遠處的張若塵盯了過去,道:“張若塵殺死了我教數位半聖,為何師尊還要幫助他修煉五行混沌體?”

    老僧扭轉目光,向浸泡在岩漿中的張若塵看了一眼,露出慧心的一笑:“若不是此子出現得及時,幫助為師,擊退神初鬼王。恐怕為師等不到你趕來,已經死在這裡。”

    心術佛師連忙單膝跪下,誠惶誠恐的道:“弟子接到師尊的聖意,立即帶領教中的高手,趕來陰間救援。只不過,半途遇到一比特鬼王,與她鬥法的時候,弟子遭受了重創,所以來遲了一步,請師尊明察。”

    “趕快起來,為師沒有責怪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老僧慈眉善目的一笑,將心術佛師扶起來,道:“無論怎麼說,為師的確是欠下張若塵一個巨大的人情,若是不將人情還給他,聖道之心將會出現瑕疵,如此一來,永遠也跨不過最後那一步。”

    他又道:“當然,若是他自己撐不過這一關,死在此地,今後貧僧也就不用再還他的人情。”

    心術佛師終於有些明白,師尊這麼做的意圖。

    若是,張若塵修煉成五行混沌體,挺了過來,那麼,師尊也算是還了自己的人情,自己的聖道之心達到圓滿的狀態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能挺過來,死在岩漿海洋裡面,師尊的心中,也沒有任何遺憾,也無須再還他人情。

    “此子若是不死,將來必成我教大敵。”心術佛師肅然的道。

    老僧意味深長的道:“倒也未必,若是,他成長起來,最頭疼的人,絕不是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師尊指的是中央帝城的那位女皇大人嗎?”心術佛師心領神會的道。

    老僧道:“那位女皇大人何等高傲的人物,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下令擒拿他,除非,此子的存在,能够威脅到她的皇位,甚至她的性命。既然如此,貧僧當然是要助他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心術佛師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道:“不過,我看他似乎挺不過這一關……咦……”

    心術佛師的話音,還沒有完全落下,岩漿海洋中,竟然散發出淡淡的五彩色光華。

    而且,光華變得越來越强烈,將大半個火山都籠罩進去。

    原本,張若塵體內的生機,已經相當微弱,卻在這時,變得越來越强盛,肉身猶如變成五彩神石,散發出黑色、白色、金色、青色、赤色的光華。

    整個天地,變得一片混沌,猶如是回到世界誕生之初。

    老僧的目光,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也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,道:“此子的意志力真的是十分驚人,竟然真的讓他挺了過來,將五行混沌體修煉成功。他的天資,堪稱是中古時期之後,昆侖界的第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張若塵從岩漿中飛了起來,化為一道五彩流光,沖天而起,劃過了一道弧度,向下一沖,落到地面,站在老僧和心術佛師的不遠處。

    雖然,先前他一直陷入昏迷狀態,但是精神力卻依舊相當活躍,囙此聽到了老僧和心術佛師的對話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眼,散發出五彩混沌的光芒,盯在老僧的身上,自嘲的一笑:“原來,前輩就竟然是死禪教的教主,大名鼎鼎的死禪老祖。”

    老僧微微的一笑:“正是貧僧。”

    隨後,老僧又:“恭喜施主修煉成五行混沌體,從此之後,同境界修士,再也沒有人是你的一招之敵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向地上的血蟲屍體,頓時想到鬼神穀中的那些被血蟲吞噬掉的半聖,瞳孔一縮,沉聲道:“原來是你飼養了這些血蟲。”

    老僧立即搖頭,道:“不,這些血蟲,是神屍孕育出來的屍蟲,本就是鬼神穀中的生靈。貧僧只是使用死禪佛法,驅使它們去做事,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驅使他們去吸食眾人的鮮血?然後,又利用這些鮮血,恢復你自己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老僧倒也顯得十分平靜,道:“人性貪婪,若不是他們貪圖所謂的起死回生藥,又怎麼會前赴後繼的來到鬼神穀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冷哼一聲:“所以說,關於起死回生藥的謠言,是死禪教散播出去,就是將眾人引來鬼神穀送死。”

    老僧再次搖頭,道:“施主的想法,太過狹隘,為何不能樂觀的看待問題?換一個角度,貧僧這麼做,其實也是在自救。若是,不將他們引來鬼神穀,不吸收他們的血液,那麼最後死的人,必定是貧僧。對不對?”

    張若塵閉上雙眼,長長的吐出一口氣,平復心中的憤怒,冷靜下來,道:“我很想知道,整件事的前因後果。”

    老僧倒也顯得很有耐心,不緩不急的道:“一年前,貧僧為了尋找對抗池瑤女皇的力量,獨自一人,來到陰間,尋找當年被千骨女帝殺死的神屍。”

    “貧僧一直找來鬼神穀,當時,正好遇到準備渡第七次鬼劫的神初鬼王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,神初鬼王渡過第七次鬼劫,鬼體就能與神屍融為一體,成為無法無天的至强鬼帝。”

    “囙此,這一戰,也就在所難免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陰間不比昆侖界,這裡沒有天地靈氣可以調動,也無法彌補自身體內的聖氣消耗。隨著戰鬥持續下去,貧僧的力量,越來越弱。”

    “再加上,鬼神穀是神初鬼王的地盤,他能够借用神屍身上的神力,發揮出更加强大的力量。”?“此消彼長之下,這一戰對貧僧,自然是相當不利。雖然,貧僧最後還是將他壓制,卻讓自己也陷在這裡,無法脫身。”

    “一直僵持下去,最後死的人,必定是貧僧。貧僧自然不甘心坐以待斃,只能盡最大的努力自救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步,當然是要打通陰陽兩界的通道,只有通道打開,陰間的亡靈大規模的進入昆侖界,昆侖界的那些生靈,才敢放心大膽的進入陰間,來到鬼神穀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貧僧拔出了千骨女帝鎮壓在神屍上面的虛空劍,使用死禪佛法,控制一比特無常,將虛空劍帶出了陰間。”

    “虛空劍離開陰間,陰陽兩界之間的封印,也就開始鬆動,最後,完全消失。”?“第二步,當然是讓死禪教的教眾,散播出起死回生藥的謠言,將眾人引到了這裡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至關重要的一步,若是沒有他們的鮮血,貧僧就算戰勝了神初鬼王,也沒有辦法繼續收取神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已經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,卻還是無法控制心中的怒火,道:“所以是你親手打開陰陽兩界的通道,將億萬陰兵鬼將,放到了昆侖界。你可知道,這麼做將會造成多麼大的災難?”

    老僧的臉上,依舊掛著笑容,道:“你又何必那麼憤怒?其實,就算貧僧不將虛空劍拔出,等到神初鬼王渡過第七次鬼劫,也能將虛空劍拔出,打開陰陽兩界的通道。無論是哪一種情况,結果早就已經註定。”

    “十萬年過去,千骨女帝留下的封印,本就已經十分脆弱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,這是大勢所趨,不是你可以抵擋,也不是貧僧可以抵擋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過,以貧僧的實力,能够將大勢,推動得更快一些,並且讓大勢做出一些有利於自己的改變。”

    “而你,卻太過弱小,在大勢的面前,猶如是大河中的一滴水珠,只能被大勢衝擊得順流而下,根本改變不了任何東西。”

    “力量,無論在什麼地方,什麼時候,只有擁有絕對强大的力量,才能做出一些有意義的事。不然,你說出的任何大道理,也只能講給自己聽。”

    一通百通,張若塵終於明白所有一切的前因後果。

    死禪老祖的確是一個自私的人,為了自己的性命,卻要犧牲千千萬萬人類的性命。可是,站在他的角度,卻又也沒有做錯。

    人,總不能等死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