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頗為不忍,畢竟,寒雪的年紀,還那麼的幼小,卻要踏上一條極其危險的路。

    說都不知道,那條路到底是生,還是死。

    他走了過去,將寒雪緊緊的抱在懷中,半晌之後,才又鬆開手臂,隨後,取出一片“麒麟”形狀的葉子,用一根絲線穿過,掛在寒雪的脖子上面。

    這片葉子,乃是從七星神苓上面摘下來,其價值,與起死回生的鳳凰葉子同等。

    據說,將麒麟葉子佩戴在身上,能够改變一個人的氣運,從而做到趨利避凶。無論傳言是真是假,張若塵都選擇相信。

    張若塵拍了拍寒雪的小腦袋,道:“希望我們再次見面,你的修為,已經超過了為師。”頓了頓,又道:“一定會活著回來。”

    寒雪用手指輕輕的摸著麒麟葉子,眼眸眨巴,十分認真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為師此去,生死未知。所以,你依舊是滔天劍的主人,應該去一趟冥王劍塚。”璿璣劍聖交代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的這一句話,似乎有著十分深層次的意思。

    即便璿璣劍聖沒有吩咐,張若塵也會前去冥王劍塚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處心積慮想要還將冥王放出來,張若塵怎麼可能讓他們得逞?

    璿璣劍聖帶著寒雪,消失在層層疊疊的鬼霧之中,向陰間的深處行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、木靈希、小黑、神魔鼠則走向昆侖界的方向,踏上兩條截然不同的路。

    花費半個月的時間,他們終於到達屍河的邊緣。

    屍河中的水,無比渾濁,散發出冰寒的死氣,有著一具具腐爛的屍骸漂浮在水面。河面上,有著一隻只亡靈,前赴後繼的沖向河的對岸。

    每時每刻都有大量陰兵鬼將,進入昆侖界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兩儀宗和東域,現在是一番什麼樣的局面?”

    張若塵緊皺眉頭,長長的一歎。

    木靈希知道張若塵對兩儀宗有一種特殊的情感,於是,道:“兩儀宗的傳承極其久遠,即便是中古末期的大劫難,也都挺了過來。就憑陰間週邊的那些鬼王,肯定滅不了兩儀宗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張若塵突然生出警覺,眼中湧出一道銳利的神色,快速轉身,十指屈伸,將十道劍波同時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嘩!”

    十道劍氣,形成十圈直徑百丈的能量漣漪。

    身後的方向,一隻大手印,遭受十道劍波的攻擊,轟然破碎,化為一縷縷聖氣,四散而開。

    “出來吧!”

    張若塵收回雙手,冷喝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什麼人?”

    “竟敢偷襲鼠爺,真是大膽包天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、小黑、神魔鼠全部都做出防禦的姿態,特別是木靈希和小黑各自喚出三十六具戰屍,形成兩隊戰屍軍團,整齊的排列在身後。

    屍河畔,一扇斷裂的墓門,緩緩打開。

    陰玄紀騎著龍屍,從一座墳墓中走出來,眼神十分沉冷,居高臨下的盯過去,道:“張若塵,我已經等你多時。”

    空氣中的鬼氣,略微扭曲了一下.

    一道黑色的幽影,憑空顯現出來,她穿著一身水紋黑衣,戴著黑色的面紗,顯得既是詭異,而又神秘。

    正是養鬼古族的公主,封銀蟬。

    緊接著,又有六、七位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的半聖,陸陸續續的走出來,將張若塵等人,完全圍在中心。

    他們無法穿過屍河,只能藏身在暗處,見到璿璣劍聖沒有與張若塵同行,所以,才準備一起出手,將張若塵拿下。

    只有控制住張若塵,他們才能逃出陰間。

    木靈希呵呵的一笑:“陰玄紀、封銀蟬,你們的老祖都已經死去,竟然還敢與張若塵為敵。若我是你們,就該老老實實的跪地求饒,說不定,張若塵還有可能會帶你們一起返回昆侖界。”

    封銀蟬站在木靈希的對面,站在一團鬼氣之中,嬌軀若隱若現,淡淡的道:“只要擒住了你們,不是一樣能够離開陰間?”

    陰玄紀厲聲道:“憑藉趕屍古族和養鬼古族的力量,你們已經是插翅難逃。”

    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的老輩半聖,的確都是相當厲害的人物,實力強大,修為深厚,隨便走出一人,也是威震一方的雄主。張若塵和木靈希,與他們比起來,太過年輕,實力還是差了一些。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卻依舊相當十分平靜,甚至都沒有出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輕輕的搖頭一笑,“插翅難飛的人,應該是你們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陰玄紀冷峭的道。

    他已經反復確認,璿璣劍聖並沒有與張若塵一起返回昆侖界,既然如此,張若塵還有什麼力量,能够與他們抗衡?

    一個極其妖媚的聲音,從鬼霧之中傳出:“你們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,真的是膽大包天,難道不知道與張若塵為敵,就是與我為敵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穿著一身性感的紅色衣衫,騰飛了起來,落到不遠處的一座墓碑頂部,一雙修長的玉.腿,完全暴露在長裙外面,顯得格外誘人。

    黑市一品堂的修士,也都全部走出來,出現在墓碑的下方。

    地面上,響起蠻獸奔跑的聲音,踩得大地轟隆隆的響動。

    片刻之後,步千凡帶領兵部的諸位半聖,出現在屍河之畔。他們身穿戰甲,騎著蠻獸,虎視眈眈的將陰玄紀和封銀蟬,圍在了中心。

    緊接著,另外一些勢力,也都從黑暗中走出來。既有一些聖者門閥,也有一些古老的宗門,甚至,還有一些張若塵從來都沒有聽過名字,沒有任何交情的勢力。

    所有修士,全部都站在張若塵的一邊。只要張若塵一句話,他們便會立即沖上去,將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的修士,轟擊成飛灰。

    沒辦法,誰叫他們現在全部都困在陰間,只有張若塵才能救他們的命,將他們帶回昆侖界。

    所以,有這樣的一個機會,他們自然是要拼命的向張若塵示好。

    誰與張若塵為敵,就是與他們為敵。

    雖然,看不到封銀蟬和陰玄紀臉上的表情,卻也能够猜到,此刻,他們的臉色,肯定相當難看。

    陰玄紀咬緊牙齒,盯向紅欲星使,道:“你們黑市與張若塵有不共戴天的大仇,就算幫了他,他也不會帶你們離開陰間。不如我們聯手,一起將他擒住,照樣可以逼他帶我們走出陰間。如何?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紅唇一勾,露出兩排雪白的貝齒,卻並不為之所動。

    因為,她很瞭解張若塵,這是一個吃軟不吃硬的男人,凡是去威脅他的人,最後,全部都沒有好結果。

    封銀蟬望向兵部的眾人,道:“張若塵乃是朝廷要抓捕的重犯,你們出手幫他,難道就不怕遭到上面的責罰?不如,兵部與我們二族聯手,將張若塵擒住。回到昆侖界,張若塵交由你們處置。我相信,只要你們能够將張若塵押解回中央帝城,必定是大功一件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說,陰玄紀和封銀蟬都是極其聰慧的人,清楚的看出,在場只有黑市和兵部的勢力最為强大。

    只要,他們能够聯合其中一方,就能佔據主動權,別的那些勢力,肯定會立即倒戈,全部出手對付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乃是女皇下令要抓捕的人,若是有人能够將他捉拿,當然是大功一件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