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片刻間,萬吉就將死亡邪氣壓制下去,封印在右臂,無法入侵到臟腑和氣海。

    萬吉的右臂十分僵硬,無法動彈,可是,身上釋放出來的聖氣,卻依舊相當強橫,一步步向張若塵走了過去,怒極反笑的道:“好小子,你真是厲害。即便是在墟界戰場,本王也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危險,卻差點栽在你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提起劍,緩緩的站起身,笑了笑,道:“那又如何,我還不是一敗塗地?”

    萬吉看到張若塵臉上的笑意,感覺到相當不悅。明明他的修為,遠遠超過對方,卻無法將對方震懾住。

    難道張若塵以為他的右臂暫時無法使用,就變成了一個廢人?

    如若真是這樣,他不得不懷疑,張若塵是不是太過狂妄自大。

    以他的修為,只要小心一些,不要再重蹈覆轍,即便只用一隻手,也能輕鬆將張若塵收拾。

    韓湫的雙手緊緊的拽在一起,為張若塵感到惋惜,剛才是一個絕佳的機會,只差一點,就能將兵部的那位强者擊殺。

    但是,對方的應變速度實在太快,竟然躲過了這一劫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張若塵又陷入到被動,甚至……已經沒有還手的力量。因為,對方絕對不會,再犯同樣的錯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神台城的城外,一比特白髮蒼蒼的老嫗,與一比特穿著紅色長袍的中年男子,站在一片楓樹的頂端,眺望神台城的方向。

    那位中年男子,大概四十來歲的樣子,目光柔和,卻又散發出一種威嚴之氣,道:“此子還沒有踏入半聖境界,就能與萬吉拼到這樣的局面,實在是難得。只不過,他應該也已經用盡全力,若是,我們再不出手,恐怕他就要死在萬吉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白髮老嫗的目光,顯得格外深邃,聲音沙啞的道:“不急,我看那個小子的神態十分從容,應該還有後手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後手?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皺起眉頭,道:“萬吉乃是豹軍的統帥之一,即便是在兵部,也是威名赫赫的人物。那小子就算再有後手,還能反敗為勝?”

    “再看看,再看看。”白髮老嫗笑道。

    白髮老嫗和中年男子的下方,躺著一個昏迷不醒的男子,正是萬吉座下兩位得力戰將之一的曹固。

    在曹固的身旁,還有一座地武聖光炮。

    這兩人,實在是厲害,居然能够在無聲無息之間,擊倒一比特半聖,而且,就連萬吉那樣的强者,也毫無察覺。

    實在是讓人好奇,他們到底是什麼人?

    神台城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,歎了一聲:“修為差距太大,不服輸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,你早有這樣的覺悟,束手就擒,本王也不會下定决心要殺了你。只可惜,你現在後悔,也已經來不及。”

    萬吉不再掩飾身上的殺氣,說話的聲音,也帶著一股强烈的寒意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我並沒有後悔,只不過,不得不借助外人的手來收拾你,所以有些遺憾。若是,我的修為,已經突破到半聖境界,該多好?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萬吉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他看見,一幅圖卷,從張若塵的眉心飛出來,懸浮在半空。

    一片黑色的鬼雲,從圖卷中湧出來,散發出森然之氣。

    在那一團鬼雲的中心,站著一個容顏極其貌美的女子,穿著一身長衣,勾勒出頗為傲人的身材。

    只不過,她的那一雙眼睛,卻是極其冰寒。

    即便是萬吉,看到她的那雙眼睛,也渾身顫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鬼王。”

    萬吉瞪大雙眼,臉色變得相當蒼白,就連雙腿,也開始顫抖。

    張若塵歎了一聲,道:“若非萬不得已,我真的不想將她請出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說的都是發自內心的實話,即便血月鬼王已經效忠與他,但是,他卻並不喜歡,遇到任何事都讓血月鬼王出手幫他解决。若是那樣,他會失去應對危險的能力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他的話,聽在萬吉的耳中,卻相當刺耳。

    萬吉覺得張若塵完全就是在戲弄他,明明身邊有一尊鬼王,完全立於不敗之地,卻還故意裝出與他戰得相當吃力的模樣。不是戲弄是什麼?

    血月鬼王十分冷漠的樣子,道:“張若塵,你要我對付的人就是他?會不會太弱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萬吉向血月鬼王瞥了一眼,臉色漲紅,道:“張若塵,算你命大,今天,本王就放過你。但是,你千萬不要以為,有一比特鬼王庇護你,就能無法無天。”?萬吉取出一卷聖旨,將聖氣注入進去。

    “唰!”?聖旨的力量,包裹住萬吉,化為一道白色的流光,轉瞬之間,便沖出了神台城。

    張若塵皺起眉頭,向血月鬼王盯去,道:“為何不出手按住他?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淡淡的道:“我已經出面將他嚇退,你還要我怎樣?”?看到血月鬼王那副“有本事,你咬我啊”的神情,張若塵就十分無言。

    很顯然,張若塵當初使用威逼利誘的方法,將她收服,的確是讓她相當不滿。所幸的是,他們現在,還有相互用得上的地方,所以,才能保持一種十分微妙的關係。

    除非張若塵的修為,能够超過她,要不然,恐怕是無法讓她徹徹底底的臣服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倒也不敢太過得罪張若塵,於是又道:“再說,那人掌握的聖旨,蘊含極其强大的聖力,在一瞬間,爆發出來的速度,比我還要快。即便我出手,恐怕也只有五成的機會,能够將他留下。”

    不同境界的人,頒佈的聖旨,蘊含的聖力强度,自然也是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萬吉掌握的聖旨,乃是一比特比血月鬼王還要强大的聖者書寫而成,若是他想要逃,即便血月鬼王想要將他留下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神台城的城外,卻響起了萬吉的慘叫聲。

    “怎麼回事?”

    張若塵頗為驚訝,萬吉不是已經遁走,怎麼還在附近?

    血月鬼王的雙眸,盯向神台城的城外,露出凝重的神情,道:“有人攔截住了他。”?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和張若塵一前一後沖了出去,很快就沖出城池,來到一片滿是落葉的樹林。

    此刻,萬吉竟然跪在地上,渾身顫抖,用著極其驚恐的眼神,望著站在他面前的白髮老嫗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旁,乃是一卷殘破的聖旨。

    萬吉不停磕頭,念道:“對不起,我錯了,我不該冒犯你老人家,求你老人家開恩,饒過我一次……今後……”

    白髮老嫗看也沒有看他一眼,只是伸出一根手指,向前一點,擊在萬吉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聲碎響。

    萬吉的身體,猶如陶瓷一般的裂開,化為一塊塊晶瑩剔透的碎片,灑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張若塵感覺到有些窒息。

    白髮老嫗到底是什麼人,怎麼能夠,將萬吉都給嚇得跪在地上磕頭?萬吉見到血月鬼王的時候,也沒有這麼恐懼。

    而且,白髮老嫗的殺人手段,也是極其詭異。

    在殺死對方的一瞬間,竟然還將對方的屍體,煉化成能量晶體。地上的晶體碎片,蘊含的聖氣,足以和聖石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“八荒**功,你們是魔教的人?”張若塵的眼神,頗為沉凝。

    八荒**功乃是魔教的頂尖功法,將它修煉到極高境界,可以將世間的一切物質,轉化為晶體。

    生靈一旦化為晶體,自然也就意味著死亡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站在張若塵的身旁,目光極其冷銳,盯著對面的白髮老嫗和中年男子。特別是那位白髮老嫗,讓她也感覺到無法看透,絕對是一個相對危險的人物。

    白髮老嫗收起低聲的晶體碎片,仔細的打量張若塵,點了點頭,沙啞的道:“你居然也知道八荒**功,應該是星靈告訴你的吧?”

    白髮老嫗十分蒼老,每一根頭髮都像是白色的晶體,一雙眼睛,卻又像是兩個黑洞,將周圍的光和熱,完全吸了過去。

    木靈希和韓湫也沖出城,快速趕了過來。

    當木靈希看到白髮老嫗和中年男子之後,嬌軀略微的一震,立即低下了頭,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她躬身向二人行禮,道:“拜見師尊,拜見……父親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,正是木靈希的父親,雲錚。雲錚的目光,落在木靈希的身上,露出一道極其嚴厲的神色,道:“還不立即跪下?”

    木靈希緊咬著嘴唇,眼中露出極其固執的模樣,甚至沒有抬起頭正眼看對面的中年男子,道:“我沒有犯錯,為何要跪?”

    此刻,木靈希的神態,與平常那一副喜笑顏開的模樣,有著巨大的反差。張若塵的心中暗猜,木靈希和她父親的關係,或許並不是那麼融洽。

    雲錚冷哼了一聲,道:“還敢說沒有犯錯?界子宴上,你都做了什麼?神子親自寫了書函,交給了我,讓我好好的管教你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的眼神銳利,道:“有本事他就直接禀告暗夜宮,讓暗夜使者來審判我?”

    “神子沒有禀告暗夜宮,已經是給木家留了情面,你還不知好歹?”

    雲崢瞪大雙眼,氣得渾身顫抖,抬起一隻手臂,就要向木靈希扇過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木靈希沒有與父親同姓,並不是bug,後面會有解釋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