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元府的兵部大營,位於中元郡的西北地帶,駐紮在紫庸關和大炬城一帶,常駐的軍士多達三百萬,囙此,軍營也就顯得極其廣闊,並不難找。

    元府的兵部大營,負責鎮守元府三十六郡,不僅要對抗魔教和明堂的分舵,還要剿滅蠻獸、邪祟、陰靈、邪惡宗派……等等。

    所以說,兵部大營之中,自然也是强者如雲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紫庸關外,打開眉心的天眼,向關中眺望。只見,一道道氣息強橫的聖氣霞光,直沖天際,與天空的雲層連接為一體。

    這是“天眼望氣”,只有精神力半聖,才能使用的手段。

    萬物皆有靈,眾生皆有氣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修為越是强大的修士,身上的氣,也就越是濃厚。

    若是,達到精神力聖者,甚至能够看到一個宗門散發出來的氣霞,以此來判斷,宗門的興衰和禍福。

    遠處,紫庸關中,每一道聖氣霞光,皆是代表一比特半聖散發出來的強勁氣息。他們正在溝通天地,參悟聖道玄妙,衝擊更高的境界。

    其中有幾道氣霞格外神异,全部都是紫色,呈現龍虎的形態,猶如萬龍升天,萬虎朝陽。

    只是遠遠一看,也讓張若塵心驚不已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高手如雲,藏龍臥虎,不能硬闖。”張若塵自言自語的道。

    黎敏伸出兩根手指,扯了扯張若塵的衣袖,低聲的道:“既然如此,我們還是趕快離開此地,不要去招惹他們。”

    即便是强大的魔教和明堂,也不敢主動攻擊兵部大營。張若塵竟然想要去兵部大營挑事,在黎敏看來,他肯定是已經瘋掉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張若塵背著雙手,帶著黎敏,踩著落葉,走入進蠻荒一般的樹林。兩人離開紫庸關,向遠處行去。

    黎敏終於松了一口氣,幸好她將張若塵勸住,要不然,後果不堪設想。

    他們兩人,來到距離紫庸關大概有八百裏的地方,才是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此地,有著一座三百米多米高的黃石山丘,形態如一隻趴在地上的巨大玄龜。

    小黑正在圍繞山丘,使用兩隻爪子,燒錄銘紋,佈置陣法,並且將一塊塊靈晶,埋進山丘的內部。

    “怎麼樣?陣法燒錄好了嗎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“本皇辦事,你還不放心?”

    小黑站在山丘的頂部,嘿嘿的一笑。隨後,它調動聖氣,打入進山體,將陣法催動起來。

    “嘩!”

    一縷縷白色的霧靄,從天穹上空墜落下來,將山丘籠罩,片刻之後,整座山丘完全消失在張若塵和黎敏的眼前。

    黎敏瞪大一雙眼睛,抿著嘴唇,道:“隱匿陣法。”?小黑從陣法之中走出,瞪了黎敏一眼,道:“小丫頭,你懂什麼?本皇佈置的陣法,乃是根據地勢的玄妙,佈置成的玄武藏天大陣。只要陣法開啟,即便是聖者,也休想發現我們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不錯,只要躲入陣法,即便是兵部的兵聖,應該也很難發現我們。”

    剛才,張若塵使用天眼和精神力,也無法看破陣法的痕迹,由此可見,小黑佈置的玄武藏天大陣的確是很有水準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開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邁出脚步,登上黃石山丘,進入陣法。

    黎敏頗為詫異,問道:“開始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回答她,而是將滔天劍取出來,調動全身上下的聖氣,源源不斷打入進劍體。

    一道道銘紋浮現出來,使得滔天劍散發出極其明亮的白色光華,緩緩升空而起。

    滔天劍散發出來的氣息,變得越來越强烈,簡直就如一輪烈日懸在天穹,形成千紋毀滅勁,嚇得叢林之中的蠻獸,全部都懾懾發抖。

    “出!”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堪比劍聖級別的劍意,化為一道實質的光柱,直沖而出,與滔天劍融為一體。

    “嘩”的一聲,滔天劍化為一道白色的光梭,以數十倍音速,向紫庸關的方向急速飛去。

    紫庸關的關外。

    劍空子從半空飛落下來,顯得風塵僕僕,落到城門的下方,冷喝一聲:“本王回城,還不立即打開陣法?”

    一連追尋數天,也沒有找到張若塵的踪迹,劍空子自然是有些氣急敗壞。

    看到關外的劍空子,關內的陣法大師,自然是立即將護城大陣打開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兩扇寒鐵鑄煉的沉厚城門,也是緩緩的打開。

    莊懸空從城門內走了出來,迎接劍空子,問道:“怎麼樣?有沒有發現張若塵的踪迹?”

    劍空子的臉色陰沉,搖了搖頭,道:“此子掌控的聖旨,應該是由璿璣劍聖頒佈,爆發出來的速度,可以與璿璣劍聖相提並論,根本無法追上。”

    莊懸空也是臉色一暗,頗為憂慮,道:“兵部一連損失四比特下等域王,萬公子十分生氣,待會你見到他,一定要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劍空子點了點頭,雙手手指緊緊的捏在一起,心中更加憤恨,暗暗發誓,一旦找到張若塵,非要將他抽筋扒皮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劍空子和莊懸空感應到了什麼,立即向關外的方向望去。只見,天邊有著一道極其明亮的劍光急速飛來,猶如旭日初升,又如流星劃破天際。

    劍空子的臉色,猛然劇變,大吼一聲:“立即開啟護城陣法,有人進攻紫庸關。”

    劍空子背上的劍,急速顫動,發出一聲刺耳的“錚”鳴,離鞘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遠處的那道劍光,來得極快,護城陣法才開啟了一半,强大的劍氣,便是已經斬落下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,成千上萬道劍氣,同時傾瀉而下,直接將紫庸關的城門,連同城牆,一起撕裂而開。

    地面上,留下了一道十數裏長的劍路,足有數丈寬,將元府的第一軍士堡壘,紫庸關,竟是一分為二。

    劍空子已經出劍抵擋,可是,滔天劍卻是爆發出千紋毀滅勁,又豈是他能擋得住。

    劍空子的衣袍,變得破破爛爛,渾身都是血迹,坐在數十米深的地底下方,大口的喘息。剛才那一劍,直接將他打飛十數裏遠,墜落進劍路的底部。

    幸好他的修為高深,自身又是劍修,囙此才沒有性命之憂。

    莊懸空卻沒有他那麼好的運氣,整個身體都鑲嵌進泥土,全身都是血淋淋的劍孔,只是有著微弱的氣息散發出來,證明他還沒有死去。

    萬兆億坐在大營,正在會見聖書才女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將女皇的口諭,傳給了他,讓萬兆億感受到巨大的壓力。畢竟,女皇要他在三個月之內,擒住張若塵,並不是一件輕鬆的事。

    萬一張若塵隱藏起來,或者是離開中域,再想將他找到,恐怕比大海撈針還要艱難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道龐大無比的劍氣,從遠處汹湧而來,直接將他的營帳分開,破為了兩半。

    幸好萬兆億和聖書才女,皆是一等一的人物,警覺性極强,第一時間便是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囙此,劍氣並沒有傷到他們。

    竟然有人敢襲擊兵部大營?

    誰有這麼大的膽子??萬兆億顯然是相當惱怒,衝破營帳,飛天而起,當他看到懸在天穹的滔天劍,心中的怒火,便是燃燒得更加旺盛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本王沒有去找你,你卻主動送上門。”?萬兆億的手掌一伸,天地之間的規則,便是快速凝結,化為一隻巨大的金色手掌,向滔天劍擒拿過去。

    “嘩——”?滔天劍化為一道光梭,在金色手掌凝結出來之前,先一步沖了出去,飛出紫庸關。

    萬兆億收起怒容,反而露出一道喜色,冷笑一聲,追在滔天劍的後面,很快就消失在天邊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穿著一件月白色的衣衫,靜若處子,身若幽蘭,一雙清澈而又睿智的眼眸,盯著飛走的滔天劍,輕輕的念出:“張若塵。”?魔教和兵部都能猜出,張若塵很可能就是兩儀宗的林嶽,更何况是聰明絕頂的聖書才女。

    囙此,見到滔天劍,聖書才女也是心中略微一顫,腦海中,浮現出一個極其熟悉的人影。

    那個人影,猶如魔魘一般,深深的烙印在她的聖心,揮之不去,始終無法磨滅。

    甚至有時候,她都在懷疑,自己是不是已經生出心魔?

    “他真的是林嶽?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眸中的神采不斷變換,最終,她將摺扇一扇,一大片聖文從扇子上面飛出來,化為一條文字長橋,連接向天邊。

    她脚踩聖文,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山丘的頂部,將滔天劍收回,隨後,他立即吞下一口玄武聖血,恢復消耗的聖氣。

    即便是達到半聖境界,施展出一擊千紋毀滅勁,也將他體內的聖氣,消耗了七成。

    一股虛弱感,彌漫全身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?天穹之上,突然,有著金色的光華灑落下來,將大地映照成黃金一般的顏色。

    隱隱間,可以看見,一個身穿青龍寶甲的英武男子,懸空而立,每一根頭髮都散發出金色光華,猶如一比特蓋世戰神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氣息,此人是誰?”黎敏低聲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上方看了一眼,道:“你不是瞭解天下英雄,怎麼連萬兆億都不認識?”

    “什麼?脚踩白蛟聖龍,身穿青龍寶甲,手持混元乾坤刀,滅十聖,奪天命,中域九州萬兆億?”

    黎敏既是無比激動,又是嚇得半死。

    她會激動,自然是因為,萬兆億乃是上一個百年,整個昆侖界最富傳奇的第一天驕,號稱“小聖天王”,打遍天下無敵手。

    如此一比特只存在於傳說之中的人物,如今就出現在眼前,任何一個少女,恐怕也是尖叫。黎敏怎麼能不激動?

    她會被嚇得半死,自然是因為,萬一他們被萬兆億發現,豈不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?

    竟然敢主動招惹萬兆億,張若塵的狂妄,再次重繪了黎敏對他的認知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