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其中一道空間裂縫,擊在那位不死血族半聖的胸口,刹那間,將其護體聖罡穿透。

    身上的鎧甲,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銘紋,形成一隻七丈高的畢方獸虛影,想要抵擋住空間裂縫的攻擊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鎧甲,乃是一具極其珍貴的聖甲,名叫“畢方血王甲”,可以化解七成物理攻擊和五成精神力攻擊,可謂是價值連城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然而,即便是聖甲,也只是略微擋了一下,下一刻,卻還是碎裂出一個碗口大小的窟窿。

    那位不死血族半聖的體內,湧出大量聖血,骨骼、肌肉、肺葉,全部都被擊穿。

    “空間力量的攻擊,竟然如此……可怕……”

    他十分驚異的盯了張若塵一眼,壓制住傷勢,雙腿一曲,猶如一張拉伸的“弓”,發出嘣的一聲,以極快的速度向後倒沖出去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半聖的生命力相當强大,即便是身體斷成兩截,只要能够吸收足够的血液,也能重新活過來。

    囙此,即便他遭受重創,卻還是擁有退逃的餘力。

    而且,他出手之前,就對張若塵的空間手段,做出預估,有一定的準備,應對起來,也就並不手忙腳亂。

    只不過,空間力量的破壞力,卻還是超出他的預料。

    “一旦遭遇空間攻擊,不能防禦,只能避退。”那位不死血族的半聖的心中,如此想到,倒是有了一些經驗教訓。

    “空間挪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追了上去,縱身一躍,剛剛跳了起來,立即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四周的空間,略微抖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刹那之後,張若塵雙臂展開,如同一隻黑色的大鷹,出現在那位不死血族的上方。

    一股强大的劍意,從張若塵的體內湧出來,彙聚向指間,向下一指,默念一聲:“劍三。”

    “嘩”的一聲,滔天劍離鞘飛出,形成一道白色光梭,向下擊去。

    “一階半聖的速度,怎麼可能這麼快?不,那是空間的力量,張若塵發生了空間跳躍。”

    那位不死血族的半聖瞪大雙目,立即調動全身聖氣,將長矛刺出,與滔天劍碰撞在一起。?“嘭!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激發出千紋毀滅勁,可是,僅憑滔天劍的威力,卻還是將血紅色的長矛打得碎裂,變得十數塊廢鐵,飛散出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張若……塵……”

    强大的劍氣,將那位不死血族半聖的雙臂,打得血肉模糊,甚至可以看到血肉下方兩根粗壯的手骨。?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那位不死血族的半聖,向下墜落,砸入地底,全身上下足有九道劍孔,猶如是被刺成了篩子。

    直到這一刻,他終於意識到,時空傳人的戰力,竟是如此恐怖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實力,明明比他要弱小一大截,被他堵在洞府之中,可謂是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然而,張若塵動用空間力量,再與高深莫測的劍道境界配合在一起,爆發出來的實力,卻讓他難以抵擋。

    即便張若塵與一般七階半聖交手,估計也不會吃虧。

    另外兩位正在控制陣法的不死血族半聖,看到倒飛出來的烏勻半聖,頓時心中一驚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這樣?”

    他們根本沒有料到,以烏勻半聖的實力,竟然會敵不過一個張若塵?

    “張若塵才剛剛達到一階半聖,竟然就如此厲害?”

    “既然連烏勻半聖都無法戰勝他,我們就更加不是他的對手,趕快逃離之地。”

    兩位不死血族的半聖,沒有任何猶豫,立即撤出陣法,展開雙翼,猶如兩隻巨大的血蝙蝠,沖出北望山,向夜幕之中飛去,想要逃走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滔天劍收回,正要追上去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股浩蕩的劍意,從北望山的其中一種洞府之中沖了出來,駕馭飛劍,猶如流星一般,很快就追上兩位不死血族的半聖。

    站在飛劍上面的人影,正是誅天劍的持劍人,向正峰。

    向正峰站在與北望山齊高的半空,穩住身形,爆喝一聲:“冥王劍塚豈是你們不死血族可以闖入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留下活口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只可惜,張若塵還是遲了一步,向正峰將誅天劍祭出來,激發出千紋毀滅勁,揮劍斬了出去,劈出一道長河一般的劍氣。

    “嘭!”?“嘭!”?兩聲爆響,出現在遠處的天空。

    兩位不死血族的半聖,變成兩團血霧,就連聖魂都被打碎,只剩下一些碎骨,墜落到地面。

    千紋毀滅勁的力量,極其強橫,即便向正峰已經將誅天劍收回劍鞘,卻還是有極其混亂的劍氣,飛在北望山所在的地域方圓百里之間。

    張若塵生出一股怒意,深吸了一口氣,向站在半空的向正峰盯過去,露出疑惑的神色。

    兩位不死血族半聖的身份已經暴露,就算是逃,其實也很難逃出冥王劍塚。

    一旦將他們生擒,很有可能,審問出更多的潜伏者。只要將所有潜伏者全部揪出來,那麼,不死血族也就幾乎沒有可能攻入冥王劍塚。

    卻不想,向正峰竟然一劍將兩位半聖都給擊殺。

    他到底是真的對不死血族十分痛恨,還是故意將兩位不死血族半聖殺死?

    向正峰畢竟是一比特持劍人,身份和地位都是非同一般,即便張若塵心中有所懷疑,倒也不好立即撕破臉。

    張若塵退了回去,來到洞府外面,想要查探烏勻半聖的傷勢。

    烏勻半聖已經是唯一的活口,也是找出冥王劍塚之中不死血族的潜伏者的關鍵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才剛剛靠近過去,卻立即察覺烏勻半聖的體內,充滿一股強橫至極的混亂力量。並且,有著一道道血紅色的聖光,從他的顱內沖出來。

    那是即將自爆氣海的徵兆。

    很顯然,烏勻半聖也是清楚,已經無法逃走,所以才準備與張若塵同歸於盡。

    一比特一階半聖自爆氣海,爆發出來的能量,也有很大的可能性,殺死一比特六階半聖。

    一比特六階半聖自爆氣海,爆發出來的毀滅之力,自然也就更加驚人。若是離得較近,恐怕九階半聖,也會魂飛魄散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離得太近,即無法封锁烏勻半聖,也無法退走。

    囙此,第一時間,張若塵將空間領域和聖魂領域同時釋放出來,將滔天劍往身前一橫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?烏勻半聖的顱內,浩瀚的氣海,滂湃的聖氣,完全釋放出來,形成一股驚天動地的毀滅之氣。

    北望山中,所有陣法全部都在第一時間啟動,形成一根根光柱,浮現出一座座圓形的陣法紋路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卻還是擋不住一比特六階半聖自爆,形成的毀滅力。

    陣法破碎,洞府崩塌。

    龐大的山體,碎裂了一大半,向下倒塌,發出連綿不絕的轟鳴聲,大地在猛烈震動,有著黑色的煙塵,從下方升騰起來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鎮獄古族的强者,陸陸續續趕過來。

    半聖級別的老輩人物,自然都是飛到半空,俯看下方。只見,曾經高聳入雲的北望山,竟然已經化為平地,掀起了黑色的泥塵。

    境界稍微低一些的修士,卻是展開身法,發出一道道破風聲,來到曾經的北望山的週邊。

    他們看到眼前的景象,全部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眾人的目光,向向正峰盯了過去,很想知道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

    要知道,北望山中,可是居住有十多比特鎮獄古族的貴客。恐怕那是貴客,全部都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史仁趕過來的時候,也被眼前的一幕略微驚了一下。不過,他的心境,還算沉穩,很快就恢復平靜,問道:“向公子,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向正峰冷哼一聲,道:“少族長問得好,此事還不是因為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?”

    史仁皺了皺眉,向四周望去,卻並沒有發現張若塵的踪迹。

    向正峰顯得剛正不阿,正氣凜然的道:“鎮獄古族的內部,有不死血族的半聖潜入進來,而且,還不止一比特。”

    “就在剛才,張若塵與三比特不死血族的半聖聯手,竟然潜入進本座的修煉洞府,想要刺殺本座,奪取誅天劍。”

    向正峰的話,猶如是一滴冷水落入進沸騰的油鍋,使得所有鎮獄古族的修士,立即炸開了鍋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出我所料,張若塵進入冥王劍塚的時候,我就看出他有問題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太喪心病狂,竟然敢在冥王劍塚刺殺一比特持劍人,張若塵的膽子,怎麼會這麼大?”

    “今晚,一連出現三比特不死血族的半聖,那麼冥王劍塚之中,還有多少不死血族的潜伏者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家的修士之中,走出一比特二十七八歲的男子,背著一柄黑色的聖劍,向北望山的方向眺望過去,冷哼一聲:“北望山中,居住有十四比特鎮獄古族的貴客,如今卻都死於非命,早知道,就不該將張若塵帶回冥王劍塚,真是一個禍害。”

    說出這話的時候,此人的目光,還向史仁看了一眼。?

    眾人的怒火,竟然向著史仁燃燒過去,隱隱間,有些責怪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若不是,史仁將張若塵帶回冥王劍塚,也就不會發生今晚這樣的事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