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淩飛羽略微詫異了一下,倒是沒有想到,張若塵這麼快就準備賣出神血。

    對她來說,自然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你什麼?聖石?聖旨?聖丹?亦或者是聖者級別的守護者?”

    淩飛羽修煉了三百年,又是魔教九大宮主之一,自然是積累下十分龐大的資源和財富,不是尋常聖者可以比擬。

    當然,在她看來,張若塵現在處處樹敵,四面楚歌,更加需要一比特聖者級別的守護者,在暗中保護他,為他護道。所以,才提出這一點。

    只要張若塵出得起神血,以淩飛羽的身份,請動一比特聖者專門來保護他,絕不是難事。

    “那些能够從別處買來,或者換來的東西,我又何必用神血與你交換?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我希望劍聖能够陪我練劍,交手一次,十滴神血。如何?”

    淩飛羽自然明白,張若塵請她一起練劍的目的,肯定是想要在交手的過程之中悟劍。

    與劍聖過招,乃是參悟劍道最快的管道。

    只要張若塵的悟性足够高,就能在交手的過程之中,偷師淩飛羽的劍道。

    要知道,即便是劍聖的親傳弟子,也很少有機會能够與劍聖交手。由此可見,這樣的機會是何等難得。

    “交手一次,十滴神血,倒是一個很公道的價格。”

    淩飛羽輕輕的點了點頭,又道:“你要清楚一件事,本聖與你交手,並不是給你喂招,或者傳授你劍道。而是,真正意義上的交手,絕對不會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一比特劍聖,居然能够答應陪一比特低階半聖練劍,對於那位低階半聖而言,絕對是莫大的殊榮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也是頗為欣喜,道:“那是自然,只有全力對決的時候,你才能顯露出真本事。”

    淩飛羽見到張若塵自信的模樣,心中頗為不悅,道:“即便,本聖將修為,壓制到與你相同的境界,你又能擋得住我幾招?”

    “實話告訴你,上次在劍塚,本聖連五成的實力,也沒施展出來。若是,施展出十成的實力,恐怕你連一招也擋不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十分清楚他與劍聖的差距,囙此,相當坦然的道:“劍聖的一招劍法,也足以一些劍修參悟一生。”

    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實在是太高深,以張若塵現在的境界,深入修煉,很可能會迷失在混亂的時間和虛實的空間之中。

    囙此,張若塵决定,在半聖境界,主修劍道。

    等到將來,修為入聖,精神力變得更強,再去參悟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也不遲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修煉的空間領域和時間劍法,其實也是在打基礎,為將來做準備。

    淩飛羽之所以會答應,陪張若塵練劍,其實是有兩點原因。

    第一,自然是為了神血。

    神血的價值,本就極其高昂,而且,在市面上,根本無法買到。任何一滴神血,對她而言,也是相當珍貴。

    第二,淩飛羽至今依舊還記得,張若塵在劍塚,施展出來的那一招時間劍法。

    張若塵想要從她那裡偷師,她又何嘗不想偷師張若塵?

    若是,她能够從時間之劍裡面,領悟出一些東西,劍道必定會更上一層樓。

    正是因為各有所需,所以,兩人也就達成了一致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不是現在就要與淩飛羽過招,畢竟,不久之前,他們兩人才交手過一次。現在又交手,估計也不會有太大的變化。

    囙此,張若塵準備先去劍塚,提升自己的修為和劍道。

    等到有所提升之後,再來找她交手。

    淩飛羽見張若塵要去劍塚,道:“先前,本聖帶向正峰也去了劍塚,見過誅天劍一脈的祖師陰靈,進行了驗證。誅天劍的劍靈,並沒有發現,向正峰與不死血族接觸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上,露出疑惑的神情,道:“怎麼會這樣?難道,向正峰在得到誅天劍之前,已經與不死血族有接觸?”

    在這一刻,張若塵想到了璿璣劍聖的四弟子,封寒。

    封寒不就是不死血族佈置在璿璣劍聖身邊的一顆棋子?若是,封寒得到滔天劍。滔天劍的劍靈,也不會知曉,他與不死血族接觸過。

    “相對而言,本聖更加相信你。所以,本聖已經啟動持劍人的權利,將向正峰關進了幽冥地牢。”淩飛羽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問,淩飛羽為何那麼信任他,只是深深的盯了她一眼。隨即,他就離開洞府,前往劍塚。

    淩飛羽做事相當霸道,這一點,張若塵已經不是第一次見識。

    囙此,她將向正峰關進幽冥地牢,也就一點都不奇怪。

    淩飛羽並沒有進入劍塚,去看守張若塵,只是收走了滔天劍,暫時保管在她的那裡。

    進入劍塚,張若塵沒有立即去拜見滔天劍的歷代祖師的陰靈,而是,來到一座火山的頂部。

    他將小黑放出來,讓它在火山口,佈置了一座頗為高深的隱匿陣法。

    等到陣法佈置成功,張若塵才進入乾坤神木圖,來到接天神木的下方,將沉淵古劍取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沉淵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叫了一聲。

    黑色的劍體表面,浮現出一個三寸高的人形影子,長有一對黑色的羽翼,模樣頗為英俊,與張若塵有七分相像。

    劍靈道:“我知道,你的心中,必定是有很多疑惑,也有很多事想要問我。可是,很抱歉,我恐怕無法回答你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麼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劍靈道:“因為,你死去沒過多久,沉淵劍的劍身就被斬斷,我也陷入了沉睡,一直到今日在醒過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眉頭深鎖,道:“池瑤用滴血劍,斬斷了你?”

    劍靈搖了搖頭,聲音顯得頗為惆悵,道:“我與滴血的感情,絕不在你與池瑤之下。劍的感情,比人類更加真誠。池瑤會殺你,滴血卻絕對不會斬斷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難道天下之間,還有什麼戰兵,可以將你斬斷?”

    “當然有,比如,無間神劍。”劍靈說道。

    “傳說中的無間神劍,竟然真的出現在昆侖界?”即便是以張若塵的心境,也露出震驚的神情。

    劍靈道: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無間神劍,乃是遠古十大神器之一,據說,乃是使用空間的本源物質,鑄煉成的一柄劍。

    即便只是一個普通人,手持無間神劍,無須使用任何聖氣,輕輕一揮,也能將空間劃破出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所謂“無間”,也就是沒有空間界限的意思。

    十大神器已經是相當久遠的傳說,即便是在中古時期,也很少出現。八百年前,無間神劍怎麼會橫空出世,而且,還斬斷了沉淵劍?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無間神劍的主人是誰?”

    劍靈搖頭道:“無間神劍是從天外飛來,我想要逃,卻沒能逃掉。劍身斷裂之後,我便陷入沉睡,失去了意識。這一沉睡,就是八百年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沉淵古劍重新收了起來,心中頗為失望,不僅沒能從劍靈那裡問出一些有用的東西,反而又增添了更多的疑惑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時間,張若塵將枯木丹服下,準備先養傷。

    服下枯木丹,僅僅只是一夜,張若塵的傷勢就痊癒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立即修煉時間劍法的第二層境界,而是開始煉化神血,準備先將修為提升到一階半聖的巔峰。

    與風禽交手的時候,張若塵深刻意識到,與境界差距太大的强者交鋒,是一件多麼憋屈的事。

    若是,那個時候,張若塵擁有一階半聖巔峰的修為,應對起來,肯定會相當從容,不至於受如此重的傷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一個月,張若塵一邊煉化神血,同時又修煉龍象般若掌和劍三。

    通過修煉掌法和劍法,促進自身更快吸收神血。

    一個月之後。

    張若塵盤坐在接天神木的下方,完全被聖氣雲團包裹,猶如是坐在混沌的中心,有著一道道劍形的劍氣,圍繞他的身體旋轉。

    他的修為,已經達到一階半聖的巔峰,與一階半聖的初期相比,至少提升了七成力量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張若塵的劍道也有一定的進步,將劍三修煉到第四層境界。

    如今的張若塵,實力大幅度提升。若是再次與風禽交手,即便不動用千紋毀滅勁,也有十足的把握,將他擊敗。

    達到一階半聖的巔峰,想要再突破,已經是很難。

    囙此,張若塵並沒有繼續修煉,而是離開了圖卷世界,重新回到劍塚的那座火山頂部。

    圖卷世界中的一個月,其實外界,只是過去了三天。

    三天來,小黑一直在外面看守。

    當然,它也沒有閑下來,而是在這座火山的四周,佈置各種陣法,防禦陣法、攻擊陣法、幻陣、隱陣……,仔細一數,竟然已經佈置了九座大陣。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好奇,問道:“小黑,你這麼要做什麼?”

    “冥王劍塚的局勢,越來越不穩定,本皇自然是要未雨綢繆,提前建立一處藏身之地。進可攻,退可守。將來,若是不死血族真的殺入進來,咋們還可以藏身到此處。”

    小黑的兩隻爪子不停忙活,問道:“你呢?準備去祭拜滔天劍一脈的歷代祖師?”

    張若塵思索了片刻,道:“此事倒也不急,我的修為和劍道有一些進步,先去與淩飛羽交手一次試一試。也不知,她全力出手,到底有多强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