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僅僅只是過去三天,淩飛羽就再次見到張若塵。只不過,如今的張若塵,卻是今非昔比,修為已經達到一階半聖的巔峰。

    即便是見多識廣的淩飛羽,也感覺到頗為驚訝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修煉速度,即便是煉化神血,也不可能讓你在三天之內,從一階半聖的初期突破到一階半聖的巔峰。莫非是滔天劍一脈的那些前輩,動用了什麼禁忌秘法,强行將你的修為,提升到了如此程度?”淩飛羽疑惑的問道。

    能够達到半聖境界,必定都是體質强大,驚豔超凡之輩,又有哪一個是庸才?

    為何別人需要一年,甚至十年,才能達到的境界,張若塵卻只用了三天?

    張若塵將沉淵古劍提在手中,笑道:“無論是一階半聖的初期,還是一階半聖的巔峰,在飛羽劍聖的面前,還不是都一樣?晚輩此次前來,只是想要見識前輩全力出手之下施展出來的劍術,到底有多强?”

    淩飛羽顯然是料到張若塵的意圖,道:“才僅僅只是修煉了三天,你的內心,倒是膨脹了不少。先將十滴神血交給本聖,本聖可以指點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早就準備好十滴神血,立即抵了過去。

    淩飛羽接過十滴神血,邁著不緩不急的脚步,走出洞府,帶著張若塵向一片竹林之中行去。

    在這竹節山,有著一望無際的青桐靈竹,不知得有多少萬畝,隨著山勢的起伏,也形成波浪一般的形態,猶如是一片廣闊的竹海。

    清風吹過,靈竹搖曳,葉片與葉片相互撞擊,發出“沙沙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淩飛羽飛在竹林的上方,脚下踩著碧青色的竹海,出現在一處略顯平坦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嘩!”

    衣袖一揮,她將一塊巴掌大小的白玉符令,打了出去,懸浮在半空。

    緊接著,白玉符令之中,沖出密集的銘紋,四散而開,將竹海上方的空間,六個方位,完全籠罩。

    一個巨大的赤紅色火球,從遠處急速沖了過來,停在竹海的上空,凝成一道俊逸的人影,正是英姿勃發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淩飛羽與張若塵相對而立,相距三十丈,還沒有出手,雙方身上的劍意卻先一步爭鋒相對。

    兩股劍意,皆是相當强大。

    受到劍意的影響,下方的竹海,所有竹葉全部都立了起來,如劍一般,指向上方的二人。

    淩飛羽道:“本聖會將境界,壓制在一階半聖的巔峰。你準備好了嗎?”

    “出手吧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神情嚴肅,將精神力和空間領域完全釋放出去,覆蓋在這一片區域。

    哪怕淩飛羽的氣息,發生一絲細微的改變,也休想瞞過張若塵的感知。

    張若塵很清楚,雖然,淩飛羽與他處在同一個境界,但是對方對聖道和劍道的理解,卻已經達到巔峰造極的地步。

    若是淩飛羽全力出手,張若塵想要擋住一招,也是難如登天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也得戰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下方的竹葉,立即飛了起來,剛好九百九十九片,彙聚到淩飛羽的身前,彙聚成一柄七尺成的竹葉長劍。

    張若塵激發出神印之眼,仔細觀察,發現竹葉長劍的每一片竹葉之間,是以一種相當奇妙的排列方式,皆是由劍道規則連接在一起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普普通通的竹葉,彙聚成的長劍,散發出來的氣息,竟然可以與千紋聖器級別的沉淵古劍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淩飛羽盯向張若塵,道:“在劍塚,你已經見識過九死劍法,今日,就讓你見識一下九生劍法。九生劍法,一共有九招,第一招叫做太虛分光。”

    無論是九死劍法,還是九生劍法,皆是王級下品的劍法,也被稱為下品聖術。

    每一種聖術,都具有毀天滅地的威力,與千紋毀滅勁具有相同的威懾力,不是一般的半聖能够修煉成功。

    當然,半聖一旦能够修煉成一種聖術,也就能够受用一生,足以跨越境界,滅殺對手。

    淩飛羽已經將境界壓制在一階半聖的巔峰,卻還使用出聖術級別的劍法對付張若塵,由此可見,她是真正動用了全力。

    淩飛羽的手指一轉,竹葉長劍也跟著轉動了一下,呈現出八十一道幻影,連接成一個圓圈。

    “太虛分光。”

    竹葉長劍拖出一道長長的尾巴,急速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越是靠近張若塵,竹葉長劍散發出來的光華,也就越是刺眼,將天空的烈日光華都給壓了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揮出沉淵古劍,施展出劍三,想要擊潰竹葉長劍。

    然而,沉淵古劍才剛剛揮出,竹葉長劍卻立即分解,化為九百九十九柄竹葉小劍,以比先前快出十倍的速度,擊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如此近的距離,速度暴漲十倍,別說是張若塵,即便是九階半聖,也休想躲得過去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其中,數十柄竹葉小劍,擊在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即便張若塵穿著流星隱身衣,將竹葉小劍抵擋住,卻還是遭受嚴重的衝擊。

    他倒飛了出去,墜落在竹林之中,重重的摔在地上,眼前一片黑暗,差一點暈厥。

    半晌之後,張若塵才漸漸恢復了過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緊咬牙齒,從厚厚的落葉下麵爬了起來,抬頭看去,只見淩飛羽已經站在不遠處一棵水桶粗的青桐靈竹的下方。

    “在同境界,你也擋不住本聖的一劍。”淩飛羽道。

    即便她戴著面紗,張若塵也能感受到她身上的那股冷傲,簡直就如一隻白天鹅,俯視張若塵這一隻醜小鴨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相當銳利,道:“給我三天時間,必定能够悟透這一招九生劍法蘊含的劍道規則,並且將它破掉。”

    淩飛羽向他瞥了一眼,道:“你對自己,倒是十分自信。三天時間,就想悟透九生劍法第一招蘊含的劍道規則?”

    “為何不可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,當初,本聖修煉九生劍法的時候,花費三個月的時間才將第一招的劍道規則悟透,花費半年時間達到小成,三年時間方才大成。”

    “將九生劍法和九死劍法同時修煉到大成的時候,在半聖境界,再也沒有人能够擋住本聖一招,成為那個時候的《半聖榜》第一人。”

    淩飛羽對自己的劍道,相當自信,又道:“也罷。三天后,你若是真的能够擋住這一招,本聖可以買給你一枚聖元丹,助你儘快衝擊到二級半聖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聽到“聖元丹”三個字,張若塵的臉上,露出一道堅毅之色。

    他的心中,暗下决心,無論如何,三天之後,也一定要成功。

    達到半聖境界,想要提升一階,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唯一的捷徑,便是服用聖元丹。

    聖元丹,乃是各大中古世家嚴格控制的丹藥之一,根本不會對外售賣。即便是在黑市,也只有通過內部關係,付出巨額的聖石,才有機會買得到,而且,還會冒一定的風險。

    以淩飛羽的身份,想要弄到一枚聖元丹,卻不是難事。從她那裡購買,可以省去張若塵不少麻煩。

    淩飛羽離開之後,張若塵將她先前出招的時候,所有畫面,全部都牢牢的記在腦海。

    隨後,他踏上返回劍塚的路,準備先將九生劍法第一招蘊含的劍道規則悟透,再思考破解之法。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才剛剛走出四步,卻又立即感應到不遠處,傳來極其細微的精神力波動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右側的數十丈之外,一條溪水的旁邊,透明的虛空,浮現出一個個娟秀的文字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從文字之中顯現了出來,立在一方青色的石頭頂部,一雙黑白分明的秀目,盯著遠處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停下了脚步,卻並沒有轉身。

    竹林,陷入了一片靜謐,只能聽到徐徐的風聲。可以看見,有竹葉緩緩的飄落下來,落在聖書才女柔弱的頭頂,粘在烏黑的髮絲上面。

    久久之後,張若塵率先打破沉寂,道:“才女大人是要來抓捕我嗎?”

    今天,聖書才女穿著一身淺藍色的女裝,長髮直垂而下,頭頂插著一根極具女人味的舞蝶簪子,纖細的蠻腰系著一根有著海棠花的腰帶,顯得楚楚動人,真正就如一個飽讀詩書的閨中才女,沒有一絲一毫聖者的氣度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雙眸,帶有一種複雜的神色,柔聲的道:“我只是剛剛路過,正好看見你與魔教聖女宮的宮主淩飛羽在切磋劍法。”

    頓了頓,她又道:“實在是沒有想到,傳說之中,盛氣淩人、眼高於頂、目空一切的淩飛羽,竟然會親自陪一個半聖練劍。即便是親眼所見,卻還是難以置信。”

    “才女大人有什麼話,不妨直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清楚,聖書才女肯定已經知道,他就是林嶽。

    那又能如何?

    聖書才女必定是會效忠於池瑤,也是朝廷的代表人物之一,即便以前她十分欣賞林嶽的天資和人品,卻根本無法改變,兩人相互對立的立場。

    不用猜也知道,聖書才女必定是來勸他去自首,不要與朝廷對抗,又或者,她會去向女皇求情之類的話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怎麼可能向池瑤妥協?

    (先更一章,待會還有一章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