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人形怪物先前的那一擊,即便張若塵動用千紋毀滅勁强行擋住,卻還是遭受嚴重的創傷。

    此刻,只能在黎敏的攙扶之下,他才能站穩。

    聽到張若塵的話,一團團聖霧之中,鎮獄古族的諸位半聖族老,全部都露出不悅的神色,就連他們身上的氣勁,也猛烈翻滾起來。

    一比特半聖境的老者,站在一隻長著三足的金色巨鳥的背上,哼了一聲,“張若塵,你可知道他是什麼人,做出過何等可怕的事?你竟然還想保住他的性命,要知道,他一旦失去控制,只需要一隻手,就能將你捏死。”?“哏哏,年輕人不知是非輕重,已經受了那麼重的傷,卻一點都不長記性。”另一個方位,一比特背著重劍的男子,發出陰陽怪氣的聲音。

    鎮獄古族的諸位族老,大多對張若塵都是一種抵制的態度,根本不相信他的話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咳嗽了兩聲,站在一團團强大的聖霧之間,卻是臉色不變,又道:“並不是晚輩想要保住他的性命,而是族長想要保住他的性命。晚輩只是發現了一些東西,想要替族長分憂。”

    王悲烈的巍峨身軀,立在月光之下,猶如一座不可撼動的聖山,讓在場的修士只能仰望。

    諸位半聖族老的修為,也都是蓋世無雙,然而在王悲烈的面前,卻都黯然無光。

    此刻,王悲烈重新轉過了身,一雙漆黑如神石一般的眼睛,帶有一股强大的聖威,向張若塵盯了過去,聲音顯得頗為平靜,道:“你發現了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王悲烈的對面,沒有任何情緒波動,伸出一根手指,指向鎮在葬天劍下方的人形怪物,道:“那位前輩,應該是中了毒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話,還沒有說完,王悲烈身後的一比特黑袍老者,便打斷了他,冷聲道:“荒謬!鎮獄古族有著數位煉丹大師,醫術高超,精神力十分强大,他們親自檢查過史坤乾的身體,根本沒有發現任何毒物。年輕人,你與他才接觸多久?你是煉丹大師嗎?你以為胡亂說話,是不用付出代價的嗎?”

    史仁父親的名字,正是史坤乾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他們檢查不出那位前輩身上的毒素,並不是因為醫術不够高明,而是,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那種毒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說出的話,雖然有些駭人聽聞,但是,其中一些修士,卻還是露出疑惑的神情。

    比如,史家的那些族老和淩飛羽。

    史家的那些族老,其實,並不是十分相信張若塵的話,畢竟他們都檢查過史坤乾的狀況,的確不像是中了毒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他們一直覺得史坤乾的事件,十分太蹊蹺,所以,聽到張若塵的大膽言論,才會生出懷疑。

    至於淩飛羽,卻是對張若塵頗為瞭解,知道這個年輕人不會輕易胡說,應該是有一定的依據。

    史家的一比特族老,脚踩一條聖霧凝成的長橋,走了過來,站在張若塵的左上方,道:“張若塵,你可知道,坤乾到底是中了什麼毒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在場的眾人掃視了一眼,道:“冥王血毒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冥王血毒?”

    “從來沒有聽說過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,不會是你胡亂編出來騙人的毒素?你到底是什麼居心?”

    “莫非你是想讓鎮獄古族內亂,然後,不死血族就可以乘虛而入?”

    若不是眾人知道,淩飛羽是張若塵的靠山,說不定,已經使用符籙,將張若塵也禁錮起來。

    他們都覺得,張若塵是在危言聳聽,或者是,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
    聖者已經徹底超脫凡俗,堪稱百毒不侵,怎麼可能還有毒素奈何得了聖者?

    若是,世上真的存在聖者都無法察覺的毒素,那是一件何等可怕的事?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冥王血毒,乃是冥王使用自身的血液,提煉出來的劇毒,無色無味,別說是你們,即便是聖者也難以察覺。”?“冥王”的大名,自然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,凡是與他有關聯的東西,肯定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“以老夫的閱歷,也都沒有聽說過冥王血毒,你是如何知曉有這樣的一種毒素?”王悲烈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因為,我的師尊璿璣劍聖,曾經中過這一種毒,付出了生命的代價。”

    緊接著,張若塵又道:“冥王血毒的確是可以將聖者殺死,只不過,這位前輩體內的冥王血毒,卻極其微量,並且還混入有另一種可以讓人變得嗜殺的邪氣。正是因為這個原因,所以,這位前輩才沒有死去,反而變成了一個嗜血的怪物,與走火入魔的狀態十分相似。”

    聽到此處,先前就有一些懷疑的修士,更是信了幾分,覺得張若塵不像是在胡說八道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史仁破開了符陣,從裡面沖了出來,落到張若塵的身前,渾身都在顫抖,道:“張兄,我父親真的是中了毒?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隨後,從空間戒指之中,取出一枚黑色的丹藥,捏在食指和拇指之間,道:“這枚丹藥之中蘊含的死亡邪氣,與你父親身上的邪氣,極其相似。唯一的不同在於,你父親體內,除了具有邪氣,還有冥王血毒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手中的那枚丹藥,正是由死亡邪氣凝聚而成。

    史仁將丹藥接了過去,分出一道精神力,注入進去,果然發現丹藥之中的死亡邪氣,與他父親體內的邪氣,簡直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史仁的五指,緊緊的捏住丹藥,雙瞳浮現出火焰,體內湧出一股强大的聖氣,將在場的諸位族老,全部都震得連連後退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史仁離得最近,囙此,能够清晰感知到,他身上的怒火。

    自己的父親,遭人陷害,還被當成怪物,囚禁了數十年,發生在任何人的身上,估計也無法保持冷靜。

    只不過,史仁身上爆發出來的力量波動,卻還是讓張若塵暗暗一驚。

    那可不像是二階半聖該有的氣息,至少也已經達到六階半聖的水准。

    鎮獄古族的那些族老,顯然也沒有料到,史仁的實力,竟然如此强大。

    “少族長原來一直都在隱藏修為,真實的修為,應該已經達到六階半聖。”?王悲烈的嘴角也是略微抽動了兩下,右手的五指,情不自禁的捏緊。史仁隱藏得也太深,即便是他,在此之前,竟然也沒有任何察覺。

    漸漸地,周圍的氣氛,變得有些安靜,也有一些詭異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人的目光,不停閃爍,時而盯在王悲烈的身上,時而又盯向史仁。

    眾人的心中,其實十分清楚,在鎮獄古族,若是真的有人要暗害史坤乾,那麼,王悲烈的嫌疑自然是最大。

    王悲烈倒是顯得相當冷靜,只不過,王家的那些族老,卻迫不及待的跳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不死血族的潜伏者下的毒,只有他們才有冥王血毒。”一比特王家的族老說道。

    另外一位王家的族老,卻將矛頭指向張若塵,道:“張若塵,你是如何知道冥王血毒的存在?又是如何得到這一枚充滿邪氣的丹藥?你是不是應該給大家一個解釋?”

    張若塵知曉冥王血毒,還可以理解,畢竟璿璣劍聖曾經中過相同的毒。然而,死亡邪氣又如何解釋呢?

    “真是好笑,我為何要向你們解釋?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又道:“你們這些人,知道上一任的少族長中了毒,不想辦法施救,卻只想著如何幫助某些人洗脫,有意義嗎?鎮獄古族會沒落,不是沒有原因。你們這一代人,真的是倒下的一代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話,已經說得相當清楚,直指鎮獄古族的當今族長,王悲烈。

    王悲烈的心中,可謂是氣怒滔天,恨不得一掌將張若塵打碎成血泥。

    然而,他卻絕對不能這麼做,一旦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緒,也就等於是不打自招?

    如今的鎮獄古族,他還做不到隻手遮天。

    淩飛羽盯了張若塵一眼,眸中閃過一道奇异的光芒,暗道,真是一個膽大的傢伙,才一階半聖的修為,竟敢得罪一比特劍聖,真以為王悲烈是好惹的人物?

    不過,她卻是十分欣賞張若塵的這種性格,因為她自己就是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。

    驀地,史仁單膝跪在地上,道:“張兄,既然你知道冥王血毒和死亡邪氣,肯定是掌握有化解這兩種力量的辦法,求你救一救我的父親。這一份恩情,我們史家全族上下必定銘記於心。”

    除了史仁,史家的那些修士,也都立即單膝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將史仁扶了起來,道:“史兄不必行如此大禮,我的確是掌握了一些手段,說不定能够化解冥王血毒和死亡邪氣。只不過……我也沒有絕對的把握,只能試一試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史仁和史家的族老,全部都露出狂喜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無論張兄能不能化解父親體內的血毒和邪氣,我們史家也都欠你一個巨大的人情。今後,只要張兄一句話,即便是刀山火海,我也必定趕去相助。”史仁斬金截鐵的說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