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坐在吞象兔的背上,回頭看了一眼,只見山莊所在的區域,湧出濃密的血霧,化為張牙舞爪的形態。

    同時,有著一道道長有肉翼的人影,從血霧之中飛出。

    “不好,不死血族的修士,即將對史家的軍士展開襲擊。”張若塵的眼神一凝。

    此刻,數十裏之外,絕大多數史家的軍士,依舊還在攻擊金雀城的護城大陣,唯獨只有一些半聖境的族老,察覺到後方的强大殺氣,警覺了過來。

    然而,山莊之中的不死血族,全部都是一等一的强者,可以爆發出數倍音速,甚至十倍音速,頃刻之間,便能到達金雀城的城外。

    到時候,即便史家的强者做出應對策略,恐怕也已經有大批軍士慘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瞳中,露出堅定的神色,道:“狙擊他們。”

    吞象兔瞪大一雙圓溜溜的眼睛,煉化半聖之光的同時,卻又是露出驚異的神色,道:“塵爺,你瘋了,那些不死血族的實力強大,為數眾多,就憑我們兩人去狙擊他們,無疑是以卵擊石。而且……還是兩個卵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我們出手,史家的軍士,至少可以少死一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掌按在吞象兔的頭頂,身體旋轉一圈,飛躍了起來,目光盯向後方的滾滾血霧,輕喝一聲:“沉淵。”

    “嘩。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化為一道烏光,飛了出來,懸浮在了張若塵的頭頂上方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手掌心,將聖氣源源不斷打出,注入進劍體,使得劍體上散發出漆黑而又冰冷的光芒。

    烏黑色的光華,向外擴散,很快就將金雀城和山莊之間的廣闊地域籠罩,猶如是瞬間從白晝進入黑夜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的劍靈,從劍身上面飛出來,凝成一個長有一對黑色光翼的男子。

    龐大的千紋毀滅勁,爆發了出來,讓史家的軍士和不死血族的修士,全部都忍不住顫慄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想要動用千紋聖器,大家一起出手,打退他的攻擊。”不死血族二皇子目光冷沉的道。

    浩蕩的血雲之中,十五位不死血族的半聖,各自打出一件聖器,有的是十多丈長的巨劍,有的是血紅色的轉輪,還有數十裏長的打龍鞭……

    十五件聖器,散發出刺目的光芒,如同十五顆流星劃破長空,跨越數十裏之地,同時向張若塵撞擊過去。

    “碧海青天。”?沉淵古劍不僅只是爆發出千紋毀滅勁,張若塵更是施展出九生劍法之中的一招,揮斬了出去,拖出一道長長的劍氣長河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已經晋昇到千紋聖器,威力大增,又豈是百紋聖器能够擋得住?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十五件聖器全部爆碎,形成一團一團的混亂能量,散發出十五團明亮的火光,從半空墜落下去。

    强大的劍氣,飛入進血雲。

    下一刻,血雲中,響起一大片慘叫聲,數百具不死血族的屍體,猶如下雨一般,墜落到地上。其中,甚至還包括三比特不死血族半聖的屍體。

    吞象兔看到不死血族半聖的屍體,一雙圓溜溜的眼眸子,變得十分明亮,立即沖了過去。

    三具不死血族半聖的屍體,代表著三團半聖之光。

    “不要過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從半空墜落下來,落到吞象兔的背上,將它叫住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體內的聖氣幾乎耗盡,身體極其虛弱,根本無法再與人動手。

    吐象兔也看出張若塵的狀態極差,於是克制住心中的貪婪,立即掉頭,沖向史家軍隊的陣營。

    剛才,張若塵全力打出的一擊,造成了巨大的聲勢,不僅將不死血族阻擋了片刻,也讓史家的軍士全部都驚醒過來,發現了身後方向的偷襲者,

    史家的軍士,看到騎在吐象兔背上的張若塵,所有人都將他認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滔天劍的持劍人張若塵,剛才就是他一劍斬殺數百位不死血族的强者。”

    “不死血族竟然在城外還安插了一股潜藏的力量,幸好張若塵提前將他們發現,不然,我們史家必定會損失慘重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我還一直以為張若塵是不死血族的潜伏者,卻沒想到,他是真心在幫助我們鎮獄古族,真是很想扇自己兩巴掌。”

    “若非張若塵,恐怕今天我們怎麼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史家的聖境老祖史雲琮,站在一艘半聖級戰艦的甲板邊緣,向遠處飛來的血雲盯了一眼,嘴裡發出一聲爆喝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强大的音波,形成一圈圈的能量漣漪,以毀天滅地之勢,向那片血雲衝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聖者爆發出來的音波攻擊,何等恐怖,一旦沖入進不死血族的陣營,不知多少不死血族會被震死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血霧之中,飛出一道巨大的人影。

    他的身軀,比別的不死血族龐大十倍,長有一對銀翼,銀翼完全展開,足有三十多丈長。

    他大笑了一聲,雙翼一扇,掀起一股強勁的紅色腥風,向半聖級戰艦的方向湧了過去。

    音波和紅色腥風撞擊在一起,發出“轟隆隆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兩股力量,絕大部分都相互抵消,只有極少的音波和腥風,衝擊了出去,分別將史家的軍士和不死血族的修士,打得四散拋飛。

    史雲琮向那一道巨大的人影盯了過去,略微驚呼一聲:“王晋鎖?”

    “哈哈!王晋鎖早在百年之前,便已經被老夫殺死,吸幹了鮮血。老夫乃是不死血族青天血帝坐下的仙蘭王。”

    狂放的笑聲,從仙蘭王的嘴裡發出。

    緊接著,仙蘭王的雙翼扇動了一下,頃刻間跨越數十裏的距離,出現在半聖級戰艦的上空,打出一隻大手印,向下按了下去。

    要知道,金雀城的上空,一共懸浮有兩艘半聖級戰艦,除了史雲琮佔據的那一艘,另一艘戰艦的甲板上面,卻是坐著一個三十來歲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那個中年人,看起來十分虛弱的模樣,有些病態,給人一種頗為儒雅的感覺。

    若是,張若塵也在半聖級戰艦上面,一定能够將此人認出來,因為他就是史仁的父親,史坤乾。

    就在仙蘭王出手的那一刻,史坤乾的眼中,露出鋒銳的神色,兩指之間撚起一張黃色的符籙,向上空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陰陽並存,五行交替。”

    史坤乾的嘴裡,念出了一句符咒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一股强大的精神力,從他的體內爆發出來,使得整個半聖級戰艦也都陷入一片混沌之中。

    符籙與仙蘭王打出的手印,碰撞在一起,立即爆裂而開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符咒爆發出來的毀滅力,即便是擁有聖境修為的仙蘭王,也有一些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右手變得鮮血淋漓,血肉的下方,露出血玉一般晶瑩剔透的聖骨。

    “一劫鎮聖符。”

    仙蘭王的目光,盯在史坤乾的身上,嘴裡發出一道尖銳的厲聲:“史坤乾,你竟然敢來圍剿金雀城?本王可是知道,你中了冥王血毒和死亡邪氣,有那麼容易痊癒嗎?”

    史坤乾依舊坐在椅子上面,顯得風輕雲淡,道:“閣下居然知道得如此清楚,莫非是你親手下的毒?”

    史坤乾乃是神武雙修,及修煉精神力,也修煉武道。

    囙此,即便他將體內的聖氣,全部用來壓制冥王血毒的毒性,卻還可以調動精神力,施展出符道。

    對於史家的嫡系傳人而言,符道比武道更强。

    史坤乾的修為相當深厚,若不是中了毒,變得意識混亂,恐怕早就已經是鎮獄古族的族長。

    仙蘭王笑道:“沒錯,的確是本王親手下的毒,不過卻是王悲烈下得命令。他害怕你成聖之後,威脅到他的族長位置,所以才會這麼做。現在,你滿意了?”

    “當然滿意。”

    史坤乾又將一張符籙撚了起來,捏在右手的兩指之間。

    同時,他的左手,在符籙的邊緣一劃,割出一道細小的血口。

    他使用聖血,在符籙上面,快速刻畫。

    漸漸的,符籙上面,散發出越來越明亮的光芒。

    看到史坤乾手中的符籙,仙蘭王的臉色一變,立即展開雙翼,向遠處急速飛遁。

    仙蘭王在鎮獄古族潜伏了近百年,自然知道史家的九劫鎮聖符是何等恐怖。

    先前,史坤乾只是打出一劫鎮聖符,便將他擊傷。

    此刻,史坤乾使用聖血刻畫符籙,那麼,至少也是三劫鎮聖符,威力比一劫鎮聖符,厲害數十倍。

    史坤乾向仙蘭王逃走的方向看了一眼,雙眼略微一縮,道:“逃得倒是挺快。”

    “本聖去對付他。”

    史雲琮從半聖級戰艦上面騰飛了起來,駕馭玄龍劍,向仙蘭王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既然,史雲琮已經出手,史坤乾也就沒有打出三劫鎮聖符,只是反手將三劫鎮聖符,向金雀城的方向丟了下去。

    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張符紙,與金雀城的護城大陣接觸在一起,卻是爆發出比千紋毀滅勁還要强大力量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符籙的力量,擊碎了金雀城的護城大陣。

    同時,符籙散發出來的餘波,更是將城中的低境界不死血族全部滅殺,化為了一團團血霧。

    “殺,一個不留。”

    “將金雀城中的不死血族全部剿滅,為那些死去的族人報仇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史仁的帶領之下,史家的十萬大軍,其中七成,沖入進金雀城,開始圍剿城中的不死血族。

    剩下的三萬大軍,卻是與城外的不死血族,展開了激烈的交鋒。一場慘烈的大戰,正式爆發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