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將一滴龍帝之血取出來,吞服進嘴裡,隨後,開始全力以赴的煉化,借助龍帝之血蘊含的龐大力量,恢復消耗的聖氣。

    龍帝之血進入身體,如同一團火球,釋放出大量聖氣,彌補氣海和經脈之中的消耗。

    吞象兔問道:“塵爺,還需要多久,你修為才能完全恢復?”

    “即便吞服龍帝之血,應該也需要三個時辰的時間。”

    以他現在的修為,施展千紋毀滅勁,的確太過冒險,一旦耗盡聖氣,一時半會根本無法恢復過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向正在廝殺的兩方人馬,每一刻都有大量軍士倒在血泊之中,再也站不起來。

    隨即,他的話鋒一轉,道:“或許,還有另一個辦法,可以更快恢復修為。”?張若塵的手指,在空間戒指上面,輕輕的摸了一下。

    戒指上,光芒一閃,一枚散發出淡淡白光的丹藥,出現在張若塵手掌心。

    正是他從淩飛羽那裡買來的聖元丹。

    一直以來,張若塵是想要等一個合適的時間,將自己調整到最佳狀態,再服用聖元丹,一舉衝擊到二階半聖。

    現在服用聖元丹,顯然不是一個好的時機。

    然而,不死血族和史家的軍士,戰得天翻地覆,誰都不知道接下來的戰局將會如何發展。

    囙此,張若塵必須要儘快恢復修為,應對接下來不可預測的變數。

    若是能够借用聖元丹,一舉衝擊到二階半聖,那麼,突破境界的那一刻,張若塵就能吸收大量天地靈氣,重新恢復到巔峰狀態。

    而且,境界突破之後,他會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雖然此舉相當冒險,卻還是值得一拼。

    “人類小子,你壞了二皇子殿下的大事,今日,本將軍要親手將你的拿下。”

    一比特不死血族的將軍,穿著金屬鎧甲,手持一柄雕刻有骷髏印記的刀刃,向張若塵衝殺了過去。

    此人的修為,達到三階半聖,想要趁張若塵的狀態虛弱,將他擒下,送到二皇子面前邀功。

    張若塵抬起頭,向不死血族的將軍看了一眼,嘴裡輕喝一聲:“九斬電刀。”

    龐大的精神力,凝聚在張若塵右手的手掌。

    轉瞬間,方圓百丈之內,出現數千道紫色的電紋。

    隨著張若塵的手掌,揮擊出去,那些電紋彙聚成九柄刀刃,接連不斷的飛了出去,將那位不死血族的將軍,打得向後倒飛數十丈的距離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將軍,只感覺雙臂又痛又麻,臉上露出一抹驚色,道:“以你的修為,施展出了一擊千紋毀滅勁,怎麼可能還有還手之力?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精神力收回,道:“即便,我全身的聖氣已經耗盡,要收拾你,也是易如反掌。”

    “狂妄。”

    那位不死血族的將軍,嘴裡發出一聲怪異的音波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片刻之後,另外兩位二階半聖境界的不死血族將軍,帶領兩支不死血族的魚龍境修士,立即飛了過來,將張若塵團團包圍。

    “人類小子,你現在還敢倡狂嗎?”那位三階半聖境界的不死血族將軍冷笑一聲。

    所有不死血族的修士,按照一種奇异的規則站立,組成一座合擊陣法,向張若塵合圍過去。

    “塵爺,讓我去收拾他們。”

    吞象兔早就已經急不可耐,在它的眼中,並不是三比特不死血族的半聖站在前方,而是三團半聖之光,懸浮在它的面前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張若塵在吞象兔的頭頂敲擊了一下,讓它清醒清醒,道:“你的任務是保護我,只要我的修為,恢復到全盛狀態,少不了你的半聖之光。”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將魔猿從乾坤神木圖放了出來,道:“魔猿,你去將他們全部收拾。”

    就在放出魔猿的時候,張若塵將聖元丹服下,運轉《九天明帝經》的功法,全力以赴的修煉起來。

    “嗷。”

    魔猿的修為,已經達到四階半聖,身軀高達一百多米,每一根長毛,皆如金屬鋼針。

    魔猿一脚踏在地面,一圈烏黑色的魔煞之氣,向四面八方湧了出去,將地面的泥土和石頭全部都沖飛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佈置出的合擊陣法,在一瞬間,土崩瓦解,除了三比特半聖將軍,其餘不死血族全部口吐鮮血,遭受了重創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畜生,本將軍來會一會你。”

    那位三階半聖境界的不死血族將軍,化為一道血光,沖天而起,一刀斜劈了下去,斬向魔猿的脖頸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?聖器級別的刀刃,劈在魔猿的頸部,卻僅僅只是斬出一道半尺深的傷口,無法再繼續深入。

    “防禦力怎麼會這麼强?”

    那位不死血族的將軍,臉色一變,立即收回刀刃,再次凝聚聖氣,正要斬出第二擊的時候,魔猿的大手,卻先一步抓住了他的身體。

    五根柱子那麼粗的手指,猛然用力一捏,隨即,響起“啪啪”的骨爆聲。

    那位不死血族的將軍,全身骨頭斷碎,變成一團軟綿綿的肉泥,就連眼球都凸顯了出來,死得相當淒慘。

    魔猿將肉泥中的半聖之光收取,扔進了嘴裡。

    隨後,它的一雙銅鈴大小的眼睛,向另外兩位不死血族的將軍盯了過去,發出一聲爆吼。

    魔猿的的防禦力和肉身力量,都是相當強橫,遠超四階半聖境界的人類修士,將兩位不死血族的將軍驚住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他們不敢與魔猿交手,立即展開雙翼,逃離了此地。抓住張若塵,的確是大功一件,可是,他們卻犯不著為此丟了性命。

    魔猿的雙腳一蹬,急速追了上去,想要擊殺他們,奪取半聖之光。

    吞象兔想要吞服半聖之光,衝擊五階半聖,魔猿又何嘗不想?

    “追得好快。”

    兩位不死血族的將軍,各自取出一卷聖旨,爆發出聖者才有的速度,沖到二皇子的身後。

    “二皇子殿下,那個人類小子養的巨猿十分强大,屬下二人不是它的對手。”其中一位不死血族的將軍十分羞愧的說道。

    另一比特不死血族將軍,顯得頗為急切,額頭上不停留下冷汗,道:“請二皇子殿下出手,將它鎮壓。”

    二皇子卻是顯得鎮定自若,冷冷的瞥了他們一眼,“瞧瞧你們的那一點出息。”

    隨後,他又道:“這裡交給本皇子,你們兩人去對付別的敵人,務必要將鎮獄古族的軍士拖在金雀城。”

    二皇子下了命令之後,展開一對銀色的肉翼,飛向魔猿的方向。

    魔猿感受到不死血族二皇子身上的强大氣息,立即揮舞雙臂,在胸口,猛然錘了數擊。

    它原本就十分龐大的身軀,竟是又長高一大截,宛如化為一座高聳入雲的黑色山嶽。

    一隻蘊含魔煞之氣的拳頭,從上方落下,擊向正在急速飛行的二皇子。

    “哏哏,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二皇子的手掌,向著前方一按。

    頓時,掌印的前方,凝聚出一隻巨大的血手印,與魔猿的拳頭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聲。

    魔猿遭受掌力的衝擊,龐大的身軀猛然震了一下,不斷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“居然能够擋住本皇子的一掌,果然比一般的六階蠻獸强大。”

    二皇子再次凝聚力量,又打出了第二道掌印。

    這一次,掌力更加強勁,就連他的手掌,也冒出熊熊的火焰,化為了一片五指形態的火雲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是,張若塵從吞象兔的背上飛了起來,落到魔猿的左肩,手指一彈,將一枚黑色的丹藥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下方,二皇子看到那枚黑色丹藥,臉色略微一變,立即收回手掌,雙腿在地面一蹬,向後倒沖了十數裏遠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?黑色的丹藥,爆裂而開,散發出一團死亡邪氣,將地面的泥土也腐蝕成了黑色。

    “快走,離開此地。”張若塵對魔猿說道。

    “對啊!你不是他的對手,那位不死血族的二皇子相當强大,即便我們聯手,估計也不是慘敗。”吞象兔站在魔猿的右肩,頗為緊張的說道。

    魔猿的鼻孔之中,湧出兩管白氣,隨後,轉過身軀,邁出巨大的步伐,急速沖了出去,進入一望無際的山林。

    二皇子向地面上的死亡邪氣看了一眼,心中生出疑惑,“張若塵怎麼會得到死亡邪氣?而且,他似乎根本不懼怕死亡邪氣。”

    雖然,二皇子頗為懼怕死亡邪氣,但是他卻很清楚,無論如何也不能放張若塵逃走。

    現在的張若塵,肯定相當虛弱,乃是奪取滔天劍的最好時機。

    二皇子展開雙翼,扇動了一下,掀起一片猛烈的風勁,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魔猿的肩膀上面,分出一半的精力,煉化聖元丹,衝擊二階半聖的境界。

    分出另一半精力,時刻注意身後的方向。誰都不知道,不死血族的二皇子什麼時候就會追殺上來?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已經將聖元丹,煉化了一大半,體內的聖氣,恢復了五成左右。

    龍帝之血也在經脈和聖脈之中瘋狂燃燒,轉化為聖氣和血氣,使得張若塵渾身上下都充滿力量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趕在不死血族二皇子追上來之前,衝擊到二階半聖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內心深處發出低吼聲,全身的肌肉繃緊,體內的聖氣運轉得越來越快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是滔天劍的持劍人,璿璣劍聖的傳人,怎麼只知道逃,有本事與本皇子戰一場,看看誰的劍道更加高明?”

    二皇子的聲音,從天邊傳來,帶有幾分戲謔和諷刺。

    緊接著,一柄血劍劃破了長空,穿透雲層,向正在急速奔跑的魔猿的雙腿斬了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是一個衝動的人,但是,此刻他卻不得不出手。

    “沉淵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體內,湧出一股堪比劍聖一般强大的劍意,控制沉淵古劍,向飛來的血劍攔截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兩柄聖劍激烈碰撞了一下,頓時,兩股混亂的劍氣能量波,向四面八方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二皇子打出的血劍,顯然不是一般的百紋聖器,爆發出來的强大力量,竟是將沉淵古劍震飛。

    血劍繼續落下,劈斬在魔猿的右腿,“噗嗤”一聲,將三分之二的大腿斬斷,鮮血如注一般,從傷口中湧出來。

    因為腿部遭受重創,魔猿的重心失衡,行前栽了出去,將一座大山都撞得倒塌,發出一聲“轟隆”的巨響,緊接著,巨大的身軀倒在了地上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