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劍氣撕碎狻猊的虛影,瞬間就到達二皇子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大片鮮血飛濺,二皇子的小半個身體,包括右臂、右腿,還有三分之一的頭顱,全部都分離了出去。

    施展出這一劍,耗盡張若塵的全身聖氣。隨即,他從半空墜落下去,重重的落到司空禪院外的空地上,單掌撐地,大口喘氣。

    二皇子也落到地面,全身都是鮮血,嘴裡發出怨毒的聲音:“本皇子……從來……沒有……沒有吃過這麼大的虧,今天,一定要吸幹你的鮮血,將你摧骨揚灰。”

    剛才那一劍,張若塵本是想要將二皇子徹底殺死,然而,二皇子的修為太高,竟然躲過死劫,僅僅只是受了重傷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不死血族的生命力,真的十分強悍。

    此刻,二皇子調動血氣,支撐起殘破的身體,顯得相當猙獰,從黑暗之中沖出來,再次向張若塵攻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要戰便戰,誰怕誰?”

    張若塵雖然耗盡了全身聖氣,卻還具有强大的精神力,並不是完全沒有一戰之力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以張若塵的身體為中心,凝聚出密密麻麻的電紋,從天空穿梭而過,快速的彙聚過來。

    “雷將之怒。”?張若塵的背後,凝聚出一尊巨大的人影,由雷電交織而成,乃是一個十丈高的穿著鎧甲的巨人神將,手持雷錘和電戟。

    司空禪院所在的山嶽,在一瞬間,完全被雷電覆蓋,化為一片電海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二皇子的手印,與張若塵打出的法術,碰撞在一起,身體立即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張若塵則是趁勝追擊,又是一連打出十數種法術,直接從山腰,將二皇子逼退到山脚下。

    二皇子的修為再强,終究還是受了嚴重的傷勢,全身經脈有一大半都廢掉,自身的戰力大打則扣,能够出手,已經是相當勉强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畢竟是耗盡了聖氣,身體相當虛弱,只是以意志在强撐,隨時都有可能會倒下。

    就看他和二皇子,誰能够堅持到最後?

    這時,遠處的夜空,又有一片翻滾著的血雲,浩浩蕩蕩的湧過來。

    暗紅色的血氣,佔據了整個天空,將地面也映上一層淡淡的紅光,形成一座地域冥界一般的世界。

    血雲中,蘊有一股滂湃至極的力量,煌煌懾人,隱隱間,甚至能够看見,有著一條百丈寬的血河,穿過血雲,從天邊一直連接到司空禪院的上空。

    下方,山林中的蠻獸,全部都在懾懾發抖,感受到來自靈魂的恐懼。

    “二皇子殿下,本將助你一臂之力。”?血雲中,空乙血將展開一對十數丈長的血翼,手持一根青色的骨刺,沖向下方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青色骨刺並不是由一般的骨頭打磨而成,而是一件强大的聖器。

    它的名字,叫做“青龍刺”,長達六丈,乃是由一頭聖境的青龍的龍骨鑄煉而成,在其內部,更是燒錄有九百二十三道銘紋。

    “哈哈!空乙血將來得正好,快替本皇子斬殺張若塵,奪取滔天劍。只要將滔天劍送去劍塚,救出冥王,你便是第一大功臣。”二皇子立即向後去,不再與張若塵爭鬥。

    剛才的戰鬥,使得他的傷勢,變得更加嚴重。

    若不是,空乙血劍及時趕過來,二皇子恐怕已經無法繼續支撐。退下去之後,二皇子立即取出一隻獸皮袋,吞飲袋中的鮮血,療養傷勢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空乙血將盯了一眼,看透了此人的修為,竟然已經達到八階半聖的境界,乃是一比特真正意義上的高階半聖。

    要知道,能够達到高階半聖的人物,全部都是半聖之中萬里挑一的雄主,每一個都有衝擊聖境的機會。

    即便,他們的機會也相當渺茫,卻也不是低階半聖可以與之相比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狀態,根本不可能是空乙血將的對手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冷冷的盯了二皇子一眼,心中暗恨,卻只能向後退去。

    若是再給他一些時間,必定能够將二皇子鎮殺。

    “鍋鍋!”

    張若塵喚了一聲。

    吞象兔從張若塵的衣袋裡面沖了出來,化為一隻巨大的赤紅色兔子,背起十分虛弱的張若塵,立即向司空禪院的方向沖去。

    “哪裡逃?”

    空乙血將的手臂一伸,將青龍刺擊了出去,刺向張若塵的背心。

    青龍刺發出“嘩嘩”的聲音,變成十九結,不斷伸長,變得足有數裏長,猶如靈蛇吐信,形成蜿蜒的曲線。

    尖銳的刺鋒,更是發出奪目的寒光,將人的眼睛也要刺瞎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精神力,可以清晰感覺到,自己已經完全被青龍刺鎖定,根本無法閃避。

    即便,青龍刺還沒有落下,他的背部,卻已經傳來一股劇烈的疼痛。

    那是青龍刺發出的氣勁,已經落在張若塵的身上,沖入進他的體內。

    就在他準備解開舍利子的第三層封印的時候,司空禪院之中,沖出一道漆黑的人影。

    那道人影,爆發出驚人的速度,宛如一道黑色的閃電。

    “得饒人處且饒人,何必要趕盡殺絕?”

    那道黑色的人影,已經沖到張若塵的身後,伸出一隻手掌,抓住了青龍刺。

    他的五根手指,浮現出五條黑龍的虛影,爆發出低亢的龍吟聲。

    手臂猛然一用力,將空乙血將扯得飛了起來,撞擊向不遠處的崖壁,發出一聲轟隆的巨響。

    空乙血將的身體,直接埋入進泥土。

    “竟然比八階半聖的力量還要大?”

    張若塵定睛向那道黑色人影看了過去,只見,那是一個全身皮膚漆黑的僧人,皮膚上面,甚至還有一層淡淡的金屬光澤。

    正是二司空。

    只不過,此刻的二司空,與張若塵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,完全就是判若兩人。

    當時,二司空顯得十分木訥,而且身上也沒有一絲能量波動,完完全全就是一個普通的僧人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二司空的身上,卻有極其渾厚的佛氣湧出來,渾身的力量勁氣,比空乙血將還要强大得不止一籌。

    就連張若塵的眼力,也沒能將他看透,只能說明兩點:

    若不是二司空自身的修為强大,修煉了某種高深的隱藏修為的秘術,瞞過了張若塵。那麼便是,二司空的背後,有一比特修為强大的人物,幫他封印了身上的修為。

    無論是哪種情况,也都說明,司空禪院絕對不簡單。

    “嘩啦!”

    空乙血將從泥土中重新飛了出來,身體抖動了一下,道:“好大的蠻力,沒想到區區一座野廟,也有如此强大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正在療傷的二皇子,也看到二司空剛才施展出來的手法,眼中露出沉思的神色。

    片刻後,他像是想到了什麼,臉色略微一變,立即提醒道:“小心,他剛才施展的招式,乃是萬佛道的至高武學,摩訶龍爪手,被稱為萬佛道的第一爪法。”

    摩訶龍爪手和龍象般若掌,皆是萬佛道最頂級的十八種武技之一,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甚至超越了聖術,代表著最頂級的爪法和掌法。

    十八種武技,任何一種,也都是博大精深,奧妙通玄,足够修士花費一生的時間去修煉和研究。

    一旦修煉到極致,完全可以劈山斬嶽、擒龍殺聖、焚天煮海,成為世間一等一的强者。

    “摩訶龍爪手。”

    空乙血將也是頗為震驚,再次盯向二司空,頓時,他的臉色,變得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二司空卻依舊一副木訥的模樣,像是念臺詞一般的說道,道:“司空禪院並不想摻和進俗世的紛爭,只想在這深山之中清修。你們不死血族的修士,若是現在退走,還來得及。”

    二司空居然能够說出這樣的一番話?

    張若塵總覺得,乃是有人教他這麼說。於是,張若塵的目光,向司空禪院大門的方向看了過去,正好看到大司空的身影。

    張若塵頓時心領神會,明白了過來,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。

    空乙血將盯著二司空,冷笑一聲,“和尚,我們不死血族的目標,乃是張若塵,並不想與司空禪院為敵。將張若塵交給本將,本將立即就會離開。”

    “是這樣嗎?”

    二司空的目光,向司空禪院的方向望過去,想要諮詢大司空的意見。

    只見,大司空站在禪院的大門內側,只是將大門打開一道縫隙,對他搖了搖頭,使用口型,對他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二司空頓時點了點,轉過身,看向空乙血將,道:“不行。大師兄剛才已經交代,張若塵是司空禪院的香客,也是第一個給了香火錢的香客,我們禪院有責任保護他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大門內側,大司空一巴掌拍在額頭上面,道:“蠢貨啊!蠢貨!香火錢的事,怎麼能夠隨便說出來?”

    空乙血將的眼神,變得有些冰冷,總覺得,眼前這個黑臉和尚,完全就是在故意戲弄他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們給臉不要臉,也就休怪本將不会,先斬了你,再鏟平司空禪院,倒要看看你們如何還能繼續清修下去?”

    空乙血將全身聖氣完全運轉起來,湧向手臂,沖入進青龍刺。

    青龍刺的表面,浮現出一層淡淡的青色光暈,凝結成一條巨大的青龍虛影。

    “嘩!”

    青龍刺猶如化為一條青色的盤龍,不停旋轉,向二司空的心口直刺過去。

    (抱歉,前兩天有點事,所以更新有點不給力。從今晚開始,爭取恢復更新。

    定一個時間吧!每天晚上淩晨十二點,更新兩章(今晚開始)。

    若是大家覺得太晚,今後再做調整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