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齋堂中,顯得十分寂靜,氣氛有些詭異。

    半晌之後,孔蘭攸才將臉上的一絲笑容收了起來,柔聲問道:“我記得,你有一個未婚妻,應該就是她。對吧?”

    “這是我的**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倒也沒有尷尬,顯得很坦然。

    孔蘭攸點了點頭,道:“既然你不想說,那麼,我也不問。我只問最後一個問題,如若你真的是八百年前的那個人,既然來到中域,為何沒有去姑姑的陵墓前祭拜?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張若塵的心中略微一痛,手指不禁捏緊了幾分。

    張若塵早就想要去皇陵,祭拜母后,只不過,因為冥王劍塚的事,才耽擱了下來。

    孔蘭攸緩緩的站起身,窈窕的身姿,顯得極其完美,白色的長髮猶如羊脂瀑布一般的美麗,輕輕的搖曳。

    她邁出脚步,向外行去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繼續隱瞞下去,我不會逼你。但是,我得告訴你,我要去姑姑的陵墓,為她掃墓,並在那裡守候三個月。若是,你是他,三個月之內,卻沒有去。即便他還活著,我也當他已經死去。”

    最後一個字落下的時候,孔蘭攸的身影,徹底消失在齋堂。

    張若塵很清楚,孔蘭攸是在逼他,而且是用死去的母后在逼他,使得他不得不屈服。

    “真是有些強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眉頭緊鎖,閉上雙目,最後,嘴角卻露出一絲笑意。

    母后的陵墓,張若塵是肯定要去。既然躲不掉,那就只能坦然面對。

    吃過早飯,張若塵與因陀羅大師見了一面,談論了一些關於金龍的事,聽說金龍的最後一道龍魂已經消散,因陀羅大師也是連聲歎息。

    兩人走在禪院的石徑小道,不知不覺,來到佛帝石像下方。

    因陀羅大師雙手合十,寶相莊嚴的模樣,恭恭敬敬向佛帝石像作揖行禮,道:“張施主,貧僧其實是有一事相求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躬身,也向佛帝石像行禮,道:“在下也有一事相求。”

    因陀羅大師微微含笑,道:“貧僧在這世上,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懼怕,唯獨懼怕’因果’二字。既然我們各自都有一件事,正好可以抵消那一份因果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大師有什麼事,但說不妨。”

    因陀羅大師道:“冥王劍塚一戰,貧僧與明堂聖祖聯手,雖然擊退青天血帝,然而,卻也插手了紅塵之事,同時暴露司空禪院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今後,無論是貧僧,還是司空禪院肯定都會捲入進亂世爭鬥中,不可能再有清修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貧僧一共收有三比特弟子,除了三弟子年紀尚小,另外二人,卻也已經有一些成就。既然亂世已經到來,他們二人也該出去歷練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讓他們單獨離開禪院,出去歷練,貧僧還是有些不放心。若是張施主能够帶上他們一起,倒是可以省去貧僧一些憂慮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有些詫異,道:“大師讓我帶上大司空和二司空去外面歷練?”

    因陀羅大師點了點頭,道:“隱世是一種修行,入世也是一種修行。只有滾滾的紅塵,才能歷練他們的佛心,使得他們更上一層樓。”

    二司空還好一些,老實木訥,性格敦厚,然而大司空卻絕對不是一個安分的和尚。

    老實說,張若塵很不想幫這個忙。

    張若塵思索了片刻,道:“我可以答應大師,帶他們入世。但是,也請大師答應我的一個請求。”

    “請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滔天劍取了出來,捧著手中,道:“一萬年前,人族結合所有力量,將冥王擊敗,封印在幽冥地牢的第十五層。想要開啟第十五層,必須要六把鑰匙,每一把鑰匙,都是一柄聖劍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,其中五柄聖劍,已經被青天血帝奪走,只剩最後這一柄滔天劍,還掌握在我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青天血帝雖然退走,卻肯定還會卷土再來。接下來,必定會有無數不死血族的强者,將會找上我,奪取滔天劍。”

    “以我如今的修為,實在沒有足够的信心,能够保護好滔天劍。所以,我想暫時將滔天劍,寄放在大師那裡,等到成聖的那一天,再取回。”

    以因陀羅大師的身份和閱歷,肯定也知道關於冥王和六柄聖劍的秘密,張若塵也就沒有隱瞞,將所有一切都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!”

    因陀羅大師向滔天劍看了一眼,長長的一歎:“貧僧就知道,一旦插手俗世之事,必定會被捲入進風暴之中。卻不想,麻煩來得這麼快。”

    因陀羅大師自然明白這一柄聖劍的意義有多麼重大,可以說,如今的滔天劍,絕對是整個昆侖界最為燙手的東西。

    任何人接住它,也會惹來源源不斷的殺戮。

    “也罷,或許在你踏入進司空禪院的時候,一切就已經註定。”

    因陀羅大師拿起滔天劍的劍柄,將它收入進衣袖,道:“看來司空禪院已經不能再待下去,張施主若是想要取回滔天劍,可以到西域梵天道來找貧僧。”?因陀羅大師取出一枚青木佛珠,放到張若塵的手心,又道:“這枚佛珠,有著一些奇妙的力量,可以掩蓋你身上的氣息。可以避開兵部的八角聖眼,也能阻隔不死血族的精神聖者的推算。到時候,你來到梵天道,也能憑藉這一枚佛珠,做為信物,見到貧僧。”

    有了這一枚佛珠,的確是能够省去張若塵很多麻煩。

    隨後,因陀羅大師又將大司空和二司空叫了過來,交代他們入世之後,一定要聽從張若塵的吩咐,如此等等的一些話。

    交代完畢之後,因陀羅大師帶著小司空,先一步離開,踏上前往西域的路。

    第一次離開師父的身邊,二司空顯得相當傷感,眼淚婆娑,跪在禪院外面,久久沒有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反倒是大司空,顯得相當興奮,立即回到禪院,收拾著各種行禮,一連裝了十大口袋,也沒有裝完。

    張若塵頗為好奇,問道:“你裝的都是一些什麼東西?”

    大司空神秘的一笑,將其中一隻設定有封印的口袋打開,口袋裡面,竟是兩具血紅色的骸骨。

    兩具骨頭,猶如是用紅寶石雕琢而成,顯得晶瑩透亮,還有一圈圈聖光,浮現在骨頭的表面。

    “聖骨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大司空道:“對啊!昨天,那位明堂聖祖,擊殺兩位不死血族的聖者,留下了兩具聖骨。我聽一比特曾經住在禪院的香客提起過,聖骨是價值連城的寶物,在黑市,可以賣出天價。所以,昨晚我連夜進入血湖,將兩具聖骨撈了起來。”

    隨即,大司空又將另外幾根口袋打開,展示給張若塵看。有的口袋裡面裝的是大司空撿來的各種真武寶器和聖器,有的口袋裡面卻是裝著靈藥和靈果。

    總之,每一樣東西,都能賣出不菲的價格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一根長達六丈的青色骨刺撿了起來,骨刺分為十九階,在其表面佈滿密密麻麻的龍紋。

    這是空乙血將的聖器,青龍刺。

    “好强大的龍氣。”

    將骨刺捏在手中,有著低沉的龍吟聲,傳入進張若塵的耳中。

    骨刺中,應該是封印有一條强大的龍魂,很有可能,達到已經達到聖級。

    張若塵想要修煉成功龍象般若掌的第十掌,必須要煉化龍魂和象魂,如今就有一條龍魂擺在面前,他當然不願放過。

    反正大司空也是打算將青龍刺拿出去販賣,不如張若塵先將它買下來。

    “你開一個價,這一根青龍刺對我很重要,我要買下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大司空頓時露出不悅的神情,道:“張施主這麼說話,就有一些見外。看中什麼東西,儘管拿便是。當然……別拿太多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一笑,看著地上的十根大口袋,想了想,將一隻空間手鐲取出來,遞給大司空,道:“我有一件空間寶物,對你或許有一些用處。”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將空間手鐲的使用方法,告訴了大司空。

    “正愁東西太多,無法帶走,卻沒想到張施主竟有如此神异的寶物。阿彌陀佛!多謝!多謝!”

    大司空知道空間手鐲的妙用,頓時欣喜若狂,於是,又從禪院的一處角落,挖出十多根大口袋。每一根口袋,全部都裝著天才地寶。

    收拾好了一切,張若塵、大司空、二司空,終於踏上入世歷練的路。

    本來,張若塵是打算去一趟冥王劍塚,尋找淩飛羽的下落,同時也想看一看鎮獄古族現在的情况。

    仔細思索後,張若塵又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雖然,青天血帝已經退走,但是冥王劍塚的週邊,肯定還是隱藏有一些不死血族的强者。

    那些不死血族並不知道,張若塵已經將滔天劍寄放在因陀羅大師那裡,肯定還是向千方百計尋找到他的下落。

    張若塵前往鎮獄古族,無疑是會暴露自己的行踪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不如就此消聲覓迹,讓兵部和不死血族再也找不到他。

    “張施主,我們這是要去哪裡?”二司空問道。

    第一次離開師父的身邊,入世歷練,二司空顯得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去黑市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大司空頓時眼睛一亮,心中暗暗感激張若塵,“張施主真是一個善解人意的好施主啊!”

    他以為張若塵是因為他,才將入世修煉的第一站定在黑市,其實,張若塵前往黑市,也是有著屬於自己的一些目的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