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海冥法王將桌案上的聖旨卷起來,放在左側,問道:“死禪教的邪僧為何要殺死你的父親?”?隨即,張若塵將早就準備好的說辭,講了一遍。

    其實海冥法王並不是十分關心死禪教為何要殺死顧閻,畢竟,修煉界本就是一個弱肉强食的大環境,他比誰都明白這個道理。

    有時候,殺人,根本不需要理由。

    更何况,顧閻已經死去,也就失去了價值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真正關心的是,血龍殿如今的現狀。

    血龍殿是元府的頂尖邪道勢力之一,體系龐大,修士超過百萬,堪稱一座頂尖的三流宗派,佔據有很多礦脈資源和靈藥資源。

    這是海冥法王一直間接掌控的一塊肥肉。

    聽到張若塵的講述,海冥法王的臉色,漸漸變得陰沉,冷笑一聲:“血龍殿已經被滅門了?”

    海冥法王本就不喜歡血龍公子,如今,血龍公子的父親已經死去,血龍殿又被滅門。

    那麼,他還有什麼價值?

    就在海冥法王準備下令,將血龍公子趕出仙冥海的時候。

    突然,他的一雙蒼老的眼睛,略微一凝,仔細觀察了血龍公子片刻,發現血龍公子的修為,竟然達到二階半聖。

    二階半聖……

    察覺到這一點,倒是讓海冥法王又驚又喜。

    他早就知道,血龍公子的資質不錯,卻沒想到,這小子居然已經突破到二階半聖的境界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血龍公子對他倒是有著巨大的用處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立即改變主意,做出十分氣怒的樣子,嘭的一聲,一掌擊在青銅桌案上面,厲聲道:“死禪教的邪僧,實在太可惡,竟然殺死老夫的愛徒,使得顧家滿門家破人亡,這一筆賬,老夫無論如何也要找他們清算。”

    “嘩!”

    海冥法王化為一道虛影,跨越虛空,出現在張若塵的面前,將他扶了起來,歎道:“若是師祖沒有記錯,你應該叫做顧臨風。對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裝出十分感動的模樣,淚流滿面,道:“多謝師祖還記得徒孫的名字,父親大人的仇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先安心養傷,不要多想,此事儘管交給老夫,老夫一定不會讓你父親白死。”

    海冥法王輕輕的拍了拍張若塵的肩膀,看似無意的樣子,卻將一道不可察覺的暗勁,打入進張若塵的體內,進入經脈和聖脈。

    真正的血龍公子,肯定無法察覺到海冥法王的暗勁,然而,張若塵的感知能力極强,在第一時間就感受到那股力量。

    “海冥法王是在查探我的體質,想要確認我的身份,果然還是不够相信我,真是一個生性多疑的老狐狸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裝著沒有察覺的樣子,只是繼續向海冥法王訴苦。

    通過無形無相三十六變,除了修為以外,張若塵的身體已經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,海冥法王當然不可能探查到任何破綻。

    當海冥法王收回手掌的時候,張若塵的背心卻已經冒出一粒粒冷汗,暗暗慶幸:“幸好我沒有將修為壓制到魚龍第九變,要不然,根本過不了這一關。過不了這一關,估計,此刻我已經變成一團血泥。”

    “見到師祖,你很緊張嗎?”

    海冥法王察覺到了一些什麼,故意如此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咳嗽了兩聲,咳出一手的鮮血,臉色十分蒼白,躬身道:“師祖乃是通天徹地的聖者,名聲威震昆侖界,別說是徒孫,天下間任何人能够如此近距離的站在師祖面前,也肯定會心生敬畏。”

    海冥法王滿意的笑了笑,取出一枚枯木丹,遞給張若塵,道:“你的資質不錯,是一個可造之材,今後就留在仙冥海修煉,將這裡當成自己的家。這是一枚枯木丹,你先拿去服用,爭取早些將傷勢養好。等你修為有成,可以獨當一面的時候,師祖會幫助你重建血龍殿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接過枯木丹,露出無比感激和感動的模樣,叩謝道:“多謝師祖,弟子無以為報,今後必定會加倍孝敬你老人家。”

    海冥法王笑著點了點頭,派遣兩位近侍,將血龍公子送出法王大殿。

    隨即,海冥法王的臉上,原本還算和藹的笑容,逐漸變得詭異,讓人感覺到不寒而慄,道:“姬水,你去一趟元府。”

    血袍人的名字,便是叫做姬水,乃是海冥法王的第十弟子。

    “師尊真的要為九師兄報仇?”姬水道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既沒有說是,也沒有說不是,道:“你去元府,查一查血龍殿被滅的真正原因,順便查一查顧臨風。在血龍殿那樣的地方,短短二十年的時間,竟然能够從魚龍第一變,突破到二階半聖。他的天資,真的有那麼高嗎?”

    海冥法王像是在說給姬水聽,又像是在自言自語。片刻後,他又道:“你使用聖旨的力量趕過去,最好在十天之內趕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明白。”

    姬水的身體逐漸消散,化為一縷血霧,飛出法王大殿,沒過多久,竟是已經飛過仙冥海,到達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法王大殿之中,只剩下藍夜和海冥法王的聖魂分身。

    藍夜道:“師尊如此徹查顧臨風,莫非是準備將他送入進幽字天宮?”

    海冥法王的臉上,露出一道冷測測的笑意,道:“如今,還有比他更合適的人選嗎?不過,還得考驗考驗他,看看他的實力到底如何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引領張若塵的兩位近侍,分別叫做如心和如月,都是百裡挑一的美人,長得是********,有著十分妖嬈的體態,極其性感迷人。

    然而,張若塵對她們,卻一點興趣都沒有。

    論美貌,她們差了端木星靈和聖書才女十萬八千裏。

    論性感,卻又遠遠比不上曾經的紅欲星使,葉紅淚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過關於血龍公子的資料,此子曾經在仙冥海待過一段時間,後來因為睡了海冥法王的一比特近侍,才被趕回血龍殿。

    此事雖然隱秘,但是,黑市一品堂的情報系統遍佈天下每一個角落,早就已經記錄在册。

    “海冥法王明明知道血龍公子有前科,卻還派遣出兩位年輕貌美的近侍,負責我的起居,真是有點意思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暗暗思索,總覺得海冥法王的行為頗為反常,也就更加警惕起來。

    反常必有妖。

    仙冥海上,有著一百多座島嶼,每一座島嶼都建造有富麗堂皇的宮殿,一般來說,只有海冥法王的弟子,才有資格佔據一座島嶼,成為自己的長期修煉之地。

    然而,今夜卻破了一次例,張若塵也獨自佔據一座小島。

    小島的名字,叫做“忘初島”,據說,曾經是血龍公子的父親顧閻佔據的島嶼,與法王大殿所在的崆成島,相隔不到百里。

    “顧公子,請先療養傷勢,奴婢二人就在外門候著,有什麼事,儘管吩咐。”如月嬌滴滴說著,眼眸眨巴了一下,顯得頗為撩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著如月,眼神從她的頭頂,一直盯到脚下,隨即邪异的一笑,道:“過來。”

    如月的那張白皙的臉上,浮現出一抹紅暈,貝齒輕輕咬著嘴唇,故作嬌羞的模樣,最終還是向張若塵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一隻手,在她的****上面捏了一把,一股驚人的彈性,傳向手指,而那飽滿的臀肉卻是填滿了掌心。

    如月柔媚的叫了一聲,嬌嗔道:“顧公子,我們可是法王的近侍,你怎麼可以這樣子,萬一法王知道,我們都會沒命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可是法王讓你們來侍候本公子,今後,你們便是本公子的女人,本公子想怎麼玩就怎麼玩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揉了揉胸口,揮了揮手,道:“算了……本公子有重傷在身,今晚就饒過你們。”

    如月揉著疼痛酥麻的**,與如月一起,走出了忘初島中心的練功塔。

    看著塔門關閉,張若塵臉上的邪异笑容收斂回去,逐漸變得嚴肅,看了看自己的手掌,隨即,在衣袖上面擦了擦。

    兩位近侍都是魚龍第九變的修為,絕不是一般的小脚色,肯定是十分厲害的邪道女子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張若塵當然要做出血龍公子該有的樣子,一切都要小心才行。

    “以海冥法王多疑的性格,肯定會派人去元府查血龍公子的底細,希望慕容月已經在那邊安排好了一切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還是十分相信黑市一品堂的能力,完全可以幫血龍公子重新換一個設定。

    比如,血龍公子本就是二階半聖的修為。

    即便海冥法王派出的人去調查,也只能查出這樣的一個結果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時間,張若塵將海冥法王給他的枯木丹檢查了一番,確定沒有問題,才將它服下,開始煉化。

    等到第二天,張若塵的傷勢,便是已經痊癒。

    “臨風師侄,你的傷勢痊癒了嗎?”

    也是在這一天的早晨,一道黑色的幽影,飛落到忘初島,出現在練功塔的塔下。

    練功塔中,張若塵感受到那股强大的力量波動,於是,衣袖一揮,沉重的塔門緩緩打開。

    站在塔外的黑衣男子,張若塵昨天在法王大殿見過一面,只知道此人的修為極强,倒是不太清楚他的身份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