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藍夜帶著張若塵,走進法王大殿,出現在海冥法王的聖魂分身下方。

    “拜見師尊。”

    “拜見師祖。”

    兩人同時向海冥法王行禮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捋了捋鬍鬚,大笑一聲:“臨風,你在掌法上的資質,真是讓師祖大吃一驚。不錯,不錯,真的很不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只可惜徒孫只能打開五竅,無論如何努力,也無法將第六竅衝開。”?海冥法王不緩不急的道:“七竅血冥掌,可是大有來歷,據說是冥王觀閱世間的千萬本掌法秘笈,最終創出的掌法。它的威力,或許算不上天下無敵,可是,一旦打開手掌的竅穴,對修煉掌法的修士卻有無窮的好處。施展出別的掌法,也能爆發出更加强大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過,冥王是不死血族,體內具有强大的血氣,所以可以衝破掌心的七竅。人類修士修煉七竅血冥掌,能够衝開第五竅,已經是極限,從來沒有聽說有人衝開第六竅。”

    “囙此,你能够在十天內,衝開第五竅,已經是人類能够達到的極限。僅僅只是這五竅,對你今後也有相當大的裨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裝著聽懂的樣子,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又道:“你知道師祖叫你來法王大殿是因為何事?”

    “徒孫不知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講解道:“血神教是從中古傳承下來的古教,除了至高無上的教主以外,設立有神子,聖女,四**王,長老閣,十字天宮。”

    “其中,十字天宮乃是有教主親自掌管,分別是:幽、荒、冥、離、殤、乾、混、洪、坤、亂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,十字天宮之首幽字天宮將會招募三比特旗主,老夫希望你能够去參加,務必要拼盡一切力量,成為其中一位旗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盯向海冥法王的雙目,發現那雙蒼老的眼睛之中,透著一股十分霸道的意志,隱隱間,竟是使用聖威在壓迫他。

    很顯然,海冥法王並不是在與他商量,而是命令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雙手抱拳,道:“徒孫一定不會辜負師祖的期望,明日,必定拿下三比特旗主的其中一個名額。”

    海冥法王滿意的點了點頭,又道:“若是,你能够拿下其中一個名額,老夫便賞賜給你一枚三品聖元丹,助你衝擊到三階半聖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張若塵也是有些動容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居然拿出三品聖元丹做為賞賜,由此可見,這個“旗主”的名額,肯定是相當重要。

    “在此之前,你得先服下一樣東西。”

    海冥法王的兩指間,出現一粒血紅色的光芒,先前打了出去,飛落到張若塵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一枚米粒大小的血紅色丹丸。

    張若塵分出一道精神力,暗暗探查丹丸,發現丹丸的內部,竟是有一縷淡淡的生命氣息。

    這一發現,讓張若塵十分心驚,意識到,此刻他將面對一次巨大的危機。?張若塵並不是無知之輩,自然知道,這是一枚蠱丹。

    張若塵儘量保持心平氣和的樣子,裝著不知情,問道:“師祖,這是什麼?”

    “這是一枚對你有極大好處的丹藥,只要將它服下,你明天通過考核的概率,將會新增一大截。”海冥法王笑道。

    站在法王大殿左側的藍夜,看著張若塵手中的血丹,眼中也閃過一道恐懼的神色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見張若塵遲遲沒有將血丹服下,眼神變得有些冷厲,雖然依舊在笑,卻給人一種相當猙獰的感覺。他道:“怎麼?你連師祖的話也信不過?”

    “徒孫怎麼可能信不過師祖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再猶豫,將血丹放入進嘴裡,吞服下去。

    眼前的局勢,根本沒有給張若塵第二條路,只有服下血丹,才能繼續待在血神教。

    若是,他違抗海冥法王的命令,恐怕今天連性命也保不住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陣刺骨的劇痛,從腹中蔓延出來,猶如有千萬柄刀子在切割他的經脈。

    那股疼痛,順著經脈一直蔓延,在張若塵的體內,運轉了一周,最後進入氣海。

    那是一隻蜈蚣形態的蠱蟲,長著一百只鋒利的細足,它的頭顱,有一些像是一個人形的骷髏頭。

    當初,張若塵衝擊魚龍第十變的時候,承受的疼痛,比此刻更甚,也都堅持下來。

    但是,他現在畢竟不是張若塵,而是血龍公子顧臨風。

    顧臨風怎麼可能承受得住蠱蟲啃食的痛苦?

    於是,張若塵立即倒在地上,不停翻滾,拼命的吼叫:“師祖……救我……好痛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連經歷半個時辰的疼痛折磨,蠱蟲才安分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上,全是血紅色的汗珠,渾身顫抖著,十分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,問道:“師祖,你到底……到底給我服下的是什麼?”

    海冥法王眯著一雙蒼老的眼睛,笑道:“血神蠱。這一種蠱,乃是用血神神屍中的屍蟲煉製而成,整個血神教,每一年也只能煉出一隻蠱蟲,無比珍貴,一般人根本沒有機會服用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血神蠱。”張若塵的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其實,他在服下血丹的時候,已經有所猜測。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卻怎麼都料不到,以海冥法王的身份,為了控制他,竟然會使用出血神蠱。

    傳說中,血神教的血神蠱,只會用來控制聖者級別的存在,或者是一些具有重要身份的古族傳人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使用血神蠱來控制自己的徒孫,到底是什麼意思??海冥法王又道:“你也不要怨恨師祖,師祖的確是在幫你。要知道,你剛才服下的血神蠱,已經達到五階半聖的境界,借用它的力量,你也能够發揮出五階半聖級別的戰力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血神蠱通過吸收神血,還能不斷成長,可以達到聖者境界,甚至更强。你想一想,血神蠱是多麼好的寶物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但是……萬一血神蠱再次啃咬我的氣海和經脈呢?徒孫豈不是要被它吃掉?”

    海冥法王笑道:“放心,只要每個月,給它喂服一滴血神的神血,它就只會吞服神血,肯定不會吃掉你。”

    “血神的神血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取出一枚拳頭大小的水晶,水晶的中心,封印有一滴神血,散發出刺目的紅色光芒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托著神血,淡淡的道:“只要明天你奪下其中一個旗主的名額,師祖就將這一滴神血賞賜給你,讓你活過下個月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徒孫沒能成為幽字天宮的旗主呢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向神血重新收了回去,語重心長的道:“只有幽字天宮的旗主,才有資格服用血神的神血。老夫將七竅血冥掌和血神蠱都傳給了你,你卻奪不到一個旗主的位置,活在世上還有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“藍夜、姬水,你們兩位長輩,一定要好好給臨風講一講,血神教的生存規則。順便也給他講一講,明天,幽字天宮的考核,應該注意一些什麼?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海冥法王的聖魂分身逐漸消散,化為無形。

    法王大殿之中,只剩下張若塵、藍夜、姬水三人。

    藍夜用著憐憫的眼神,盯了張若塵一眼,道:“想要在血神教生存,你必須得有價值,失去價值的人,只有死路一條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眼赤紅,緊捏著雙手,十分憤怒的樣子,道:“多謝藍師叔指點。”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的情緒,雖然是裝出來,然而也有三分是真正的惱怒。

    在昆侖界,也許有人不知道血神教教主的名字,卻肯定知道血神蠱的可怕。

    那是讓聖者也相當忌憚的蠱蟲,一旦中蠱,只有大聖親自出手,付出一些代價,才能將它煉化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血神蠱的生命力是何等强大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的氣海壁,有諸神印記的守護,並不是完全沒有辦法對抗血神蠱。

    只不過,血神蠱乃是用血神的神屍屍蟲煉製而成,可以啃食神的肉身,自然也能啃食諸神印記。

    所以說,張若塵想要與血神蠱對抗,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姬水的聲音,從血袍中傳出,竟是一個女子的聲音,道:“若是還想活命,最好立即收起你的憤怒。今後,你只能效忠法王,才能得到血神的神血,為自己續命。在此之前,你必須要先過明天的那一關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你擁有七竅血冥掌和血神蠱兩張底牌,想要成為幽字天宮的旗主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因為,明天與你競爭的人之中,有幾個相當厲害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收起臉上的怒意,問道:“哪幾個厲害的人物?”

    姬水道:“天機法王的徒孫,燕空明。”

    “城墟法王的徒孫,白羽。”

    “地元法王的徒孫,寧歸海。”?“燕空明,號稱千算術士,修為達到三階半聖的巔峰,不僅修煉出極其高明的刀法,精神力也已經達到半聖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白羽,也是三階半聖巔峰的修為,擁有飛仙聖體,一共修煉出兩種絕技級別的劍法,在同境界,從未遇到過對手。”

    “寧歸海,相對來說,十分神秘,很少有關於他的事蹟傳出,只是聽說,他曾暗殺過一比特五階半聖,並且全身而退。以三階半聖的修為,暗殺一比特五階半聖,你應該明白代表著什麼意義。”

    “最重要的一點,他們三人也肯定都服下了血神蠱,可以借用蠱蟲的力量。你遇到他們三人,根本沒有任何優勢,反而還處在絕對的劣勢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