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一共五團血紅色的氣霧,由遠而近,很快就出現在無盡深淵的邊緣,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血霧緩緩散開,顯露出五位長著肉翼的不死血族,其中四人都是半聖級別。

    還有一比特不死血族的修為深不可測,體內的血氣,與大海一般浩蕩,將上方墨黑色的雲層也都映染成了紅色。

    站在最前方的一人,頗為年輕,身材英武,給人一種非凡的氣度。

    正是不死血族的二皇子。

    司空禪院一戰,二皇子雖然被張若塵打成重傷,然而,他的生命力十分强大,不僅逃走,傷勢痊癒之後,修為反而又有精進。

    “這裡就是無盡深淵?真是一處古怪的地方,修為遭受嚴重壓制,最多只能發揮出十分之一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不死血族二皇子抬起手掌,略微運氣,結出一道掌印,隨即又搖了搖頭,將聖氣收回氣海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二皇子的身旁,一個三米高的大塊頭,渾身纏著碗口粗的鐵鍊,捏緊拳頭,笑道:“修為被壓制,肉身力量卻沒有被壓制,如此一來,我們不死血族將會比人類更有優勢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,不死血族最强大的就是肉身,在同境界,足以虐殺人類。”另一比特不死血族的半聖說道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二皇子的目光,向仙蘭王盯了過去,道:“皇叔,我們來到無盡深淵,真的只是尋找《血族密卷》?”

    “聖書才女很有可能從上官世家得到《血族密卷》,《血族密卷》上面肯定記載有一些隱秘的東西,不然,她不會無緣無故來到無盡深淵。既然,聖書才女死在此地,並且墜落下無盡深淵,那麼《血族密卷》也肯定一起掉了下去。”

    仙蘭王背著一雙手臂,身上有著一股無形的氣勢散發出來,似乎此地的天地規則,也壓制不住他的强大修為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二皇子的目光,向深淵下方看了一眼,只感覺,有著一股驚駭人心的詭異力量從深淵底部傳來,竟然將他向下拉扯,想要將他吞噬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二皇子驚出一身冷汗,立即後退五步,遠離深淵的邊緣,心有餘悸的道:“無盡深淵真的有三個梯度?消息可靠嗎?”

    “無論消息可不可靠,我們也必須下去探查,這是太子的命令。”仙蘭王道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二皇子的眼中,露出一道凶光,道:“我看他就是故意想要將我害死。”

    仙蘭王拍了拍不死血族二皇子的肩膀,歎息了一聲,道:“鎮獄古族一戰,青天血帝大人獨自一人與明堂聖祖和佛帝大弟子鬥法,受了不輕的傷勢,已經閉關養傷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,太子有母族撐腰,暫時執掌青天部族的大權。若是我們無法將《血族密卷》帶回去,太子肯定會借機對付二皇子。我們只能先忍一忍,只要青天血帝大人出關,一切都會好起來。”

    不死血族二皇子緊捏雙手,道:“若不是太子的母親是齊天血帝的女兒,他憑什麼與我鬥?”

    最終,仙蘭王將不死血族二皇子的情緒,安撫下來。

    隨後,五位不死血族先後跳下無盡深淵,消失在迷茫的雲霧之間。

    “嘩——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形,在無盡深淵的邊緣位置,顯現了出來,向深淵下方看了一眼,自言自語的道:“仙蘭王也是一比特聖境的存在,居然毫不猶豫就跳下無盡深淵,肯定是知道一些隱秘。莫非,三個梯度真的存在?”

    小黑看到張若塵想要跟著跳下去,立即用爪子扯了扯張若塵的長袍,道:“即便下麵真的有三個梯度,跳下去也是九死一生。咋們還是先回幽字天宮多瞭解一些,再做决定也不遲。對於無盡深淵的秘密,血神教的人,肯定比不死血族知道得多一些。”?張若塵的雙眉擰在一起,刹那間,腦海中,想到了很多事,道:“我的確還有很多事沒有做,先做了這些事,再下去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最終,張若塵與小黑一起離開無盡深淵,返回幽字天宮大營的所在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距離地面,大概足有三千丈的深淵下方,乃是一座暗無天日的世界。在這裡,看不到任何陽光,冰冷而又黑暗,宛如是一座森羅地獄。

    若是第一梯度真的存在,應該指的就是這裡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一隻足有七米高的火虎獸,站在一處亂石崗的上方,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厲吼。它的一雙臉盆大小的血紅色眼睛,凶厲的盯著下方那個十分柔弱的女子。

    火虎獸舔著舌頭,張開血盆大口,露出鋒利的牙齒,散發出濃烈的嗜血之氣。

    那個女子,顯得相當虛弱,渾身都是鮮血。她那被血垢包裹的身軀,讓人已經看不清原本的容顏。

    只不過,血垢下方的雙眸,依舊充滿了靈動,帶有一種不屈的意志,繼續與火虎獸對峙。

    她的手中,托著一卷玉質的書冊,散發出淡淡的白色光華。

    火虎獸對她手中的書冊,有些忌憚,沒有輕易靠近過去。

    來到這裡,已經快有一個月。

    她每天至少都會遭遇兩頭血獸的攻擊,隨時都必須要繃緊神經,根本不敢合一下眼睛。囙此,原本就重傷的身體,傷勢變得更加嚴重。

    幾乎每天,她都在透支生命力。

    在這裡,她的强大精神力,遭受嚴重的壓制,比一個普通女子也好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若不是掌握有儒祖聖書,恐怕早就已經死在某一頭血獸的腹中。

    然而,堅持了這麼久,無論是她的身體,還是精神力都已經到達崩潰的邊緣。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儒祖聖書散發出來的光芒,突然消失,整個世界都陷入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火虎獸終於等到時機,猛然一躍,沖到那個女子的頭頂上方,伸出一隻巨大的鋒利爪子,揮了過去。

    若是被爪子擊中,她那嬌小柔弱的身體,恐怕會直接斷成兩截。

    只不過,就在火虎獸向她沖來的時候,她的那雙眼眸之中,卻閃過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下一刻,儒祖聖書再次浮現出一層白色光華,向火虎獸印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噗!噗……”?書中,一連飛出四個聖文,打在火虎獸的身上。

    火虎獸哀嚎一聲,倒飛出去,嘭的一聲,墜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它的龐大身軀不停抽搐,鮮血從四個血窟窿之中流淌出來,使得周圍完全變成一片血紅色。

    看到火虎獸死去,那個女子緊繃的神經終於得以放鬆,同時,一股虛弱感傳遍全身。

    她再也無法支撐,軟倒在了地上,儒祖聖書上面的光芒也徹底消失。

    剛才那一擊,耗盡了她全身所有精神力。

    只不過,她卻依舊緊咬著唇齒,咬出鮮血,努力讓自己保持清醒。一旦暈厥過去,以她現在的身體狀況,肯定再也醒不過來。

    她艱難的支撐起嬌弱的身體,爬到火虎獸的屍體旁邊,靠在虎皮上面,終於感受到一絲暖意。

    “也許……真的要死在這裡吧!”她自言自語的念了一句。

    曾經她不止一次告訴自己,一定要堅持下去,說不一定,有人會發現無盡深淵的秘密,跳下來救她。

    但是,整整一個月過去,她也沒有等到任何人,唯獨只是等到一群想要吃掉她的血獸。

    “昆侖界的修士,全部都以為無盡深淵是一處有去無回的死亡絕境,根本就沒有人知道,在這下麵,竟然也有一片廣闊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沒有人來救她,本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,畢竟大家都以為她已經死去。囙此,她的心,已經漸漸變得坦然。

    不知為何,在這一刻,她的腦海中,又浮現出張若塵的身影。

    自從在殞神墓林初次相遇,張若塵的身影,便如同印在了她的心中,怎麼都無法磨滅。

    “誰能想到,大名鼎鼎的聖書才女,竟然也會對一個男子一見鍾情?誰又知道萬千才子最求的聖書才女,竟會在這裡絕望的等死,最終化為一具白骨,一抔黃土。”

    她自嘲的一笑,那笑容,有著三分甜蜜,三分遺憾,三分淒婉,還有一分後悔。

    她從來沒有做過後悔的事,直到快要死去的時候,才有些後悔。當初為何沒有早一些告訴張若塵,她對他的情愫?

    若是告訴了他,他會是一副什麼樣的表情?

    她並不認為,她告訴張若塵之後,他們兩人間會有什麼好的結果。一個是女皇點名要擒拿的重犯,一個是女皇身邊的女官,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,怎麼可能會有結果?

    而且,她瞭解張若塵。

    若是別的男子知道,自己得到聖書才女的青睞,肯定會相當興奮和激動,感覺到無比幸運。

    然而,張若塵卻肯定不會。

    張若塵肯定會相當平靜,甚至還有可能會看輕她,覺得聖書才女也只是凡俗女子,與黃煙塵相比,肯定是差了很遠,也比不過魔教的那位小聖女。

    以她現在的狀態,即便沒有遇到血獸,其實也很難撐過明天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就貪婪的享受最後的寧靜,腦海中,想著一些亂七八糟的事,嘴裡念著一句斷斷續續的話:“殞神墓林初相逢,一見若塵誤終身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