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回到幽字天宮的大營,走進洞府,張若塵就從空間界子之中,取出紙和筆。

    一邊凝思,一邊在紙上書寫。

    整整花費一夜時間,才將一連四封信書寫完畢,裝入進信封,封存了起來。

    四封信的信封上面,分別寫著四個人的名字,分別是:娘親、黃煙塵、孔蘭攸、池瑤。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還想寫更多的信,寫給更多的人,交代更多的事。

    只不過,時間太倉促,只能先寫給四個最為重要的人,分別是最親的人,最應該負責的人,最對不起的人,最恨和最愛的人。

    之所以,他覺得最對不起孔蘭攸,那麼因為,他一連兩次騙了她,卻又不得不騙。

    八百年前的故人,只有孔蘭攸聽到“張若塵”名字之後,才親自來見他這個陌生人,而且,還是一連兩次找上他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張若塵這個名字,在她的心中有多麼重要。

    其實,很多東西張若塵都懂,只不過,卻因為各種原因,最終選擇了逃避。

    張若塵深吸了一口氣,將四封信和乾坤神木圖一起,交給了小黑,道:“若是我沒有從無盡深淵返回,你幫我將這四封信,送給她們。”

    小黑接了過去,道:“你指的有些事沒有做,就是寫遺書?”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一笑,道:“也不算吧!只是覺得有些事應該交代一下,萬一我沒有死在無盡深淵,這四封信自然就失去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其實,本皇覺得,我們應該將無盡深淵有三個梯度的秘密傳出去,如此一來,儒道和朝廷肯定會派遣强者去查探聖書才女的生死,根本不需要你親自前去冒險。”小黑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第一,我們若是那麼做,想要殺死聖書才女的人,肯定會先一步進入第一梯度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我去那裡,也不僅僅只是查探聖書才女的生死,還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。”?小黑問道:“還有更加重要的事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,頗為深邃,道:“根據我從海冥法王那裡知道的一些消息,再加上,昨夜在無盡深淵遇到的不死血族,還有聖書才女的死。我終覺得無盡深淵下麵,似乎隱藏有一個驚天的秘密。或許,只有下去一次,再能找到答案。”

    天色已亮,又是新的一天。

    張若塵下定决心,就在今天,再去一趟無盡深淵。

    然而,他才剛剛走出洞府,就聽到無量旗王的召喚,讓他前去蒼天穀的穀口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麼事?”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思索了片刻,展開身法,消失在原地,向穀口的方向趕去。

    蒼天穀的穀口,是一片空曠的雪地。

    此刻,雪地上,整整齊齊站著一百二十比特穿著黑色鎧甲的旗手,修為最弱的旗手,也是天極境大圓滿。

    其中,魚龍境的旗手,更是佔據一半。

    如此精銳的一支軍隊,已經足以滅掉一個半聖家族。

    “嘩!”

    一道黑色光柱,從上空落下,凝聚成無量旗王的半聖分身,站在離地十數丈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拜見旗王。”

    下方的一百二十比特旗手,同時大吼一聲,形成一股滂湃的氣勢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已經來到穀外,站在不遠處,看著一百二十比特旗手和無量旗王,露出疑惑的神色。

    無量旗王向張若塵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,隨即,揚聲道:“無盡深淵以東,八百裡外的落風山,出現少量血獸的踪迹。副宮主下令,今日之內,務必將它們全部剿滅。顧旗主,這件事就由你帶隊去辦,如何?”

    從小黑那裡,張若塵已經瞭解到一些關於血獸的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疑惑的神色,問道:“旗王大人,血獸是什麼生靈?”

    無量旗王落到地面,手掌心打出一圈聖氣,形成一座領域,將他和張若塵包裹在領域之中。

    無量旗王盯著張若塵,道:“無盡深淵的一些秘密,只有旗主級別的人物,才有資格知道。既然派你出去執行人物,本王現在就將血獸的秘密告訴你。”

    有一層領域包裹,外門那些旗手,根本聽不到無量旗王和張若塵的對話。

    無量旗王神情肅然,道:“你應該聽說過血後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自然是聽說過,據說,血後乃是不死血族歷史上除了冥王之外,最為强大的大聖級人物。”?無量旗王點了點頭,道:“八百年前,血後與明帝一戰,最終,血後隕落在無盡深淵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戰,血後的鮮血,灑落在了第一梯度,一些蠻獸吸收了那股強橫的血氣,竟然變成嗜血的凶獸。我們幽字天宮的任務,就是將那些血獸,全部滅殺,以免它們逃出絕古雪山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一動,疑惑的問道:“第一梯度是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“第一梯度就在無盡深淵。”

    無量旗王見張若塵依舊很不解的模樣,又道:“其實,無盡深淵一共分為三個梯度,進入第一梯度和第二梯度,其實都有一定的機會,重新回到地面。唯獨只有掉入進第三梯度,才真正是有去無回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屬於絕密,只有旗主以上的人物,才有資格知曉。你一定要保守秘密,若是傳出去,必定是死路一條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到底是誰第一個發現無盡深淵的秘密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當今血神教的教主。”無量旗王繼續說道:“據說,三百年前,教主還很年輕,來到絕古雪山歷練,遭遇血獸的攻擊。將血獸擊殺之後,教主獨自一人,前去追查血獸的源頭,一直查到無盡深淵。最後發現,深淵的下方,竟然還有兩層世界,那些血獸就是從第一梯度爬出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旗王大人去過第一梯度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

    無量旗王立即搖頭,道:“教主下過禁令,沒有他的命令,任何人都不得前往第一梯度。再說,第一梯度相當危險,曾經有一比特旗王偷偷進入第一梯度,想要去探查那裡的秘密,然而卻是有去無回。教主親自去救他,卻僅僅只是帶回一具白骨。”

    無量旗王瞥了張若塵一眼,道:“顧旗主似乎對第一梯度很感興趣?本王必須提醒你,旗王級別的人物都死在下麵,以你的修為,最好還是不要去冒險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屬下明白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先去剿滅落風山的血獸,這是你第一次執行任務,一定要完成得乾淨漂亮。”無量旗王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率領一百二十比特旗手,全部都身騎蠻象,飛馳出去,趕赴落風山,卷起無盡的風雪。

    “對一個將死之人說這麼多話,本王也算是仁至義盡,神子殿下應該在落風山等他了吧!”

    無量旗王笑一笑,身形散開,化為一團黑色的煙霧,消散在空氣之中。

    “先去落風山,再找機會脫身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坐在蠻獸的背上,心中做出這樣的决定。

    蠻象的奔跑速度極快,半個時辰之後,張若塵已經能够看到落風山的輪廓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趙世奇的聲音,通過千里傳音,傳入張若塵的耳中,“公子,落風山是無量旗王和神子佈置的一座陷阱,想要借此除掉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略微一驚,將精神力釋放出去,順著音波探查回去,很快就鎖定了趙世奇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那裡正是落風山。

    這位神子殿下,幾次三番想要致張若塵於死地,已經成功將張若塵激怒。

    若是不除掉他,今後,不知道還會使用出什麼手段。

    “無量旗王也在落風山?”張若塵的眼神,有些沉冷。

    “不在。”

    趙世奇繼續傳音,道:“神子以為公子只是二階半聖的修為,囙此,僅僅只是帶了四比特旗王。屬下和公子聯手,足以將他們全部收拾。要不要動手?”

    “當然要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又加了一句:“等我到了再動手,最好一個活口也不留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騎著蠻獸,裝著完全不知情的模樣,帶著一百二十比特旗手,繼續向落風山進發。

    梅蘭竹站在落風山的一處冰瀑懸崖的頂部,望著越來越近的旗手隊伍,露出一道譏笑的神情:“顧臨風這個蠢貨,竟然真的來到落風山。齊風旗主還不立即動手?”

    “神子放心,老夫已經佈置出神颶陣法,即便顧臨風是七階半聖,也必定是死路一條。”?齊風旗主咧嘴一笑,將一把鐵扇打開,全身精神力完全調動起來,揮手一扇。

    鐵扇的表面,散發出刺目的光華,有著一根根纖細的銘紋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嘩嘩!”

    在銘紋的引動之下,神颶陣法運轉起來。

    方圓百里的雪山,全部都在搖晃,飛出密密麻麻的風刃,向張若塵和一百二十比特旗手飛了過去,將他們完全吞沒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有伏擊……”

    “救我……攻擊陣法……”

    山坳中,響起此起彼伏的慘叫聲。

    那些旗手遭到風刃的攻擊,根本無法抵擋,身體四分五裂,變得一大推殘屍,倒在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梅蘭竹看到這一幕,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,道:“神颶陣不愧是最頂級的六品攻擊陣法,顧臨風應該已經死得不能再死。只可惜,為了殺他,卻損失了一支精銳的旗手。”

    趙世奇站在梅蘭竹的身後,笑道:“若是沒有一支旗手陪葬,誰會相信血神教的一比特大人物,居然會死在這裡?”

    “顧臨風只是一個跳樑小丑而已,也配稱為大人物?”梅蘭竹瞥了趙世奇一眼,冷笑一聲,顯得頗為不屑。

    (好吧!今天又手殘了,寫的速度,真的是越來越慢。其實,我很多時候也很恨我自己,算了,我還是先睡了,說多了都是淚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