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丁秋洞府距離乾元山的山脚,只有數百米的高度,算是品級十分差的洞府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洞府中的聖氣濃度,也依舊相當驚人,遠超別的靈山寶地。

    兩人進入洞府,姬水身上的血霧,逐漸收斂進體內,顯露出高挑的身材,翹挺的****,還有一雙十分細膩白皙的玉手。

    只不過,她的頭上,卻戴有血紅色的連帽,將臉也完全遮住,倒也看不出她的年齡和容顏。

    “有兩件東西,師尊讓給交給你。”

    姬水從懷中,取出一隻拳套,向張若塵抵了過去。

    紫黑色的拳套,十分沉重,掌心的位置,鑲嵌有七枚聖玉。

    每一塊聖玉的色澤都各不相同,卻蘊含有强大的能量,宛如是七顆星辰掛在漆黑的天穹,讓人感到敬畏。

    “聖玉中的力量波動,怎麼會如此强烈?”

    張若塵有一種感覺,一旦戴上拳套,催動拳套的力量,恐怕能够一拳打碎大地。

    姬水道:“七殺拳套上面鑲嵌的七枚聖玉,並非是天然聖玉,而是使用七位聖者的骸骨,經過七百年時間的煆燒,最終,凝成指甲蓋大小的骨玉。”

    “為了助你衝擊神子,師尊親自出手,將七殺宗的這一件鎮宗之寶借來。我給你三天時間,務必要將七殺拳的器靈馴服,煉成屬於自己的戰兵。”

    既然是鎮宗之寶,怎麼可能外借?

    肯定是海冥法王出手強奪。

    區區七殺宗,自然不敢得罪血神教的法王。

    雖然,七殺拳套在《千紋聖器譜》上面的排名很靠後,但也終究是一件千紋聖器,價值不可估量。

    姬水又取出一隻丹瓶,道:“瓶中,一共有三十枚道化丹,你每天服用一粒,一個月後,應該可以突破到三階半聖的中期,甚至後期。”

    道化丹,乃是八品丹藥,每一枚的價值都堪比一塊聖石,對於魚龍境和低階半聖的修士而言,可謂是提升修為的神藥。

    當然,道化丹的價格太嚇人,一般的低階半聖根本買不起,更別說魚龍境的修士。

    一階半聖的全部身家,估計也就相當於一塊聖石。

    接過三十枚道化丹,張若塵卻並沒有絲毫激動,顯得很平靜。道化丹就算再厲害,與神血比起來,卻還是差了十倍不止。

    姬水看見顧臨風波瀾不驚的樣子,頓時,露出疑惑的神情。

    要知道,姬水親自去元府查過顧臨風的底細,此人十分輕狂好色,暴戾蠻橫,卻又有些欺軟怕硬。

    來到血神教之後,顧臨風也同樣是這樣的性格。

    雖然,很多時候,姬水頗為同情他,可是內心深處,卻根本瞧不起他,根本不認為,他這樣的一個人,能够成為血神教的神子。

    性格上的缺陷,也就註定他不會有太高的成就。

    他這樣心性的人,見到三十枚道化丹和七殺拳套,怎麼可能做到古井無波?

    姬水很快就發現不對勁,只見,顧臨風那小子的一雙眼睛,竟是直勾勾的盯著她的胸前,露出有些邪异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姬師叔的身材,與聖女殿下比起來,也絲毫都不差,為何一直將自己隱藏在霧中呢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,托著下巴,盯著姬水胸前的那一道驚人的圓弧,露出審視的神情,似是在判斷尺寸和大小。

    姬水冷哼一聲,强大的血氣,汹湧而開,覆蓋整個洞府。

    張若塵感受到姬水身上的寒意,立即向後退去,一直貼到石壁上面,才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丁秋洞府猶如是化為一座陰森的地獄,血霧中,響起鬼哭魂嚎的厲聲,有著白骨虛影,呈現了出來,顯得格外駭人。

    姬水站在血氣海洋的中心,渾身赤紅,道:“顧臨風,你最好不要太過放肆,將主意打到我的身上,你會死得很慘。”

    “師叔,你何必那麼生氣,師侄是誇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一絲一毫的畏懼,笑著又道:“若是我成為神子,要求師祖將你嫁給我。師叔猜一猜,師祖會不會同意?”

    聽到這個問題,即便是姬水,也心中一跳。

    姬水很清楚,一旦顧臨風成為神子,他在海冥法王眼中的地位,將會攀升到無人可以比擬的程度。

    如果顧臨風真的想要娶她,海冥法王必定會同意。

    到時候,她該如何自處,反抗海冥法王嗎??姬水不止一次,想要叛出血神教,脫離海冥法王的控制。

    然而,海冥法王卻如同一座不可撼動的大山,鎮壓在她的頭頂,誰敢叛逆,必定是死路一條,包括背後的家族,也會被滅門。

    “等你成為神子,再說這句話也不遲。”說出這話的時候,姬水顯得很平靜。

    因為,她很清楚,自己的命運,從來沒有掌握在自己的手中。

    說到底,她與顧臨風又何嘗不是一樣,都是可憐、可悲之人,如同螻蟻,海冥法王要他們生,他們才能生。要他們向左,他們怎麼敢向右?

    當然,她也絕不認為,顧臨風那樣的心性,能够成為神子,終究只是一個被海冥法王掌握的奴僕。

    姬水的嬌軀,一分為九,化為九縷血氣,飛出了洞府,根本不想與顧臨風待在一起修煉。

    看見姬水退出洞府,張若塵臉上的笑容一收,自言自語的道:“總算是將她逼了出去,有她在,根本無法使用乾坤神木圖修煉。”

    看了看手中的七殺拳套,張若塵的嘴角一勾:“收服一件低品級千紋聖器的器靈,何須三天?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丁秋洞府的陣法啟動,隨即,才將乾坤神木圖取出來,進入了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並沒有花費太長時間,張若塵就將七殺拳套祭煉了一遍,並且成功掌控器靈。

    他將七殺拳套戴在右手,只感覺,拳套猶如與手掌和手腕,完全融為一體,只要將聖氣注入進去,可以隨心所欲的掌控。

    “有了七殺拳套,我即便不使用劍法和時空力量,只用掌法,恐怕也能與七階半聖一較高下。”

    既然有七殺拳套和沉淵古劍,別的戰兵,也就失去作用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空間戒指,取出十多件戰兵,絕大多數都是真武寶器,也有一些聖器。

    其中,最為厲害的聖器,莫過於《百紋聖器譜》上的雨澪血刀和千紋聖器七聖蛇矛。

    緊接著,張若塵將沉淵古劍取出來,將地上的所有戰兵,全部煉化,融入進劍體。

    雨澪血刀和七聖蛇矛都是讓聖者都會心動的戰兵,然而,張若塵卻並沒有覺得可惜。

    只要有沉淵古劍,一劍,足以抵萬器。

    將所有戰兵全部熔煉,沉淵古劍變得更加沉重,鋒芒畢露,內部的銘紋,達到一千三百多道。

    “只有銘紋數量達到兩千道,沉淵古劍的威力,才能再次發生質的飛躍。可惜還要煉化數件千紋聖器,才能到達那一步。”

    每一件千紋聖器都是鎮宗大器,哪有那麼容易得到?

    不再多想,張若塵開始練劍。

    “一刻四方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提著沉淵古劍,一連凝聚五道時間印記,融入進劍法,一劍刺了出去。

    方圓百丈之內的時間流速,明顯變得緩慢,劍的速度,卻快得出奇,如同一道黑光,劃破天際,頃刻間就到達百丈之外。

    “憑藉這一招,百丈之內,誰能是我對手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一刻四方變,在百丈之內,堪稱是無敵的劍招。

    若是,張若塵的修為,達到四階半聖,憑藉這一招,即便是九階半聖也要對他忌憚三分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時間,張若塵繼續磨練時間劍法,爭取儘快將這一招劍法與自己修煉出來的劍意融會貫通,從而爆發出更加强大的威力。

    同時,也要儘快將刻度八變的第二招“二刻神亂變”,修煉到大成。

    第二招的威力,比第一招,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正在練劍的時候,一個直徑十丈的黑洞,從遠處飛來,懸浮在半空,將四周的光和熱完全吸入進去,顯得相當詭異。

    它能够吞噬光明。

    黑洞之中,響起一個極其動聽的女子的聲音,“好厲害的劍法,我在乾坤神木世界修煉了數年,突破到半聖之境,恐怕依舊連他的一招也擋不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注意到那個懸空的黑洞,於是,將劍招一收,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,道:“黑暗之體果然是越修越强,韓湫,以你現在的體質,在同境界,已經很難再有敵手。”

    懸在半空的黑洞,略微扭曲了一下,一個傾城絕代的年輕女子,緩緩走了出來,脚踩虛空,落到地面。

    正是韓湫。

    韓湫的身上,透著一股冰寒的氣息,然而,瑩白的臉上,卻掛著一抹優雅靈動的笑容,道:“可惜,與你比起來,還是差了一大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盯在她的身上,輕咦了一聲,道:“你主修的道,似乎有些非同一般。”

    世間有三千大道,十萬小道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大道之上,還有七十二至尊聖道和九種恒古之道。

    韓湫主修的道,絕不是大道,甚至……超越至尊聖道。

    “莫非是恒古之道?”張若塵有些動容。

    韓湫點了點頭,道:“正是九大恒古之道,黑暗之道。”

    沒有人比張若塵更清楚,恒古之道有多麼難修。

    在魚龍第九變,他參悟時間規則和空間規則的時候,可謂是九死一生,將自身的潜力,壓榨到極限,才將兩種恒古之道的規則領悟出來,達到入門

    “你是如何參悟出黑暗規則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即便擁有黑暗之體,有著一定的優勢,想要在魚龍境參悟出黑暗規則,也是難如登天。

    昆侖界的歷史上,十萬年也未必能够誕生出一個主修黑暗規則的生靈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那難度有多麼恐怖。

    沒有驚天的奇遇,韓湫在魚龍境,根本不可能將黑暗規則參悟出來。

    可是,突破到半聖境之前,她一直待在圖卷世界,根本沒有接觸外界。

    莫非,她的奇遇就在圖卷世界?

    如此一來,豈不是更加驚人,畢竟,張若塵比韓湫更加瞭解圖卷世界。若是,圖卷世界真有什麼了不得的東西,張若塵肯定是第一個知曉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(提醒:第二章很遲,大家最好還是明早再看吧!另外,微信公眾號的福利活動,已經開始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