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韓湫帶著張若塵,一路前行,一直走到一處極其冰寒的區域,才又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方圓數十裏,完全都是一片黑暗,從地面,一直連接到天空。

    距離地面,大概十丈的位置,懸浮有一具九尺長的水晶棺。

    那股黑暗、冰寒的力量,就是從水晶棺裡面傳出。

    水晶棺正面的月牙形印記,底部的太陽印記,同時吸收接天神木散發出來的木内容靈氣,形成兩條溪流一般的靈氣橋樑。

    這一具日月水晶棺,是張若塵從陰間帶出,一直放在圖卷世界,很少理會它,卻沒想到,它竟然出現了如此驚人的異象。

    韓湫道:“大概是在一年前,我正在修煉,參悟聖道規則。腦海中,出現了一道奇怪的意識,我就鬼使神差一樣,來到日月水晶棺的下方。”

    “奇异的是,我在日月水晶棺的下方修煉,參悟聖道規則的速度,比在別處快了不止百倍。”

    “那種感覺,仿佛是有一比特大聖,在我的腦海,不斷給我講道。就是在這裡,我參悟出黑暗規則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著日月水晶棺,露出沉思的神色。

    以他的認知,也完全琢磨不透,韓湫到底經歷了什麼?

    日月水晶棺中,躺著一個女屍,隔著棺壁,也能看見女屍的影子。

    屍體並沒有腐爛,保存得十分完整,根本不像是從中古之前遺留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十分疑惑,自言自語的道:“莫非是她?”

    韓湫的一雙眼眸,顯得格外凝重,道:“我總感覺,那具女屍,並沒有真正死去,終有一天會活過來。”

    不僅是韓湫,張若塵也有相同的感覺,而且,那一天,似乎很快就會到來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是福是禍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小黑一直吹噓它在圖卷世界無所不能,但是,後來證明,它說過的很多話,其實都是在自吹自擂,與現實差距很大。

    萬一女屍真的活了過來,小黑多半鎮不住她,甚至,整個圖卷世界也有可能會被她撕裂。

    張若塵很想將日月水晶棺移出圖卷世界,免得惹出大麻煩,卻發現,已經無法靠近棺椁。

    距離日月水晶棺還要十丈,張若塵的部分身體,已經被寒氣凍住,繼續向前,很有可能會被冰封。

    “好强大的寒氣,以我的修為,竟然也抵擋不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震碎身上的寒冰,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嘩——”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一塊玉片,運轉聖氣,手指猛然發力。

    玉片,化為一道白光,飛向日月水晶棺。

    距離日月水晶棺還有百丈的位置,空氣中,凝聚出寒冰,將玉片完全冰封,無法再繼續向前。

    奇异的是,玉片和寒冰就那樣懸浮在半空,沒有落下。

    “以日月水晶棺為中心,已經變成一處死地,無法再靠近。”張若塵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韓湫道:“其實,日月水晶棺中的女屍,未必一定就是邪物。我總感覺,我能參悟出黑暗規則,就是她在給我傳道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以後就在這裡修煉,至少現在,日月水晶棺還沒有大的威脅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將那一瓶道化丹取出來,分出其中五枚,交給了韓湫。

    “這是道化丹?”韓湫頗為吃驚。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“據說一階半聖服用一枚,可以直接從一階半聖的初期,提升到巔峰。”韓湫道。

    如此珍貴的丹藥,張若塵竟然一次性給她五枚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一階半聖服用道化丹,的確可以快速提升修為。二階半聖服用,效果就會差很多。三階半聖服用,藥效已經相當低,即便服用十枚,增長也不會太大。”

    “五枚道化丹,已經足够支撐我修煉到二階半聖的巔峰。”韓湫的小嘴一勾,輕輕的一笑。

    想當初,張若塵將她從兩儀宗帶走的時候,親口承諾,會給她源源不斷的修煉資源。

    韓湫自然也就不跟張若塵客氣,立即將五枚道化丹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只可惜,聖元丹只有中古傳承的勢力,才能煉製出來。沒有聖元丹,你在一階半聖的巔峰,必定會遇到瓶頸,不是那麼容易就能突破到二階半聖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如今的韓湫,在同境界,足以和那幾比特界子一較高下,未來的成就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繼續修煉下去,等到她的黑暗之體大成,恐怕不僅能够吞噬光明,甚至能够吞噬空間,吞噬世間的一切。

    這樣的人才,將來必定會成為明宗的頂層人物,張若塵自然是要大力培養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又將剩下的二十五枚道化丹,也交給韓湫,讓她拿去,分給明宗的弟子。

    凡是突破到魚龍境的弟子,皆能得到一枚道化丹。

    “煉化神血比服用道化丹的效果更好,不僅可以提升修為,還能增强肉身體質。”?想到此處,張若塵取出神血,開始煉化。

    姬水認為,張若塵在神子爭奪戰之前,最多只能達到三階半聖的中期。然而,張若塵的目標,卻是三階半聖的巔峰。

    三天后,張若塵走出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此時,他的修為,已經達到三階半聖的中期。

    張若塵打開洞府的陣法,走了出去,正好看到盤坐在一團血霧中的姬水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了過去,笑了笑:“這三天,師叔一直都在洞府外守候?若是讓外人看見,肯定會認為我不尊重長輩,要不師叔到洞府中與我一起修煉?”

    姬水冷哼了一聲,停止修煉,站起身來,道:“你將七殺拳套的器靈掌控了嗎?”

    “對我來說,煉化區區一隻七殺拳套,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抬起手臂,將七殺拳套放在姬水的面前,輕輕的揮了揮,笑道:“師叔要不要試一試七殺拳套的威力?”

    姬水看到顧臨風那狂妄的樣子,心中就十分不悅,道:“就憑你的修為,也敢與我動手……咦,你的修為,怎麼提升了這麼多,已經達到三階半聖的中期?”?“沒錯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這一次,姬水是真的有些吃驚。

    顧臨風突破到三階半聖,也才不到十天時間,怎麼這麼快就達到三階半聖的中期?

    這樣的修煉速度,未免也太逆天。

    “顧臨風的天資,果然十分驚人,只可惜心性太差,要不然,將來還真有可能是一條人中之龍。”

    姬水只是略微一驚,很快又恢復平靜。

    “你在掌法上面的造詣,已經很高,即便是我也教不了你。但是,別的一些地方,你還有待提高。比如,你修煉的功法。”姬水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體內的經脈和聖脈已經固定,根本無法改修別的功法,即便去參悟王級聖典,估計也不會有太大收穫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白羽從丁冬洞府走了出來,聽到張若塵的話,頓時笑了一聲:“沒錯,你修煉的功法,只是鬼級上品的《血龍經》,即便參悟聖典,也不會有什麼提升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白羽的方向瞥了一眼,道:“我與師尊交流,有你插話的地方?”

    白羽雙拳緊握,將全身聖氣調動了起來,不過,很快他又收起了那一股怒火,道:“若不是要去聖女殿下在琳琅洞府設的宴會,定要教訓你一頓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白羽穿著一身潔白的修身玄衣,向琳琅洞府趕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心中根本就沒有將白羽當成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先前,聖女殿下也給你送了邀請函,你去不去琳琅洞府赴宴?”姬水將邀請函取出來,遞給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接邀請函,道:“參加宴會有什麼意思?我還要抓緊時間修煉,爭取讓修為更上一層樓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反倒是讓姬水十分詫異。聖女殿下親自主持的宴會,他居然不去?

    她都有些懷疑,顧臨風到底說的是真話,還是假話?

    張若塵沖著姬水一笑:“若是能够與師叔一起修煉,自然是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姬水的語氣十分冰冷,道:“既然你想要修煉,我便帶你去一個地方。若是,你的天資真的很高,或許可以彌補功法上的缺陷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這樣的地方?”張若塵生出了一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血神教的創建祖師,曾經留下了一幅《血神圖》,刻在乾元山的山頂。若是,你能够從血神圖中參悟出一些東西,恐怕比修煉一般的王級聖典的價值更大。”

    當然,姬水還有一句話,沒有告訴張若塵。

    千年以來,血神教中,也就只有一人,參悟到血神圖中的一絲真意,改變了自己的命格。

    其餘人,全部都是一無所獲。

    姬水帶張若塵去參悟《血神圖》,完全就是想要搓一搓他的銳氣,免得以後他依舊那麼狂妄自大。

    (求月票,求推薦票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