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的一雙眼睛,緊緊盯著上方的石壁。

    只是普通的石壁,沒有什麼出奇的地方。

    即便有一些石塊向外凸起,也都是自然的形態,不像是人為造成。

    “真是血神教祖師留下的《血神圖》?”

    即便是張若塵,也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遠處,姬水看到張若塵束手無策的模樣,感覺到十分滿意。今後,倒要看他還如何狂妄自大?

    “使用神印之眼試一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聖氣,注入進雙瞳,瞳中的神印,浮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再次向石壁望去,張若塵終於看出了一些端倪。十九丈高的石壁,竟然覆蓋有密密麻麻的紋路和光點。

    紋路的數量,恐怕得有數萬道。

    光點的數量,堪比天空的星辰,根本無法數清。

    “這才是真正的《血神圖》,只有擁有神印之眼的人,才能看見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終於有些明白,為何千年以來,整個血神教只有一人能够從《血神圖》參悟出真意。

    沒有神印之眼,根本無法看見《血神圖》。

    既然看見《血神圖》,張若塵自然不會放過這次難得的機會,將所有精神力,完全投入進去。

    隨著參悟加深,張若塵體內的血液,開始沸騰。

    血液的流動速度,變得越來越快,宛如大河奔騰,發出轟隆隆的聲響。

    站在遠處的姬水和靈猴半人族少年,也都聽到血液流動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我怎麼聽到,他的體內,有很多條江河在流淌?莫非,他的身體裡面裝有一個世界?”

    靈猴半人族少年相當吃驚,停止埋土,瞪大一雙金色的眼睛,盯著盤坐在石壁下方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難道他在《血神圖》中,真的參悟出了一些什麼?”

    姬水更是驚訝,清晰感受到顧臨風體內的血氣,竟然比她的血氣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體內,有一條血靈脈,連接氣海和血液。

    此刻,血靈脈卻脫離氣海,飛了出來,與《血神圖》連接在一起。

    站在姬水的位置看過去,只見,顧淩風的身體與石壁之間,出現了一根十分纖細的血線。

    “什麼情况?他的體內,怎麼飛出一條經脈,與《血神圖》相連?”靈猴半人族少年更加驚異,眼珠子都要瞪出來。

    一個蒼老的聲音,在靈猴半人族少年的身後響起:“那是血靈脈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血靈脈?血靈脈還能與石頭連接在一起?老頭,你在開什麼玩笑……額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靈猴半人族少年的臉色一變,在這一刻,他的脖子,如同是被掐住了一般,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誰在跟他說話?

    靈猴半人族少年緩緩轉過頭,向剛才那個大坑看了過去。

    只見,先前被他埋進坑裏的老頭,竟然無聲無息爬了出來,正站在他的身後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老人家……家,還活著……著……”

    靈猴半人族少年的牙齒,不停顫抖,發出嘚嘚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拜見太上長老。”

    姬水立即單膝跪下,恭恭敬敬向灰衣老者行禮。

    靈猴半人族少年也反應過來,半跪在地,將臉都要貼到地上。

    灰衣老者的身上,有著一股古樸蒼莽之氣,如同是一塊遠古化石,變成了活物,讓人感到敬畏。

    他沒有理會姬水和靈猴半人族少年,深邃的目光,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仿佛自言自語的道:“整整一千年,終於又有人悟透《血神圖》,他能修煉出多少條血靈脈呢?”

    靈猴半人族少年見灰衣老者沒有動怒,頓時大起膽子,抬起頭來,問道:“老前輩,參悟《血神圖》,可以修煉出血靈脈?”

    灰衣老者點了點頭,道:“一千年前,血神教有一比特奇人,悟透《血神圖》,修煉出七條血靈脈。”

    “修煉出血靈脈,到底有什麼用?”靈猴半人族少年問道。

    “凝練血液,肉身成聖。”灰衣老者說道。

    簡簡單單八個字,卻讓姬水和靈猴半人族少年倒吸了一口涼氣,隨即,眼中冒出灼熱的光華。

    修士想要成聖,有三種方式,分別為:武道成聖,精神力成聖,肉身成聖。

    其中,肉身成聖的修士最為强大,隨手一拳,便能將同境界的聖者打得神形俱滅。

    一比特肉身成聖的聖者,可以橫掃一群武道聖者和精神力聖者。

    當然,肉身成聖卻極其艱難,數量少之又少,在聖者之中,也是萬中無一。

    想要成聖,已經是千難萬難,更何况是肉身成聖?

    靈猴半人族少年再次問道,“千年前,血神教的那位奇人,有沒有達到肉身成聖的程度?”

    灰衣老者的眼中,露出一道複雜的神情,道:“豈止是肉身成聖,他後來只差一點點就將肉身修煉到大聖境界,可惜最終還是差了那麼一點點。”

    這一次,靈猴半人族少年和姬水徹底被驚住,感覺到窒息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那遙遠的過去,孔雀族有一比特老祖,曾經就將肉身修煉到大聖境界,刀槍不入,水火不侵,超脫到了五行之外,與神對擊了三招,也沒有死。

    若是,血神教的那位奇人,將肉身修煉到大聖境界,豈不是也能擁有如此强大的戰力?

    即便是天下第一的池瑤女皇,恐怕也未必能够與之為敵。

    “終究還是差了一點點。”灰衣老者再次歎息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張若塵的體內,飛出第二條血靈脈,也與《血神圖》連接在一起。

    緊接著,第三條血靈脈,第四條血靈脈,相繼沖了出來。

    姬水和靈猴半人族少爺屏住呼吸,緊緊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很想知道,他能够修煉出多少條血靈脈?

    千年前的那位奇人,修煉出七條血靈脈,就差一點點將肉身修煉到大聖境界。

    若是,他能够修煉出八條血靈脈,豈不是很有機會,超越千年前那位奇人?

    “能够修煉出五條血靈脈,將來就有機會肉身成聖。”灰衣老者說道。

    姬水根本不相信,憑顧臨風的心性,能够超越千年前那位奇人。他能够修煉出五條血靈脈,也就相當了不起。

    畢竟,肉身成聖,已經能够傲視天下諸聖。

    肉身成大聖,那是傳說。

    “嘩——”

    第五條血靈脈飛了出來,似一根絲線,橫掛在虛空。

    “我的乖乖,已經修煉出五條血靈脈,將來很有可能肉身成聖。這哥們果然是人中之龍,我看他的第一眼,就看出他十分不凡。”靈猴半人族少年激動的說道。

    灰衣老者的眼中,露出一些亮光,道:“修煉出五條血靈脈的修士,只要能够不斷吸收和煉化高品級的血液,必能肉身成聖。”

    姬水緊緊抿著嘴唇,看著顧臨風與《血神圖》之間的五條血線。

    她的心中,十分不解,一個暴戾好色、狂妄自大的人,怎麼能夠參悟透《血神圖》?

    若是,顧臨風真能肉身成聖,將來的戰鬥力,肯定會超越海冥法王,成為血神教的一比特巨擘。

    “嘩——”

    第六條血靈脈飛出。

    “再修煉出一條血靈脈,他就能追上千年前血神教的那位奇人。”

    靈猴半人族少年直接從地上跳了起來,以一種近乎膜拜的眼神,盯著盤膝而坐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姬水根本不信,顧臨風能够與千年前血神教的那位奇人相比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位奇人,雖然沒有達到大聖境界,但是,在那個時代,卻被稱為第十帝,足以和九帝叫板。

    無論姬水如何看不起顧臨風,然而,顧臨風終究還是將第七條血靈脈修煉了出來。

    即便是古井無波的灰袍老者,兩隻眼睛的眼皮,也都跳了跳,道:“此子天資之高,足以與當年那人相提並論。他若是成長起來,血神教絕不會在七大古教之中墊底。”

    此刻,姬水已經震驚得說不出話,顧臨風有那麼高的天資嗎?還是說,顧臨風只是運氣好,誤打誤撞悟透了《血神圖》?

    可是千年以來,加上顧臨風,也就兩人悟透《血神圖》,怎麼可能是誤打誤撞?

    一連過去半個時辰,張若塵也沒有再修煉出第八條血靈脈。

    靈猴半人族的那個少年,咽下一口唾沫,道:“應該已經到止為止,他追平了千年前的那位奇人,看來血神教是要誕生出第二比特奇人。”

    灰衣老者也輕輕點了點頭,七條血靈脈已經是那個年輕人的極限,不可能再修煉出第八條血靈脈。

    突然,灰衣老者的眼中,露出一道震驚的神色。

    只見,盤坐在石壁下方的年輕男子,渾身散發出一層淡淡的血芒,又有一根血靈脈從體內沖出,與《血神圖》連接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修煉出第八條血靈脈,超越了千年前那個奇人。

    豈不是,將來有機會肉身成大聖?

    “他不會還能修煉出更多的血靈脈?”靈猴半人族的那個少年,已經是跪著在看張若塵,簡直佩服得五體投地。

    第九條血靈脈!

    第十條血靈脈!

    修煉出十條血靈脈,終於平靜下來。

    盤坐在地的張若塵,緩緩睜開眼睛,輕輕搖頭,歎道:“終究還是只能修煉出十條血靈脈,達到了極限,沒能更上一層樓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不遠處的三人,皆是有一種想要掐死他的衝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內心,其實是真心感到相當遺憾,並不知道他剛才給另外三人造成了多大的震撼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