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大哥,求你指點我如何參悟《血神圖》,我也要修煉血靈脈,若是有朝一日肉身成聖,必定不忘大哥的恩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還沒有仔細體會十條血靈脈的妙用,就見靈猴半人族的那個少年,化為一道紅影,張開雙臂,向他飛撲過來。

    “你要幹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怕會被撞飛,立即施展身法,躲閃而開。

    靈猴半人族少年撲倒在地,胸口貼著地面,滑行了十多米遠。他的身手矯捷,翻身而起,意識到自己剛才太過激動,以至於失態。

    於是,他收斂起激動的情緒,道:“我叫孫大地,半年前,拜入血神教,希望大哥能够指點小弟,觀悟《血神圖》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與此同時,姬水與灰衣老者也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張若塵才想起,千年以來,整個血神教也只有一人悟透《血神圖》。

    如今,他成為第二人,恐怕真的造成了不小的震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想暴露神印之眼的秘密,說道:“我沒辦法指點你,想要悟透《血神圖》,只能看個人的機緣。”

    孫大地顯然是不太滿意張若塵的答案,依舊用著希冀的目光盯著他。

    灰衣老者說道:“千年前的那位奇人,也曾說過,想要悟透《血神圖》只能看個人的機緣,外人無法指點。”?聽到這話,孫大地終於死心,垂頭喪氣的歎息一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是注意到活了過來的灰衣老者,立即上前行禮。

    灰衣老者點了點頭,仔細凝視他,問道:“你是何人門下的弟子?”

    “弟子的師祖,乃是海冥法王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灰衣老者的眼中,閃過一道异色,道:“你的天資很高,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。不過,你沒有肉身成聖之前,最好不要將修煉出十條血靈脈的秘密暴露出去,以免招來殺身之禍。”

    隨即,灰衣老者的目光,向姬水和孫大地盯了過去。

    姬水和孫大地頓時感覺到一股巍峨磅礴的氣息,鎮壓在他們二人的身上,恐怕灰衣老者的眼神一動,他們就會神形俱滅。

    姬水和孫大地立即單膝跪下,齊聲道:“弟子絕不敢洩露秘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頗為心驚,沒有料到,區區一個看守《血神圖》的老者,竟有如此可怕的修為。

    姬水和孫大地都是高階半聖,然而,卻承受不住他的一道眼神。

    血神教不愧是七大古教之一,教中果真是藏龍臥虎,難怪此教在天台州能够與太極道和朝廷扳手腕。

    灰衣老者最終還是沒有殺死姬水和孫大地,只是威懾了他們。

    隨即,他便又盤坐在地,似乎化為一尊石像,所有氣息,完全收斂於無形。

    三人向山下行去,孫大地依舊感到心有餘悸,道:“那個老頭的修為,實在太可怕,半聖在他的面前,也如蟻蟲一般。”

    姬水則是一直都保持沉默,忽然,停下脚步,盯向孫大地,道:“半年前,坤字天宮的宮主遊歷東海,帶回了一個少年,應該就是你吧?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

    孫大地訕訕的一笑,倒也沒有否認。?姬水又道:“根據乾字天宮的評測,你成為神子的機會,高達五成,僅次於海靈印和魏龍星。”?聽到這話,即便是張若塵也停了下來,以一種詫異的眼神,盯向孫大地。

    張若塵總感覺孫大地腦袋缺一根筋,有些玩世不恭,缺少半聖該有的穩重,不像是一個强者。

    孫大道地:“五成算什麼?與顧老大比起來,差得太遠,只要將他修煉出十條血靈脈的消息傳出去,根本不用參加神子爭奪戰,直接就會封為神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將消息傳出去試一試?”姬水冷聲道。

    孫大地立即閉上嘴巴,縮了縮脖子,偷偷向乾元山的山頂盯了一眼,做出一個禁聲的手勢,低聲道:“隨口開個玩笑,不要太當真。”

    孫大地認為,張若塵的成就,必定是會超越千年前的那位奇人。於是,他立即認張若塵為老大,死後都不肯改口。

    三人繼續向山下行去。

    孫大地是一個話嘮,一刻鐘也安靜不下來,又道:“山頂那個老頭,在血神教的地位必定不低,既然他知道顧老大的資質很逆天,為何不直接告訴教主,封顧老大為神子?”

    姬水和張若塵顯得很平靜,沒有理會他。

    孫大地又道:“你們覺得,那個老頭是不是還在考驗顧老大的實力?”

    “又或者,那個老頭覺得,讓顧老大做神子太過高調,會引起別的古教的懷疑?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張若塵忽然停下脚步,向下方一座紫青色的小湖望去。

    有人聲,從湖畔傳來。

    紫青湖泊,位於乾元山的半山腰,湖水清澈,聖氣繚繞,景色秀麗,絕對是一處修煉寶地。

    此刻,血神教聖女和諸位神子候選人正在遊湖、論道,同時,也在談論最近昆侖界發生的一些大事。

    一比特身穿五彩聖甲的年輕男子,站在眾人的中心,與聖女並肩而行。

    他的身高足有兩米,十分硬朗,虎背熊腰,渾身透著一股懾人的氣勢,如一尊蓋世戰神,將別的神子候選人全部都比了下去。

    此人,便是血神教的奇才,魏龍星,剛從墟界戰場趕回。

    根據乾字天宮的評測,魏龍星有六層機會成為神子,僅次於海靈印。

    魏龍星與血神教聖女走在一起,一個渾身散發出五彩光芒,一個聖光繚繞,宛如戰神與神女並行,讓很多人都羡慕不已。

    “我離開墟界戰場的時候,得知消息,青龍墟界將會在最近幾個月之內徹底消亡,到時候,必定又是一場瓜分行動。各大中古世家和七大古教,肯定都會參與進去。”魏龍星說道。

    在場的神子候選人,全部都為之動容。

    青龍墟界乃是昆侖界外最為龐大的墟界之一,存世了不知多少萬年,誕生過很多土著强者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土著强者,即便是在昆侖界,也有很大的威名。

    如此一座古老的墟界,最終還是靈氣枯竭,即將走向滅亡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教主急於挑選出新任神子的原因?”一比特神子候選人問道。

    魏龍星點了點頭,道:“據說,七大古教已經開始緊鑼密鼓的籌備,各教的神子和聖女紛紛出關。到時候,《半聖榜》上的人物,也很有可能會現身。”

    血神教聖女的一雙杏眸,散發出漣漣的光彩,柔聲道:“以魏師兄的修為,恐怕也已經能够登上《半聖榜》?”

    魏龍星的雙目,露出銳利的神色,帶有一種强大的自信,道:“我的修為,距離聖境,也只差半步。能不能進入《半聖榜》,對我而言,並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雖然,魏龍星如此說著,但是誰都能看出,他其實是言不由衷。他對《半聖榜》的名額,還是相當渴望。

    進入《半聖榜》,那是一種無上殊榮。

    白羽跟在血神教聖女的身後,十分不悅的樣子,譏誚的道:“據我所知,九大界子已經出關,必定會霸佔《半聖榜》的九個名額。別的人想要登上《半聖榜》談何容易?”

    魏龍星的眼睛斜瞥了一下,對白羽十分不屑,道:“一隻井底之蛙,也有資格談論《半聖榜》?”

    “你說誰是井底之蛙?”

    白羽早就看魏龍星很不爽,自從他趕回來,聖女殿下便一直與他遊湖論道,談笑風生。

    在聖女殿下的眼中,似乎已經沒有別的神子候選人。

    魏龍星搖了搖頭,道:“我說你是井底之蛙,你竟然還敢反駁?”

    白羽的目光,盯向血神教聖女,卻見她那絕麗的臉上,帶有一抹笑意,很像是在嘲笑他。

    白羽心中的怒火,完全湧了上來。

    指尖,凝聚出一道劍訣,形成滿天的劍光,發出“嘩啦啦”的聲音,向魏龍星直刺了過去。

    魏龍星站在原地,動都沒有動一下。

    那些劍氣,擊在他的身上,立即發出“嘭嘭”的聲音,全部消散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白羽臉色一變。

    好歹他也是一比特三階半聖,魏龍星就算再强,也不至於站在原地不動,就將他的攻擊化解。

    別的那些神子候選人,也都异常吃驚,暗暗咂舌。

    “即便魏龍星站在原地不動,恐怕白羽也傷不了他,如此修為,與《半聖榜》上的人物相比,估計也不弱分毫。”

    魏龍星道:“說你是一隻井底之蛙,你卻偏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一道黑色的魂影,從魏龍星的體內飛出來,沖到白羽的身前,一揮衣袖,將白羽抽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噗通”一聲,白羽墜入進湖中,濺起大片水花。

    緊接著,黑色魂影又飛回魏龍星的體內。

    從始至終,魏龍星都站在原地,動都沒有動一下。他的實力,卻將在場的神子候選人,全部都震懾住。

    遠處,山道上的張若塵、孫大地、姬水,也都看著這一幕。

    孫大地倒吸了一口寒氣,道:“魏龍星不愧是一代奇才,百歲之前,有望成聖。”

    “幸好挑選神子是比天資和潜力,若是比戰力,根本沒有人是魏龍星的對手。”姬水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