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挑選神子,對於每一個古教而言,也是數一數二的大事件,必須慎重。從某種意義上,它將决定古教未來數百年的興衰。

    選拔神子之前,必先祭祀血神。

    血神祭台,位於血神教的腹地,距離乾元山只有數百裏。祭台一共有九層,由億萬具白骨堆砌而成。

    每一位血神教的弟子死後,屍身都會被煉成白骨,成為血神祭台的一部分,如同一塊一塊的磚瓦,將血神祭台鑄建得越來越高大,越來越宏偉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血神祭台的下方,抬頭眺望,感覺到相當震撼。

    血神祭台根本不像是一座祭台,因為,它比乾元山還要宏偉,還要高聳,即便站在十數裏之外,也感覺到它的磅礴之氣。

    祭台的上空,血霧密佈,時而有聖影呈現出來,很像是古聖者的靈魂。那些聖影大小不一,有的只有數米高,有的卻有數百米高。

    “血神教歷代教主和聖者的骨骸,全部都會成為祭台的一部分,來到這裡,任何弟子都應該帶有敬畏之心。”

    姬水跪在地上,雙手放置平放,恭恭敬敬的向血神祭台叩拜。

    張若塵環顧四周,發現別的那些血神教弟子來到此地,做的第一件事,也是跪地叩拜。

    對他們而言,血神祭台是最為神聖的地方。

    血神祭台的下方,聚集有密密麻麻的修士,至少也有數十萬,人聲鼎盛,人頭顫動,簡直就是一片人海。

    不僅是血神教的弟子,甚至,那些依附於血神教的家族和宗門,也都有代表人物出席,想要見證新神子的誕生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血神教弟子,鑄煉出戰旗,在戰旗上面印出神子候選人姓氏,以示支持。

    “魏師兄的資質,不在上一任神子梅蘭竹之下,堪稱血神教的領軍人物,必定會成為新任神子。”

    一比特半聖境的血神教弟子,將一杆黑色的戰旗,插在地面。

    戰旗上面,印有一個金色的“魏”字,代表魏龍星。

    那些看好魏龍星成為新任神子的修士,紛紛向黑色戰旗的方位聚集過去,成形統一的陣營。

    “海靈印在蠻荒秘境得到巨大的機緣,如今傷勢痊癒,王者歸來,必定帶領血神教的年輕一代橫掃天下。”

    “七十年前,海師叔乃是血神教的第一神童,如今,依舊是血神教的第一人。”

    海靈印的一比特師侄,將一杆印有“海”字的墨藍色戰旗,插在一座小山丘的頂部,代表海靈印。

    頓時,人群如同潮水,向墨黑色戰旗彙聚過去。

    雖然,海靈印曾經敗給東無天,受了暗傷,數十年來,修為進境緩慢。但是,他在血神教,依舊有很大的影響力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看好他,認為海靈印經歷人生的大起大落,意志會更加堅定,很有可能會超越以前,成為真正的不敗之王。

    魏龍星和海靈印絕對是今日的兩大主角,他們二人的支持者數量十分龐大,不斷搖動戰旗,呼喊二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還沒有現身,雙方的支持者,卻已經在爭鋒相對,差一點爆發衝突,幸好有一比特聖境長老及時現身,才制止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只是挑選神子而已,沒必要弄出這麼大的聲勢吧?”

    姬水道:“血神教的等級劃分十分嚴格,強者為尊,實力為王,弱者只能為奴為僕。能够成為神子候選人的人物,哪一個不是人中龍鳳,自然是值得崇拜。”

    神子候選人的支持者,以年輕女弟子為主。那些男性修士,相對比較理智。

    當然,若是挑選聖女,這樣的情况,肯定會翻轉過來。

    孫大地不知是從什麼地方冒了出來,出現在張若塵的左則,長歎了一聲:“魏龍星和海靈印的支持者,未免也太多。而且,血神教中,好幾比特女神級的絕色美人也站在他們的陣營,真是沒天理。”

    孫大地顯得有些賊眉鼠眼,時不時瞥向魏龍星和海靈印的陣營,看著那幾比特女神級的年輕美人,十分眼饞的樣子。

    他用赤紅色的尾巴,撞了撞張若塵,指向魏龍星陣營的一比特青衣少女,道:“此女,名叫北海櫻,曾經爭奪過聖女,別看她戴著面紗,據說美貌與聖女殿下相比,也在伯仲之間。”

    隨即,他又指向海靈印陣營的一比特性感美女的身上,道:“她叫寧曦,堪稱血神教的第一性感尤物,我關注了她很久,誰能想到她看中的男子竟是海靈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平靜,已經習慣孫大地話嘮的性格,道:“你不是也有很多支持者?”

    孫大地苦著臉,尷尬的一笑:“那些都是坤字天宮的弟子,而且,絕大多數都是男性修士,連一個略微美貌一點的女弟子也沒有。”

    驀地,孫大地輕咦了一聲,像是發現什麼了不得的事,驚呼道:“顧老大,你的支持者陣營中,居然有一個女神級別的美人,足以比擬北海櫻和寧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也有支持者,他們來自仙冥海,全部都是海冥法王的門人和下屬,數量並不多。

    張若塵根本不在乎什麼支持者,從始至終都沒有關注。

    聽到孫大地的話,他才轉過身,向立著“顧”字戰旗的方向,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只見,戰旗的下方,果然站著一個身材高挑的絕色美人。

    她的身上,穿著寬大的血紅色長袍,肌膚相當白皙,胸臀飽滿,五官精緻,玲瓏剔透,有些一縷縷淡淡的血霧,在她身上繚繞,形成了一種朦朧的美感。

    只不過,她的眼神,相當冰冷,見張若塵向她盯去,眼眸中,露出一道警告的神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微微一笑,根本不懼她的警告,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“咦!剛才那位大姐呢?”

    孫大地向姬水剛才所在的位置,看了過去,卻見她早已離開,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“她真是一點禮貌也沒有,走的時候,也不跟我們說一聲。顧老大,你若是成為神子,一定要好好管教她。”孫大地說道。

    支持張若塵的陣營中,那位穿著血袍的絕色美女,聽到孫大地的話,眸中閃過一道寒光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是含笑不語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陣躁動聲傳來。

    “魏師兄駕臨,大家快去迎接。”?“果然是魏龍星,不愧是絕代英傑,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氣勢,已經足以與諸聖相提並論。”?……

    魏龍星穿著一具五彩聖甲,駕馭一片祥雲,從天而降,造成了極大轟動。

    那些將魏龍星當成夢中情郎的女弟子,全部都激動不已,大聲呼喊“魏龍星”的姓名。

    緊接著,白羽、燕空明等等神子候選人,也都先後到達,引起了一波又一波的震動。

    反倒是張若塵和孫大地的四周,顯得頗為冷清。

    因為,他們進入血神教的時間尚短,很少有人認識他們,即便站在人群中,也沒有幾個人將他們認出來。

    孫大地長歎一聲,道:“白羽那樣的小角色,竟然也有眾多支持者和追隨者,實在是太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白羽的確是聖體,然而,孫大地根本沒有將他放在眼裡。

    孫大地的眼中,恐怕也只有海靈印、魏龍星、張若塵,才算得上是對手,別的神子候選人,全部都是小角色。

    海靈印來得很遲,即便如此,卻還是造成前所未有的轟動。

    因為,他是與血神教聖女一起到來,步行至血神祭台的下方,顯得相當從容,身上透著一股强大的自信。

    “聖女殿下最終還是看好海靈印。”

    “很有可能,神子的位置,已經內定,必是海靈印。”

    血神教的諸位修士,全部都議論紛紛,無數雙眼睛,盯在海靈印和血神教聖女的身上。

    在場的神子候選人,大多都露出不善的神色,戰意騰騰,迫不及待想要與海靈印一較高下。

    隨著時間推移,漸漸接近正午時分。

    血神教的諸位長老,十字天宮的十比特宮主,四大護教法王,全部都以真身駕臨,落到血神祭台的頂部,散發出一道道強橫無邊的氣息。

    血神教的聖者,到達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別說是普通弟子,即便是半聖也都感到相當敬畏,不敢大聲喧嘩。

    血神祭台的下方,數十萬修士,全部都安靜下來。其中有一大半修士,跪伏在地,叩拜祭台頂部的諸聖。

    那景象,相當壯觀。

    “恭迎教主。”

    一個蒼老的聲音,顯得十分悠揚,傳遍天地之間。

    所有修士全部都跪在地上,向血神祭台的方向叩首行禮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血神祭台上方的天穹,完全變成血紅色,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漩渦的中心,有一道强大莫名的氣息散發出來,落到祭台頂部,凝成了一個偉岸的身影。

    十字天宮的宮主和四大護教法王紛紛起身,向血神教主躬身行禮。

    血神教主坐到血神祭台的最上方位置,那股震懾億萬眾生的強橫氣息,才漸漸收斂回體內,化為無形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教主,如此强大的修為,恐怕能够將天上的星辰都擊落下來。”孫大地滿頭冷汗,心跳加速,呼吸的時候都有一些顫抖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無形無相三十六變運轉到極致,不能露出一絲破綻。

    他的變化之術,比以前强大了太多,只要謹慎一些,血神教主肯定無法識破。

    “午時已到,開始祭祀。”

    祭祀儀式是由乾字天宮的宮主主持。

    此次祭祀,並不是用蠻獸祭祀,而是使用活人祭祀,總共斬殺了三千童男,三千童女,殺死的奴隸,更是多不勝數。

    緋紅色的鮮血,從祭台頂部,一直流淌到底部,顯得極其血腥殘忍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到這一幕,心中生出一股强烈的怒火,但是,卻在努力克制自己,沒有做出衝動的事。

    自古以來,血神教就是使用活人祭祀。今天,並不是特例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