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大膽。”

    夜空中,響起一聲震耳欲聾的爆喝。

    緊接著,一枚金色的權杖,從飛了出來,化為一塊數丈高的金色聖碑,與無頭厲鬼的爪子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金色聖碑上面,蘊含有一股神聖之力,竟然將無頭厲鬼的爪子擊碎。

    緊接著,步千凡如同大鵬展翅一般,衝破陣法的阻隔,落到湖中,伸出一隻完全被金屬鎧甲覆蓋的手臂,向前一抓。

    金色聖碑重新縮小,變成一塊權杖,旋轉飛行了一圈,落入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步千凡一隻手持著權杖,一隻手提著畫戟,長髮披散在雙肩,渾身透著一股淩厲的殺氣,與無頭厲鬼對峙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準備打出的空間裂縫,悄然無聲的收回,向步千凡的背影看了一眼,微微的一笑,對慕容月說道:“他最終還是為你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他的修為,與鬼穀聖將差距太大,跳出來,只是送死。”慕容月顯得很平靜,沒有一絲感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歎了一聲:“你太小看步千凡,他的實力,沒有那麼弱。”

    遠處,觀星台的頂部,歐陽桓笑了一聲:“今晚,還真是越來越有意思,明堂的少堂主,血神教的神子,黑市一品堂的少主,現在,竟然連兵部的新星也現身。”?“此人的實力,似乎挺强。”齊霏雨盯在步千凡的身上。

    歐陽桓對步千凡的評估很高,道:“此人是界子之下,難得一見的人傑。不久之前,我還在天輪印的內世界見過他一面。”?“他不是界子,怎麼能夠進入天輪印的內世界閉關修煉?”齊霏雨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歐陽桓道:“此人修煉出了不死聖體,更是達到兩次無上極境,得到兵部一比特天王的賞識,所以,兩度將他送入天輪印的內世界歷練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過,他在天輪印之中修煉的時間並不算長,所以,修為才差了九大界子一大截。”

    齊霏雨的目光,盯在步千凡的身上,凝視了片刻,道:“他的修為,也才六階半聖,與鬼穀半聖差距太大。即便體質再强,他也無法彌補三個境界的差距。”?歐陽桓對步千凡頗有信心,臉上始終掛著笑容,道:“你太小看步千凡,他的實力,沒有那麼弱。”

    步千凡的出現,讓珠光閣中的眾多修士,變得更加沸騰。

    今夜,堪稱是風雲聚會,為了一個石美人,將血神教、明堂、黑市一品堂、兵部最為頂尖的人傑,全部都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慕容乘風和燕旭聖將的戰鬥,正是如火如荼,難分勝負,將湖畔打得穿透。

    若非啟動了防禦陣法,恐怕整個珠光閣都已經灰飛煙滅。

    一百多米高的無頭厲鬼,宛如一座黑色的魔山,屹立在湖畔的中心。那一隻被權杖打碎的鬼爪,重新凝聚出來。

    “嗷。”

    一聲長嘯,從無頭厲鬼的腹中傳出,形成一股驚天動地的音波。

    下一刻,兩隻鋒利的鬼爪,同時探了出來,向步千凡的頭頂擊了下去。鬼爪的手心,燃燒著兩團青色鬼火,釋放出熾熱的能量。

    即便是站在陣法外面的修士,也都懾懾發抖,其中一些修士,更是嚇得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無頭厲鬼散發出來的氣息,實在太可怕,鬼爪一旦落下,湖畔周圍的防禦陣法也未必抵擋得住。

    若是防禦不住,整個珠光閣的修士,恐怕會死掉一大半。

    處在風暴中心的步千凡,卻是毫無懼色,展開一雙手臂,在其心口位置,沖出一縷縷黑色的聖氣,在身前,凝聚成一個直徑十丈的巨大黑洞。

    “無心黑洞。”

    黑洞的力量,强大得驚人,將天地間的靈氣完全吸收過去,甚至,就連湖畔中的湖水,也在一瞬間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是第一次見到無心黑洞,當初,帝一還活著的時候,也曾使用出這一招,差一點破了他的空間領域。

    如今,步千凡施展出來的無心黑洞,更加完善,威力更强,比當時帝一施展出來的威力,不知强了多少倍。

    身軀巨大的無頭厲鬼,不受自己的控制,向無心黑洞飛了過去,很快就被吞噬。

    “破。”?就在無頭厲鬼被無心黑洞吞噬的前一刻,鬼穀聖將從無頭厲鬼的背部沖了出來,急速向遠處逃去。

    無心黑洞的威力,實在太可怕,即便是九階半聖也擋不住。

    “哪裡逃?”

    步千凡提起畫戟,向前跨出一步,追到鬼穀聖將的身後,一戟刺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步千凡,你是在找死。”

    鬼穀聖將的兩隻乾癟的手掌,捏成爪印,一連打出七十二爪。

    滿天都是巨大的鬼爪,將步千凡籠罩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?步千凡的畫戟,將所有爪印全部震碎,向前猛刺,擊穿鬼穀聖將的右手。

    通紅的鮮血,不斷從鬼穀聖將的手心和手背湧出。

    並且,畫戟的戟尖,還在不斷靠近鬼穀聖將的心臟,似要將他的身軀擊穿。

    “少堂主,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鬼穀聖將逼不得已,只能向孔紅璧呼救。

    “廢物一個。”

    孔紅璧站在原地,臉色很難看,隨意伸出一隻手,猶如隔空取物一般,向鬼穀聖將一抓。

    隨即,鬼穀聖將脫離了死亡危機,出現在孔紅璧的手中。

    步千凡沒有追殺上去,目光盯在孔紅璧的身上,露出謹慎的神色。當然,他並沒有畏懼,已經戰意滂湃。

    珠光閣中的諸位修士,早就已經被震驚得無以復加,很多人的下巴都要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步千凡的戰力實在太恐怖,才六階半聖而已,卻有殺死九階半聖的實力。”

    “跨越三個境界,也太逆天了吧?”

    步千凡的戰力,的確出乎很多人的預料,讓他們感覺到心驚肉跳。

    但是,也有一些修士,卻將注意力放在《半聖榜》第七的孔紅璧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孔紅璧提著鬼穀聖將,不像是提著一比特九階半聖,猶如只是提著一隻雞。他要殺死鬼穀聖將,比殺死一隻雞,估計也難不了多少。”?“那是自然,能够登上《半聖榜》,也就證明孔紅璧擁有和聖境生靈叫板的實力。九階半聖和聖境生靈的差距,何其之大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孔紅璧將鬼穀聖將隨手一扔,猶如是扔開一塊石頭一般。

    隨後,他的目光盯在步千凡的身上,道:“兵部的千勝王,竟敢來到天台州的黑市總部,膽子倒是不小,也不怕有來無回?”

    步千凡,已經封為“千勝王”,擁有中等域王的爵位。

    步千凡無所畏懼,頗為灑脫,道:“天下之大,莫非皇土。即便黑市又如何,兵部軍士何處不可去?”

    “天下之大,莫非皇土?就憑你的這一句話,今晚,本公子便留你一條聖魂。”

    話音,還沒有完全落下,孔紅璧的身形,已經從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步千凡的臉色,猛然一變,心中暗叫一聲,“危險”。

    因為,即便是以他的修為,也根本沒有看清,孔紅璧到底是如何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幾乎是出於神經反射的本能,步千凡抓住畫戟的尾部,橫向一甩,向右劈了過去。

    畫戟與空氣摩擦,發出“劈啪”的聲音,冒出一連串火花。

    但是,下一刻,步千凡的畫戟,卻落入孔紅璧的手中。

    孔紅璧站在步千凡的身體右側,只有一步的距離,雙手輕輕撫摸畫戟,道:“你的速度太慢,力量也太弱,到底是誰給你的膽子,竟然挑戰本公子?”

    孔紅璧的眼中,閃過一道寒光,將畫戟猛然刺出,噗嗤一聲,洞穿了步千凡的心臟,將他打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步千凡想要躲閃,但是,卻躲不開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畫戟插在凉亭的一根柱子上面,將步千凡釘在了上面,緋紅色的鮮血,很快就將整根柱子染成血紅色。

    寂靜。

    整個珠光閣都變得安靜下來,只有鮮血滴落的聲音,還在“滴答滴答”的響起。

    所有修士都用一雙驚駭的眼睛,盯著孔紅璧,猶如是盯著一尊年輕的魔神。

    太可怕。

    步千凡的實力,何等强大,但是,卻擋不住孔紅璧半招。

    聖境之下,還有何人能够與他一戰?

    孔紅璧背著雙手,臨空而立,向凉亭中的張若塵盯了過去,道:“現在你後悔與本公子作對沒有?”

    張若塵臉色如常,向掛在柱子上的步千凡看了一眼,道:“你的實力的確很强,但是,還不足以讓我後悔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既然如此,本公子便先打斷你的雙腿,再問你一遍。”?

    孔紅璧的身形一閃,又一次從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誰都知道孔紅璧的速度快得驚人,當他的身形出現的時候,恐怕顧臨風的雙腿,很可能以斷掉。

    但是,這一次,卻不同。

    “想要與師叔交手,先過我們這一關。”

    就在孔紅璧消失的那一刹那,站在張若塵身後的大司空和二司空也立即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“伏虎鎮地獄。”

    “降龍撼九天。”

    大司空雙手捏成拳印,强盛的佛光,爆發出來,凝成一隻十多米長的白色老虎。

    二司空雙手捏成爪印,渾身冒出黑色光芒,一隻黑色的巨龍與他的身體重疊在一起。

    兩人同時迎上孔紅璧,龍爭虎鬥,拳猛爪利,竟是將氣勢如虹的孔紅璧擋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三人鬥在一起,人影錯亂,氣勁沖天。電光火石之間,竟然每人已經打出數百招。

    白虎向前一撲,黑龍向前一撕。

    下一刻,孔紅璧倒飛回去,頭頂的發冠崩斷,長髮披散下來,胸口的位置,更是出現了三道血淋淋的爪印。

    (本書的微信公眾號:feitianyu5,或者直接在微信上面收索“飛天魚”,歡迎各位書友的關注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