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三枚枯木丹,分為三次拍賣。

    第一枚枯木丹,起拍價為一億枚靈晶。

    經過十數次競價,枯木丹的價格,達到一億三千七百萬枚靈晶。

    枯木丹的確十分珍貴,但是,很多大型的丹藥宗門都能煉製,並沒有被壟斷。

    囙此,它的價格,也就比較恒定,一般都控制在一億五千萬枚靈晶以內,波動並不是太大。

    “一億三千七百萬枚靈晶,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一億三千七百萬枚靈晶,兩次。”?……

    就在齊霏雨舉起玉錘的時候,張若塵第一次喊價:“一億五千萬枚靈晶。”

    拍賣場中,很多修士的目光,皆是向張若塵望了過去,略微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這位血神教神子,今晚,實在很高調,處處都在顯示他的財大氣粗。購買一枚枯木丹,竟然直接喊到頂價。

    沒有人繼續加價,畢竟,枯木丹最多也就只值一億五千萬枚靈晶。

    坐在張若塵對面的孔紅璧,冷峭的一笑,終於找到一個報復張若塵的機會。

    於是,他喊出價格:“一億五千一百萬枚靈晶。”

    聽到孔紅璧喊出價格,拍賣場中的修士,全部都露出笑意,知道他是故意在和顧臨風抬杠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皮都沒有抬一下,喊道:“兩億枚靈晶。”

    “兩億零一百萬枚靈晶。”孔紅璧繼續挑釁。

    “三億枚靈晶。”

    “三億零一百萬枚靈晶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價格不斷向上跳漲,很快張若塵就喊出六億枚靈晶。

    最終,孔紅璧沒有繼續跟價。

    因為,繼續跟下去,風險會很大,孔紅璧很擔心會掉入進張若塵的坑裏。

    將價值一億五千枚靈晶的枯木丹,活生生抬高到六億枚靈晶,孔紅璧已經相當得意,很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拍賣場中,很多修士都露出笑意,覺得血神教的神子就是一個冤大頭,畢竟,六億枚靈晶已經能够購買四、五枚枯木丹。

    唯獨只有慕容月知曉,六億枚靈晶,對張若塵而言,只是九牛一毛,根本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接下來,開始拍賣第二枚枯木丹,起拍價依舊是一億枚靈晶,每次加價最少一百萬枚靈晶。

    這一次,孔紅璧依舊與張若塵抬杠,一直將價格抬到六億枚靈晶,才又收手。

    最終,第二枚枯木丹,張若塵依舊是以六億枚靈晶拍了下來。

    此刻,孔紅璧感覺到相當愉悅,一掃先前的沉鬱,嘴角露出笑意,準備繼續幫張若塵抬一抬價格。

    別的那些修士,也都樂得看熱鬧,沒有摻和進去。

    “接下來,開拍第三枚枯木丹,起拍價一億枚靈晶。”

    齊霏雨的目光,落在孔紅璧和顧臨風的身上,有些好奇,他們二人會不會繼續在價格上面拼鬥。

    孔紅璧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露出躍躍欲試的神情。

    張若塵終於還是睜開眼睛,向孔紅璧盯了一眼,道:“孔紅璧,若是本神子購買第三枚枯木丹,你還要繼續爭?”

    孔紅璧頗為得意,笑了笑,道:“你奪走了石美人,還不許本公子爭奪枯木丹?”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緩不急的道:“本神子只是想要告訴你,既然,我能奪走石美人,拿下枯木丹,自然也是輕而易舉的事。你註定什麼都爭不過我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張若塵直接喊出一個震驚所有人的價格,道:“六億枚靈晶。”

    孔紅璧捏緊雙手,雙眼寒光畢露,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燒。

    從小到大,誰敢如此對他說話?

    簡簡單單的一句話,卻像是一巴掌狠狠扇在他的臉上。

    “顧臨風也太囂張,竟然直接喊出六億枚靈晶的高價,這一次,孔紅璧應該不敢繼續抬價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是誰,說出這麼一句,正好傳入孔紅璧的耳中。

    孔紅璧冷笑一聲,六億枚靈晶,對他而言只是小數目而已,先前只是有所顧忌,才沒有繼續抬價。

    現在卻不同,顧臨風擺明是要跟他叫板,他又怎麼能夠輸了這一口氣??“七億枚靈晶。”孔紅璧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睛都不眨一下,道:“十億枚靈晶。”?沒有任何猶豫,孔紅璧再次喊出價格,道:“十一億枚靈……晶……”

    價格還沒有喊完,孔紅璧就已經後悔,暗叫一聲,不妙。

    果然,張若塵沒有繼續喊價,很顯然是將第三枚枯木丹讓給了孔紅璧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齊霏雨輕輕搖了搖頭,對孔紅璧頗為失望。

    沒有見到孔紅璧之前,齊霏雨聽過很多關於他的傳說,擊敗過朝廷的兵聖,斬殺過蠻荒秘境的獸王。

    無論是兩儀宗的弟子,還是魔教的教徒,都將他傳得神乎其神,幾乎完美無缺,天下無敵,稱為人族聖境之下的第一强者。

    然而,見過之後,齊霏雨卻發現,此人身上的破綻,實在太明顯。

    因為,他太容易被人激怒,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。

    孔紅璧根本無法與歐陽桓、張若塵那種沒有破綻的天驕相提並論,甚至與顧臨風相比,也都差了一截。

    顧臨風這個人,看似好色、狂妄,實際上很有智慧,並不是那麼容易對付。

    最終,孔紅璧花費十一億枚靈晶,買下第三枚枯木丹。

    這一場價格爭鬥,孔紅璧和張若塵可謂是兩敗俱傷,張若塵也只是略微占了一點點上方。

    接下來拍賣的幾件珍寶,既有聖術級別的秘笈,也有數千年年份的靈藥,還有聖器和聖丹。

    沒有一樣看得上眼,張若塵也就沒有出手購買。

    反倒是大司空,看中了一株七千年年份的金菩提果,花費十七億枚靈晶,將它買了下來。

    終於,拍賣會進入到後半程,青甲聖象的聖魂,做為第五十七件拍賣品,呈送到拍賣臺的上面。

    象魂,封印在,一隻巴掌大小的青銅香爐裡面。

    一道道青色的光華,從香爐的孔洞沖射出來,形成一片氤氳的紋路。隱隱間,還能聽到,香爐中,有著象吼的聲音傳出來。

    齊霏雨的手指,輕輕托著青銅香爐,顯得格外優雅,道:“青甲聖象是七階下等蠻獸,乃是我教的一比特宮主,進入蠻荒秘境,將其擊殺。”

    “青甲聖象的象魂,起拍價五千枚聖石,每次加價,不得少於一枚聖石。”?

    “競拍開始。”

    五千枚聖石,相當於五百億枚靈晶。可想而知,一道七階蠻獸的獸魂的價值是何等高昂,一般的聖者門閥,也未必買得起。?競拍象魂的勢力,僅僅只有兩家,分別來自銘紋公會和一個底蘊深厚的中古世家。

    青甲聖象的象魂,不僅可以用來煉製丹藥,也能用來煉製聖器的器靈,自然還是很大的價值。

    若是煉成一爐聖象淬體丹,足以產生出八千到一萬枚聖石的價值,囙此,銘紋公會的那位煉丹師長老,也就對象魂勢在必得。

    最終,那位煉丹師長老喊出六千枚聖石的價格,使得另一比特來自中古世家的太上長老只得收手,沒有繼續加價。

    直到這個時候,坐在張若塵身旁的大司空,開始喊價:“六千五百枚靈晶。”?

    大司空的嗓門很大,震得拍賣場的牆壁和地面都在顫動。

    眾人的目光,都向大司空望了過去,頓時,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很多人的心中都在疑惑,一個和尚,怎麼能夠如此富裕?

    “這個和尚,購買青甲聖象的象魂,很有可能是要修煉某一種佛門奇功。”在場的修士,低聲議論。

    其實,真正想要購買象魂的人,乃是張若塵。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擔心孔紅璧又橫插一脚,到時候,恐怕兩萬枚聖石,也未必能够將象魂買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倒也不怕比拼價格,關鍵是,他和孔紅璧鬥得頭破血流,卻讓魔教占了便宜,實在不是明智的做法。

    總之,無論以什麼樣的管道拍買,青甲聖象的象魂,絕對不能有失。

    孔紅璧向顧臨風的方向瞥了一眼,見顧臨風正在閉目養神,也就收回目光,沒有摻和進去。

    孔紅璧並不認為,大司空是在幫顧臨風喊價。

    因為,在他看來,顧臨風是一個相當倡狂的人,能够自己喊價,怎麼會讓別人代勞??

    此刻,拍賣場中,最鬱悶的人,莫過於那位銘紋公會的煉丹師長老。

    眼看他就要將一條象魂買下,誰曾想到,半路殺出一個野蠻和尚?

    那位煉丹師長老仔細斟酌了片刻,咬了咬牙,喊出價格:“六千六百枚聖石。”

    “七千枚聖石。”

    大司空對著那位煉丹師長老,又喊了一嗓門,一圈圈音波湧出去,震得對方頭昏眼花。

    那位煉丹師長老瞪了大司空一眼,顫巍巍的,伸出一根滿是皺紋的手指,道:“和尚……算你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七千枚聖石,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七千枚聖石,兩次。”

    “七千枚聖石,成交。”

    看到齊霏雨敲下玉錘,大司空頓時露出狂喜的神色,搓了搓手,笑道:“師叔,我就說用不到一萬枚聖石就能拍下來,你還不信。”?

    張若塵滿意的點了點頭,道:“我還是會將一萬枚聖石交給你,其中七千枚聖石支付給珠光閣,剩下的三千枚聖石,歸你。”

    大司空瞪大一雙虎目,道:“三千枚聖石,全部都給我?”

    “不用那麼吃驚,那是你憑自己的本事,賺來的聖石。”張若塵輕描淡寫的說道。

    孔紅璧自然聽到張若塵和大司空的對話,心中更是惱怒,有一種被戲耍了的感覺。

    若是知道,購買象魂的人是顧臨風,他至少也要將價格抬高一倍。

    張若塵就像根本看不見顧臨風那想要殺人的眼神,徑直站起身來,準備離開拍賣場。

    既然拍下青甲聖象的象魂,也就沒有必要再留在這裡。

    “接下來,將要拍賣的物品,為昔日聖明中央帝國的一件鎮國祖器。”齊霏雨的悅耳聲音,在拍賣臺上響起。

    本來,張若塵都已經站起身,卻渾身顫了一下,硬生生的停下來,重新坐回到座位上面。

    (第二章,明天下午更新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