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人,有七情:喜、怒、憂、思、悲、恐、驚。

    淩飛羽的第一世,顯然是有著七情六欲,經歷人生的大喜大悲,既有驚恐,也有憂思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第一世的經歷,已經是極大程度,磨礪了她的心境和意志。

    第二世,淩飛羽出生在一個蔚藍色的星球,成為了一個救死扶傷的醫生。這個世界,並沒有高深莫測的武道,只有先進的科技文明。

    憑藉自己的醫術,她救過很多人,最終積勞成疾,累死在手術臺上面。

    第三世,淩飛羽是一個冷酷無情的殺手,以殺死張若塵為終極目標,可惜,卻一次又一次敗給張若塵。

    第四世,淩飛羽是一個貧苦人家的採桑女,最終,在張若塵的引導之下,花費一生的時間經營,成為那個世界最為富有的商人。

    第五世,淩飛羽是魔教的教主,殘忍嗜血,獨斷專橫。

    第六世,淩飛羽是一隻白狐精怪,做為引導者,張若塵幫她開化心智,助她踏上了修煉之路。

    第七世,淩飛羽出生在青.樓,為豔絕天下的花魁,享受著天下男子的追捧,追名逐利,蹉跎青春。

    張若塵花費了很多精力不斷引導,卻根本無法改變她。

    後來,張若塵只得親自出手,利用感情的手段,讓她放下一切名利,與他隱居山林。

    這一世,兩人自然是有肉,體上的親密接觸,甚至生下兒女,以一種閑雲野鶴的心態,渡過了一生。

    這一世,也讓張若塵泥足深陷,對她動了真情。

    幸好,晚年的時候,張若塵即時醒悟過來,才成功抽身而退。

    做為引導者,張若塵必須要時刻保持理智。一旦失去理智,忘了引導者的身份,他和淩飛羽就會永遠困死在《七生七死圖》。

    出現這樣的情况,那麼,他們在《七生七死圖》中死去,圖卷外的他們,也同樣會死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終於意識到《七生七死圖》的確很危險,很容易就迷失自我。

    一世的時間,實在太久。

    久得足以讓人忘記,最初為何要來這個世界。

    更何况是七世?

    由此可見,《七生七死圖》並不是一處善地,反而是一片惡土,心智不够堅定的人,很有可能會死在裡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古河的岸邊,一個直徑三丈的圓圈。

    楚思遠、洛虛、洛水寒在圓圈的外面靜靜等待,即便是他們,此刻,也無法保持平靜。

    已經過去七天七夜,到底是成功,還是失敗,很快就會見分曉。

    洛虛皺起眉頭,問道:“楚兄,畫宗的悠久歷史上,應該有一些前輩進入《七生七死圖》歷練吧?”

    楚思遠點了點頭,道:“的確是有那麼一些,但是,數量很少,不超過百人。”

    “成功的呢?”洛虛問道。

    楚思遠沉凝了片刻,道:“大概兩成,只有十七個。”?“《七生七死圖》怎麼會這麼兇險?”洛水寒略微有些動容,感覺到吃驚。

    因為,一旦失敗,也就意味著死亡。

    “本來就很兇險,要不然,怎麼會只有寥寥數十人進去歷練?”楚思遠一本正經的說道。

    隨即,楚思遠又是笑了笑,道:“張若塵和淩飛羽都是百年難得一出的奇才,必定有一些非凡之處。他們成功的概率,至少也有七成。”

    即便是有七成的成功概率,然而,卻還是有另外三成的概率會失敗。

    他們的心,依舊懸著。

    不到最後時刻,誰都不知道結果會是怎樣?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《七生七死圖》響起一道輕微的聲音,兩粒明亮的光點,從圖卷中飛出來,分別沖向張若塵和淩飛羽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們二人睜開雙眼,同時,盯在對方的身上。

    淩飛羽的眼神,有些迷茫,喃喃自語:“我不是死了嗎?怎麼又見到了你……不對……不對,我不是卿玉鷗,我是淩飛羽。”

    卿玉鷗是淩飛羽在《七生七死圖》第七世的名字。

    淩飛羽雙手抬了起來,兩股渾厚的聖氣在掌心湧動,雙掌一上一下,平放在胸口的位置。

    她緩緩閉上雙眸,開始消化七世的感悟和記憶,將它們全部融合會貫通。

    相比於淩飛羽,張若塵卻遇到大麻煩。

    雖然,這七世,張若塵一直都保持有記憶,同時也知道那是虛幻的世界。

    但是,七世的記憶實在太龐大,同時還蘊含有張若塵對聖道、時空力量、劍道、拳法、掌法的感悟,絕不是一朝一夕,就能將它們全部消耗。

    楚思遠走到張若塵的身後,伸出一隻手掌,放置在張若塵的頭頂上方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經歷了七世,得到的感悟,堪比一比特活了數百年的聖者。以你現在的年齡和閱歷,根本不可能一次性它們全部消化。現在,老夫幫你封印其中六世的記憶和感悟。”

    楚思遠使用精神力,凝聚成的六圈光環,從頭頂,打入進張若塵的身體。

    漸漸的,張若塵的臉色,逐漸恢復紅潤,不再像剛才那麼蒼白。

    直到第二天清晨,張若塵才將第一世的記憶和感悟,與自身的聖魂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第一世的前半生,我一直都在凡人世界歷練,磨礪心性。後半生,既在引導淩飛羽修煉劍道,同時,我也在修煉拳法和劍法。”

    “洛水拳法達到第六重境界……怎麼會這樣,我明明記得,第一世的時候,已經將洛水拳法修煉第八重。”

    洛水拳法,一共有九重境界,每提升一重,拳法的威力都會提升一大截。而且,洛虛還在繼續完善洛水拳法,想要開創出第十重境界。

    “劍四修煉到大圓滿……我記得,第一世的時候,已經將劍五修煉到大圓滿。”

    “精神力强度達到四十八階……難道不應該是五十階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僅僅只是融合第一世的記憶和感悟,張若塵的拳法、劍法、精神力,皆有飛躍性的突破,達到一個嶄新的高度。

    但是,並沒有達到真正該有的水准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楚思遠盯了過去,有些懷疑,他在第一世的修煉成果,遭到了封印。

    “你盯著老夫幹什麼?”

    楚思遠有些氣惱,反瞪了回去。

    不過,很快楚思遠又像是想到了什麼,明白過來,哈哈大笑了一聲:“小子,你是不是懷疑老夫封印了你的一些感悟?實話告訴你,沒有。你在《七生七死圖》第一世的成就,只有這麼高,別的東西,都是你的幻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太相信他的話,道:“是嗎?”

    楚思遠更加氣惱,覺得張若塵是在懷疑他的人品,有一種受到侮辱的感覺。

    楚思遠冷聲道:“《七生七死圖》本就只是一幅圖卷,難道你認為它能讓你一下子變成一個絕世高手?裡面的世界都是虛幻,你的感知,出現一些幻覺,也是很正常的事。”

    楚思遠又經過一些解釋,說得嘴皮冒泡,最終,張若塵才逐漸相信他的話。

    其實,只是融合第一世的記憶和感悟,就有如此高的成就,張若塵已經相當滿意。

    洛水拳法第六重。

    劍四大圓滿。

    刻度劍法的八招,已經大成。

    精神力强度,達到三十八階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一頓時間,張若塵就是要將第一世的成就,完全融會貫通,達到圓融如一的程度,才能融合第二世的記憶和感悟。

    當然,他在《七聖七死圖》之中的修為,一直就是四階半聖,從來都沒有提高。

    所以,到了第二世、第三世……第七世,張若塵修煉出來的成就,其實是越來越低。

    以半聖境界的修為,修煉武技,自然是有瓶頸。

    比如:

    一個半聖,永遠都不可能將劍七修煉成功。

    一個半聖,也絕對不可能將洛水拳法修煉到第九重。

    因為,高深的武技,並不是花費的時間越多,就能修煉成功,達到一定程度就會停歇不前。

    所以,張若塵花費七世的時間,真正的收穫,並不是武技上面的造詣,而是對人生和聖道的感悟。

    “當初在雲武郡國重新活過來的時候,我為何無法直接施展出上一世修煉的武技呢?”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疑惑,仔細思考。

    最終,張若塵想到了一個可能性,或許與“身體”有關。

    聖明皇太子和張若塵,並不是同一具身體,確切的說,兩人的身體有著巨大的差別。

    一種武技,之所以能够讓修士爆發出數倍,甚至數十倍的力量,就是因為,武技已經與修士的身體完全契合。

    換了一具身體,自然也就無法發揮出武技的真實力量。即便强行施展出來,也只是打出了招式,根本沒有任何威力。

    淩飛羽已經將七世的記憶和感悟全部融會貫通,恢復到巔峰狀態,依舊盤坐在地上,身上卻有一股淩厲的氣勢散發出來。她與石美人,完全就是兩個不同的人。

    淩飛羽的雙眸,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瞳孔的深處,一道複雜的神情一閃而逝,問道:“張若塵,你在想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再多想,抬起頭來,迎上淩飛羽的目光,笑了笑:“我就在想,你和我到底誰才是師尊?誰又是弟子?”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。

    “果然,你只融合了第一世的記憶。”

    淩飛羽顯得很平淡的模樣,甚至還有些冰冷,輕輕點了點,站起身來,就要準備離開。
最近更新小說